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罗天网 超限之局(上)

    现在烛龙王很焦躁。

    在之前长达三个时辰的对战中,他脚下半径达千里的广阔水域中,所有太霄神庭的痕迹,都给抹消,彻底变成了白地,没有障碍,各方人影都一览无余。但说白了,也只是一个半而已。

    他一个,诸阳在好不容易找到的暗影中喘息,算半个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根本就没有以本体到此,根本看不出来,但又是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至于叶缤……除了罗刹鬼王以外,天知道她在哪儿。

    随着战事的进展,战场的拓开,叶缤的走位愈发飘忽不定,不管是在复杂地形下,还是在现在这种“白地”之中,都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仿佛随时都能在虚实之间任意转换,那一口纯之又纯的剑意,又足以斩破一切障碍和迷网,无所不辟、无所不达。

    这就是纯化剑仙……而且是打破了虚实真幻壁障的纯化剑仙。

    烛龙王不知道罗刹鬼王现在是什么感想。

    虽然名号中都有个“王”字,但烛龙王最起码的自知之明还是有的,他和罗刹鬼王之间的差距,就像今天与叶缤交战时的感觉一样,看着是在眼前,却根本捉摸不到。

    这一场战斗到现在,只有罗刹鬼王才能跟得上叶缤的节奏。

    如今的情况是,烛龙王和诸阳两人傻跟着看热闹,等着罗刹鬼王给他们创造机会,直到叶缤被罗刹鬼王从虚空变幻的状态中轰出来,两人再一哄而上,刀兵相见。

    这让心高气傲如烛龙王如何能忍!

    但潜意识里,他还是对真界强者有了一番全新的认识:

    罗刹鬼王、大黑天佛母菩萨、幽灿等人不是真界的全部……在这广袤的天地间,像叶缤这样的强者,还有多少?

    便在他神思不属的时候,虚空气爆,层层神意,直如惊涛骇浪,冲刷而过,叶缤身影由虚转实,现身在数里开外。

    按照前面的经验,她是被罗刹鬼王逼出来的,是机会就要上了!

    烛龙王压下心头的焦躁情绪,猛踏几步,就要冲击上去。可是,这几步过后,他才发现,一贯比他先一步发动的诸阳没有动,这一下就把节奏弄得有点儿乱。

    等烛龙王调整过来。叶缤已经再次位移,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诸阳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这里只有他一位大劫法宗师,又是叶缤的重点照顾对象,第一个掉队是最符合情理的。

    烛龙王没有再冲上去的意思,因为他感觉到,罗刹鬼王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也已消歇。

    激战突然间进入了一个缓冲阶段。

    远方,叶缤身外烟气缭绕,笔直站立,月白裙裳遍染桃花,玉洁额头之上也留下剑痕,那是诸阳高度集中的一剑,险些就凿穿颅骨。

    但她身上,最严重的一处还是被烛龙王的血勾穿透,斜贯胸室,可能连肺部都给切去半边。前面不显,后面已经被血染得透了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击,烛龙王被叶缤的剑气打穿了脖颈,纯化剑意的伤口最难愈合,磨人得紧,也让他的情绪愈发不稳。

    这一战打到此时,烛龙王手下全殁,诸阳重创,不知还能否复起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罗刹鬼王中途插手,他们很可能都要把脸丢到血狱鬼府去。

    当然,地仙杀意倾注,大家都差不多,叶缤身上伤处,止血的也没几处,若非强韧的肉身造血能力也强,此时她的血液都要流干掉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不管现状如何,叶缤依旧是那让人看了咬牙的从容恬淡模样。

    由内而外,也都是纯粹静澈,没有因为伤势而泛起任何情绪,可那又不是死物般的僵硬,而是仿佛一泓清泉,映着灵动的波光,只有探手触及,才能知其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这正是烛龙王最为烦躁之处:

    难道到现还看不清叶缤的极限在哪儿吗?

    他甚至怀疑,以叶缤现在的状态,就算把前面那般烈度的战局重过一遍,最后的结果依然会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等韧性、这等定力、这等城府,直让那“清泉”内的寒意,慢慢渗到他心里来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意念悠然而至:“烛龙王。”

    “呃,鬼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要记着了,这就是‘单人只剑半山岛,砥砺东海浪滔滔’的叶岛主,以我所见,此界女修,唯她一人能当个‘纯’字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意念没有遮掩,众人皆可收到。

    叶缤神色不动,眼帘微垂,应该是抓紧一切机会调匀气息。

    烛龙王也知道,这个“纯”字,决不是做“清纯”讲,而是“纯粹”之意。

    对一位剑仙,尤其是走“纯化”路线的剑仙而言,这无疑是最高的褒奖。

    若在事前,烛龙王也是姑且听之,但如今,他已经没资格反对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倒似是起了兴致,继续与他聊天:

    “叶缤这个人很奇特,不论怎么去染她、污她,最后她总能在不知不觉间澄净下来,不受丝毫影响。当人之修行至于此处,与尔等就是天地之判。一为宝玉,一为瓦砾,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话烛龙王就不爱听了,他咬牙冷笑:“玉石俱焚之类,某还不屑为之。当此大势之下,真砸她个粉身碎骨,鬼王你也不要心疼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虽是形影不见,却让人感觉到她应该是笑眯眯的:

    “烛龙王有这般豪气,自然是好的。只是可惜了无妄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思路跳跃实在太快,烛龙王完全跟不上趟。只听罗刹鬼王解释道:

    “当年在东华虚空,叶岛主虽然一举成就剑仙,然而性命交关的无妄剑,不知为何毁弃,如今她这柄‘烟水虹霓’,还是我当年送她的。我可是有自知之明,这剑固然可以变化烟水之质,分合自如,但较之无妄剑,还差了一截。

    “若非如此,诸阳,你可就已经死透了!”

    暗影中传来低哑笑声,诸阳的心态似乎比烛龙王还要平静一些:

    “亏得鬼王还记得我。但有说这些话的空当,何不再加一把力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太看得起我了,我可不像你们,一心要砍人,眼下操心的事儿多,真真是个大忙人呢!”

    或许,在众人目光难及的位置,那一位正扳着指头计算:

    “且不说叶岛主这纯化到极致的剑意是何其难得,真实之域上,那位羽宫主心性虽要逊色一些,失之于柔,却是洞彻天理法度,且心中若有所本,便如藤绕树,刚柔并济,更难应付。这两项就很麻烦,此外么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有了一个微妙的转化,她突兀地笑起来:

    “哦?那个总卡人喉咙的小神棍,又搞什么奇思妙想了?”

    那奇妙的语气,让烛龙王和诸阳都觉得,罗刹鬼王这根本不是奇怪,而是期待。

    便在意念显化后不久,整个水域都是一震,处处自生涡旋。

    有的大小仅如气泡,有的却是阔及数里,且是上下左右倒颠,搅得水流毫无规律可言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一等一的强者,一看便知,这是法则体系的变动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感应中,法则体系扭曲的程度更厉害,幅度也更大了,否则决不至于有这种显化的异象。

    烛龙王琢磨:是全面对撞?

    但很快又否定,若真如此,会比眼下还要激烈得多,但法则扭曲的范围却不会这么大,形式也会以爆炸式的冲击为主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目前法则体系中呈现出的某些元素,看上去非常眼熟……

    “嗬,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烛龙王明白过来,当然眼熟——这根本就是他们最为熟悉的,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一部分。只不过因为结构上被扭曲的太厉害,才一时眼拙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诸阳也让目前的变化惊了一下,啧啧叹道:

    “真界体系?这是惟恐天下不乱……怎么接进来的?”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答案,只是作为对相关计划颇为了解的知情人,他们猛然间都是明白: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这回麻烦了。

    那位渊虚天君的手段,当真是匪夷所思!

    “匪夷所思的渊虚天君”,此时确实搞出了好大局面。

    心内虚空的大罗天,就是余慈的自辟天地与真界法则体系的接口,也是双方妥协的平衡点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大罗天如果出了问题,余慈的心内虚空绝不会好过,所以一般而言,余慈对其都是敬而远之,只在平等天以下的区域游走。反正内外天地的细微平衡,也不需要他过多参与,完全可以在平日的气机交换中自我实现。

    那么,当余慈的神意突然一反常态,大摇大摆从这里“穿过去”,与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相接的时候,对天地法则意志来讲,会是怎么一番“感想”呢?

    任何一个长生中人,对于天地法则意志而言,都是祸乱之源,决不会因为一时的“和平协议”而在本质上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特别是当某人主动跨出藩篱,以极度鲁莽的方式,进入“协议”决不允许的范围里去的时候,对天地法则意志来说,这毫无疑问就是挑衅!

    对这种行为,天地法则意志只有一种做法:

    动手抹杀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