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关键之人 核心之地(中)

    到了长生境界之后,修士形神与天地法则体系的关系,已经内外贯通,留下了独有的深刻印记。像“幽冥九藏秘术”等一些“不死不灭”的法体,就是被碾成灰,也能恢复,就有这些打入虚空的印记在起作用。

    记忆同样是形神结构的一部分,如果遮蔽、丢失,像薛平治这等层次的强者,势必会第一时间发现问题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类手段,在步虚境界以下,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就算薛平治确实还在罗刹鬼王的算计之中,那陷阱也只会安排在别的地方、别的角度。

    在此类认知上,余慈深有自知之明,便从善如流,把研究重点放回到赤阴身上,并略有所得。

    其实过程并不顺利,相关手法涉及脑宫结构,非常高端,余慈这边,只有赵相山有过一定的研究,相较于罗刹鬼王,自然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还好,余慈的优势在于,他对赤阴太了解了,至少在双仙教、绝壁城、剑园这几段记忆上,绝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余慈专门锁定了赤阴被他一剑贯脑、剑园受羽清玄刺激叛出罗刹教两个关键节点,和赵相山一起,以“入微”的手段,沉入赤阴的形神交界地,从物性基础入手,一点点地解析。

    直至湖祭前夜,才发现了一点儿端倪。

    可以确认,罗刹鬼王手法大概的性质,就是在“记忆”区间上做手脚,直接作用于脑宫的细密结构,不会直接改变性格,但完全可以无形中引导,慢慢修正。

    比如赤阴,本我还在,对罗刹鬼王的仇恨还在,却觉得和罗刹鬼王合作、彼此利用一番,也没什么大不了——对某个关键感知的“麻木”,无疑就是丧失了“初心”的表现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,余慈无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面对罗刹鬼王这等大等,如赤阴一般的“信众”,真的有可能摆脱吗——剑园中,她表现得再怎么决绝,可能也就是一场永不会醒来的幻梦罢了。

    沉沉的号角声起,飞魂城的湖祭开始了。

    此祭非大祭,仪式郑重而简约,没有太多排场。只见夏夫人身着祭服,披发跣足,缓步前行,到了湖边,脚步不停,直接入水。

    夏夫人身上灵气澎湃,所就之处,洗玉湖水面就此中分,现出一条向下的甬道,直通湖底,与祭台上的法力交相辉映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完成,这样的场面,就是地仙大能,也不能说是轻易做到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实是地脉、水脉、天地元气等,虽不如大阵封禁时聚拢过来,却均与之亲善共鸣,愿意受其驱使。这就是巫门法统的优势,也是最招人忌惮的天赋,近十次勘天定元都没有能够彻底削减。

    夏夫人一行步入甬道,这也不是真的排空,水波往来,环绕流动,自有托举承载之力,法度自成一域,便是水中的鱼鳖之属,都有欢欣鼓舞之态,几近通灵,如此是曰“灵苑”。

    余慈对羽清玄、薛平治讲:“我们也去!”

    随即他又对小五、小九点头示意,前者懵懵懂懂,后者则是撇撇嘴,但还是点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最后招呼的是叶池,必须要说,飞魂城的礼数还是很到位的,虽说不是大祭,但也尽可能做得周全。作为半山岛的嫡系弟子,叶池的地位比之各宗大佬略有逊色,但也收到了帖子,这次就是和余慈一道儿去,几人站在一起,也丢不了半山岛的威风。

    安排已毕,余慈四人便投入湖水之中,他们的速度当然远超过一步步前行的夏夫人,故而入水虽晚,还是后发先至,且在在水中甬道边上,和夏夫人一行打个照面。

    几人都按照礼仪,微微欠身,夏夫人则目不斜视,沉静向前,一点儿看不出两边的关系。

    此时,各宗观礼之人,都纷纷入湖,到了深水层祭台附近。

    这里比想象中还要热闹,因为在祭台外围的阴影深处,分明有长生大妖的气息,冲折水波,抵至此间。

    那是湖底妖国的强者不请自来,念及其与巫门的密切关系,倒也没有人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各方各宗都是心里明白,说是“观礼”,不如是“监督”更准确些。

    这里也就不必设“观礼台”之类的玩意儿,只是大概分划区域,参加观礼的五十余人,大致按照宗门、个人关系,站在一起,形成了半圆的弧度,其中几乎没有一个长生以下的,挤在半径数里的区域内,还真是难为了他们。

    唯一的例外,就是叶池。

    大概这里仅有她一位步虚修士吧。

    不过纯化剑修就是这一桩好,只要剑意纯粹,能斩法则,便可无视许多恶劣环境,天地宇宙大可去得。

    叶池就表现得非常完美,步虚境界,就表现出对天地法则体系的独特认识,也可能是消化“诛神刺”剑意的收获,其斩破法则,恰到好处,自然卸去了湖底重压,余慈本想照应,都找不到机会,也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环视周围,便知洗玉湖附近的宗门高层、各路强者,差不多是到齐了。只劫法宗师,就有六位。象征着最高战力的地仙大能,则是三位,还都不是洗玉盟中人。

    这三位,一个是在他身边的羽清玄,一个是早早就到了洗玉湖的李伯才,还有一位,则是刚刚赶过来的,八景宫的邵天尊。

    三位地仙中,余慈和前两边都算认识了,只有邵天尊,是头一回见。

    出于对地仙大能的好奇,余慈还仔细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邵天尊此人,貎不出奇,纯粹就是一个瘦弱的老道,站在那里,内向安静,却自有无形之力,使得周围人等,都不敢到他那边去寒喧、问候,自然空了一处,感觉是有些孤僻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李伯才周围则是精兵强将,罗列出整十人的长生剑修队伍,占了观礼人数的五分之一,大有“湖祭给不出结果,老子就拔剑斩人”的架势,充满了兵凶战危的意味儿,也使得少有人会去那里招呼。显然,这是故意摆出来的姿态。

    以目前余慈的立场,和论剑轩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反过来讲,他们这里有羽清玄、有薛平治,包括他自己,都是有翻覆局势能力的强者,倒有不少人主动上来问候。

    对这些人,都是随手打发了,羽清玄抓了个空当,低语道:“邵天尊在那里,我们去问候一声。”

    对那位,羽清玄的态度很是尊敬的样子。

    余慈有点儿疑惑,羽清玄便给他解释:“邵天尊是八景宫推衍秘术最强人之一,如果排除掉萧圣人,连‘之一’也能去掉。当初师尊教授我修行基础,有一个环节拿不准,还请邵天尊帮过忙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余慈也是惊了下,能让最擅长教授弟子的太玄魔母都要请教的人物,果然厉害!

    就是不知,他算罗刹鬼王,又当如何?

    对余慈的问题,羽清玄也是摇头:“邵天尊只算天法,不算人心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邵天尊那边,似乎听到了羽清玄的话音,转过头来,竟是对这边微笑了一下:

    “非不为也,实不能也。便如清玄与你师尊,当年算尽天时、地利,唯独漏了人心鬼蜮……如今一举成就,天时地利均是如不如,然而人心胜之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这等大能主动开口,无疑是释放出了善意,余慈等人自然要上前问候。

    邵天尊简单回应两句,就又冲着余慈,平静道:“渊虚天君,我今日到这儿来,观礼还在其次,主要是想与你讨论三十六天之事。”

    地仙大能说话,想让谁知道,绝不会漏给旁人半个字,眼下也只有余慈一人听到。

    冷不防触及这么一个话题,余慈愣了愣,邵天尊已经抬手,递过来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余慈心中狐疑,却不至于把人晾在一旁,当下伸手接过,神意切入,只见里面没有别的,全是或繁或简,不见任何规律的符形,疏朗错落排布,更放出明灭光芒,交织成网。

    余慈先是一眩,又很快醒悟过来:

    这是……天地法则体系结构分布!

    如此玄妙的信息,绝非世间任何一种文字所能言述、描蓦,惟有书以神文符文,才好解悟。

    便如碧落通幽十二重天,亦是如此;各宗各派的根本典籍,也大都如是。

    余慈对此类“神文”,倒也不陌生,而且也有足够的解悟根基。

    他仔细翻阅解析,耳边又听得邵天尊补充:

    “此为五个时辰前,最新的结构变化。受大梵妖王和无岸的影响,天裂谷一线已是脆弱不堪,再有一波动荡,便大有冲断真界之势。到那时,血狱鬼府的法则体系,将渗透到真界最深层。”

    余慈看得直摇头:“局势糜烂啊!东海那位,抢了先手不说,还在扩大优势。战场是她们预设的,大梵妖王和无岸又引走了一部分注意。准备充分、措施明确……这个你们知道吧?”

    邵天尊捻着颔下几根细须,有些淡淡的感慨:“十二劫神主,确实非比寻常。”

    看来八景宫已经是确认了罗刹鬼王的动向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就不做点什么?”i6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