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道之影 进趋大罗(中)

    晚上有应酬,更迟了,抱歉。另外,明天早上可能更不了,如果这样,会晚上一起发。如果更了……当我啥也没说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面对余慈的笑脸,左辅却很难再维持住笑容,只冷冷盯过去。他当然知道,阚兴离此人,根骨、悟性什么都好,就是心性不佳,虽机缘巧合,得入长生,却连“小三灾”都没过去,在府中长生真人里面,排名最末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再怎么不成器,也是长生中人,也是碧波水府的高层之一。

    渊虚天君就这么“一眼”给灭了?

    他心中又是恼怒,又是警惕,既恼怒余慈完全不把他吕膺放在眼里,又警惕这位渊虚天君的莫测神通,对一位长生真人,一念动处,便是黜落,也来得太容易,哪有外表所见的虚弱模样?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以二人的地位,不可能再嘻嘻哈哈,一笑揭过,大战难免。

    按照碧波水府的发展趋势,早晚要与洗玉盟传统的当权者有一番“刀光剑影”,尤其是势头大挫的四明宗一脉,意图重新崛起的上清宗,自然也是他们打击的目标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太霄神庭之内,左辅其实不愿余慈彻底撕破脸,他还没有万全的把握。

    但如果非要动手,眼下已经是难再寻觅的良机。

    渊虚天君虚弱的表征,说是伪装,也太没有意义,很可能是强敌围堵造成。

    而这边法则体系扭曲造成的信息遮蔽,更是最好的掩护,若能神不知鬼不觉将渊虚天君拿下,甚至可以通过他进趋太霄神庭核心区域……

    掌控太霄神庭!

    就是府尊成就地仙之后,也没有这番奢望吧!

    念动处,左辅的神通法力已经是压抑不住,未正式出手,其真形法体已与水汽同化,他在沧江之畔修行,最亲水脉,更化入沧江水脉精气,一旦激发,其威如蛟如龙。

    左辅虽未进窥真实之域,但在天地法则体系中,尤擅动静、阴阳之法,杀意一起,自身气机脉动便主动勾上余慈这边,急剧震动,要打乱余慈的节奏,并带入到自家节奏中来。

    这一手并不稀奇,当初余慈初出关时,对付神憎,就是用的这种法子,整得她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左辅钻研此道数劫之久,无论是技巧还是纯度,都是此界顶尖,甚至由此形成了他独有的“水龙吟”界域,换了别人,现在可能心跳、血液流速乃至于心意念头都由不得自己,被左辅控制拿捏。

    可是对余慈来讲,他现在的身体状态,完全是受心内虚空的反馈,被太霄神庭核心区域的“分量”给镇压住,要想挑动他的气血脉动,请先把太霄神庭挑起来吧……

    余慈也是没想到,会是这种局面,看左辅眉头皱紧,铺开的界域因为先期的意外,扭曲难看,也是失笑。

    左辅也是大劫法宗师,战斗经验十分丰富,见几乎无往而不利的“水龙吟”界域,一招失势,立刻就生出判断:

    余慈现在的身体状况,气机血脉,看似虚弱柔细,却显出堪与地仙大能相比拟的稳定性,不是身躯粹炼到了极致,就是受了什么法宝的保护、镇压。

    就现在的情况看,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最高,这样,针对形骸肉身的攻击,应该是最有效的。

    他反应极快,身形与水同化,彻底消失无踪,原先所立之地,却有凶横龙吟,震荡水波。

    左辅这是以秘法,使沧江水脉精气化形,翻腾云变,渐显峥嵘。

    龙形在水波中穿行,正是见首不见尾,依稀见得鳞角指爪俱全,咆哮间有巨浪溃堤之势,张牙舞爪,扑击而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水波进退,如有灵性,均随龙形,凝化种种精妙符形,又成一域,压制下来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竟然是双界域!

    余慈对这位“道貌岸然”的左辅大人,还真有几分佩服。这位除了本身修炼的“水龙吟”界域,一旦使沧江水脉精气化形,就又铺开了一种掌控水脉界域轮廓,两种界域又是相辅相成,威力何止倍增?

    只凭这一手,左辅的实力,就能在大劫法宗师前列,为自己争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如果让余慈在正常状态下,与他正面对抗,不计算个人之外的因素,胜算其实也不大,至于现在……

    余慈手在袖中,捏着云楼树的树枝,此时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攻势正好是进入两个波峰间的缓冲阶段,他得以比较全面地看待左辅这边,视角自然分化:

    一个是本体面对的情形;

    一个是与太霄神庭同化的心内虚空,所感应到的该片区域的法则体系变化。

    二者是有分别,可外力相加之时,依旧是一体,视角共同作用,感觉非常奇妙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对他出手,等于是对太霄神庭出手,不知左辅有没有想过这个后果?

    就是面对诸阳和烛龙王的合击,叶缤站出来之前,余慈也有反制之心,便是依仗于此。如今他感触渐深,有了经验,调整了手段,恰逢左辅凑上来……

    云楼树树枝之上,一片叶子掉落。

    左辅早进了“入微”之境,自然也看到了余慈袖中滑落的一点绿意,但他认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,却不敢大意,一时捻须沉吟。

    暂时他还不怎么担心,以他的谨慎态度,“水龙吟”一发,已经是移形换位,在准备第二波攻势的时候,万一遇到意外,也随时可以远遁百里开外。

    对战斗节奏的把握,他还是相当有自信的。

    然而便在此刻,他忽然发觉,周围环境似乎有些不对!

    飞速移位的身形,陡然间像是撞进了粘胶里,而且,是重愈千钧的那种、

    现在移动一尺所需的力气,猛地提升了千倍还多。

    界域?

    不对……见鬼了,玄冥真水!

    一半是因为惊骇,一半是因为重压,左辅的眼珠子都要突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半息时间,以余慈为中心,更确切地讲,是以他袖中飘落的那枚绿叶为中心,这一片水域的质性,层层转化,每一个水滴,都重逾千钧,且沉重深寒,合起来就是亿万钧之力,无穷无尽,无有极限。

    如此威煞,简直就是天劫降下。

    左辅精于水属神通,如何不认得,这分明就是水域天劫里面,最典型的“玄冥真水劫”。

    百滴、千滴玄冥真水固然是宝贝,可当百里、千里内的水域,尽化于此,又自有攻伐法度,就是地仙大能也只能是先保命为先!

    而且,这还不止。

    便在沧江水脉精气所化龙形之前,同样有水波辗转化形,眨眼间轮廓依稀,分明就是两座巍然神像,化于真水之中。其巨眼睁开,两人四眸,内蕴雷霆,仿佛千百道电光同时闪耀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!

    神像一步踏出,那阚兴离,本已经在玄冥真水中扭曲得不成样子,如今更是粉身碎骨,激流一冲,已然不留半分痕迹。然后,左辅看到,余慈负手,缓缓转身,准确捕捉到他的位置,微微一笑:

    “吾辈上清中人,正该斩奸除恶,降魔卫道!”

    两尊神像微微躬身,隆然应声:“遵法谕!”

    这一问一答,使左辅直接捻断了颔下胡须:

    上清神明?而且,竟似是传说中的“掌刑神将”!

    劫者,天刑也。

    上清体系,自成一域,**于世,自然也有天刑、地德等分际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太霄神庭中,有一脉“掌刑神将”,为四位帝御亲驭,乃是上清体系刑法雷池之化身,不论对外征战、对内处断,都是威煞天成,象征着上清体系的最高意志和法度,与巫门刑器并称于世。

    这一脉“神将”,正是以“天劫”为运化之枢机,多半是雷霆之质,但其他性质的也有,眼下这玄冥真水所化的,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左辅当然也是见过掌刑神将的,想一想记忆中直可比拟天劫的冲击力,他不由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困惑。

    渊虚天君虽早早就登入紫微帝御之位,是公认的执掌太霄神庭的不二人选,然而以如今法则扭曲的程度,怎么可能唤出这等战力?罗刹鬼王、西南的那位大黑天佛母菩萨,怎么可能容忍?

    他也想到了那枚飘落的绿叶,可这时候已经没时间确认,他要尽快退出这玄冥真水的范围,否则……

    警兆再起,左辅心叫不好,也不顾得沧江水脉精气的运行法度,直接抽取精气,再化龙形,结成双重界域,刚刚做完这件事,恐怖的打击便已降临。

    刚刚还在数里开外的一位掌刑神将,仿佛是瞬移到眼前,巨逾丈六的庞大身躯,就那么立在身前,一掌抓下。

    这一抓,带动的是百里范围内的玄冥真水,也是将亿万钧的恐怖力量,汇聚一处,单纯从冲击力角度看,已经远远超出了寻常“玄冥真水劫”的瞬时冲击。便是传说中的太古天龙,也不外如是!

    左辅无论如何都不敢硬挡,可在这玄冥真水范围内,又无论如何都脱不得身。他只能是厉啸出声,双重界域彼此交错转换,刹那间翻转百余次,强行扭曲玄冥真水所影响的法则体系,最大限度消减冲击力。

    一声闷爆,双重界域就此破碎,左辅则是借机化为一道水烟,旁逸侧出,往空而遁。

    遁出不及十里,耳畔又听一声沉喝:

    “敕!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