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绝剑断影 通天血途(上)

    阴阳对转,日夜倒颠。

    对此感悟最深的,恰是最精于阴阳之法的薛平治。

    她骤然为之失色,因为就是在她中剑之时,也没有出现乱象的气机,却在这刹那间受了剧烈牵引,为了控制下来,薛平治不得不付出十倍以上的力量,更要在这急转激烈的节奏下,保持余慈体内阴阳二气变化稳定,这种难度,约等于将神意冲击的烈度从“百万级”刹那间推到“千万级”,也就是实现从“楚原湘”到“罗刹鬼王”的跃进!

    仓促之下,薛平治竟然撑了下来,可代价就是胸口剧痛,五脏六腑险些齐齐破裂,当即就受了比之前中剑时还重的伤势。

    至于夏夫人,她护身的这件名曰“莽苍紫印”的巫宝,确实是第一等的,其应对也绝不为错,可是,她面对的敌人,恰恰就越过了她所能应对的极限。

    天地虚空一明一暗,紫印所化的莽苍山脉,苍翠之色骤然衰减,生机凋零,一应地脉灵窍,淤塞难通,如此手段,分明是把阴阳造化之术推向了极致,其中更有一种极其诡异的神通变化,使得夏夫人原本与巫宝最是相宜的气机流转,也莫名出现了断层。

    巫宝还好,毕竟品级摆在那里,再怎么被压制,基本的功能都还在,可夏夫人本人的大巫灵苑,则是玩具一般,被扭曲撕碎,即便是巫宝镇压,反噬之下,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夏夫人的实力在这边并不出挑,可她的见识还是一等一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种神通所依附的血脉,是巫门曾经拥有,却不幸断绝的;又在某种意义上,是近在咫尺偏偏有又触碰不到的。

    故而,这一刻她脱口而出:“烛龙日月法!”

    大笑声骤起,虽不比之前余慈惊天动地的声势,却也是风雷并发,动荡气血,使得这一方水域波纹横生,愈发地光线错杂。就在这纷乱的局面下,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大踏步走进夏夫人等人的视野,未等看个分明,已听那人笑道:

    “百年前一别,夏夫人别来无恙乎?”

    夏夫人按住心神动荡,低声道:

    “烛龙王!”

    大步走来的人影,身形之高大,远超人类极限,足有丈五,已是两个人的高度,身上还披了厚厚的甲胄,头面都给罩住,甲胄通体黑色又有晶体之质,仿佛从内到外都透出一种黑沉沉的“光色”,或许是这种“光色”影响,从夏夫人这边看,完全见不到来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位披甲巨人赤手空拳,但其本身的体型、披挂,看上去就是一具恐怖的武器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六头化形大妖跟随,其中也有个头比他还要巨大的,却自然而然地都失去了存在感,只作为陪衬存在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面对这人的时候,夏夫人心里都有了绝望之念。

    因为,她面对的是湖底妖国的王者,从未对外表露过实力,却公认有地仙之能的“龙王”,在巫门称为“烛龙王”的。

    此妖王继承的是上古烛龙血脉,传说中“其瞑乃晦,其视乃明。不食不寝不息,风雨是谒”,生来就有长生之资,血脉中自蕴无上神通,实力可谓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从之前的形势看,湖底妖国确实与他们站在了对立面上,但夏夫人还有着一些侥幸之心,想着“烛龙王”可能是到别处天域,去阻截其他人。

    可认真想一想就知道,以对方如此针对性的手段,又怎么可能会将最强战力之一的烛龙王旁置呢?

    渊虚天君究竟招惹的是怎样的对头啊!

    被夏夫人埋怨的余慈,还在“长考”之中,对外界的变化仿佛全不知情,又似漠不关心,倒是来到近前的“烛龙王”,对一行人中唯一的旧识,颇有些想法:

    “夏夫人,听说幽灿没死,你就急着给他戴绿帽子,大胆豪放,和我们妖族倒是衬得很,不如过来吧……你们巫门不是一直想着分出我这一系的血脉吗?我给你这个机会,当然,绝不会再给你勾搭别人的机会!”

    烛龙王的笑声震耳欲聋,对自家的**毫不掩饰,很快,他的目标又换成了薛平治。其眼眸藏于甲胄阴影之中,看不出视线指向,然而薛平治身上气机纷乱,分明受了外在强压,抵挡得很是辛苦: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平治元君吧,久仰大名,却缘吝一见。如今相逢,果然如罗刹所言,与我烛龙一脉极是相合,若元君答应,我可以许可你王后之位!”

    薛平治一边平复气血,一边淡淡应道:“那位子我早坐腻了,况且这恶俗之辈,称孤道寡,怕不丢尽了巫门的脸。”

    夏夫人凤眸生寒,冷声道:“不过一条看门狗,凭什么列入巫门法统?”

    烛龙王又是哈哈大笑,并不生气,当然,就算他生气,别人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极,你们巫门如此,也怨不得我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一步踏出,竺落皇笳天再次明暗交替,正是烛龙血脉神通作用,阴阳之气,为之错乱巅倒,能在这等神通之下,还能保持大半战力的,天下修士,万中无一。

    薛平治腕上“两仪圈”无声滑落到掌心,在她侧前方,夏夫人面色沉寒,“莽苍紫印”微微颤动,全力抵御着烛龙王的神通。

    烛龙王一步步迈过来,重靴与地面碰撞,发出铿锵之声,每一记都似敲在人的心头上。

    在这时候,他还不忘转过话锋:“对了,这位……渊虚天君怎么不说话,之前不是向我叫阵来着,如今我来了,不妨好好聊一聊?”

    余慈眼皮也不抬一下,心里倒是透亮:这位烛龙王,如此作态,恐怕不是对眼下这些“囊中之物”,而是针对真实之域中,激战的羽清玄等。

    这家伙要比他粗鲁的模样诡诈多了,是一个可畏可怖的强敌。

    但若真要选择,他还最希望挑这位!

    对他来说,烛龙王再怎样强大,终究还在明处,最可怕还是那个一击不中,又不见踪影的天遁宗主诸阳。

    诸阳本身的境界,也许没有到地仙一层,但其余一切标准都是够了,甚至还远远超过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烛龙王的强势,就是最好的掩护。

    明里是龙王,暗地是诸阳,杀意虚实交映,形成这一个必杀之局。

    而在法则层面,大黑天也杀上来了。

    配合得真是巧妙!

    很显然,大黑天佛母菩萨早有预谋,就等着这个机会——她或许不知道余慈心内虚空的玄妙,却一直在等待余慈深入牵连的“必然局面”。

    身为重立上清的关键人物,余慈是不得不入局。

    而一旦入局,当局者迷,深陷其中,扭曲的三方虚空法则体系,将最大限度削弱余慈在相关区域内的根本法则控制力,也等于半废掉了他在这其中的“掌生控死”之能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自然可以安然转生。

    她还嫌不够安全,干脆就来釜底抽薪,请出了诸阳、烛龙王,只要击杀余慈,什么都将是水到渠成!

    烛龙王放声大笑:“渊虚天君,醒来!”

    脚下节奏骤然加快,连续三次踏步,一步就是丈余,急促的铿锵之音就像是鼓点,带起了狂风暴雨般的大势,而与之同时,虚空明暗连续交替,仿佛夜以继日,带出一道“光阴流转”的莫测意味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奇妙的感觉中,一直“流动”的时光里,某一个片断,突兀地“折”了过去,这么一个断裂的“节点”,使得羽清玄的封禁如纸一般破碎,夏夫人的“莽苍紫印”完全没有起到作用,烛龙王身后,六头长生大妖呼啸声中,齐齐冲前,压入了余慈身外的防御圈。

    也在这一刻,夏夫人也好,薛平治也好,都是微微恍惚,分明就是错过了关键的时机。

    余慈心弦震荡:光阴秘术神通!

    太虚法则之中,便有这一分支,然而世间难得,余慈还是首度得见。

    隐约觉得,那烛龙王是以强横无比的实力,扭曲虚空,突出某一层面的变化特质,形成这样“折叠”一节的诡异效果。

    具体如何,难以分明。

    对如今情势而言,也无意义,因为就在防御圈破碎,六头长生大妖压入之时,诸阳杀意又现。

    余慈眉心微痛,已是被杀意锁定、渗透,甚至已经受了暗伤。

    他蓦地睁眼,不管法则层面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强压,正要不顾一切反制。

    六头大妖黑压压的身影之后,忽地有谁闷哼一声,一个极淡的影子斜飞出去,其上血液喷溅,但很快也似是飞虫乱影,消没不见,竟没有在周围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但余慈已经看出,此人是被剑气贯穿,其气机变化——分明就是诸阳!

    也在此刻,余慈身畔,忽有丝缕剑意鸣动,声势不大,然而层叠化染,虚实莫测,如天外楼阁,意象分明,偏偏缥缈难留。

    与之相应,旁边人影向前,那是叶池……然而,身形、样貌、衣着,一步一变,不过三步,已经完全换了一人。

    相较叶池,此人背影同样削瘦,只身形略高,也或许是她背脊格外挺直的缘故。一身月白襦裙,外披纱衣,在烛龙王的日月神通之下,也是明暗不定,像是夜间海面上起伏的柔光,光中生烟,缭绕周身,恍若飘带披帛,迎风欲起。

    而当“飘带”拂过,围杀上来的六头大妖,都是惨哼暴退,有两个退到一半,已经仆倒在地,再起不能。

    烛龙王的笑声戛然而止,脱口道:

    “半山蜃楼……叶缤!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