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图穷匕现 冤冤相报

    一语既出,白莲沉静依旧,然而正转淡的影像,却是停驻下来。

    周围修士也都是一震,彼此视线交错,有的则低声交谈:

    “巫胎转世,怎么突然来个转世?哪来的巫胎?”

    “夏夫人的巫胎不翼而飞,总不会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“说不通,据说夏夫人尚未显怀,打掉还正常些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此言,对白莲、对其他人,其实是两层意思。

    便在其他人为“巫胎转世”之事本身而惊讶的时候,白莲听入耳中的,则是余慈已经贴近真实的笃定。

    很早之前,余慈就和赵相山推断出,大黑天佛母菩萨是要借巫胎转世,以更加高效地影响真界天地法则体系,却一直没有找到准确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现在,余慈可以确认了:巫胎转世,就在此时、此地!

    余慈的思路,渐渐理顺,世人道“巫胎”,都是指夏夫人腹中那个,但余慈知道,其中的学问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原为夏夫人与幽灿的血脉,如今转移到雪枝腹中的;结合了苏、唐两家大巫血脉,此时在葛秋娘腹中,已快要临产的,都是巫胎。

    然而转移到雪枝腹中的且不说,根据赵相山传来确切消息,下湖之后,葛秋娘一行,因虚空乱流,在湖中如没头苍蝇一般,根本到不了指定地点,这两个,显然都不是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目标。

    那么,还有谁?

    余慈以为,以香传讯的妙相,占了极大的嫌疑。

    不管管妙相用“授粉种香”的方式,传递怎样的信息,有一条是最根本的:

    她才是天人异香的源头,是有别于夏夫人、苏启哲、赤阴等人的第一层级。

    妙相在洗玉湖附近,却只能以这种方式传递消息,证明她如今行动受限;

    不困在六蛮山,却困在洗玉湖,与此中焦点的巫胎、太霄神庭就脱不了干系;

    再加上她曾是幽灿的前妻,也是苏家的直系血脉,更是彻底掌握在大黑天佛母菩萨手中的棋子,种种迹象连在一起,就算不能确证,也有极高的相关度。

    而从合理性上考虑,在太霄神庭内部转世,也是足够隐蔽,借着夏夫人巫胎之事,悄然转移此界修士,包括余慈的关注重心,给大黑天佛母菩萨打了个近乎完美的掩护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幽灿反戈一击,将太霄神庭暴露于人前,余慈说不定真会给她们瞒过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一方,一直对余慈掌控生死法则之事,耿耿于怀。而只要这个设计成功,余慈再怎么掌生控死,一旦错失了关键茬口,就很难再限制住。就算是现在这样暴露了,在如今这三方虚空交汇之地,他想要干扰,也远比任何地方都要困难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:事态进展到哪一步了?

    已这种时候,余慈再没有“迂回”这个选项,他干脆直接叫破:

    “妙相何在!”

    喝声出口,他忽又明悟,不等白莲回答,又道:“和你在一起,龙变梵度天?”

    白莲还是不动声色,可余慈心下越发地笃定了。他心里就寻思,如今的太霄神庭,地形太过复杂,难以定位。若能从妙相所留的天人异香上,寻到一条路径最好,可惜,身上沾染了天人异香的赤阴也好、苏启哲也好,都不像是有进入这里的资格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就算破解了相关禁制手段,挖掘出她们隐藏的记忆,也很难合用,

    总不能还是要从慕容轻烟那边下手……唔,在场的这些修士,是否可以利用一下?

    几个转念的功夫,余慈的脑中就将这些巨量信息都过了一遍,心中考虑着如何翻找妙相的踪迹,面上则还是等待白莲的回应。

    白莲身形就维持在半虚不实的状态下,直视余慈:“妾身来此之前,曾到东海,拜会罗刹大人。”

    又听到“罗刹”的名号,在场修士仍然没有适应过来。他们甚至怀疑,白莲几次三番地直呼“罗刹”之名,是不是一种另类的召唤。

    也许,长居于东海的那位,此时正闲坐举杯,看这边的热闹……

    几个胆色稍逊的,甚至不自觉扭头四顾,此间隆隆流动的水声,说不定就遮过了那位大人的冷笑呢。

    余慈深谙情绪神通,即刻感应到附近微妙的氛围。对此,他没有什么办法,这就是罗刹鬼王十二劫以来,累积起来的赫赫威名。在此威名之下,一些事情做来就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他扯着“上清后圣”的大旗,也是在做类似的盘算。

    况且,就算是他本人,也有点儿怀疑,罗刹鬼王是不是真的在关注这边。

    白莲的话音,不紧不慢,流淌过来:“受大人所托,有一事要说与天君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余慈有些意外,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交流的必要吗?

    “按照罗刹大人所言,天君与我方牵系太深,掌握了太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,故而此事当是在天君道破我等经营之秘后,一报还一报,赠予天君。”

    白莲此言一出,灵池周边,不可避免又是低哗:

    她竟然是承认了!

    即使渊虚天君笃定的姿态,让很多人都有了预感,可白莲如此爽快承认,绝对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巫胎转世,无疑就是要争抢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控制权,对如今的形势而言,天裂谷一线、六蛮山、雷泽等西南莽苍地域、南海以及东海半部,都已是其囊中之物,再让让她们在这里做成了,那还了得?

    楚原湘面色微沉,视线移向邵天尊,那位依旧是安静缄默的样子,不过楚原湘可以肯定,只要有机会,这位八景宫的地仙大能,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,将此事破坏。

    因为,他楚原湘就是这么想的!

    同样有很多人好奇,罗刹鬼王所谓的“一报还一报”,又是怎么个说法?

    白莲仿佛完全不知,她这一句话,给大黑天佛母菩萨的转世,平添了多少阻力,明眸沉静,波纹不兴:

    “以天君掌控的神通法力,为敌则代价巨大,但若为友,却是将如虎添翼。妾身斗胆,代罗刹大人再问一句,天君可愿与我等共谋大计?若天君应允,此间事了,太霄神庭原物奉还,我方更愿为上清宗保得万世基业,但凡罗刹、黑天两教存世一日,上清宗就是玄门千宗之魁首,北地三湖之霸主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裂土封疆了吧!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白莲竟然提及这等事,且不说话里将八景宫、洗玉盟放在何处,这份重视程度,也足以让人愕然了。

    众修士各自交换眼色,这叫什么报复?还是说,先礼后兵……

    渊虚天君又会怎么回应呢?坦白讲,这么一个条件,要尊重有尊重,要实惠有实惠,还是足以让人心动的。

    没有让他们等太久,余慈哈地一声冷笑:

    “上清基业成败,自有人力天数,不劳挂心!”

    果然还是拒绝了……既不惊喜,也无从惋惜,大多数修士都在期待:

    后面呢,后面呢?

    对这个回答,白莲自现身以来,还是首次叹息,轻声道:“罗刹大人讲,这是最后的合作机会,请天君莫要自误。”

    余慈眼神冷澈,其实此刻,他心头有浓重的不祥之感。

    只是无论如何,他都不可能与罗刹鬼王妥协,一方面,两边的根本利益,是不可调和的;另一方面,还有太多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瞥了眼羽清玄,他微笑道:“那我想要什么人,你们也会给?”

    白莲何其聪颖,立知余慈的意图,想了想,方道:“待大事过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是现在!”

    “总有几人,事涉关键,恐怕需要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死?”

    白莲沉默不语,半晌,重又开口,已经是直指根本:

    “天君,是,还是否?”

    余慈微笑泛起之后,就再没有变过:“我更想知道,你要说的,和我所想的,是不是一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白莲垂眸:“是吗?那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叹声悠悠,她本来的停驻的身影,重归于虚无,最后的视线,却是莫名在邵天尊、楚原湘等人面上一扫而过,才又凝注在余慈脸上:

    “我方与八景宫不同,并不在意天君你手里有没有太霄神庭,也在不意那位莫须有的上清后圣……良机当头,天君未免太不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灵池旁边,人声忽寂。只有虚无越衡天里,涌动的水流,隆隆轰鸣。

    一干人等面面相觑,感觉中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才有人开了口,还是茫然的多:

    “她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‘后’什么的前面是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低无可低,倒是视线偏转,纷纷落在余慈脸上,蕴含着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里面大都是难以置信、不可思议的意味儿,也有的是明灭不定,诡谲莫测。

    余慈动也不动,他不否认,有那么一刻,他的心脏已经冻结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竟然知道!她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像是钉子一般钉在地上,动也不动,片刻之后,激涌的血液才轰开了冰寒,也带动情绪和思绪:

    不管罗刹鬼王是如何看破,她通过白莲,选择在这种时候……到这种时候再讲,等于是财帛之前,动摇人心;也是在登高之际,凿断了落脚地!

    好狠哪!

    前方,白莲身影渐至于无,模糊中,看得出是向他微微欠身,似表歉意。

    同时,悠悠之语,流转下来:

    “人心污浊,谁可出而不染?天道变易,孰能定而不乱?”

    缈缈尾音中,莲花凋谢,灵池枯干,忽地虚空乱流再起,甚至比之前在外围所遇的更加猛烈,奔涌来回,霎那间已是天地移换。

    羽清玄反应迅速,再次锁定余慈,扣着他的肩膀,在虚空乱流中紧绑在一起,但包括邵天尊、楚原湘等在内的其他人,又是不见踪影,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等二人从虚空乱流中脱身,依旧是水波扫荡,隆隆轰鸣,眼前场景已经大变,非但不是原本所在的虚无越衡天,恐怕连东方八天都不是了。

    余慈静静观察四面环境。眼下他这状态,似不能称为“淡定”,可是情绪的流动还是被压在了层次清晰的思绪底部,翻不起浪花,也隔了厚厚一层,显得不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个念头,出奇平顺守序,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这下是彻底暴露了,而几乎所有人都打散……这是不给他解释、含混的机会。

    白莲掀他老底,掀得狠;分隔各方,也分得恰到好处!

    当时的环境下,“上清后圣莫须有”这个惊天秘闻被爆出,确实是给了余慈当头一棒,可那种情形下,要说各方就此翻脸,也是很难。

    原本最有实力的论剑轩一方,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八景宫也好、清虚道德宗也罢,不管心里怎么想,都还是要脸面的。

    余慈身边则有羽清玄这位地仙大能,真论实力,依旧是当时各方修士里最拔尖的力量。只要应对及时、到位,未尝不能镇住局面,借整体的氛围,将“上清后圣”之事的影响临时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可白莲这么一搅,众修士散落各方,没有了团体的约束,心中的想法,自然蔓生,趋向何方,就完全不可控了。

    从现在起的一段时间,各方的混乱,恐怕要持续一阵子。可一旦回过神来,人们就就有了方向。

    余慈相信,他们会做两手准备:

    一手对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;

    一手……就是对他!

    而且前者是防,后者,则要主动得多。

    余慈缓缓踱步,思绪层层而出,仍然有序。或许,是他潜意识里,已经对眼下的局面做了准备?

    至于从大形势来看,罗刹鬼王这一招,也是打在了痛处。

    八景宫正在转变战略的关键期;洗玉盟刚刚有一点儿统一意见的趋势,他的上清体系则刚刚搭建起来,“外道神明”这招神来之笔,正有蓬勃发展的势头。

    如此正是各方合流、共同对抗罗刹鬼王的契机,偏在这时,“上清后圣”变成了一个虚无的概念,“太霄神庭”甚至成了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掌中之物。

    余慈、或曰上清宗立世的根本、各方合作的基础,就此轰然崩塌。

    现在消息还没有传出去,但可以预期,以前那些对“后圣”寄予厚望的,恐怕不免失望;一直忌惮的、戒备的那些人,也必将反弹。

    洗玉盟这边,不说以后,就是现在,刚刚那些修士,对太霄神庭,摩拳擦掌要加一把力的,恐怕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白莲给了他们充分的理由。

    两边都是麻烦缠身,对面的抗打击力,似乎要强过一筹。

    余慈忽而失笑,此时,他也察觉到,旁边羽清玄的目光,一直落在他脸上,未曾稍移。

    “羽宫主?”

    “你的状态……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平时虽有些毛燥,然而临大事有静气,殊为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羽宫主夸奖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夸你,因为当年师尊没有依约回来,我和绿波在宫里相对而坐的时候,也是这么个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羽清玄忽又转了话题:“之前白莲招揽你,你向她要人,要的是师尊吗?”

    她说的显然是太玄魔母,余慈点点头:“是,还有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羽清玄微微一笑,没有让余慈说下去,不知为什么,这一刻她的笑容分外动人,似有一层明光,照彻周边阴暗水域。

    余慈之前被白莲喝破最大隐秘之时,心头都没有这么般恍惚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羽清玄就恢复了素来的平静:“我刚刚测了下方向,这里应该是南方八天的某处,我们被甩得很远,而且,距离龙变梵度天所在的北方八方,越来越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观其法度,应该竺落皇笳天。原是上清宗圈禁、驯养域外天魔的所在,虽然从未有什么成果,而且也是最早陷落的区域之一。这里魔头众多,要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余慈环目四顾,一时还没看到什么魔头,只感觉这处区域,便是流动的湖水,也泛着妖异的青绿颜色,不是寻常之水,质性与真界颇有不同,其中浮游灵光,更是眼熟。

    “这是巫神灵水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……若以水平参照来看,太霄神庭应该不是平铺,在角度上有所倾斜,东南低而西北高,我们所在的区域,已经非常贴近水世界的入口。”

    余慈感叹一声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目前来看,水世界应该是进一步开启,巫神灵水渗透,污损神庭,同样,也是变异体系。三方虚空交错,不知最终变异趋向,但想来也是与大黑天佛母菩萨的计划相衬。

    余慈还想到了另一件事:

    现在的雪枝、葛秋娘腹中的巫胎,严格意义上讲,都还只是半成品,真正的“巫胎”,理论上是要汇集四家大巫血脉,吸引巫神转世,汇聚其神通法力,方能最大限度影响真界。

    但这种方式的大背.景,却是剑巫大战后,巫门势弱,只能用这种“循序渐进”的法门,尝试着使巫神重归于世,再续荣光。

    现在,罗刹鬼王、大黑天佛母菩萨都是当之无愧的强者,扫荡小半个真界,几无人能制;她们也对巫神没有任何敬畏之心,所谓的“转世”,就是在打鸠占鹊巢的主意。

    相对于巫门,罗刹鬼王一方的灵活度就太高了。

    在这处三方虚空交汇地,已经无限接近水世界,若能以一具“巫胎”为跳板,借其血脉之力,主动吸收巫神精髓灵水,直接加以掌控,顺势统合水世界、真界相关法则体系,再吞噬太霄神庭中的上清三十六天……

    难度且不论,法理上却是完全可行的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难道这就是她们将要架设的体系吗?

    余慈一直都以为,罗刹鬼王她们改天换地,应该是以罗刹鬼王的离幻天为基顾,要么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那残缺不全的六道轮回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他突然想到,不管是哪个体系,似乎都无法却包容“三界天通”这么一个宏大的构想。包括上清三十六天,也是在维持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基础上,建立起来的,再怎么开明开放,守成求稳的本质都不会变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恐怕真的要创出一个前所未有、无所不包的体系,才能包容得了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勃勃野心。

    转世巫胎,夺了上清三十六天,再扣牢血狱鬼府,几个体系兼容并包,架子就算是真正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后续的“大场面”不必多想,也幸好有幽灿的背叛,余慈的喝破,使这个计划,在最关键的时候,大白于天下。

    不过余慈直到现在还很奇怪,大黑天佛母菩萨为什么会自置险地。

    别说幽灿是意外,如果幽灿不可信任,为什么会给他机会?

    想什么来什么,余慈心头,突泛警讯,那是随薛平治升上湖面去的幽蕊和夏夫人,通过各自渠道,几乎同时示警。

    幽灿!

    余慈心头骤惊,选了幽蕊问讯:“被发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……他在那里坐着,好像在等人。”

    能感觉得到,幽蕊的情绪很是微妙,这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在血脉关系上,幽灿是她的兄长;再想想夏夫人,几个人之间的关系,确实是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按理说,她们现在是很不安全的,就算是在三元秘阵的压制下,幽灿堂堂地仙之尊,感应范围也肯定要远远超过包括薛平治在内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她们发现了幽灿,幽灿也必然发现她们,不能存任何侥幸之心。

    在那边,作为主心骨的薛平治,也是这么个看法,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

    出于谨慎考虑,余慈也不好投影过去,只能再传讯,让在宜水居那边镇守的玄黄前去接应。

    “主上,兄长他似乎真的在等……我们?”

    幽蕊确实不存任何侥幸,然而她心有仗恃,无惧生死,胆气壮,看事也很分明:“要不然,我过去?兄长他早年对我还是很亲近的,这边的事儿,不交流一下,也得不出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中间还有个夏夫人呢。”

    这边正说着,夏夫人出奇冷静的意念传回,与幽蕊这边彼此**,却是一样的意思:

    “天君,妾身愿去与幽灿交涉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