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身化天地 明暗杀剑(中)

    这算怎么一档子事啊!

    不用太霄神庭提醒,余慈也知道自己的责任,可就算是当年将诸天飞星之术传给他,并对他寄予厚望的朱老先生,也不会对余慈现阶段的作为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了。因为余慈的所作所为,已经远远超出他这个年龄,这个境界所能做到的极限。

    可是与太霄神庭是讲不通这个道理的。它不会理解,更不会体谅,某种意义上,它真的就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,完全遵循历代上清修士为它设定的法度“本能”,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人家就认“万古云霄”,你能怎样?

    余慈确实不能拿太霄神庭怎样,但他更不能脑子一热,跟着太霄神庭的节奏走,最终没死在罗刹鬼王或大黑天佛母菩萨手里,却被自家的体系绞杀。

    地下朱老先生有灵,会从棺材里跳出来的!

    可这时候再想“拆开”,明显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余慈在施展“万古云霄”之时,绝没有想到竟然会与太霄神庭如此“合节合拍”,在充当“紫微帝御”时,待遇绝对是远远不如,但牵涉的深入程度,却也是没法比较。

    不久前,白莲曾讲述过幽灿擅用巫神灵水,险些被同化的故事。

    如今的余慈,不是“险些”,而是已经被同化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神均匀分布在太霄神庭每个区域,随便抽取一个念头,上面都攀附着不止一个体系结构的节点。显然,太霄神庭是要他帮助重新梳理上清三十六天,清除掉“水世界”的冲刷和巫神灵水的侵蚀。

    然而,余慈只是被动地铺开这一层心念网络,不被弄得神智崩溃,就已经是竭尽所能;而解析信息之类,只能说不至于“撑死”,对这样一种情形,再让他“动弹”,未免也太过苛求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现在他要做的首要之事,就是要“动一动”。

    刚刚突然“融化”,把罗刹鬼王等人都给闪了一记,不过很快,不依不饶的大黑天佛母菩萨,就发现了端倪。余慈心神“融化”,但本体还在,此时也没有了羽清玄的护持,那么就别怪别人抓他的痛脚。

    竺落皇笳天中,余慈本体外围,很快就又是乌压压一片,之前被羽清玄清掉的一批,只是浪潮的前奏,此时密密麻麻的天魔、眷属、大妖等,又从不同的方向围杀上来。

    当薛平治等人按照之前羽清玄的指点,到此来会合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种景象,两边被隔绝开来,根本无法汇合。而此时,余慈几乎已经失去了对形骸的控制力,盘坐在地上,眼皮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见到这情形,薛平治等都是面面相觑,又鞭长莫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余慈唯有自救。

    念头生发,逼迫,还真给他想出个办法,勉强动念,将神主网络牵引过来,分担一部分压力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触及外道神明系统,仅用核心的信众,也不指望能理解太霄神庭的复杂体系,更没阴损到把痛苦感觉分享出去,只是让他们暂时作为仓库,把自己还没来得及解析的信息分流,倒腾出一块辗转腾挪的余地来。

    效果倒是立竿见影。

    余慈目前缺的也就是这么一处余地,使已经淤塞的“死水”重新流动起来。

    意识层面的变化,就是迅捷。转眼间他就腾出了手,别的神通不好使,万古云霄牵动这竺落皇笳天之前梳理出来的部分法则体系,却是最顺畅不过。

    不管别的,专挑天魔之类,以余慈盘坐之地为中心,半径十里范围内,金光如喷发的地下泉水,迸发出来,散射间又保持着高度的集束性,每一道金光都穿透了十几头天魔、眷属,形成了一面死亡之网,乌压压一片、足有上万天魔一族,一个呼吸的功夫,便给清扫一空。

    只要是天魔、眷属,就是那些和大妖“混编”在一起的,也没有一个能逃过。

    里面可是包括了至少三头劫魔和真人级别的眷属,神乎其技之处,使得扑上来的一众大妖级强者,也愣了愣神,脚下不免迟疑。

    薛平治也抓机会,发挥大劫法宗师的实力,打了那边一个时间差,借羽清玄阵禁的掩护,领着夏夫人等,抢到余慈身边。

    余慈暂时按下一团乱麻似的危局,缓缓睁开眼,微微一笑:“来了?”

    除了身为信众的幽蕊,其余人等,只从余慈的笑容里,都很难感觉到刚刚千钧一发的危险,最多是觉得余慈太过拿大,被敌人冲到这么近的地方,才放出杀招。

    不过,薛平治这位大劫法宗师级别的强者,精通阴阳之法,又对余慈的性格有些了解,心中微微一动,法眼照见,余慈形神失衡的情况,便瞒不过去。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走到余慈身边,将其与夏夫人隔开,口中问道: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麻烦事。”

    余慈回答得极其简短,对他来说,此时任何一种对往交流,都是在消耗他为数不多的“余地”,薛平治也能看出来,主动道:

    “那,我为你护法。”

    余慈视线从其余人身上扫过,在慕容轻烟那里稍顿,又在叶池身上转了一圈,方道:“幽蕊、慕容师姐到我心内虚空里暂避,阿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忙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的叶池,简单开口,若是以前,余慈根本不会听她的,直接收进心内虚空就好,可问题是,现在的心内虚空,是万古云霄的“介质”,某种意义上已经与太霄神庭对接,压力很大,而且按照余慈的思路,下步可能会更加危险,叶池和两位灵巫情况不同,余慈真拿不准主意,是否让她进去冒险。

    叶池这么一说,他也就顺水推舟:“也罢,阿池就在我身边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幽蕊和慕容轻烟收入心内虚空,又对还在外间的三人点点头,径直闭目,再不理会外面的变化。

    刚刚的余地,算是个好的开始,“活水”流动,使信息的解析,对太霄神庭的把控,都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。

    只是相较于目前紧迫的局势,仍然远远不足。

    余慈很清楚现在最关键的问题:就是他的修为、境界远远达不到“庇护”、“整合”上清三十六天的要求,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“长生真人”和“地仙”的差距,而是一个“长生真人”与“葛祖”的差距!

    如果只从这条思路上考虑,差距巨大得简直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所以,余慈只能调转方向,先全力整理太霄神庭中枢传出来的各层次信息,看是否能通过解析,寻找到几个可以“降低标准”的节点,再重新设计一下,作一个临时性的替代方案。

    但很快,事实就证明,此路不通。

    对于太霄神庭来说,这不是几十、几十个节点的问题,而是在“万古云霄”与“上清三十六天”无缝对接之后,按照预设的法理规矩,地仙大能必须从全局的高度,“激活”陷入封闭状态的核心,恢复其最起码的阵禁功能的问题!

    要“激活”,太霄神庭核心自己就有相应的阵禁机关,可是那推动阵禁的第一把力,最最起码也要是地仙级别的第一把力,又是余慈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!

    当然,太霄神庭的创建者,也不是那么死脑筋,也考虑到了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太霄神庭需要葛祖这等级别的外力帮助的时候,肯定是宗门陷入危局,就是葛祖这种级别,也不是没有重伤的可能。

    那好,您老人家也不用费太多力气,就这么维持着“万古云霄”总行了吧?剩下的全由太霄神庭的核心自发完成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过程肯定会比较长,可这里储备的精纯元气,完全就是洞天级别的,足够您疗伤用的,管够!大家彼此“照顾”,只要您老稍稍恢复点儿元气,打出地仙级别的力量,还不是吹口气的事儿?

    那时自然会大大的加快重启的进程……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就算至始至终都难以恢复战力,可只要架设着万古云霄,以地仙级别的元气吐纳效率而言,结合核心区域内充沛的精纯元气,也足够达成一个稳固的平衡,保证太霄神庭解封和地仙大能的疗伤两不耽搁。

    对葛祖这种级别的大能来说,真是贴心周到,最大限度地保全了太霄神庭和地仙战力的安全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……

    余慈真不是葛祖,他连地仙也不是!

    他只是一个因缘巧合,在长生真人境界就意外领悟了“万古云霄”,又好死不死地拿过来对接的倒霉蛋。

    万古云霄是好东西,可就算是已经凭借“云楼树”,化入心内虚空的此刻,对外能支撑的时间,也绝不会超过一刻钟!

    如果非要“维持”,只有一种可能……也是已经陷到死局里去的余慈,仅有的选择!

    余慈苦笑,又长笑,笑声激荡元气,竟是洞彻九天十地,整个太霄神庭都是颤动起来:

    “天不生余祖,万古如长夜!”

    自嘲的大笑声里,他心内虚空敞开,将整个太霄神庭的核心区域,整个地“吞”了进去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