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身化天地 明暗杀剑(下)

    更新节奏被打乱,这两天要调整一下,所以都是早晚各更三千字,大家暂时适应下吧。昨晚八点更了一章,习惯只在早上看书的朋友不要忘了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笑声响起的时候,正是他的心神与太霄神庭捆绑在一起,彼此互通之时,元气、法度、体系齐齐共鸣,他的笑声,就等于是太霄神庭的笑声,可谓是惊天动地,就连真实之域都给撼动,交战中的四位大能,都不免有意念垂顾。

    便见得竺落皇笳天中,尤其是余慈所在地附近,光线明灭,纵横成网,又像是刀砍斧劈的轨迹、火焰烧灼的印痕,将水波排开,久久难聚。

    就在这瞬间,四位大能围绕着余慈,又进行了一波交锋,这里面,只要羽清玄、邵天尊稍有疏失,余慈说不定就是断手断脚,更倒霉些,可能连脑袋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在外护法的三位女修,要数薛平治最理解刚刚这幕,当下就是心神一激,但对此,她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指望羽清玄二人顶得住,也希望余慈尽快从所谓的“长考”中醒来。

    唔,真的没办法吗?

    刚才,她同样是被余慈的长笑声惊了下,更感受得出,余慈现在绝对是进入到一个决绝、凶险的境地,是用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的态度,行最后一搏。

    薛平治有所沉吟,很快就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换了旁人,就是想帮忙也插不上手,但她不一样。轻呼一声“怀玉”,让夏夫人与她对调下位置,并将阵线收缩,利用羽清玄留下的阵禁,抵御外围大妖的围攻,她则进了内圈,伸出手,微一犹豫,还是搭在了余慈肩头。

    余慈在怎样一个境界层面作战,她现在已经不太跟得上了,然而对于一位精通阴阳之法的修士而言,不管施展怎样的神通,进入怎样的状态,人之形神,不外乎就是阴阳二气的参合运化。

    薛平治要做的,就是在余慈身上已经复杂得让人眩晕的阴阳二气变幻中,捕捉到流转的节奏,用最自然的方式,保证阴阳二气的平衡——这个平衡毫无疑问必然是动态的,必须完全契合余慈的节奏。

    其难度,大约相当于两个神意对冲的强者,其中一个纯粹利用“跳变”的技巧,在天地法则体系中一瞬百变,不让对手碰到一星半点儿,却也始终与对手维持在一个层面上。

    对薛平治来说,这是一项巨大的挑战。

    同样的,对刚刚发出“豪言壮语”的余慈而言,艰难的挑战,已经临头,且没有任何逃避的可能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的“心内虚空”有多大?

    他没有做过统计,理论上讲,只要他神意辐射区域内,都可算是心内虚空的范围。这样,他本体的神意放射,在没有任何限制的情况下,超过万里轻轻松松,在神意攻伐的情况下,利用跳变,远去数十万里,也不是没有做到过。

    不过,在那种距离,神意力量已经不足以扭曲并维持法则体系结构,就算架起虚空,也是个样子货。

    不过,还有一种情况是,利用信众做为跳转,只要有信众,且对方的修为境界能够支撑,完全可以洒遍真界内外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这就是余慈心内虚空的范围,而太霄神庭“正常时”,半径不过八百里,就算如今四方八天尽都铺开,核心区域却没有改变,从“范围”这个意义上,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没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太霄神庭从不是哪个人的私有物,也绝不可能圈禁到“自辟天地”里去,因为其内部,本就是数十处天域堆砌而成的产物,已经将虚空结构做到了极致,即使现在铺开了、崩溃了,核心区域仍保留着完整的结构,而且,是与十余处虚空世界相通联、成百上千条灵脉汇聚、又与四方八天死扣在一起的结构。

    余慈要想将它“吞进去”,就要吞得下成百上千条灵脉、给十余处类似于“九幽冥狱”的虚空世界留出接口,还要与四方八天的体系完美融合,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但要想长时间维持万古云霄,又必须是在心内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要命的矛盾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拥有“自辟天地”无上神通的修士,面对这种局面,都要头痛。

    余慈也头痛,但他觉得,自己可以解决。

    从玄元根本气法演化而来的心内虚空,被余慈应用到现在,已经在某些方向上推到了极至,甚至可能超出了创出心法的解良师叔的想象,但不管怎样,它既是自辟天地的神通,又没有丢掉最初由物象而至心象的基础。

    如果从天人九法的层面考虑,物象是修炼者对万事万物的映射,属天人三法的范畴,而“描画”出心象的运作机理,又涉及人心灵昧的根本,至于缘自于符法的根基,则最大限度地将“天之三法”的奥妙引入。

    几个因素共同作用,出奇地全面、协调。

    为此,也有了极大的自由度。

    在修行过程中,可以专注于某一项,比如千宝道人;也可以全面发展,比如余慈,都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心法的设计,就是在“天”与“人”之间,找到了一种绝妙的“交流”方式,生动而多变,可以开拓出无数种可能,潜力无穷,无怪乎方回、朱老先生对这门气法,都给予了那么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余慈受了这门气法,也是受益终生。

    而在眼下,余慈就要利用这种“生动”的形式,打破内外虚空的边界,在真实与虚幻之间,给太霄神庭留出“呼吸”的空间,也给自己减轻压力。

    薛平治的插手,正是恰到好处,其阴阳妙化之法,帮助余慈稳住了气机起伏变幻,安然渡过了最初调适的困难,而幽蕊、慕容轻烟两位灵巫进入心内虚空,正好能帮助调理骤然接入的巨量灵脉。

    即使其中九成九都只是在心内虚空转个圈儿,就要流出,可就是不慎刮蹭截留的那一点儿,也足够余慈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余慈还是比较平稳地渡过了最艰难的转换期,此时的心内虚空,就像是一件透明、削落的纱衣,披在太霄神庭核心区之外,其削薄到几乎什么都没改变,但心内虚空的法理,尤其是万古云霄的无上神通,却是实实在在地落在了太霄神庭之上。

    云楼树吞吐着巨量的精纯灵气,可以它到了余慈手中以来,绝大部分时间里,都是在“营养不良”中渡过,时不时还被摘下几片叶子,从来就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,以至于短短数息不到,其树干就又粗了一圈,留在承启天的根须枝叶范围,扩大了足足三倍,至于打入虚空深处的那些,更不知扩开了多少。

    如此,云楼树更是无风自动,摇曳生音,将“真文道韵”的玄妙,卖力地洒播开来。

    一切都像是进入了正轨,可余慈非常清楚,困难还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刚刚的时间段,平静得让他都觉得幸运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没有来打扰,大妖没有突破防线,三方虚空的扭曲变幻,也还维持在一个相对平稳的幅度之内。

    可平静不会持续太久,剧变终将到来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的问题是,为了给太霄神庭留出“呼吸”的空间,他将心内虚空与真实世界的壁垒最大限度地削弱了,两边的法则体系不可避免地出现了“接触”。

    不论在什么时候,这都是非常忌讳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太霄神庭,属上清体系的范畴,又有万古云霄镇压,天地法则体系的反噬暂时不起作用,可当水世界与太霄神庭冲突加剧,余慈就是首当其冲!

    他必须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……

    思绪正盘转变化之时,忽有寒意,莫名而生,凌厉凶横,冲断思路。

    这感觉突兀而又熟悉,余慈心叫不好,猛地睁眼,可就是这么一个眼皮动作,剧变已生。

    血光喷溅,薛平治肩颈、前胸、腰肋处同时爆开血雾,随即在高速激荡的元气中,催发殆尽。

    薛平治和余慈正在阴阳二气对接之时,心神本就隐隐相通。

    余慈心中的警兆,她也知道,以她的修为,抽身避让,也还是有几分可能,但余慈体内的阴阳二气运转,势必大乱。

    一念之间,她身形动也未动,只利用两仪圈,将体内阴阳二气,骤然间做出了一次妙至毫巅的运转,使透入体内,还要贯穿过去,再击杀余慈的剑意,刹那间阴阳倒转,从内敛的穿透性质,转向显性的爆发,再通过气血流转,移开了方向,分化伤害,爆出体外。

    如果是纯化剑仙的一击,不涉阴阳法度,薛平治这手等于是找死。

    可是,发剑之人,利用的是天道流转变化,终是给了薛平治机会!

    天遁杀剑……诸阳。

    余慈和薛平治心中同时确认了敌人,慢了一拍的夏夫人,却也是适时反应过来,尖啸声中,顶门一道紫气腾起,外围又化为苍翠浑茫之景,仿佛是莽苍群山,凝缩在十尺方圆之内,错落列布,将四人都圈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是夏夫人出嫁时,千山教给出的嫁妆,乃是实打实的法宝级数,是将北地一座绵延山脉、千山百峰化入其中,包括地气龙脉、灵穴窍眼,个个不落,夏夫人百年祭炼,与之心神相通,运使开来,当真有挟山超海之能,用于防御,也是一绝。

    要说,在激变之下,她的反应也不弱了。

    可是,便在巫宝紫气冲霄,演化千山之时,他们所在的竺落皇笳天,骤然一明、一暗,仿佛是日夜阴阳刹那对转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