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灵光乍现 湖中阴影(上)

    “盯住!”

    有赵相山在,一些话余慈不用多说,现在最要紧的,就是从葛秋娘处,顺藤摸瓜,锁定幽灿所在。

    幽灿、幽煌兄弟搞什么鬼,余慈不关心,他只想看到罗刹鬼王的手笔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祭台之上,夏夫人吐出祭语,声震水波,修长的身姿缓缓跪伏在台上,四面血幕消散,但其上浮凸变化的人影,却在动荡的水波中,存留下来,各自凝固成敬神司祭的姿态,仿佛万古千劫,延续至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祭台周围,再没有一个巫门修士站着。

    湖底轰然动荡。

    受此突然来袭的动荡冲击,散布在祭台前方、下方的湖底大妖,气机变得极不稳定,有的向四面散开,有的干脆浮升上来,映照着祭台附近微弱的光线,展现出狰狞雄伟的妖躯,引得观礼台这边,颇有几人气机浮动。

    余慈倒是注意到,不管湖底大妖的阵势多么混乱,在这幅表相之下,它们彼此气机牵引的程度却是极深,正是形散而意不散,始终保持着整体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免赞叹,巫门根基真是深厚,得这一方湖底妖国之助,等于是平空得了一个类似于天阶宗门的盟友。其在洗玉湖的利益,自然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证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却听邵天尊奇道:“原来这里的化形大妖,竟是如此众多……”

    羽清玄也道:“比本劫初,多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大妖化形,一般都要到真形法体圆满之后,理论上步虚境界就能做到,但一般而言,能修炼到这种程度的妖物,多是天生异种,要求也就水涨船高。所以,常理而言,都要到真人境界,才比较普遍。

    至于步虚、甚至还丹境界就能成就的,余慈这辈子,也就见到大黑天佛母菩萨的《未来星宿劫经》一条路径而已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这一位,余慈心神就是微动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,湖底深处,已有一线灵光,如朝阳之初生,穿透黑暗,也穿透水世界与真界的交汇区域,破界而来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巫神灵光加持!”

    观礼的修士微微骚然,折腾了这几日,眼下无疑就是最关键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按照湖祭的基本流程,此时就是夏夫人向巫神昭示腹中大巫血脉,显化血脉源流,获得巫神灵光加持。

    在以前不需要这么麻烦,任何一个大巫都有资格默祷获得,然而巫神沉眠之后,真正是“绝地天通”,联系断绝,只有通过灵巫,才能将灵光导引出来,确定方向。

    然而,当此灵光放出,羽清玄、邵天尊这等大能,都是生出微妙感应。

    余慈修为境界差了不少,但早知流程,特别关注,故而仅稍迟一线,也是惊觉有异!

    “不对,这方向……”

    灵光生发之势何其迅速,眨眼已到祭台之上,此时便是其他人也察觉出异样——这一道灵光,分明就是绕过了灵巫,直接往夏夫人身上刷落。

    知道内情的、不知道内情的,一时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观礼区域,醒悟过来的修士,一片哗然:灵光无需灵巫引导,自主寻觅目标,难道是巫神复苏之兆?

    一直冷眼旁观的李伯才,哑然失笑,轻拍腰侧剑匣,便有龙吟虎啸之音,跃然欲出。让人毫不怀疑,再有一星半点儿类似的征兆,这位论剑轩的剑仙,便要拔剑斩人!

    观礼区这边的气氛,从混乱骤转森寒。

    便在旁边楚原湘等洗玉盟高层,为之头痛的时候,跪伏祭台上的夏夫人身上明光大放,小腹处封禁就此消融,内外更被灵光照个通透,一应气机,无论显隐,都是彰显人前。

    湖底忽然一静。

    都是长生中人,当此情形之下,哪个看不出来?

    胎儿在哪里?

    夏夫人软倒在祭台上,由始至终,她的感受最为直接,也最是荒诞,脑中更是一片空白,灵光绕过灵巫,也就绕过了她预设的谋划,径直贯体而入,洗去了一切掩饰,使之暴露于各方修士眼中,而在她耳畔,分明有一声冷笑,熟悉得令人心头发冷。

    祭台之下,幽煌也是愣了半晌,终于是反应过来,他甚至都来不及为夏夫人的“败露”而高兴,便低呼一声:

    “司祭!”

    这是提醒两个灵巫,尽可能地控制住局面,至少要洞彻“灵光”的来路和性质——外人如何想法且不说,他作为巫门中的资深修士,能清晰感觉出来,这道加持下来的“灵光”,与正常祭祀时有着微妙的不同。

    真的是巫神加持?

    不管它是与不是,对此时的飞魂城乃至于巫门,可是没有半点儿好处。

    被这道特殊灵光穿透的,首先是湖底大妖的阵势,使得那边散得更开,水波中不断传来在正常人耳接收范围之外的音波,那是大妖们在交流。

    余慈肯定是听不懂了,但一侧的邵天尊,驻世多劫,精通百家,理解起来倒也不难:

    “大意是说,下方水世界虚空甬道开启,妖国地形、封禁破坏之类。”

    水世界开启?

    “巫神灵光加持需要开启虚空甬道吗?”

    “呵,天君此言不够严密,巫神精髓灵水都在水世界中,要化出灵光,加持巫门血脉,必然是要打通两边虚空的。天君的意思应该,是否要做这么大的场面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发现,这位邵天尊看似孤僻不近人情,其实挺有趣儿的,当下就点头:

    “天尊所言甚是,那么,以天尊之意?”

    “显然……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邵天尊眯起眼睛,看下方已经越来越明亮的深水区域,语气平静无波:“灵巫司祭的模式我也知道,巫神沉眠之际,精髓灵水都还缺乏活性,必须由她们来牵引转化,可如今这模样,多半是有人把牵引的活计代做了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老牌的地仙大能,一语点中关窍。

    羽清玄也道:“巫神沉眠,是天地法则约束之故,十劫来勘天定元根本未失,强说要醒来,未免荒唐;便是失去,以当前的局势,也不会偏转回巫神治世之时。”

    作为补充,羽清玄是从更根本的理论上切入,且与邵天尊只是私下间交流不同,她话音扩及全场,又因为截了前头邵天尊的言语,单独列出,使得各方修士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帮夏夫人解围?这位置可站定了……

    楚原湘摸了摸自家铁青的胡茬子,心念电转。现在全天下都把渊虚天君和羽清玄视同一体,羽清玄的意思,无疑就是余慈的意思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洗玉盟内部自然要有一番撕扯。

    可如今问题在于,四明宗杨朱那边先做了个“好榜样”,夏夫人又紧随其后,无视洗玉盟高层的默契,邀约渊虚天君到湖观礼,“三天门”里的两支,至少在面子上,都显示出了“共进退”的态度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邵天尊,还有八景宫——别人都不搭理,偏和余慈言笑晏晏,除了瞎子,任谁都能看出那边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作为玄门体系中的重要宗派,清虚道德宗自有其话语权,可在当前形势下,八景宫的意志,绝对具备压倒一切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……算是共识吗?

    他这边沉吟,另一侧的李伯才哑然失笑:

    “巫神想醒过来,确实不容易,只是……这并非我们可以无视某些阴谋诡计的理由。羽宫主以为然否?”

    剑修捕捉战机的能力,在李伯才嘴上发挥得淋漓尽致,话音方落,祭台上,夏夫人外表无伤,却是惨哼出声,以其超一人等的意志力都忍受不住,可以想见此时的痛楚。

    至于本是仅覆盖了夏夫人身上的“巫神灵光”,此时就像火焰一般飞腾燃烧,即便在深水之中,也是极速蔓延。

    几位大能都看得真切,其“燃料”分明就是此地的巫门血脉。

    这哪还是什么“加持”,分明就是“神罚”!

    因为湖祭之事,飞魂城修士的气血都汇结成幕,演化先民种种。被“灵光”顺势烧来,当下人人有份,猝不及防之下,都有惨叫出声的。

    还有的巫门修士血脉激荡,难再自控,甚至有一位耆老痛楚之下,直接开启“法相天地”神通,身躯骤然猛涨十倍,以宣泄冲击。

    当下乱流交迸,潜劲澎湃,使得祭台周边为之大乱。

    余慈看得直摇头,又感觉此间手段,非是巫门之内的强者,不能为之,心中早有一个人选,可再想想已经入了湖的葛秋娘,更是疑惑:

    是声东击西吧……可这声势也太过厉害,让人一时都不好确认,究竟哪个是东?哪个是西?

    此时,羽清玄眸光移来:“天君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此域虚空变化,可有异感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心里放的都是巫胎之事,对周围环境的把握不免就有些疏漏,此时经羽清玄提醒,以其在“太虚之法”上的精深造诣,立时就察觉有异。

    邵天尊捻须道:“水世界那边……和湖底妖国的封禁联系得相当紧密。”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样,也还罢了,毕竟此界一直都有传说,湖底妖国的大妖,有部分可能就是水世界的异种,两边联系紧密,才最正常。

    真正的问题在于:在此虚空甬道开启之际,本该是水世界的“法则体系”对真界侵蚀最为厉害的时候,可余慈并没有察觉到这种体系对冲的剧烈震荡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做类比的话,洗玉湖底可以说是另一个天裂谷,都是两处虚空世界的交界地,都有一处较为复杂的虚空交错区域。某些在此区域“土生土长”的生灵,生来就受复杂法则的影响,可以在两界穿梭往来。

    但可以确认,这个“交错区域”,相对于庞大的虚空世界本身,是非常狭小的。对于天裂谷,不知要深入多少万里;对于洗玉湖,更是在湖底妖国的极下层。

    湖祭举行的位置,距离湖底妖国都还有一段距离,大约相当于天裂谷的中上段,这里还是真界法则体系的地盘。

    刚刚灵光乍现之时,余慈等人都看得清楚,送灵光出来的虚空甬道,距离湖祭之地并不远,这才有余慈和邵天尊“打破虚空”的对话。

    这种强行开启“虚空甬道”的举动,自然是非常危险的,如今祭台附近的乱象似乎也证明这一点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两处虚空世界接通之后,乱象只是这种规模,八景宫又何必舍了自家的体系,与他结盟?

    邵天尊的话,说来委婉,其实是有的放矢,直指要害。

    他的真实意思应该是:

    湖底妖国与水世界法则体系的牵连太深了,恐怕已在真界各方势力不知不觉间,将那一边法则体系的影响力,扩散到妖国的绝大部分领域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与眼下开启虚空甬道,却“波澜不惊”的场景相符合——因为,这里早就适应了两界法则体系的冲击。

    毫无疑义,这是“侵占”或曰“盗取”真界“领土”的行为。

    余慈扭头看楚原湘等洗玉盟高层的脸色,果然都是渐有变化,显然也是或深或浅察觉到了眼下的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余慈,倒是大概弄明白了怎么回事儿。邵天尊刚刚的“委婉”言辞,已经把问题点透了:

    问题就出在湖底妖国的封禁上。

    之前余慈和羽清玄到湖底侦测,就发现这里很多区域都有封禁排布,手法还相当高明,有大宗气象。当时羽清玄还表示了惊讶,称其为“法度森严”。

    对于久不到此的羽清玄来说,湖底妖国的实力增长已经是要“刮目相看”的程度,洗玉盟与之长期相邻、接触、渗透并适应,反而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。

    余慈心有定见,直接从体系结构的要点去看,果然见出端倪。

    湖底妖国的封禁布置,很多处都正好卡在法则体系“分层分枝”的节点上,直接影响了天地法则体系的逐级衍化。

    即使内部的作用机理尚不清晰,余慈也有理由相信,正是这系统严密、且又极具针对性的的封禁,扭曲异化了不同法则体系的表征。

    该怎么说呢……

    若在别处,这就是招灾惹祸,引动天劫的寻死之举,可在这片法则混乱的深水区域,反噬之力就没有那么严重。就算这样,湖底这群妖物,也等于是坐在火山口上,一旦虚空动荡过甚,就有他们好受。

    所以,这绝不是什么巧合,而是有预谋、有取舍的严密计划。

    可不管这计划再怎么严密,仍有一点,让人深觉不可思议: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洗玉盟,怎么会懵然不觉的!

    他们不是一门心思要三元秘阵渗透下去吗?如此紧密关联的领域,就没有一点儿征兆显现?

    此时余慈耳畔又响起羽清玄的话音:“飞魂城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他嘿了一声:“湖底妖国也是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坑坑俩啊……

    那位越俎代庖、牵引灵光的人物,在此时此地、各路大能眼前来这么一出,却是将湖底妖国的秘密,整个地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作为与湖底妖国联系紧密的飞魂城,自然也给牵连进去,怎么都洗不清了!

    本来看事态前半部分,余慈心中自有一位人选,便是飞魂城主幽灿。

    牵引灵光,绕过灵巫,洞彻巫胎虚实,确实像是他与幽煌两兄弟,针对夏夫人所做的手段。

    可弄明白里面种种关窍之后,反而又不那么确定了。

    就算夏夫人“寄胎”之举,漏洞百出,那也是对罗刹鬼王一方,对幽氏兄弟而言,其腹中还是幽家的嫡系血脉,绝对没必要用这种酷厉直接的手段,以至于造成了彻底失控的后果。

    幽灿怎么说也是飞魂城的领袖,是巫门的维护者,这种把自家宗门、自家法统都坑进去的手段,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他能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位能够牵动巫神灵光的巫门大能,又是从哪儿来?

    余慈视线转到幽煌那边,这一位也是全力抵挡“神罚”的冲击,与其他人没有什么差别,手忙脚乱之余,甚至更加茫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主上!”

    幽蕊通过心神联系,传来求助信息。

    相对于祭台附近被烧得叫苦连天的一众大巫,她们两个灵巫不知怎地倒是逃过了一劫,没有被“神罚”烧上身来,只是如今那里混乱不堪,开启了“法相天地”神通的耆老,神智都有些不太清楚了,举手投足间扫荡水波,震荡百里,使祭台上的防御法阵都濒临崩溃。

    以她们还丹境界的修为,一旦法阵被破,恐怕第一时间便会被乱流绞成碎沫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余慈这边的观礼区域,由于三位地仙大能、六位劫法宗师坐镇,倒真是风平浪静,也没有人趁着混乱做些什么,包括之前一直想拔剑斩人的李伯才,也只是嘴上说说,大有隔岸观火看热闹的架势。

    今日之后,不论湖祭结果如何,只凭这混乱不堪的局面,飞魂城这边,至少要有百十年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当然余慈也知道,李伯才也好,其他人也罢,绝大多数应该是察觉到诡谲的形势,又弄不清来路,不愿意冒然出手,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条理由,在他这边,未免就有些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余慈要比其他人,多了一层认识,也能将嫌疑人锁定在一个相对较小的范围内。这种时候,就不是动或不动的问题,而是如何动,才能将隐藏的脉络理顺、将嫌疑人锁定的问题。

    和幽蕊交换着信息,余慈的视线却是盯在了慕容轻烟的背影上。

    虽然动乱发得突然,这一位却仍是保持着镇定,让人不免就想:她是不是真的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那就问问罢!

    余慈已经做出了决定,给羽清玄使个眼色,又向邵天尊道:“天尊,此间事态,似与天裂谷仿佛?”

    邵天尊淡淡应道:“虽没有浊海王兽肆虐,然而法理近似。”

    有他这句话便好!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:“那就真要弄个明白了!”

    意念动处,便有一道裂隙,分水断波,一直切到祭台之上,那边已经岌岌可危的防御法阵,如泡沫般破碎,而在最为脆弱的两个灵巫与恐怖的水压乱流接触之前,余慈已经将她们直接扯进了心内虚空,“顺便”也将气机扫过软倒在祭台上的夏夫人。

    大略察看一下,便知“灵光”或曰“神罚”的效力并不是持续性的,最先中招的夏夫人身上,此时并没有别的气机牵涉,有的只是血脉受损后的虚弱和淤滞而已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所谓的“淤滞”,不是别的,正是余慈曾经在妙相身上见识过的“巫毒”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不是叛出巫门的代价吗?

    余慈已经出手,也不怕别的,干脆将气机扫荡一圈,发现巫门修士身上,或多或少,都存有一些。

    这就更没道理了,如果非要将此事与“巫神”挂钩,解释为“神罚”,因夏夫人的“一己私心”而惩戒,还说得过去,这人人中招,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真是越来越乱……

    余慈想不明白,就向幽蕊问起。

    然而幽蕊却是答非所问:“主上,妖国深处,‘灵光’闪现之地,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,法则体系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幽蕊回到心内虚空,心神大定,思路倒是活泛许多:“奴婢司祭之时,发现夏夫人祷告之念,本应是穿透虚空,与巫神灵水相接,却是被挡了回来。湖底妖国深处应该有一处屏障,且是材质特殊的实体,有封绝虚空之效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慕容应该比我知道得更清楚。湖祭中,她为前导,我为后引,助夏夫人意念透空的是她,应该有过直接接触。”

    心内虚空中,余慈近乎于无所不能,分神注视慕容轻烟,但见她被摄来之后,依旧沉静,眼观鼻、鼻观口,口观心,仿佛入定打坐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过度的平静,可以理解为反常吗?

    慕容轻烟被摄入心内虚空的位置,是人间界,再往下一层,她会看到万魔池上,已经凝固的黄泉夫人灵枢。

    余慈郑重考虑,是否要做到那个程度。

    末了,他还是选择了平顺的方式:

    “慕容师姐,刚刚发生的事情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编辑通知,本月底最后一次收稿,理论上本书还有半个月就结束了。从今天起每日一大章,直至月底。

    有的书友会说,就算天天大章,减肥你也根本写不完!我承认这有点儿危险,不过纵横不收稿子,不代表我不会往下写,只不过是免费发文、更新的频率会慢一些而已。能和我一起折腾到现在的书友,应该还有这份耐性吧^_^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应该都是《问镜》正式更新的最后一月了,我会拼尽全力,给这部写了五年的作品一个完美的结局,也请诸位书友在《问镜》最后一次冲击月票榜的时候,给予最大支持。

    来,让我们走起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