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绝剑断影 通天血途(下)

    余慈也不必回头。

    叶缤说是“断后”,并不是说就挡在竺落皇笳天,此外任事不管。就算她想这样,诸阳、烛龙王,也是绝不可能让她如愿的。

    因此,余慈飞掠之时,偶尔还能在侧翼见到叶缤的身影,与诸阳、烛龙王等,都是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他的左右,始终有大片无形有形的漩涡,围绕、追随,一处方灭,一处又生。

    那是叶缤与诸阳、烛龙王激战的领域,剑意与界域冲突,吞没,撕裂,往来反复。

    余慈就像是在一条激涌澎湃的大江上行舟,处处是激流漩涡,但他就是一门心思往前冲,各个漩涡,总会及时偏移,让出路来。

    至于前头那什么魔头、大妖进来,则都给绞杀干净,从无例外。

    叶缤这等于是把开路的事情,也给做了。余慈得以沉下心,全力应对大黑天佛母菩萨。

    此时,太霄神庭范围内的三方虚空中,法则体系越发复杂,局势也越发明朗。

    真界法则体系算是“后头沉”,虽然体积最大,但在湖底,受妖国禁制的拓展和封锁,在此地倒是最弱的;

    已经与湖底妖国全面对接的水世界,无疑最强,但法则体系活性不足,力量分散,空有大势,却是死气沉沉,显然是巫神沉眠带来的影响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吸收了巫神灵性之后,正尝试控制,目前已经卓有成效。

    至于太霄神庭、上清三十六天,毫无疑问是三方虚空的中轴,也是交战的核心区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必须佩服自己做了一个有效的决断,及时利用“心内虚空”吞了中枢,没有变成四方交织,否则在大势之下,必是他第一个被碾碎。

    但后果也是显而易见的,他必须开放心内虚空,保证太霄神庭中枢与外界的联系,以维持其运转,否则,完全封闭的情形下,余慈瞬间就会被抽得连渣子都不剩。

    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同化”。

    心内虚空罩下,余慈现在也就等于是充当了“父母”的角色。面临着两大任务。

    他要处置当年魔劫之时,太霄神庭坠落洗玉湖的根本问题,让其能够“自理”,

    也要帮助太霄神庭,重新梳理外围四方八天的混乱局面,教授其生存于世的“法度”。

    不完成这两项任务,他就等于是陷在了洗玉湖底,一辈子也别想出去!

    当然,在此之前,作为一切的前提,他还必须为太霄神庭挡风遮雨,接下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攻势不说,外围的环境最好也是“漂漂亮亮”的。

    而这又谈何容易?

    此时的大黑天佛母菩萨,利用水世界的强势体系,几乎夺取了几乎所有的外围,仿佛是邵天尊所言“围杀大龙”的预演,成尾大不掉之势,再反吞中央。

    就在烛龙王和诸阳现身前后的那段时间里,湖底这片区域之内,余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斗法已经白热化。每个层级、每条脉络、每道法则,都是激烈争夺。

    余慈无疑还是处在守势,或曰被动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刚刚离开竺落皇笳天,那边梳理出来的部分法则结构,已经被大黑天佛母菩萨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如果将余慈一方视为“明”,大黑天佛母菩萨一方视为“暗”,此时的太霄神庭区域,除了中央核心位置,光明朗照,其余全是大片大片的黑暗,偶尔见到一些零星的光芒,也是很快就给吞没。

    但余慈又不能放弃不管,毕竟外围区域还是在三方法则的扭曲变化中,如果任由大黑天佛母菩萨将其掌控,很快就会形成“水世界体系”与“上清体系”的正面冲突,绞缠之势失去,余慈更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如此,余慈本体在南方八天飞遁疾进,意识则在法则层面左冲右突,辛苦奔忙,效果却着实一般。

    在余慈看来,如此被动的原因,固然有很多,可最致命的,其实只有一个:

    层次境界上不可比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,施展了“万古云霄”,与太霄神庭核心“融为一体”的,真是哪位地仙大能,别说大黑天佛母菩萨,就是罗刹鬼王、十方魔灵、烛龙王等等,一块儿冲上来,在此上清根本重地,他又岂有不胜之理?

    可现实就是,不管是在真实之域也好,在法则体系当中也好,每次余慈发现了破绽、机会,意欲发力,却总有一个坚固的屏障,轰之不透;又像是锋利的铁丝,勒着他的脖子,让他呼吸都觉得困难。

    极限、极限、极限……

    余慈是真真切切地遇到了屏障。

    此时的思维、见识,远远超出了他的修为境界,就像是把成人的头脑装在婴儿身上,任是有千般谋划,万般主意,却也只能咿咿呀呀,空舞手脚,打不出半点儿力气。

    余慈对十方慈光佛一向敬佩,这时候却好生烦躁。

    若不迩者,不取正觉……

    可你老人家也太小气,限定的水准也太低,想没想过,老子完蛋了,你的宏誓大愿也全都烟消云散!谁去追回你的六道轮回?谁去改造你的缘觉法界?

    类似的念头此起彼落,堵得余慈胸口发闷,身体的状态越发糟糕,速度不知不觉就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他忽然发现,四面很是安静,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交战漩涡,不知什么时候远离了。耳畔只剩下隆隆的水声,混杂着元气扭曲膨胀的爆鸣,过于单调刺耳的背.景音,是心情烦躁的诱因之一。

    由于三方虚空的复杂性,信息的感应和传递很成问题,而且有愈发严重的趋势。现在余慈已经感应不到那般激烈的战场所在,就是真实之域上也察觉不到,显然那边三人都有意控制,以形成有利于他们的战斗方式,同时也是刻意规避罗刹鬼王那边的战场。

    余慈看得出来,眼下是诸阳和烛龙王做出调整,不再进逼余慈,反而要限住叶缤,把距离渐渐拉开。

    或许,是看到了余慈糟糕的状态,指望前路上的莫测危险,把余慈解决掉?

    余慈也渐渐醒觉,事先他也有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,还别说,真的就差一点……

    心念微动,承启天中,云楼树上,一根约两尺长的树枝自根而断,下落到半途,已经被余慈摄走。此时的云楼树也算是“财大气粗”,根本不在意,依旧枝叶摇曳,奏响清音,节奏也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这边余慈持了树枝在手,看上面分了四岔,每岔缀了四到七片叶子不等,拂动间,道韵依稀,心神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他随即冷笑,如舞剑般,将这云楼树枝在前后左右挥了一圈,其上留存的真文道韵之力,就此生发开来,倏忽间,形成了严谨的局部法则结构,排开一切干扰,便如内外封闭的牢狱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在当前形势下,这样的手段注定不能长久,可已经够用了。

    原本只有水波流动的荒芜区域内,暴起一声尖啸,一团依旧模糊的暗淡影子,被迫现形,本能就要逃跑,却在余慈布下的法则牢狱中撞的天昏地暗,其中更有真文道韵余音缭绕,直渗入它体内,瞬间就将其压缩成极微小的一点,从中还有丝缕烟气逸出来,依稀是七八个人面模样,诡异得很。

    无相天魔!

    余慈认出这种让人闻之色变的魔头。

    就是在天魔族群中,无相天魔也是极其稀少的一类。已经被余慈彻底改造的照神铜鉴,其后半部分就是常驻一十八头无相天魔,演化自在天魔摄魂经的种种神异。

    这头无相天魔,显然是上次魔劫时渗透进来,千年间不知毁了多少上清英灵。

    刚才,余慈受了心魔所扰,外在诱因就是这厮。幸好及时反应过来,借云楼树上的真文道韵之力,将其瞬间禁锢,否则还不知怎么收场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魔头的修为多少还是出乎了余慈的预料,以真文道韵的威能,竟然没有一下打灭,还能在禁锢中喘息,本质可是相当强韧,而且身处绝境,敛藏生机的本事也很高超,显然灵智不俗,落到余慈手里,只是他运气太差。

    余慈抬头,稍稍打量四周环境,根据相关信息和道门典籍的形容,他大略判断出,这里应该是南方八天里的玄明恭庆天,已经比较靠近中央核心,也是魔劫肆虐毁伤最深的区域之一。

    如今没有了叶缤帮忙去,他的身体状况又每况愈下,说不得要更谨慎一些。

    正好这头无相天魔修为不俗,又很聪明的样子,问问口供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没挑战性的事情余慈已经不用亲力亲为了,扔进万魔池,自有赵相山下去炮制。反正在当前形势下,赵相山在承启天受玄门纯粹灵气大量冲刷,受以前“皮魔”的天性影响,怎么都不得劲儿,正好下去“避避暑”。

    本体这边,余慈缓缓调整气机,速度再次放慢,尽可能维持一个平衡且平缓的状态,让太霄神庭的精纯元气滋润快到极限的身体。

    如此,他的速度放慢,但本体这边状态有了些微好转,再行数里,忽见远方一处楼阁轰然倒塌,两个人影飞射出来,其中一个或许是在中间颇有收获,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笑音未绝,两边已经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