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虚空乱流 鸠占鹊巢

    “渊虚天君!”

    幽煌面色严峻,迎上前来:“感谢天君救助我巫门修士,然而此时为祭祀之所,请天君不要冲撞。”

    “幽灿是不是把你抛开单开了?”

    余慈不是正常开口,也没有用传音,而是直接以意念穿透了幽煌的心防壁垒,一击中的!

    刹那间,幽煌冷硬的面孔甚至有崩溃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因为纷至沓来的消息和变故,心神不定,余慈这道意念,更是直接穿透了他心头被焦虑和惶惑所腐蚀的最虚弱部位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又换了正常的话音:“人的立场最难把握,有的不容易变,比如我;有的变来则很简单,煌巫……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说罢,余慈没再看他,只将视线转移到夏夫人那里。

    台上的夏夫人应该已经听到了他和幽煌的对话,视线指向《无》《错》quled背后,她也有感应。几不可察地一颤,慢慢扭头,看得出来,她正尽力保持着平静,可面对余慈之时,眼波之底,激涌的情绪,无疑就是乞求。

    正如慕容轻烟所说,她引以为豪,并不择手段所维护的威严、权位,在猛兽的撕咬中,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之前她站得有多么高,现在就跌得有多么惨。

    余慈既然过来,就是宣告,可以帮助她重塑根基。只不过,以前所依靠与幽灿的关系,如今要换一下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兽吻之下的猎物吧,可就是一只羊,也算是只头羊。

    慕容轻烟说“野兽”干不起放牧的活计,余慈不介意做给她看!

    当然,严格来讲,这也是“吞了下肚”,并非是“体系经营”的层次,至少夏夫人还不是玄门体系下的人物,但日子还长不是吗?

    余慈

    “夫人,湖祭成败,我无从置评,然而方才所谓的‘灵光加持’,牵涉甚广,不知可否解释一番?”

    夏夫人眸中光亮微微,显然是听懂了他的意思,本是近乎虚脱的身体,又奇迹般地涌出了力量,她这时候才记起,早先她已经接受了“渊虚天君”外道神明的加持,她还有资本可用!

    希望重新燃起,但因情绪起伏过大,一时不敢开口,怕失了态,只好尽可能稳定地点头。

    也许是余慈的吃相难看了些?

    见夏夫人有了回应,后面各方修士骚动更大,有凌厉的视线抵在他背上,那是李伯才。

    余慈也看出来了,论剑轩这边,恐怕早已笃定,这次湖祭会出事,根本就是过来下手的,不管是谁,插手此事,都是与论剑轩争食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局面,余慈倒是很想知道,在幽灿都可能与罗刹鬼王暗存协议的情况下,作为东海上的邻居,论剑轩与罗刹鬼王,是不是也有什么“联系”?否则无法解释,他们介入的时机,竟是如此巧妙。

    当前,余慈没可能直接问起,也不想节外生枝,静静等夏夫人的说辞。

    如今“渊虚天君”的名头,确实镇压全场的能力,夏夫人的解释也不用什么条理,只要将该说的信息表露出来就好:

    “……刚刚那道灵光,源头、来历都是诡谲,并非是受我祷告之念牵引而来……其实在妖国水域,我的念头已经被拦截,根本没有切入祖神所在世界!”

    别人信不信她的解释,并不重要,只要给余慈一个由头就好:

    “妖国……”

    看似沉吟之时,余慈往前走两步,到了祭台之前,视线直指湖水深处,看起来和之前的夏夫人差不多,但情况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他没有多说话,神意冲击却瞬间推至十万重以上,就这么洒了下去。

    后方的楚原湘看得眉毛连跳两下,在神意攻伐中,这算不得一个特别强势的层次,然而余慈拿出的是与他当初交战时,连续跳变的技巧,且比当日更加娴熟,几乎在眨眼间,就将神意冲击的力量,遍布祭台之前深水区的各个层次。

    这是毫无忌惮地搜检湖底妖国的虚实,本就近在咫尺的湖底大妖如何能忍!

    水波激荡,连续三五头巨如山丘的大妖躯体向上冲起,或低或高的音波扫荡过来,虽不明其中意义,也知绝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天君……”

    浩然宗的荀愿,看待余慈还是比较亲近的,不由提气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楚原湘对这位浩然宗的书呆子也是摇头,这位明显没有看出来,余慈的神意冲击,除了挑衅湖底妖国之外,还扫灭了三元秘阵在这片区域内的侦测结构,同时更将下方刚刚铺开的气机网络,扭曲到极致。

    大伙儿刚刚才得到了片断信息,一下子就失去了源头,只能凭借那一星半点儿的信息,继续估测。

    虽然绝大多数人心里面,已经有了定论,这样的处置方式,还是让人看到了渊虚天君的立场和态度,也给他们寻找准确的位置造成了困扰。

    “再遮掩有什么用?终究还是被别人先得了手……”

    观礼区域,不乏有这样恶意的低语。

    还有一批人,已经无心再理会崩了盘的湖祭仪式,更受不了模模糊糊的信息,开始寻摸机会,想着“早退”,往事发地去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沉声发话,对的是正表露威胁的大妖:

    “你家妖王何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各方一时都是哑然,湖底妖国当然是有妖王的,据说还具备上古“烛龙”血脉,是巫神当年敕令看守水世界门户的大妖后裔,真界修士都称其为“龙王”,虽然无人得以亲见,却在地仙层次上,给它留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渊虚天君倒好,直接要撕破脸吗?

    对湖底大妖来说,余慈的态度自然是糟糕透顶,这些妖物肉身强横、气血充沛,换句话说就是容易冲动上头,被余慈连番刺激之下,打头的几个便是不管不顾,一头撞了上来。

    水波激荡,潜流迸发,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余慈却没有出手的意思,下一刻,寒意通透,横贯百里,幽暗水域绽开了一层层玉白色的冰花,超过五头巨型鱼妖,刹那间上了冻。

    出手的羽清玄回眸,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只与薛平治说话,以定去留。

    此时事态有变,她们身边的叶池,那有余慈保下的两位灵巫、夏夫人等,留在这里,风险很大,照羽清玄的意思,还是尽快送上湖去。

    可不等商量出结果,湖水再起动荡。

    湖底妖国深处,第二波气机罗网正徐徐扩散,引得各方修士神意铺开,侦测外围。只是如今相关的侦测法阵都被余慈破坏,在三元秘阵和深层水压的双重压制下,能像羽清玄一般,轻易使神意延伸到千里开外的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一干人等,绝大多数都成了睁眼瞎,只能在百里范围内观测,看一片幽暗之中,湖底妖国禁制激发,形成了更加浓重的阴影,向外围急剧扩张。

    首当其中的就是余慈那里。

    刚刚被冻结的五头鱼妖,转眼就是冰封消融,但也无力再战,往下方黑暗中直坠,倒是后续的湖波阴影,像是暗潮般扑上来,又像是狰狞的活物巨兽,张开巨口,要将眼前的一切都吞吃下去!

    观礼区的不少人就抱怨,渊虚天君真是招灾惹祸的行家里手,到哪儿都是一身的麻烦。

    但与之同时,更多人看明白,湖底妖国实是主动扩张,特意过来招惹的,否则岂会有如此及时的反映,有这般谨严的法度?

    “这分明是预备好来坑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低咒出声,答案正确无误。

    余慈身在祭台之前,正是对方扩张的最前沿,感受得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幽灿这是利用太霄神庭,将一干人等吸引住,困锁住,完全是要一网打尽的势头!

    然而……为什么?凭什么?

    不管后续打算如何,就目前为止,他的做法得逞了。

    湖底妖国之中,禁制层层铺开,像是星辰点缀夜空。

    前面已经辨识出,大部分阵禁都设在天地法则体系分层衍化的关键节点上。

    在太霄神庭的气机和更基础的体系结构向往扩张之时,这些阵禁就如同一道道锁勾,将本应自然铺开的法则体系结构,扯出了另一番形状。气机运转自然也是另辟蹊径,分明是张开了一种全新的虚空结构,也可以说是“自辟虚空”。

    能够将自成体系的太霄神庭控制住,单纯的阵禁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细究起来,每处阵禁凭依的灵脉,都坚实稳固得不可思议,若灵脉分布能到这种密度、这种分布趋势,湖底妖国早就成了“洞天”一级的修行胜地。

    可显然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那么,应是通过某种方式,将别处的灵脉旁引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灵脉源自何处,只看其中“水脉”和“地脉”一边倒的比例,还有吞吐灵气时迥异于真界的法度,余慈就有了明确的答案:

    水世界!

    “好大手笔!”

    余慈真有些佩服了,若这些都是幽灿一手所为,其心计、修为、境界,包括在太虚法则上的造诣,都是余慈所见的最高等级的存在,与罗刹鬼王、极祖等并列而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!”

    羽清玄的警示入耳,随即虚空变换,他已经从祭台附近的最前沿,被扯回到原来所立之处。同来的还有夏夫人以及两位灵巫,算上这边羽清玄、薛平治和叶池,一行七人聚在一起,众香环伺,对旁人来说,当真是刺眼得紧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已经没有人羡慕。

    湖底妖国的禁制发动之后,洗玉盟这一方,三元秘阵的封锁,简直就是一触即溃。即使在深水区,三元秘阵的控制力被严重削减,这种局面,也大大出乎了人们的预料。

    更进一步明白,湖底妖国这边,是完全不顾多劫以来双方的默契,彻底翻脸!

    余慈刚被羽清玄扯回来,所在的祭台前沿,便被湖底妖国禁制所成的阴影吞没,幽煌等人根本来不及向余慈兴师问罪,便狼狈后撤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的功夫,又扑到了余慈等人身前。

    观礼区域,有人往后撤,有人则留在原地,亲身体验一番妖国阵禁的效用。

    余慈就是其中之一,他的结论则出来得很快。

    乍看起来,湖底妖国的铺开的阵禁,不如湖上的三元秘阵厚重,但外扩时的冲击力,却极是可观,至于短时间内,对修士各项能力的压制,也没有逊色太多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三元秘阵是不讲情面,无差别的压制;这边倒好,那些随着阵禁阴影扩张而冲来的大妖,一个个生龙活虎,没有受制不说,似乎还受着加持!

    确实更肖似于“自辟虚空”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看,幽灿对太霄神庭内,上清体系的改造,无疑是成功的,尤其是借“水世界”灵脉,通过阵禁改换面目,非对天人九法有极精深的造诣莫办。

    惟其根本,其实未成体系,对太霄神庭的依赖,要更严重一些。

    余慈留感受阵禁的压制,一旦调运起紫微帝御的心法,受的限制要比在三元秘阵中,还小一些。

    微观细节方面有了结果,余慈仍不满足,又将心神破入真实之域,要从这个层面上,搜检阵禁排布,寻觅破绽。

    至于湖底大妖对他的冲击,自有人帮忙化解。

    羽清玄意念到处,余慈前方水域又是冻结,连带着里面十余头妖物,都没能逃脱,这次,就没死里逃生的好运气,来不及化冻,已被轰成血粉。

    这等辣手,是羽清玄存了震慑之意,可是,对这些气血冲顶的大妖来讲,效果也就一般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妖物,依旧是前仆后继,完全不把性命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余慈本来是在真实之域观察,却又对此生出感应:

    其中跳跃挣扎的血脉力量,怎么掺着那么熟悉的味道?

    他心头微跳,视线往第二波冲来的妖物阵线中一扫,当下锁定目标,清光刷落,里面领头的一只长生级别的大妖,竟是全身发软,巨如小丘的身躯不自觉拔起,往余慈所在方向投去。

    半途中,又觉得一身血脉如焚,不自主张大嘴巴,无声吼啸,身躯却是不断变化,数息时间,已经缩小了百倍,落在余慈身前,在水中一滚,竟是化为人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大妖不擅人言,嘴里含混,说话才开了个头,又是天旋地转,余慈已经把它给看透了,得了所需的情报。

    别看余慈将这妖物摄来制伏,轻而易举的样子,这其实是他几个月里新参悟的一门绝学,正好用得上。他可不是羽清玄,击杀这等气血充沛、筋骨如铁的长生大妖如探囊取物,干脆就摄入心内虚空,打落万魔池,镇压了事。

    “好手法!”

    本又进入孤僻模式的邵天尊,难得主动开口,还是非常诚恳的赞誉:“上清神光,数百年而不得见。天君道基厚重,可见一斑。”

    余慈欠了欠身:“不敢当,纯化还多有不足,难入方家法眼。”

    余慈倒也不是客气,他这一门绝学,号曰“上清**神光”,此“**”,非上下四方之**,而是“精气神”、“天地人”之**。当年在上清宗,也不是什么秘传,而是修行到了一定程度,大都会去修炼的法门。

    此法其实就是“道基外化”之术,只不过是将那些庆云、景星之类,气象威严大于实质意义的征兆,打磨成与自家神通法门内外贯通的一道神光。

    不但应敌时颇有奇效,更重要的是纯化自家道基,对后续修行颇有益处。

    此类法门威能,是典型的“因人而异”。

    如果修士本身修为平平,也没有什么厉害的神通,所谓的“神光”也就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可若像余慈这般,修通了天垣本命金符“五器四神”九项符法神通,又身具“自辟虚空”、大挪移等无上神通,这一道清光之中,便有诸般神通加持,甚至还可以导入“平等珠”这等外力,自然极为可怕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余慈毕竟修炼日短,道基纯化上还有不足,此外他的各项神通里,决定性的杀伐手段还有欠缺,以至于清光刷落,制人摄人容易,攻伐之力还有不足。

    眼下,余慈也没心思纠结这个,应付了邵天尊,便又将注意力摆到刚刚的发现上来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,大妖身上的血脉力量,确实与巫门一脉相承,可是,在起承转合之间,法度分明有了变化。而且,那变化还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《未来星宿劫经》!

    怪不得,邵天尊说此地“化形”大妖众多,有这部还丹阶段就能转化形质的上乘经典,岂不是最正常的结果?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、罗刹鬼王在湖底妖国的渗透程度,远超余慈的预估。

    同时,余慈也对幽灿的做法,没了指望:

    这儿本是巫神的根基啊,幽灿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引狼入室的警戒心吗?

    他这边百思不得其解,发源于湖底妖国深处的第三波气机罗网……不,已经是潮汐了,而且是虚空潮汐,正急剧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湖底不再只是“摇动”,完全就是颠倒错乱,不辨上下四方。

    这是虚空结构的舒张变化、扭曲动荡,也是太霄神庭与水世界、真界虚空交错接触后,必然的冲击。且因为前期,太霄神庭居中缓冲,也做了压制,这一下爆发,更是惊人。

    观礼台这边是重灾区,一瞬间便是所有人中招,不管是地仙、不知被甩到哪去,连旁边的邵天尊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羽清玄反应及时,用虚空神通将这边几位都束在一起,不管如何颠倒错乱,都没有走失。

    便在虚空乱流中,羽清玄低声问:“往哪儿去?”

    “往下吧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点儿也不矫情,这种时候,对待太霄神庭,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抢在他前头,就算已经被幽灿拔了头筹也一样。现在他要作的,就是用尽可能短的时间,把这位不安其位的巫门大佬,从里面踢出来!

    不过,在此之前,叶池这几位,肯定还要先安顿好。

    他对薛平治道:“元君旧伤未愈,不宜在此久留,且此时湖上无人主持,还请元君再辛苦一趟。”

    薛平治知道余慈是照顾她,这种事情也并非强撑得了,余慈和羽清玄都有虚空挪移的大神通,想走就走,带了她反而失去了灵动之意。故而也不迟疑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两位灵巫、叶池肯定要给带走的。

    至于夏夫人,怎么说也是一位劫法宗师,只要心神定住,战力也可一观。不过,此时湖上形势还不知怎样,让她在这儿拼命,还不如上去,抢占先手,镇压局面。

    如果能抢在参加湖祭的修士、尤其是幽煌等人回返之前,掌控住飞魂城,后面不知能省多少心力,所以余慈也就让她一并回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就有羽清玄为薛平治等人规划好方向,送她们离开。

    解决了后顾之忧,余慈再不耽搁,和羽清玄往下潜去——再怎么激烈的虚空乱流,对他们来说,最多就是视野“混浊”一些,更何况,此时太霄神庭体系暴露,一些原有上清法度尚算完整的区域,就像是闪烁的萤火虫,在他们感应网络中飞舞不定。

    余慈还有些奇怪:

    “没潜多深吧,已经离得这么近了?”

    羽清玄轻声道:“太霄神庭的话,范围是有些超了。我少时曾去过两回,其内部虽有虚空相叠,广大不可思议,可就外部实际占地而言,径长不过八百里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也记起相关的讯息,再估算湖底妖国的深度,可以确认,覆盖范围肯定是远远超过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……

    “也许,是将叠起的虚空铺展开,对结构的变动,就相当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羽清玄的估计,余慈眼角跳动,这算不算“崽卖爷田不心疼”?

    看来,幽灿对太霄神庭做了相当的“改造”。

    太霄神庭结构仿上清三十六天,四方八天为“四维天柱”,由八处天域“垒砌”而成,每一处“天域”都是一处叠起的虚空,如果全部铺开,可以轻松覆盖洗玉湖周边数十万里方圆的广阔天地。

    可要是这样,太霄神庭严谨的虚空结构,就会被严重破坏。

    幽灿这厮……

    恭贺火焰纹章书友成就本书第二十位盟主。感谢落日抒怀、rayshen、飞飞獠、fshinel、今晚被虎咬、司衡等书友的捧场。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八章虚空乱流鸠占鹊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