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天道之影 进趋大罗(上)

    余慈看那边倒塌的楼阁,之前气机内敛,如今舒放,显然是一处相对来说比较完整的禁制,产生了内外隔绝的效果,却被那两人破坏掉,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能在这不超过十里的范围内,正面相对。

    唔,里面有人比较眼熟。记得是碧波水府一脉的真人修士,好像是叫阚兴离来着。

    三宝船、碧霄清谈时都见过,从来都缺乏善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次也一样,阚兴离见了他,感觉中相当忌惮,身形往后一退,转眼看到身边的人,忙又定下身,顺势相询:

    “左辅大人?”

    左辅?

    余慈见那人,面如满月,双眸如星,颔下黑须茂盛,可谓一表人才,颇有雍容之气,确实是赵相山情报上所述,碧波水府的左辅,吕膺。

    碧波水府有府尊、左辅、右弼三个最上的职位,可谓是三巨头的形制,但余慈不记得,这位参加了湖祭,也就是说,太霄神庭已经进来新人了?

    余慈掐指算一算,从湖祭生变,虚空潮汐时算起,也有了大半日的时间,如果消息能传出去,现在应该也到了各家宗门的案头上。当然,肯定还是来不及从宗门本部调派高手的。

    但余慈也知道,不少宗门强者,对湖祭没兴趣,只在太霄神庭上用心,凑到一块儿,还是可能的,这位左辅大人,还可以说是早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不过,幽灿不是拉开架势,要封锁湖上湖下吗?怎么看起来,根本就是外强中干,或者说,专门与他这边为难来着?

    余慈心中大觉不妥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随着时间推移,进入此间的各路修士还会增长,太霄神庭的局面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念头偏移,余慈也是注意到,真实之域中,羽清玄与罗刹鬼王等人的交战,节奏变得非常缓慢,罗刹鬼王神意冲击动辙千万重、咄咄逼人的气势不见了,倒是借着主动权在手,神出鬼没起来。

    目前只留着十方魔灵顶在前面,她的踪迹则时隐时现,受其牵制,羽清玄和邵天尊原本固若金汤的防御,倒显得有些笨拙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羽清玄二人越不能轻易变化,否则被罗刹鬼王抓着破绽,施以雷霆一击,再想倒回去,就没么容易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是将十方魔灵作为主要攻击目标,能击垮此人,就能打破局势。

    只是,十方魔灵也在此展现出了地仙、佛陀那一级数的坚强实力,而且攻防兼备,既能配合罗刹鬼王,攻掠于九天之上;也能够在充当“障碍物”时,谨严封闭,全无破绽。

    余慈见到这局面,心头不由凛然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等于是罗刹鬼王腾出了一只手,当真是做什么都成!

    余慈仿佛已经看到了,罗刹鬼王神意遍扫太霄神庭,协助大黑天佛母菩萨侵占法则体系,击杀包括他在内,一切敌手的场面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叶缤让他离开竺落皇笳天,真是最正确不过的建议。

    若还留在那里,根本就是给人当靶子用的。

    而如今,余慈单人走到这里,扭曲的三方虚空法则体系,恰似森林中错杂的树藤叶冠及灌木之属,提供了最好的掩护。便是大黑天佛母菩萨,也搜检不到他的本体所在,反过来,余慈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前提是,余慈不要在真实之域被锁定。

    为此,他越发存了谨慎之念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这局面,似乎注定了他与谨慎或低调无缘。

    碧波水府的左辅吕膺,余慈从赵相山那里获取洗玉盟资讯的时候,听说过这个名号,知道此人是资深的大劫法宗师,据说已经站在天地法则体系顶端,只是尚未进窥真实之域,在修为境界上,是与楚原湘同级的人物,只是攻伐战力略逊而已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他们的府尊,自号“碧水”,据赵相山的说法,是标准的枭雄心性,竟然敢在天地大劫到来之时,甘冒奇险,攀升境界,很可能已经更进一层,地仙有望。

    下一步,就是往天阶宗门冲击,改变洗玉盟权力分配上“北高于南”的格局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,碧波水府可以说是洗玉盟的“野心宗门”,绝对不甘寂寞。

    余慈其实不太理解,在天地大变局之中,这份仍扣着洗玉盟这一隅之地的“野心”有什么价值,但他知道,和碧波水府,不好打交道,从左辅和阚兴离的视线中,就能感觉出来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的状态,确实是挺狼狈的,心神大半牵涉着太霄神庭核心,自己的身体控制就要往后排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到第一优先。

    一身实力,能发挥出一成都不错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这些问题,从外表就能看出来,凭借着早前的余威,唬住阚兴离没问题,但那位被赵相山评价为“道貌岸然”的左辅,却是眼尖心明,已经看出了他如今的状态。

    明显迟疑了下,心里貌似也有了些想法。

    余慈能够感应到,这一位放开神意,很是谨慎地在周围扫过,确认方圆百里之内,再无他人,脸上便露出笑来,先向余慈拱手问好:

    “可是渊虚天君当面?在下碧波水府吕膺,早闻天君威名,今日得见,幸何如之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做出关心之态:“观天君面色不是太好,听说是与西南妖人交战,莫不是受了伤?敝府有秘制伏波丹,虽不能生死人、肉白骨,但只要服下一颗,辅以调养,大半伤势,都可以痊愈,至不济也能缓解一二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拿出一个玉瓶来。

    这些言语动作,都是形式,其实左辅真正要做的,还是趁机驱动神意,意图勘透余慈现在真正的状态。

    伏波丹?是那个服下去连大劫法宗师都要睡倒的丹药吗?

    余慈听得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以前也不是没有过,余慈当然可以虚与委蛇,借着左辅多疑惜身的心思,多争取一点儿时间,也就这么着了。

    可刚刚被太霄神庭那个标准评判一回,他再怎么冤枉,事有定论、难再更改,心中不免对自己的位置和责任有了全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是啊,老子现在竟然和葛祖同级了……

    人心变化,总是微妙,这种算是正面的趋向,余慈也就没有斩灭,受此影响,愈发不愿在这些人面前失了气度和尊严,同样,也是上清的颜面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他背后已经没有了“后圣”,某种意义上,他就是上清宗,上清宗就是他,这种人心鬼蜮的东西,于个人可以虚与委蛇,那叫“机变”;然而于宗门却未免失了体统,可称“轻浮”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愿做“莽汉”,但在上清故地、太霄神庭,有些话不得不说,有些事不得不做!

    故而余慈微笑:“自家地方,自有法子。倒是两位,还是退出的好……对了,凡我上清之物,还请一并奉还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左辅心思深沉,倒是面色不变,只手捋黑须,似在沉吟,阚兴离却是从左辅的态度上,察觉出端倪,一时心中跃跃欲动。

    他是由始至终看余慈不顺眼的,在碧霄清谈之上,因为余慈,他完全成了丑角,为人所笑,心中暗恨不已,如今千载良机,岂能错过?

    看了左辅一眼,见他没有任何表示,阚兴离就跳了出来,冷讥道:

    “这话让后圣来说还差不多……渊虚天君不妨请他老人家出来理论一番?”

    说是这么说,真到吐出那两个字的时候,他气息还是偏弱,毕竟也是白莲的一面之词,真不好下定论,所以他后面狗尾续貂,换了个称呼,首鼠两端的模样,看了让人发嚎。

    余慈淡淡一眼瞥过去,随即收回。

    对这种人,真没必要浪费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阚兴离见余慈这等反应,只当无言以对,心中陡然狂喜,情绪上来,就是放声大笑:“原来如此,那劳什子后圣当真是个样子货,你渊虚天君倒练得一手欺天瞒地的好功夫!”

    他笑得开心,可问题在于,笑就笑罢,笑到后来,怎么突然就止不住了?

    “哈、哈……不好……哈!”

    阚兴离怎么也是长生真人,知道不妙,全身发力,面目扭曲,想扳回局面,可他形神关系莫名就是错乱颠倒,越想往东,就越往西,心念不动还好,一旦动作,全身气机便是大乱,竟是走火入魔之兆。

    “左辅大人救、救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半截,连嗓子都造了反,言辞不清,含糊难懂。

    左辅粗眉皱起,这可真不是玄门正宗的路数,他心头微动,目视余慈:

    “莫不是天君学当年的紫微帝御,也入了魔?这可是万劫不复的愚行,身为盟中同道,真要帮一把手……回头是岸哪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慢条斯理地捋起袖子,眼睛分看两边,须臾不离余慈面上表情,也持续观察阚兴离的状态。

    余慈笑容不改:“当年魔劫到此,肆虐千载,未曾稍息。你身边这蠢材,身为长生真人,种种欲念,却如春来蔓草,处处滋生……心境修持,都甩到狗身上去了,也算是报应不爽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