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道之影 进趋大罗(四)

    整个水域都在晃动,因为这是水世界法则体系的整体震荡。

    余慈心中不免生出疑问:这咆哮的,是幽煌,还是巫神?

    而不管是哪位,明显是被刺激了……

    余慈盯着影鬼:“承认好了,你纯粹是过来添乱的吧!”

    影鬼刚刚也有些恍惚,闻言却是醒觉过来,继而大怒:“要不是小五嗷嗷叫着什么‘太霄神庭’、‘大事不好’,你以为我会来!你这成事不足、败事有余的家伙,太霄神庭这样的秘地都能闹出这等乱子,究竟是搞什么?”

    余慈也明白,影鬼这厮的自主性太高,这一段时间都不知在搞什么名堂,没有和余慈及时连线,现在匆匆赶过来,当真是两眼一抹黑,完全弄不清局势走向。

    可这又怪谁呢?

    反正余慈肯定是没时间给他解释,因为天遁杀剑又来!

    影鬼虽是使不得全力,但消解诸阳同样“虚弱”的剑气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出手之前,余慈短促喝道:

    “别管!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一语未绝,余慈又中一剑。血花溅起,这次是在肩头,只差一点儿就要切过颈动脉。

    诸阳发声,比之前还要沙哑难听,却是愈发狂放:

    “痛快痛快,三、三十!”

    影鬼暴怒:“竖子!”

    诸阳敢在他面前如此,等于是打他的脸。

    然而余慈连眼也不眨,微笑道:“这绣花似的力道,再来几剑也无妨。若那边也如此的话,叶岛主想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这句话,诸阳听到没有,反正接下来,又是沉默。

    影鬼哑然,随即“呸”了一声,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余慈心里,又岂是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算来前后共中三剑,那边叶缤等于是中了三十剑,几近凌迟,而且来得一剑比一剑快,叶缤那边的被动形势,可想而知。可他在派出幻荣夫人之后,短时间内也再没有别的办法,唯有定心,去除杂念,专注于眼前之事。

    天遁杀法博大精深,不可能一时三刻看透,余慈也没有想着这样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看一看,诸阳是如何利用天道流转掩护,顺逆遂心!也能参照它,修正一下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这是目前为止,他和大黑天佛母菩萨、乃至于罗刹鬼王都没有做到的。

    天道不是天遁宗的天道,却能如此,太霄神庭本就是他的地盘,为什么不行?

    余慈不认为他做得有什么差距,在法则体系的建构、维持上,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,也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了,差的只是境界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就目前来看,余慈这一剑还是白挨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失望,招呼一声影鬼,两人继续飞遁。

    身后,幽煌在一声咆哮之后,水世界法则体系明显躁动了太多,本体这边,方圆数百里,其余的法则体系根本就是溃不成军,余慈和影鬼必须要一路狂奔,才能避免被水世界法则体系吞没。

    一旦被“吞掉”,之前余慈怎么打压左辅的,幽煌就能换个花样再来一遍……

    唔,以其目前的状况,太过技巧性的东西,似乎也玩不来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还注意到一个变化:

    在幽煌这边气势煊天,几有横扫**之势的时候,他心内虚空传来的反馈却显示,大黑天佛母菩萨对于太霄神庭核心区的冲击力,不断降低。

    这种趋势,其实在大黑天佛母菩萨转变了思路之后,就已经存在,毕竟那边要的是彻底排除“占领区”的其他法则体系残留,实现一家独大的局面。可是,必要的牵制还是要有的,像现在这样几乎是直线下滑的态势,未免太不正常。

    是夺胎转生到了关键时候?还是说……

    余慈回头,看到幽煌血红的眼睛,刚刚的疑问又翻上来:

    这模样,总不会真是巫神受刺激了吧?

    自剑巫大战以来,巫神身化灵水,沉眠在水世界中,状态从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之前余慈感应巫神灵水,确实是死气沉沉,这一条,不管大黑天佛母菩萨如何努力,都不会有什么改变——当然,大黑天佛母菩萨也未必想改变,万一真把他老人家都弄醒,后面还玩不玩了?

    可就眼下的情形来看……这算好事儿吗?

    余慈瞥了影鬼一眼,这位突出跳出来,还真是奇妙的变数,如果能给大黑天佛母菩萨增添麻烦,他自然是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唔……添麻烦?

    余慈刚刚因为连续变故而断掉的思路,突然就接续起来。

    偏在此时,诸阳那让人切齿的沙哑声音再来:

    “四、五;四十、五十!一并奉送……唔。”

    话尾带起的,却是一声闷哼,余慈蓦然大笑:

    “叶岛主,干得好!”

    便在笑声中,剑气接连贯体而入,其实余慈可以将其挡在体表,但心念一动,任其在体内爆开,杀意流转,顺势撕开虚实屏障,使其渗入到心内虚空里去。

    不提这个举动有多么危险,余慈却是发现,就是在心内虚空,杀意依旧拥有着批亢捣虚,直指要害的能力。

    在余慈绝对的地盘上,如此表现,就算是“绣花”似的力量,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剑没有白挨,余慈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天道照影……

    羽清玄所言“天道照影”的比喻,实在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诸阳的“天遁杀法”,爆发出的力量其实不大,相对于境界修为,相对微弱,但其神出鬼没之处,却仿佛是藏于天地法则体系之中,自然流转,突然杀出,等人惊觉时,已在要害。

    若非叶缤早前一剑破了他的根本,使“天遁杀法”出现波动,余慈现在未必还能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出现这种效果,余慈认为,其实在这瞬间,诸阳是做了一次虚空切出、切入的操作。

    余慈听说,血狱鬼府、九幽冥狱这样的纯粹以“阴气”、“邪气”化生的世界,其实是真界这等虚空世界的“投影”。

    在茫茫宇宙中,不知有多少像真界这样的虚空世界,而自然形成的“星体”,更是无穷无尽。这些星、界本身不发光,不可能像那些远比它们巨大的发光星辰那般,将光芒投射到几无边界的远方。

    然而,存在便有痕迹,特别是真界这样,烙刻着巫神独特印记的虚空世界,纯以其“法则特殊性”而言,甚至可说是独一无二的,在内外法则交互运转的过程里,势必会将某些印记留刻在宇宙深处,只是不为人们肉眼所见罢了,甚至都不在一个层面上。

    就像人和人影相接,看着联系紧密,其实是在两个层面,一般人永远不可能感受到“影子世界”的具体运转。

    而宇宙又是无边广大,什么样的“巧合”都可能出现,也许某一刻,这样的“投影”,会因缘巧合汇聚在一起,满足了某些条件,聚集元气,血狱鬼府、九幽冥狱便应之而生,因其所本,往往会存有真界这些虚空世界的种种元素片断,却又似是而非。

    这些世界,受太虚法则影响,很容易与它们的“源头”重新连在一起,成为虚空世界的“暗面”。

    各个教派中所言的“天庭”、“地狱”,大约就是这么个来由。

    天遁杀剑就是利用这一情形,而且,其所利用的是纯粹的“投影”,而并非像“血狱鬼府”那般聚合成形的“实物”。

    其大概的路径就是,剑意从真界转入到真界此刻的“投影”中,再从“投影”中锁定目标,切回来,一击致命!

    真界天道法则时刻流转,投影也时刻变化,其剑意自然也是流转不定,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这种剑技,当真是神乎其神。

    余慈也有自知之明,他肯定是学不会的。但是,诸阳的剑技,却让他理清了思路。

    为什么诸阳能在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之前,首先找到他的位置?

    就是因为,不管是什么样的法则体系,对其而言,没有任何差别——反正都是“影子”罢了。

    其实,这就是从不同的体系中,找出了相同的本质。

    应对三方虚空,正该由此而生。

    这个感觉很熟悉——余慈当然很熟,他不就是这么过来的么?

    一切归于三方虚空!

    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整体,有着特殊的法度,如果非要再拆开来看,只会是越绕越湖涂。

    余慈其实最初就已经明确了这个想法,但后面是被大黑天佛母菩萨带沟里去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思路重新明确,事情突然就变得得很简单: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想要什么,他偏偏就不给什么!

    余慈从来都不怕事情闹大,不就是个三方虚空么,更乱的他也见识过,相较于永沦之地,水世界未免就太温和了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绝不会再把永沦之地招惹过来,可是,某些人不觉得,现在三方虚空的场面实在太小了?

    这样招待的话,多不好意思!

    余慈哈哈一笑,意念切入心内虚空,绕过最为混乱的人间界、承启天、星辰天等区域,进入平等天。但这也不是终点,余慈只在这里稍顿,意念再次飙扬,直趋大罗天。

    那里,是真界体系与心内虚空的接口,是内外虚空法则相融的敏感地带,自然也就是动手脚的最好所在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