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上清星系 高域乱战

    当余慈利用真实之域上的“平台”,以“紫微帝御”之神通法门,切入太霄神庭三十六天的时候,首先是从宏观的角度“打量”了一番,“入目”的自然是破败不堪。

    不过,余慈曾在华阳窟,接通了那里残存的上清体系,神意甚至扩及大半个北地,相比之下,太霄神庭中的上清三十六天,固然已经是支离破碎,但怎么也比北地三湖区域来得齐整。

    对这种局面,他还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自从余慈在拦海山外,打造了自己的生死法则体系平台,将其接入天地之后,他对“法则体系”的理解能力,毫无疑问又上了一个层级。面对这几乎不成形的体系残留,余慈没有着急梳理,而是将神意漫过,像是撒网捕鱼一般,逐步收拢,寻找体系中的共鸣点。

    和华阳窟一样,太霄神庭同样也是上清宗与天魔外道的战场,上清英灵的烙印,往往都是在迸发了生命中最灿烂光芒后,才得以片断保存。余慈开始的时候,是“漫无目的”地回溯这些片断,纵然飘渺如烟、混沌如雾,却也深蕴着珍贵的信息。

    残留下来的种种意念片断,都是证明了,太霄神庭是多么惨烈的战场。

    乍看去,依稀与华阳窟的场面有几分重合,可仔细分辨,里面的意味又是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这里更混乱、更孤独。

    太霄神庭作为魔劫的始发地,所有的人——几乎没有例外,全部被天魔大潮分割开来,各自为战。他们找不到同门,找到了也不可能信任,因为没有人知道,对面那位,是不是已经成了“天魔眷属”,正把自己视为猎食的目标。

    但这里又是充满了个人英雄色彩的地方,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孤岛,又是一座坚城,他们利用太霄神庭里的层层封禁,就地抵抗。往往是占据一个节点,直至岛沉城破、战死为止。

    余慈还感应到了两处存在强烈熟悉感觉的位置,吸引他的,正是“天垣本命金符”特有的痕迹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应该也是修通了“五器四神”九项神通的强者,其运使符法神通的手段,使余慈自愧不如,意念在那里流连很久,感悟琢磨了一番,上清**神光竟似有所精进。

    就这样,余慈花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,徜徉在残破的上清三十六天体系里,用近乎于“感性”的方式,浏览其中的信息。

    浑沌恢宏的意念,是收获也是压力,花了很大的功夫才稳住心神,不至于为其所乱。

    他从上清英灵的残留意念中,大致整理出了当年太霄神庭遭到破坏前后,体系变化、崩溃的过程,由此也就大致推衍出,幽灿“铺开”四方八天后,现阶段各处天域的分布,继而重新修正了对“三清天”和“大罗天”中枢位置的判断。

    虽然残破体系就像是一层迷雾,又仿佛是树藤灌木复杂交织的原始森林,可余慈通过这种方式,总算是对整体的“地形方位”有了印象。

    隐藏在“迷雾深处”、“森林中心”的中枢之地,给他的感应,渐渐清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羽清玄都已经在外围杀了一圈,灭掉了附近最具威胁的几头劫魔,帮薛平治等人先打通了道路,貌似用不了太长时间,就可以重聚。

    余慈却已经等不得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一过程中,他能够感觉到,来自于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意念,更加清晰。其覆盖的范围远在他之上,与中枢之地的距离,也要比他接近得多。

    对大黑天佛母菩萨来说,中枢之地“位置”已经不是问题。她要做的,只是要“降伏”这个曾经辉煌、如今残破,却还拥有相当价值的巨大体系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她的做法才是真正狠辣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是在“搞破坏”,当然不是那种“伐木毁林”式的粗暴方式,而是是把水世界的法则“线条”,一窝蜂似的钩锁缠绕到上清体系里去。

    此后甚至不用她再做什么,彻底失衡的三方虚空结构,就会在水世界的主导下,将内外上清体系扭曲崩解。

    时的水世界就像是一头失控的奔牛,无数法则之线,缠绕在它与上清体系之间,由此形成的拉动和扭曲力量,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最好的帮手,也是每时每刻都在损毁上清体系的珍贵遗留。

    幽灿那厮,真的是在给大黑天佛母菩萨找麻烦吗?

    他分化湖底妖国,破坏封禁节点的举动,简直就是最好的助力!

    余慈心中微微焦虑,但他不能不顾一切地冲过去。

    上清体系是余慈的根基,是余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对抗的资本,梳理不清的话,又哪有前路可言?

    只是,他不过去,大黑天佛母菩萨也不会忽视他。

    由于他是以“真实之域”为跳板,正式介入了上清体系之中,所以,和之前他“乖觉”步行之时,“一扫”式的接触不一样,余慈能够清晰察觉,大黑天佛母菩萨始终在关注他。

    之前,他着重于“感性”的认知,对于体系本身,只算是在外围徘徊、观察,没有实际动手,也还罢了。

    可他一旦动念梳理,借着之前“感性”的了解,迅速清开了南方八天的一片区域,重塑了法度,对面的态度,就是骤然激化。

    感觉中,像一头饥饿的野兽,在外围绕着圈子,不断接近,随时可能……

    不,已经扑上来了!

    余慈想过自己会在真实之域和大黑天佛母菩萨发生冲突,也想过残破的“上清体系”也许就是他们之间的主战场。可是,当大黑天佛母菩萨全无保留的决绝杀意倾泄而来,正面撞击的时候,余慈还是有“措手不及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刹那间,余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神意,便通过这里扭曲破败的法则体系,连续对冲了百万次,不知有多少原有的上清英灵烙印,就此被彻底抹杀。

    余慈连心痛都来不及,便又陷入到另一波强劲的冲击里去。

    “这一位不是正在夺胎转世吗?她也真闲哪!”

    余慈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——其实这种情况都不算是他想象的最糟糕的情形。然而真正与大黑天佛母菩萨接触,他就发现,自己还是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两边的节奏,完全没有对上茬口。

    对余慈来说,这是一次正式交战前的侦察和试探,可对已经进入关键阶段的大黑天佛母菩萨来讲,这已经是生死时刻了。

    对贸然闯进来的余慈,不打一个立足未稳,难道还要等余慈从容布置之后,两边下战书、搞仪式,再正式决战?

    所以,大黑天佛母菩萨一旦锁定余慈意念,就再也没有撒手的意思,神意中透出的杀机,便是与此刻太霄神庭之中汹涌澎湃的水世界激流相比,也是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的神意运化已经与水世界法则体系近乎完美地融在了一起,至少仓促之间,余慈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协调的地方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这种地步?

    看起来,吸收了幽灿分化出的巫神灵性,对大黑天佛母菩萨掌控水世界,真是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,以至于可以将其视为“基础”,统合三方虚空。

    作为“过来人”,余慈当然知道,那是多么的关键。

    幽灿这厮……使得一手好败家手段!

    几波神意对冲下来,余慈也发现了,大黑天佛母菩萨也不是像疯狗一样扑上,咬着不撒口,而是像一头狼王,阴森森地盯着,牢牢锁定,以强劲连绵的神意冲击,时刻保持对余慈的压力,然后自有手下的饿狼围杀而至。

    余慈发现,南方八天的范围内,至少十多个强者意志响应,来源复杂,却没有一个省油的灯。里面应该有绝大部分是出身于湖底妖国,被大黑天佛母菩萨就地取材,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下,想要继续整合上清体系,不可能!

    余慈很快发现了问题,那些大妖级别的强者,羽清玄尽可应付,还不用他担心。

    可是就双方的现阶段的目标而言,一个是整理、一个是破坏,所以他永远也跟不上大黑天佛母菩萨的节奏,对方的难度肯定是要低过他,水世界压倒性冲击的大势也不是他能抵御的,到最后,他连刚刚清理出来的这块地盘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如今绝不是纠结的时候,余慈咬牙决断,完全不顾已经近在咫尺的黑天教强者,还有外围无穷无尽的天魔大潮,心神在真实之域猛然间再一个拔升,上接星辰,直趋紫微垣。

    从“移宫归垣”的流程来看,余慈的寄托星辰其实还未进入此间,只是有心神先导而入,真要进行最后一次跃迁,还欠了水磨工夫。

    也就是他境界高妙,通过《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》推衍之术,和玄黄扫灭区域法则的天赐良机,先一步通晓、释放了“万古云霄”无上神通,在此基础上,预支了紫微帝御的神通法门,这才有当初中天紫微、战于东海的赫赫战绩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短时间内,余慈拥有驾驭紫微帝御法门体系的能力,这就是现在最需要的。

    对于已经在真实之域上搭建起“平台”的余慈来说,发动紫微帝御法门,这很容易,困难在于,怎么利用那绝对说不上“宽裕”的时间,迅速切入太霄神庭的中枢,并实现掌控。

    按照余慈本来的计划,是想着锁定了中枢位置、进一步分析体系奥妙之后,再做打算。如今被大黑天佛母菩萨这么一逼,不得不提前发动。

    时间越发地紧迫了,每使用一次“紫微帝御”的法门,消耗的先天元气都是能抽干几十上百个步虚修士的巨大份量,就算余慈已经是长生中人,先天元气随时可以补充,但那也是以“天”为单位。

    一次失败,所耗费的时间,是他根本承受不起的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他最初花销的半个时辰,虽然大半都是“感性”的感应,却因此借用了当年太霄神庭内部,各位上清修士的记忆,理出了一部分头绪,知道这处烂摊子里面,什么地方该回避,什么地方可以绕过,也避免了其他纷乱法则体系的干扰。

    他的思路还是清晰的,首先,还是寻找与体系的共鸣点。

    这是刚刚已经做过的功课,重做一遍也很容易。共鸣从毫末之处开始,星星点点,每一处都像一颗种子,试图生根发芽,枝叶构连成网。但因为破坏太过严重,这个尝试是不可能成功的。

    但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施展了“紫微帝御”法门后,余慈的视角,已经超拔直上,就像是一头翱翔在天际的雄鹰,摆脱了大地迷雾的困扰,也通过体系中星星点点的“光芒”,真正辨清了方向,向着远方星火最盛的地方,展翅飞去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神意杀伐猛地提升了一层次,但在此刻,余慈的“位置”被上清体系托举着,已经“高”过了她,神意跳变的空间更大。

    连续几次大幅度的跳变之后,余慈在体系中,蓦地契入了一个非常微妙的层次,就像是一处天然的“暴风眼”,外面狂风暴雨,这里风平浪静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杀伐之意,每每贴身而过,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儿,无法真正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这就是上清修士在体系中的特权——当然,也需要是紫微帝御一级。

    进入这个“层面”,余慈等于另一种意义上的“登堂入室”。

    余慈的心脏在激烈跳动,并非是情绪的作用,而是“近距离”下与上清体系深度联系,磁石一般的相互作用。和这里残破却依旧庞大的体系份量相比,余慈只能像一颗铁砂,投向巨大的磁山上去

    现在他要做的,就是保持自我,不要在庞大的体系结构中迷失掉,然后迅速找到自己……也就是紫微帝御的位置。

    蓦地,心神轰鸣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余慈脑中完全是一片空白,直到似曾相识的轻吟道唱,将他从巨震后的眩晕中唤醒。

    明悟生发——他被三清天“捕获”了!

    就像是外域所见的星辰系统,小星围绕着大星转动,天然形成了一个体系。

    当年的上清修士,大约也是这个状态,每一个人都是一颗围绕着核心转动的小小星辰,核心就是由“四御”共同搭建起来的太霄神庭、三十六天,由此大小各有其职,共同构成了上清体系。

    余慈的切入,等于是一次回归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起,他再也不可能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但他不可能满足这一点,现实的上清体系,空有份量,却没有一个灵性的核心,余慈当仁不让,就是奔着核心的位置去的。所以他要进一步切入,寻觅准确的位置,那是上清体系中为紫微帝御预留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于在于,直到现在,他还只能在外围盘旋……紫微帝御的特权也不管用了?

    余慈的心神绕了“三清天”巨大而封闭的体系整整一圈,也没有发现任何“缝隙”,或曰专门为“四御”留出的接口。

    这……他忽然想到,自己恐怕还是漏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他很能没有进入核心区的“权位”。

    紫微帝御确实是掌控中枢的关键位置,但肯定还有什么独门秘术,作为对修士本人的验证。

    否则修炼紫微帝御体系的上清修士那么多,难道都能去当头头?

    余慈目前就是“资格”够了,却没有这个验证的手段。

    封闭的上清三十六天核心区域,在出了“紫微帝御入魔”这一档子事儿后,防御强度恐怕比正常时,还要强出不少。

    难道要学大黑天佛母菩萨,暴力一回?唔,思路是有点儿偏差……

    余慈不是死脑筋的人,此路不通,他也没有纠结太久,反向再推衍了一遍,隐约觉得自己是走入了一个误区。

    正沉吟之时,意念莫名一沉,本来已经隔绝了的外部杀机、压力,骤然间又翻涌上来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进一步突破了上清体系?

    余慈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,他当即就要再次跳变,可也在此时,某道极为熟悉的意念,飘悠悠过来,如在耳畔,轻笑低语:

    “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刹那间,余慈仿佛是被冰水浇头,整个人,包括意念都是一个激零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!

    真实之域传过来的意念,实在是最鲜明不过,而且最致命的是,那一句话后,竟然再没有任何寒喧问候,神意缥缈,攻伐而至。

    如此干脆利落,还是罗刹鬼王吗?

    很显然,大黑天佛母菩萨转世重生,罗刹鬼王必然是护法一流。

    也许,就是以自家盟友为饵,挖个坑等人跳下,如今等候已久,连耐性都消磨得差不多了,直接就动了手!

    瞬间超过千万重的神意冲击,完全就是碾压的态势,以最为暴力的形式,轰在了余慈所依仗的体系结构之上。

    本已残破的上清体系,转眼间不知被轰脱了多少节“索扣”,愈发地摇摇欲坠,虚空仿佛化为了一锅沸腾的稀粥,就算余慈跳变得及时,也是溅出的“热汤”烫到,数百万重的神意冲击,让他脑际一眩,险些就从真实之域跌落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罗刹鬼王“猜”出了他的根底之后,特意转换了方式,不再和他玩法则建构,而是纯粹用修为境界碾压。

    在如此规模的冲击之下,余慈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真来啊……

    早在进入真实之域之前,余慈就将这种情形列为最糟糕的可能,如今“可能”变成了“现实”,而应对的法子,也就是那么几样。

    身侧,羽清玄轻声一叹:“你自己小心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便是“嗡”地一声响,羽清玄身形穿透虚空,倏然不见。

    也在同时,真实之域层面,同样是千万重神意,分光化影,瞬间架构起一座坚城堡垒,坐镇中天,挡下了罗刹鬼王滔天巨浪般的冲击。

    身为护法,羽清玄做的就是这截击保护的活计。

    按理说,真实之域的对冲,在哪儿都可以,可是地仙级别的冲击余波,对余慈来说,伤害也是不小,羽清玄必须要转移战场。

    这正好是与薛平治等人会合前的缺口,临走前,羽清玄也只能临时布下封禁,做一番保护。

    对自己这边,余慈倒是无所谓,他还是担心,羽清玄与罗刹鬼王交战,是不是太吃力了些?

    这个念头尚未消失,真实之域上,罗刹鬼王……

    退了?

    面对羽清玄巍峨的虚空堡垒,罗刹鬼王竟只是一沾便退,做出了避战的架势……

    不,是真实之域又来强者!

    虚空连续动荡,九天云外,梵吟禅唱,真实之域中,无量水、无量光、无量色交汇而来,如怒海大洋,其中莲座浮沉,其上一尊巨像,似佛陀降世,宝相庄严,又可见他脑后圆光,四色分明,缓缓转动,举手便有无边法网,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余慈心神一跳,当初在黄泉夫人记忆中收集而来的信息起了作用,对上了号:

    十方魔灵?

    真的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啊。

    这个从十方慈光佛身上分离出来的魔头,至少也有那位佛陀的八成功力,数劫以来,精修参悟,修为境界更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如此在真实之域,突然就成了两面夹击之势,不管是羽清玄也好、余慈本人也好,都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幻荣!”

    余慈与幻荣夫人心神相接,但临到头来,却是有一番犹豫。

    他手里的牌面,高端战力其实不少,却是有着种种限制。

    就像幻荣夫人,虽有魔主之能,终究未得圆满。更重要的是,她和羽清玄的法则架构,也很难形成合力。

    地仙级别的大能交战,中间略有“磨损”,就是致命的破绽。

    或许,让玄黄上?

    就是这一个犹豫的时间,东方八天位置,忽有一道清光直冲霄汉,瞬间切入真实之域,层层墨色,铺染开来,仿佛是一幅写意的山水画作,又处处可以见得精心巧思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更迟了,抱歉。

    话说已经大章连更一周……颇有成就感,故厚颜求一下月票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