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关键之人 核心之地(下)

    邵天尊答得明白:“人算、算人之事,非我所长。所以宫里的做法,我不关心,他们安排我来,是与天君商议三十六天,上清架构的三十六天!”

    余慈又是意外,又觉得莫名其妙:“上清三十六天?我记得贵宗的三十六天体系,多劫经营,应该更加完备吧……等等,商量三十六天,却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据宫中讲,东海那位,是要另开体系,翻覆天地。此番局势下,勘天定元已然无用,宫中的想法,是要与之针锋相对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不用你们的,用我们的?”

    余慈先是被八景宫彻底否定“勘天定元”的消息震了一记,随后又觉得啼笑皆非:

    “贵宗的心思,当真是神鬼莫测。”

    “宫中想法,我不敢妄言。然而,仅就法理来说,虽然两个‘三十六天’同样有益于玄门,相对于宫中垂直结构,上清三十六天更稳,更适合乱局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上清架构的三十六天,有东西南北八天,分设四方,便如天维四柱,看似分散,但格局可分可合,灵活性强,就是一地不利,其他各方也能够维持住局面,更有利于兵力增减调派。

    “至于垂直结构,平时占尽上风时还好,如今被抢占先手之后,便是‘金角银边草肚皮’,等铺开的时候,已经被包围,当了‘大龙’来吃。”

    余慈大概理解邵天尊的意思了,相对于“八景三十六天”,上清三十六天更适合当前的混乱局面,也更适应八景宫优势战力的铺设——八景宫有能力在真界的各个区域,同时打多场大战,垂直结构的布局,其实是浪费了这个优势,也会进一步地延误战机。

    真的按“八景三十六天”的程序来搞,一层层外扩,等罗刹鬼王在天裂谷、南海、东海等地的布局完成,血狱鬼府、外域等法则体系自外合围,举三界之力压过来,很可能就是个瓮中捉鳖的局面。

    到那时,几十位地仙混战,不管打赢打输,留下的也只会是一个收拾不来的烂摊子。

    邵天尊的理由很具有说服力,可改变真的这么容易?

    能做出这种决定,八景宫的气魄、谋算无疑都是令人敬畏。

    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他们又有足够的资本和底气。

    当此混乱局面,没有八景宫的支持,上清三十六天,真能搭得起来?

    也许余慈只是想仿效当年的上清宗,有限度地施行其“三十六天”架构,盘踞一域足矣。可在眼下,罗刹鬼王的野心昭然若揭,天地大变局中,想**于一域,又谈何容易!

    不管是对各自宗门,还是对玄门体系,合作都是一种理性的选择,如若不然,极有可能被罗刹鬼王各个击破。

    但这种力量、资本差距悬殊的“合作”,可不只是邵天尊的“道理”所能涵盖得了的。

    八景宫付出人力、物力,号召天下玄门,你上清宗拿什么出来?

    总不会是举玄门之力,搭起三十六天,大家哈哈一笑,继续各玩各的吧!

    用最到位的话来讲:

    变局之下,谁是领导者?

    成功之后,谁是掌权者?

    余慈完全可以想象,要达成合作,他们这里必须要拿出相当一部分上清三十六天的奥秘、乃至于主导权,以做交换。

    八景宫必然要确保自家玄门领袖的地位——他们有这个实力、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如此合作下来,谁吃亏、谁占便宜,说不清。

    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    余慈必须要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就算他倾向于合作,也需要这么一个强大的盟友,但他很清楚,两家合作的基础是什么。

    上清架构是一块,上清后圣是另一块,后者甚至更重要。

    没有上清后圣这样一位“神主”压阵,八景宫根本不会给予任何信任。

    问题来了,那样一位大能,他到哪儿找去?

    余慈的挣扎,邵天尊未必看不明白,却是彻底无视,就像羽清玄所说的那样,这位只算天法,不算人心。

    “玉简中的结构信息,天君可以拿去参详。下次见,我们就聊聊两个结构并轨的法理变化……天君精通的话最好,若不成,请后圣道兄来,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邵天尊的言语,简直就是戳余慈的心窝子。

    余慈唯有沉默以对,亏得在这时候,湖祭的前期准备已经完全就绪,祭台之上,夏夫人已然入位,湖底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余慈得以向邵天尊告一声罪,暂时摆脱了这个注定甩不掉的烦恼,强自定下心神,观察祭台上下的情况。

    邵天尊很有耐性,也习惯了独处,眼睛似瞑非瞑,进入了一人世界。

    如此做派,让余慈更明白,这位对湖祭恐怕是没有半分兴趣。

    心中一动,余慈通过心内虚空,和赵相山、羽清玄商量一番,又主动搭上话,问起:

    “巫胎之事,贵宗怎么看?”

    邵天尊淡定回答:“我不理会宫中的常务。”

    余慈追问:“巫胎对勘天定元,不,对三十六天体系架构的影响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很大。”

    邵天尊对涉及具体法理的内容,当真是言无不尽:“若真能成就巫胎,借力而行,体系铺设确实是省力不少。不过还要考虑到巫门血脉体系与其他体系的互相干扰。如果是非巫门的体系,想借巫胎成事,梳理花费的时间,也不是个小数目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来说,就是巫门用来事半功倍;别人用来事倍功半,对吧?”

    怪不得八景宫对巫胎的兴趣不大,从这个意义上讲,如果罗刹鬼王真的用巫胎成事,或许还是八景宫所希望的——这无疑给了他们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:

    八景宫都清楚的事儿,罗刹鬼王难道就不知情?之前那么清晰的指向,却是何故?

    湖祭正式开始,便听得祭台殷殷震鸣,幽煌等飞魂城修士肃立在周围,位置分布自有讲究,此时一起口诵巫门真言,便有刺目血光,从各自顶门飞出,汇结于祭台之上,浑染于湖水之中。

    血色铺染,却是自有规矩法度,仿佛列了一圈血色的幕布,其中显化出模糊影像。

    余慈定睛去看,幕布上影像,虽然模糊,但浮凸变化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据事先了解的情况,上面罗列的应是巫神治下,先民种种生息演变,其实是各支大巫血脉的展现。细看去,确实有四五支显得特别清晰,就是巫门现存的幽、苏、夏、唐四大血脉,也许还要包括咒鬼怀琛所污的那支。

    这表示主支尚在,可以继续繁衍生息。

    每一支大巫血脉,都可以如夏夫人一般,主持祭典,换取巫神垂顾。

    即使巫神沉眠后,力量衰弱,但还有许多妙用,据说巫门有一门推衍秘术,就是依靠这个。

    “莽苍千山,莽苍千山……有了!”

    不少人在对照大巫血脉出现的方位、异相,为之后巫胎受加持之时的表现做比对。

    此刻血脉显现最清晰的,就是夏氏,代表她为主祭,首先通过了血脉的验证

    羽清玄倒是想到另一件事,和余慈秘语交流:“照你的说法,夏氏腹中没有胎儿,一会儿怎么过关?”

    “那边说,要看灵巫的‘表现’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,要慕容轻烟、幽蕊来帮忙。

    夏夫人之前急着和余慈摊牌,部分也是出于此中缘故。

    今日的幽蕊和慕容轻烟,都披散了头发,手持祭器。

    幽蕊面前是鼎,这是巫门非常重要的法器形制之一,就像离魂鼎,地位极高极重,如此也表明,她是本日祭祀的第一辅祭。

    慕容轻烟手中是杖,为第二辅祭。

    从灵巫修为上看,这很不合理,但若比较血脉纯度,慕容轻烟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这种“祭祀”活动,对灵巫来说,不是什么好活儿,非常地耗力。

    幽蕊还好,她底子厚,也没有顾忌;相反,从余慈这个角度看,慕容轻烟秀发光泽已经略有黯淡,偏转为灰质。

    余慈的视线在她背影上略微停驻,对这样一位旧识,看她在不可逆转的路上越走越远,意绪自然复杂难言。

    应该是摊牌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注意到幽煌的反应,这位看上去非常专注,但火候不对。

    这场湖祭正是他逼出来的,偏偏其“专注”仅是在标准之内,只按部就班做事,而不是像恶犬一样,死盯着祭台上,夏夫人的种种变化。

    因为正常,所以反常。

    “葛秋娘那边……出事了!”

    赵相山的传讯,来得真是合节合拍。

    就在湖祭开始后不久,夏夫人派在葛秋娘处的心腹之一,竟然反水,抓住自己当值的机会,突破警戒空隙,瞒天过海,将葛秋娘带出,乘舟离开。此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,直至此时,夏夫人一系的人马,都还懵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葛秋娘所乘的是‘深水梭’,可以确认是往湖下来……她修为不成,又怀着身孕,故而水下有人接应,可以确认,是幽煌一派的人手。”

    飞魂城一行人,此次到洗玉湖,来得仓促,都没什么人手可用,辨别起来更加容易。而到这种时候,等于是撕破了半边脸,也就更没有什么顾忌可言。

    余慈结合这边的观察,当下恍悟:

    怪不得呢,原来幽煌这边,也搞声东击西……

    此时正值湖祭进行之时,幽煌本人势必抽不出手来,那么,执行这一关键之事的,还有别的人选吗?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