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身化天地 明暗杀剑(上)

    抱歉,昨天陪老婆出去躲二月二,晚上不在家,无力码字,只能先更半章,后半章容今晚补上

    这幅在“真实之域”铺开的墨色山水,一看便是玄门意象,与罗刹鬼王、十方魔灵的法度,都是格格不入,倒是和羽清玄颇有些共鸣。

    事实也确实如此,那墨色山水铺开,只与羽清玄的虚空堡垒稍微接触,“写意”的意味儿稍淡,随即竟是毫无滞碍地融合在一处。

    能有这般变化,首要条件就是羽清玄的许可,也证明了,确实是友非敌。

    其实任何一位地仙大能的气息都是鲜明且独一无二的,在墨色山水铺开的刹那,所有在真实之域的强者,都第一时间辨识出来:

    邵天尊!

    羽清玄在真实之域的架构也有变化,列出层层天宫玉宇,依山傍水,层层化开,比最初的冷硬结构有所虚化,又不失森严法度,两边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便在双方结构法度稍得磨合之际,罗刹鬼王瞬间堆叠超数千万重的神意冲击,仿佛是决堤的海啸,轰然扑上。

    那势头简直是要把这一座刚刚搭建起来的仙山天宫整个地淹没掉。

    她也确实做到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真实之域所有建构起的法则区域,都被淹没在罗刹鬼王几乎没有极限的神意冲击之中。

    除了剑仙,没有人能在真实之域不依靠任何“自创法则”,传导力量,罗刹鬼王也做不到。所以,一切的神意冲击,都在真实之域中留下了鲜明的“伤痕”,那是临时传导、随生随灭的法则印记。

    正是通过这种方式,罗刹鬼王将自家神意攻伐的瞬间强度,催化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这不是罗刹鬼王最擅长的攻伐手段,但她同样将其做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然而,便在瞬间激爆的神意冲击过后,羽清玄和邵天尊联手架构的仙山天宫,便从退落的“大潮”中显现出来,即便不能说是“一切如旧”,但法则同样是生灭流转,结构基础稳固如初。

    除了真实之域上这几位绝顶强者,洗玉湖附近,达到或趋近这个领域的也有几位。

    湖底的楚原湘就是其中之一,看到罗刹鬼王几无极限的神意攻伐强度,他这位专精此道的强者,也不免汗颜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虽是老牌的大劫法宗师,却一直没有在“真实之域”的层面下功夫,就是因为他立足于世的最强手段,就是神意攻伐,还有虚空大挪移神通,而神意攻伐之术,一旦碰到这种完全不讲道理的攻伐手段,必将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直都想着在现今的境界厚积一番,待成就地仙、水到渠成,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可在这一刻,看到当年与他成就仿佛,且还是后生晚辈的羽清玄,在真实之域如此风标,心中又岂能没有感慨?

    或许……他的选择错了?

    也在此刻,真实之域中,罗刹鬼王的笑语流动:

    “好一个只算天理,不算人心的邵老九,你这时候参一脚,回头这重情重义的渊虚天君,还不记你一个人情,顺便再算到八景宫头上去?”

    余慈发现,罗刹鬼王的嘴巴也真够烦人,有些话就是往人心窝里戳。他这边还好,可谁知道邵天尊是什么感受?

    事实证明,余慈未免小看了这些屹立天地多年而不倒的绝代强者,邵天尊由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,和羽清玄的法则体系配合,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,越发地圆融,矗立在真实之域,巍然不动。就是罗刹鬼王与十方魔灵的联手攻势威煞层透,气象万千,一时间也撼动不得。

    只算天理,不算人心!

    不管邵天尊是否真如罗刹鬼王所讲的那样盘算,余慈现只看结果,心里暗记下这个人情,也就更没有分心的道理,他强迫自己从真实之域的混战中移开注意力,还好,思路没有被彻底打断,也是他明确了根本要义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之前所作所为,是通过紫微帝御掌控太霄神庭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应该如此,可问题是,在太霄神庭的核心区域之前,他没有验证,还是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但换一个思路,紫微帝御不成,万古云霄如何?

    紫微帝御的修行体系,在上清宗可谓“显学”,修炼此道的修士,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十上百个,修行有成的,应该也有几位。为此,给选定的“紫微帝御”设一个特殊的权位,还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可万古云霄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门无上神通,由葛祖创出,几以一人之力,演化“三清天”,传承道尊要旨,显化真文道韵,是实打实的上清根本要义的体现,可谓是上清宗顶级神通的招牌。可以这么说,上清修士,未必能使“万古云霄”;但能使“万古云霄”的,必定就是上清修士!

    此项神通,威力无穷,但也因为没有特定的修行法门,难度太高,多劫以来,时有断层。

    照常理而言,上清宗搭建“三十六天”的体系时,必定要把给这项无上神通留出位置;另一方面,有这等神通的强者,几代都未必能出一个,专门设计“验证”之法,似乎并无必要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余慈心里大概有了谱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,他当即做出决断,消去“紫微帝御”的法门,转而在太霄神庭里,运化出“万古云霄”的无上神通!

    其实,若论“缘分”,余慈与“万古云霄”似乎要更契合一些。至少他将“万古云霄”的神通,化入了心内虚空,紫微帝御却没获得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随着承启天内,云楼树枝叶摇动,沙沙作响,有丝丝风力吹出心内虚空去。

    湖底深处,太霄神庭之中,隆隆水声不尽,却也挡不住缥缈风吟,道韵清唱。

    真实之域,正战得天昏地暗的四位绝代强者,在这一刻都是微微走神,但等他们再进一步感应的时候,那边余慈的存在感,竟然也是急剧消褪……

    不是消失,而是骤然间被某种方式“摊薄”掉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余慈以为自己成功了,太霄神庭的中枢之地,所生就的反应,是前所未有的。他的心神,不再是一颗永远在外盘旋的小小星辰,而是迅速与中枢之地贴近、切入……

    可惜不是!

    在那瞬间,余慈突然就是剧痛,本以为是被天魔、黑天教强者突破了防线,睁眼一看,却不是那么回事儿,他还是他,可是他的心神却受了上清体系更深层的牵引,没有切入,而是急剧扩散开来,像是被狂风吹卷的蒲公英种子,飞落到太霄神庭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更确切的形容是,他好像融化掉了!

    与之同时,激涌过来的,是来自于体系内部的巨量信息。

    相较于肉身的痛楚,信息流的冲击,恐怕才是最致命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余慈当年曾被元始魔主用几乎同样的方式“操练”了一回,有了经验,及时疏导、分解,否则,这种只有地仙大能才可以接收、解析、理解的庞大信息,就会直接撑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花什么功夫,就解析出来,然后,便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上清三十六天的体系中,真的给“万古云霄”留出了位置。

    只不过,并非是他想象中的“掌控者”,而是“庇护者”!

    余慈的心神被核心体系牵引着,送入到上清三十六天的每一个角落,等于是将整个体系,都纳入到了他的“羽翼”之下。

    不是体系帮他抵御,而是整个地倒过来。

    上清体系在此时此刻受到的一切冲击、侵蚀,他都“感同身受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水世界的扭曲、巫神灵水的侵蚀正接入自身,上清体系承受着多么巨大的伤害,余慈也半点儿逃避不掉。若非两边接通之后,上清体系核心处,充沛的灵气及时反哺了一回,在那瞬间,余慈就要被恐怖的冲击绞得形神俱灭!

    此时,余慈的心神就浸泡在充沛的灵气海洋里,与之同时,上清体系每一处的残缺、崩坏,以及现阶段所承受的扭曲力量,都一一反馈到心头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我该做的事儿吗?

    可现在已经不是该不该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羽翼之下的太霄神庭、上清三十六天体系,在浑蒙之中,以自具法度运转,懵懵懂懂,踉踉跄跄,就好像是一个遍体鳞伤的孩童,不辨方向,找不到依靠,好不容易被人庇护在羽翼之下,天然的就要去牵系,抓牢。

    或许,给太霄神庭一万劫的时间,也不可能像小五那样生出灵性,可是道理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哪一家的地仙大能,会在大劫来临之时,变成缩头乌龟,藏在自家宗门多劫以来辛苦经营的体系中,减少自己的压力,任宗门残破、根基崩塌?

    既然是地仙,就应该是天然的庇护者,再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余慈当然不是地仙,甚至还差得很远,可是,他已经通晓了万古云霄这等无上神通,在上清体系的辨识标准下,就应该承担地仙的责任,甚至还要更多!

    是的,在上清体系的标准中,是把他当成葛祖来用的。

    已经孤零零在洗玉湖底运转了近千年的太霄神庭,是真正把他当成了主心骨,决不是把他扯进去,而是自个儿扑了上来……完全没给余慈选择的机会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