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道之影 进趋大罗(三)

    左辅莫名心头激颤,急抬头,只见正前方,玄冥真水凝波铸形,化出一根足有三人合抱粗的长柱,轰然镇落水底。

    以其为中心,又显现出斑驳高台,其上有一截断石轮廓,阴影围绕,血怨之气直冲霄汉,隐约化为八条龙影,爪折角断,鳞片崩飞,挣扎扭动,形态凄厉至极。

    左辅大叫一声:“斩龙台!”

    二话不说,当即掉头,就是那一句话的功夫,他体内炼化的沧江水脉精气,便是动荡不安,几有散溢之厄。

    锁龙柱、断龙石……斩龙台!

    这三样奇物,据说是从太古时代传下来,三物合一,乃是巫神九变,开天辟地之初,镇压太古天龙一族的至宝,本就是杀伐刑器,后因杀戳太过,沾染了天龙血咒,便是巫神也不能掌控,便弃之域外绝地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怎地,被上清宗陆续收集到手,以玄门神通加持,安置在太霄神庭神明体系中枢的“封神台”上,两台相合,为镇压之用。

    此宝在真界杀伐之器中,历来都是名列前茅,又兼通巫门刑器与玄门体系神妙,二者相合,传说中就是地仙大能,也要引颈受戮。

    当然,怎么把地仙逼到其威能最盛的“封神台”上,就是个无法解释的命题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对在封神台受召,成为上清神明的那些存在来讲,一边是上清恩泽,一边是天刑威严,感觉自应不同。

    左辅也知道,这斩龙台绝不可能轻易出现在此地,大约是上清体系投射过来的虚影,可就是“虚影”,只要有刑器本体百分之一的威煞,他体内沧江水脉精气,便是遭遇天敌。

    大江水脉,向来以“龙气”为喻,性质上亦有相近相通之处,遇到这玩意儿,必遭克制。这要真被斩破了沧江水脉精气,就等于是伐去了他一半的道基,是他绝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宁愿与“掌刑神将”近身肉搏!

    当然,他更明白,这投影当是与“掌刑神将”脱不了干系。掌刑神将中有一部,便是长年在封神台上值守,偶尔也充当刽子手的角色,将犯了天条的上清神明诛杀。

    说不定这回渊虚天君唤出来的就是……

    他这一滞、一回,就再也脱不开后方“掌刑神将”的追索,弥天盖地的巨掌再度拍下,勉力招架两记,便是口喷鲜血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,是彻底把他打清醒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就想着,在此上清故地,与渊虚天君放对来着?可怜他一半的本事都没使出来……

    此时再去追究人心变化,未免太过无稽,却是将他最后一点儿战意都给抹杀,他又借血遁之术,强行变了方向,绕过“掌刑神将”和斩龙台的夹击,再次意图遁离。

    偏在这时候,另一个掌刑神将,就是一直在余慈身边护持,以“敕令”投影出斩龙台的那个,已经无声无息赶上来,同样也是一掌抓下,可是其上血光层叠,分明是借用了斩龙台的力量。

    左辅的血遁之术已发,速度到了极致,方向再难变更,而掌刑神将的时机位置又卡得太准,实在是避不过,终于是被血光擦到。

    当下就是一声惨哼,数劫来辛辛苦苦淬炼的沧江水脉精气,被一下子扫去了两成还多,体内道基平衡瞬间打破。一时气脉倒转不说,那玄冥真水劫都是和真的一样,跃跃欲动,要寻隙杀入。

    若在此时此地再招惹天劫,他今番死矣!

    现在左辅能做的,也只是勉强脱出掌刑神将擒拿的范围,再为自己争取一点儿时间。

    还别说,就在他临近绝望之际,感应范围里还真的出现了一个全新的反应,等到他辨认出来,更是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煌巫,拐了夏夫人的余慈在此!”

    话里已经有些胡言乱语的成份,但左辅如今也顾不得了,说也奇怪,话音出口的刹那,周围玄冥真水的压力,分明是减少了许多,掌刑神将的擒拿也好,斩龙台的杀伐之力也罢,都是骤降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大喜,也顾不得思考缘由,速度激增,便往来人身畔投去,匆忙间还能恢复一些平日“道貌岸然”的气度,为自己前面口不择言的话语做修饰:

    “渊虚天君入魔,刚刚分明使了魔门手段,夏夫人或是中了招,要尽快处置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余慈那一片绿叶撑起的“玄冥真水劫”范围,其实也就是上清体系的覆盖范围,被某种“外力”急剧压缩,到了一定程度,再剧烈反弹,双方绞杀在一起,此处的法则体系,瞬间给扭曲成了不可名状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没有任何“第三方”缓冲的冲撞,其实就相当于北荒那边,无天焦狱一头撞在真界之上,打破虚空壁垒的状态。

    而处在两个法则体系碰撞中心点上的左辅,身体刹那扭曲变形——换了他全盛状态时,双重界域开辟,也许还能够隔绝出一片安全区域。可是如今道基失衡,五痨七伤,又怎么能架得起来?

    左辅感觉自己是被投进了一座巨大的磨盘里面,完全相反的两股力量拧毛巾似的那么一绞,带来的,就是全然的黑暗与寂灭!

    是幽煌啊……

    余慈面色严峻,相隔十几里,他和幽煌之间,爆起一团血雾,那就是左辅。

    大劫法宗师的血肉,差不多也是到了人身淬炼的极致,几有“滴血化生”之能,照理说,绝不可能死得这么干脆。可是,在两种法则体系对撞的区域里,什么“滴血化生”、“灵昧不灭”,都没有任何法则凭依可言,不死何待?

    由此,余慈也是终于切身体会到,如果“三界天通”,法则体系激变,对平日里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而言,会是怎样的一番后果。

    余慈很快就从无谓的感慨中脱离,隔着十几里路,遥遥喊话:

    “煌巫,你也进来了?和你家兄长联系上没有?”

    远方的幽煌回之以沉默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,建议找一下,否则你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法。”

    对面依旧沉默,不过,余慈利眼看到,幽煌眼中,莫名就有水光滑落。

    流泪?不,只是渗出水来!

    此时的幽煌,根本就是水世界法则体系的某个载体,其为“人”的那些因素,恐怕已经没了“意义”。

    细究原因,幽煌本来的修为不说,出身巫门,本就与巫神灵水高度契合,稍加“改造”,就是个很好的承载工具,也是某些人意志降临的支点。

    已经被大黑天佛母菩萨控制了吗?

    如果幽灿知道,他的行动,把自家的兄弟坑了进去,不知会做何感想?

    幽煌只是站在那里,隔了十几里路,余慈的压力就远胜过面对左辅之时,心内虚空之中,也似起了一波逆流,搅乱了原本稳固的结构。云楼树叶引出来的“玄冥真水劫”,所化神明亦是黯淡,斩龙台的虚影也无法保持,就此崩解。

    余慈宁愿再对上十个左辅,也不愿应付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换法子了,而且,也有了别的目的。

    刚刚他还奇怪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“缓冲时间”未免太长了,给了他从容布置的机会,现在看来,余慈在三方虚空中熟稔的技巧,应该是让对方有所察觉,那边已经换了思路,不想在“三方虚空”的复杂环境中纠缠,而是清开一片区域,直接进行两个体系的碰撞。

    如此,缓冲的余地几等于无,余慈这边的压力,也定然是急剧飙升。

    不过,余慈更担心的,还是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都能精准定位,将幽煌投放至此,罗刹鬼王还远吗?

    若被两个大能先后锁定,他的乐子就大了。

    唔……罗刹鬼王是不是迟钝了点儿?

    余慈此时,又捏了一片云楼树叶在手,预做准备。

    可是,罗刹鬼王竟然是迟迟不至,倒是已经被水世界法则体系,冲刷掉了灵智的幽煌,纵声咆哮,身边混杂在湖水中的巫神灵水,竟从死寂状态中,化现生机,纵然只是一丝,给余慈的感觉也是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大黑天佛母菩萨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!

    那边一旦不搞什么“三方虚空”,而是充分发挥“水世界”法则体系在当前环境下的绝对优势地位,以强横的大势碾压下来,彻底击溃太霄神庭的体系并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样,太霄神庭或许会成为一座废墟,可是在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的计划中,真的有太霄神庭、上清体系存在的必要吗?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对手,余慈只觉得压力大增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刚刚诸阳和烛龙王的强势进逼,除了斩杀余慈之外,或许部分就是为了“激发”他尽快回归太霄神庭核心的想法,以便“瓮中捉鳖”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“双头蛇”式的计划,也将大黑天佛母菩萨目前优势的力量,发挥得淋漓尽致,

    如果不是余慈本体,一直在外围游动,羽清玄在真实之域、叶缤在太霄神庭内部开辟了两个战场,将局势搅得极乱,形成了一个僵持性的平衡,也许大黑天佛母菩萨的计划,已经成功了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罗刹鬼王腾出来的“另一只手”,很可能就是打破目前脆弱平衡的力量。

    余慈对形势的把握真正明朗起来,云楼树叶无意识地在指间转动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“另一只手”一直不知在何处,但他的牌面,也有几张没有翻出来。其实他的想法,与那边也有儿相似,都是迅速地主动打破平衡,抢占先机。

    就在洞悉局势变化之前,他已经想过,可以让已经切入真实之域,在“外围”伺机而动的幻荣夫人,还有随时可以加入的玄黄,一同发力,迅速将十方魔灵击溃,解放出羽清玄和邵天尊。

    但这一条,却架不住罗刹鬼王随时可以全力回援,以其还远远没有见底的雄浑实力,把余慈这几位主要战力全部牵制住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同样的思路,也可以先去叶滨那里,但也会出现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就是有这份实力,不服不行!

    或者,余慈也在大黑天佛母菩萨这边发力。

    目前幻荣夫人除了在“外围”找机会,也是分神切入了太霄神庭,全力整合这片区域内的天魔族群。

    不指望能降伏,只要得到确切消息,锁定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准确位置,不管大黑天佛母菩萨现在如何强势,在夺胎转世进程中,受限是必然的,若真能釜底抽薪,一举建功,无疑就是绝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余慈目前是趋向于后者。

    只是幻荣夫人的进展,算不上迅速,明知大黑天佛母菩萨寄胎目标的妙相,有很大可能在龙变梵度天,可那边做得防护手段太好,幻荣夫人魔门法度,也与之格格不入,难以渗透进去。

    余慈甚至想过,他和幻荣夫人,再加玄黄、小五合力攻进去,但复杂的法则体系环境,过于遥远的路途,使得这个思路显得耗时耗力,还未必能取得效果。

    打破平衡,势必要承担风险。

    特别是对方有着罗刹鬼王这等十二劫神主坐镇,随时都有翻覆局面的可能,余慈如今也是“拖家带口”的人,这样,风险可不只是落在他头上,己方任何一人的折损,都是他很很承受的,不免有几分犹豫。

    如今大黑天佛母菩萨思路的转变,倒是让他有了些别的思路……

    蓦地,余慈心中骤起警兆,再看幽煌,体系的推进虽然难以阻止,可是速度也不快,不像是危机感的源头。就这么一个错误判断,他已暗叫不好,脑后微痛,已溅了一层血雾出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他以云楼树叶临时形成了“玄冥真水劫”的特殊区域,消化了大半冲击,否则这一剑已经穿透了他的颅骨。

    这感觉他已经熟悉了……天遁杀剑突袭!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余慈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别的,而是叶缤的情况,若叶缤安好,焉能让诸阳得手?

    也在此时,诸阳极度低哑的嗓音,流入耳中:

    “你一剑、她十剑!哈,咳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后就是惨烈的咳嗽,但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传过来:“我们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已经破了嗓的声音里,尽是满满的恶意。

    刚刚叶缤已经一剑将诸阳的“天遁杀法”破掉,他此时强使出来,代价肯定极大,可眼下这反应虽是惨烈,却是大有仗恃——这一剑来得突兀,也是隐约将远方的信息传过来了一些。

    余慈虽然仅有模糊感应,但还是勉强发觉了叶缤所在,然而那横空剑意之侧,强绝的敌意,已绝不只是诸阳和烛龙王两个,而是不知何时,又加了一股!

    那一股敌意,虚缈不测,又强横至极,便是惊鸿一瞥,也是矫然出乎众强者之上,无论是诸阳,还是烛龙王,包括叶缤,都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余慈心头剧震:罗刹鬼王!

    “另一只手”的方向,已经确定了,而且实实在在地抢到了余慈前头。

    余慈忌惮的事情,她罗刹鬼王可是半点儿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余慈不想,就这么一念之差,就把先手拱手让出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确实是此消彼长,脆弱的平衡,你不去打破,自然有人去打破!

    只想想叶缤现在面对的三个对手,余慈距离虽远,也是头皮发麻,更是不免为其担忧。此时已经没有别的办法,意念急转到幻荣夫人那边,让她按照之前模糊的感应,搜检确切所在,全力接应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不能忽略了,天遁杀法能抓到他的位置,罗刹鬼王就能尾随而来……等等,为什么罗刹鬼王也做不到的,诸阳能做到?

    余慈能感觉到,虽然也被幽煌“跟住”,那是他在这处区域临时建立了体系,被大黑天佛母菩萨所察觉,可天遁杀法的感应渠道,明显有差异,貌似和大黑天佛母菩萨走的不是一条道儿。

    他回手摸了一下脑后的伤口,微涩的血迹沾了满手,但也别无所察。

    毕竟,从一道伤口上,很难真切感受到天遁杀剑的厉害。

    没有让他继续想下去,此时,来自于幽煌的压力真正到来。

    这次幽煌莫名追击而至,应该是大黑天佛母菩萨对“两界对冲”的一次预演,但如果现在就能将余慈本体打灭,又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刚刚那次对冲,直接碾碎了左辅,同时,不管是余慈,还是幽煌,都不怎么好受。余慈这边,还是用云楼树叶中转了一下,此时这片由真文道韵加持的宝叶,都出现了丝丝裂纹,马上就要到极限,

    至于幽煌,完全是以身体作为水世界法则体系的载体,其实他本身就是起着云楼树叶的作用,体系冲撞带来的震荡,完全都由他的肉身消受,此时形貌更是凄厉至极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血脉终究与巫神灵水非常契合,一边受创,一边又被巫神灵水渗透、改造,虽然已经不能称之为人,可在另一个层面上,却是愈发地“坚固”。

    这一点,马上就要崩溃的云楼树叶,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!

    幽煌再次咆哮,没有任何技巧,一步踏出,水世界的法则体系,像是移动的堡垒,轰然撞上来。

    第一片云楼树叶无声粉碎,两个之前还是神威凛凛的掌刑神将,还有这亿万钧的玄冥真水,都化为喧腾奔流的元气,轰然四散,又被水世界法则体系卷入、吞噬。

    至于余慈,就在碰撞的刹那,放弃了与第一片云楼树叶的联系,转而将手指间的第二片树叶激发,可不再是什么玄冥真水劫,仅仅是一个小范围的加持,带着他,以超出极限的速度,劲射而出,瞬间脱离。

    这种必败的对撞,傻子才会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遁离的瞬间,杀气又现,这次是胸口!

    诸阳的天遁杀剑,在捕捉时机上,绝对是当世第一等的,就卡在余慈脱离了体系防护的刹那,如果不是事先叶缤已经将其“天遁杀法”破掉,这一剑,余慈事先恐怕不会有任何感应,便可能受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诸阳应该也是明白这一点,完全不指望能够将余慈迅速击杀,几乎在发剑的同时,又送来低哑的笑声:

    “第二剑……第二十剑!”

    这是完完全全,彻彻底的攻心之法,不但让余慈明白叶缤现在的处境,反过来,也是在嘲笑叶缤,嘲笑她所谓的“断后”的承诺。

    剑气直贯心口,余慈正准备抵挡,心内虚空中,突然有剑意透出,先一步将其抵消,随即,虚影化现,影鬼跨空而来,讶然道: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鬼!几天不见,乱成这样!”

    他的身影有些模糊不实,实在是隔了亿万里,又受到这边三方虚空的影响,很难全力施为。

    不过,对影鬼来说,最大的问题还是心内虚空,他要通过里面周转,可是“消化不良”的心内虚空,又受到大黑天佛母菩萨攻伐影响,里面乱成一团,影鬼大咧咧过来,差点儿就被阴了。

    等他看清楚眼前形势,更是惊愕:“还能这样?”

    见余慈身边突兀现出一人,远方的幽煌也愣了愣,似乎有些清醒:

    “曲无劫?”

    影鬼一激,目光投去,两边视线交击,幽煌不知怎么回事,神智真的有点儿恢复的样子。

    余慈则想到,虽然不是同时代的人,但想来幽煌那边,对曲无劫这等人物的留影还是见过的。而影鬼这家伙,和曲无劫……很像吗?

    他也算是见过曲无劫的形貌的,但也许是当日曲无劫留影的风标气度太过特殊,留给他的印象也是独一无二,和影鬼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,真是没有半点儿相似之处,平时也不会往这边去想。

    但就外貌而言……作为曲无劫的影子,怎么也要有些相似吧。

    余慈便看到,只是一转眼的功夫,幽煌那边,眼睛已变得血红,纵然是被巫神灵水渗透个遍,可这一刻,巫神灵水本身,也似要燃烧起来,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咆哮:

    “曲无劫!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