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关键之人 核心之地(上)

    不管心里如何焦虑,幽煌都是端端正正坐在椅上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着急又有何用?

    他不是应变之才,唯有用一贯扎实严谨的做法,全力推进手边的事项进度。

    此时,他的首要任务,就是锁定已经临产的葛秋娘,一来不能打草惊蛇,影响湖祭;二来又要抓住时机,及时将其送到指定位置。

    夏夫人在那边的防备很紧,但几日来与外界断绝联系,不免给他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他要确保万无一失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东方欲晓。

    幽煌缓缓起身,步出屋舍,庄园中人流往来,却是静寂森然:

    湖祭,要开始了!

    幽煌徐徐而行,不多时便到了此际庄园中最是戒备森严的地方,亦即夏夫人的闭关之地。

    前面这三日,夏夫人都要焚香沐浴quled澄静心神,为礼敬巫神做仪式上的准备。

    幽煌顺势以封禁固锁,绝了她的内外联系。如今诸事安排已毕,他反而更要小心,早早过来,不给夏夫人任何调整的空间和时间。

    随着地脉水脉交织的阵势隆隆打开,夏夫人雍容的身姿在灵气弥漫的薄雾中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幽煌眯起眼睛,很自然地将视线指向她宽大祭袍遮掩的小腹,只是那里层层封禁加持,谁也看不出她腹中胎儿状况。

    这也无所谓,湖祭开始就再也瞒不住。

    飞魂城这一道封禁阵势牵动了地脉、水气灵气,散去之时,声势也是不小,虚空中很快就有几道神意掠过,但数量不多,也都只是在外围掠影。

    毕竟在三元秘阵之中,几乎所有人都是神意感应受限,超不过百里范围,那些大能也不会丢份儿丢到要抵近侦察上。

    这里能感应的、有必要感应的,都是关系特殊的强者。

    幽煌就分辨出几位“旧识”。

    但还有一位,并不是太熟悉,其意念静澈如水,仿佛只是闲来一瞥,却可映彻心湖,令人心神为之颤栗。

    这是,哪位地仙大能?

    幽煌回转视线,正好见到夏夫人貌似沉静的模样,忽然间就明白过来:

    夏怀玉拉的好帮手,渊虚天君……羽清玄!

    宜水居中,羽清玄收回感应,对余慈点点头。

    三元秘阵再怎么严密,对出身上清宗的修士,总是办法不多,羽清玄在此也受限制,但以其地仙境界,神意远去千里开外,也没什么难度。

    羽清玄仍留在洗玉湖,让余慈非常感激。

    毕竟北荒、天裂谷事变连出,罗刹鬼王的意图已经明确。到羽清玄这个层次,自然能看出来,那边是要冲击体系结构、造成既定事实、打下变局基础。

    尤其是“借道”天裂谷这一手,实在狠辣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由北到南,一线贯穿,可以想见,只要是在这条线上的宗门、势力,哪个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尤其是蕊珠宫,其宗门所在的飞泉山,西南地脉之英,多集于此,又毗邻大雷泽,要打通南北,撕裂真界,可谓是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之前六蛮山妖物大军冲击,恐怕打的就是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如今南海已沦陷于罗刹与大黑天之手,更与十三天妖海君合流,再无后顾之忧,第二波攻势,说不定马上便到。

    这种形势下,羽清玄留在这儿,当真是坚强定力,也是莫大支持。

    余慈深吸口气,越是事态紧迫,越要掌握好节奏,更不能顾此失彼。

    一干人等都在做湖祭前最后的准备,连白衣也在他身边,正负责情报梳理,主要处置与苏启哲相关的信息。

    眼下对洗玉湖拉网式搜查还没有完全结束,虽然随着时间流逝,加入“外道神明”体系的修士越来越多,范围越来越广,可时间终有定数,对比之下,进度着实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余慈冷眼看着,对搜查结果,一点也不关心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做个样子罢了。

    此时,妙相的设计、想要传达的信息,他已经解开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信息共有两层:一层就是“对比”,苏启哲、赤阴这样“授粉种香”的第一层传导者与后续层次的接收者之间的对比;还有与未受香气浸染者的对比。

    这是让余慈知道大概的关联人员和层级。

    另一层意思,则是从激发“授粉种香”之术的条件上来:苏启哲是意欲对雪枝施暴之时;赤阴则是在意乱情迷之际,都与房事相关。要说,妙相和他还远没到这份儿上,偏选用这等“条件”,意思就很明确了。

    这是又一次范围限定:

    注意与你有关的,有相似关系的目标——简单点儿说:留心枕边人!

    余慈自认为,妙相还是知道他的性情的,有时荒唐,却算不上是色中饿鬼,不可能漫无边际去猎艳,能确认有关系,或者必然发生关系的,就那么几位。

    北地以来,至遭遇苏启哲之前,公认的更是只有一位:

    白衣!

    见鬼的是,白衣也好、赤阴也好,余慈都无法从她们的记忆中,找出任何与妙相、与罗刹谋划相关的信息。本来这是证明她们清白的铁证,可在“天人异香”源头明确之后,所谓的“铁证”,反而成为了最大的破绽。

    余慈可以确认,罗刹鬼王和大黑天,有一种能够瞒过他黑森林法门的手段——不是特例、可以重复、非常高效!

    这也间接证明了,白衣和赤阴,应该是罗刹计划的重要环节。

    两人的立场,就是在罗刹鬼王那边!

    不只如此,这种藏匿记忆的方法,要想瞒过余慈,就不能有任何破绽,“自封自解”这种模式,显然是没有意义的,还是靠外力更保险。那么,最合理的解释就是,她们应该就有一个可以随时帮助她们恢复记忆的同伙儿……

    事情变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根据夏夫人的说法,当日她“寄胎”之时,白衣、赤阴、慕容轻烟都有参与。

    这本是没有必要的,此类隐秘之事,应该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几个人聚在一起,有什么用?

    余慈顺理成章地想到:

    排除自具立场的夏夫人,慕容轻烟很可能就是那个“同伙儿”,而且是掌握秘密、枢纽的关键人物。没有她,被遮蔽了记忆的赤阴和白衣,就是全无威胁的“小白羊”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慕容轻烟的立场表面混乱,其实已经确认,是与黄泉夫人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连串的举动,就比较值得揣摩了。

    余慈估摸着,对黄泉夫人来说,余慈和罗刹鬼王、大黑天打生打死,才是最符合她的利益的。不过,已经证实了“后圣”的虚无缥缈,两边的实力、布局差距未免太大,这一位,应该是“帮忙”往回找吧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就算是智慧如她,也不可能真的算无遗策,本人被禁锢在心内虚空也好、妙相的“授粉种香”也好,应该都是意外的产物。

    那么,在安排布置的时候,为周全计,她就必须要布下一条线索,发挥提醒余慈的作用,直指罗刹、大黑天谋划的核心,使双方的冲突更激烈、更直接,以便于她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此事的执事人,只能是慕容轻烟。

    之前,余慈担心打草惊蛇,一直没有与慕容轻烟深入交流,可看起来,未免有些过于谨慎了。他醒悟得也有些晚,身为灵巫,慕容轻烟与幽蕊陪着夏夫人闭关,三日来都是与世隔绝的状态,如今来看,无论如何都要等到湖祭之后,才有交流的机会。

    余慈也在琢磨白衣和赤阴所推演的角色。

    他与白衣的接触,多半还是巧合,很难想象罗刹鬼王会专门派人到环带湖上去等他,只为下黑手……妙相的提醒,可能单纯是因为对方的卧底身份;也可能是指与白衣相关的雪枝,这样的的巫门血脉目标,

    相较之下,赤阴更让他在意。

    因为,赤阴的关联者,是薛平治!

    余慈很重视薛平治这个强劲的盟友,不但她本身的修为了得,更重要的是知交遍天下,在未来的交战中,足以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
    可突然有了这么一出,无形中,就把薛平治给削弱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记起,罗刹鬼王似乎有“收集”有代表性的精通天人九法修士的“癖好”,薛平治、太玄魔母等,都曾是她的目标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太玄魔母这样的地仙大能,被她控制,倒是让薛平治脱了身……

    薛平治身上,会不会还有暗手?

    暂时,余慈没有把这事儿给薛平治讲,也是担心动摇了她现在高速调整恢复的状态。一时只能是自己担着,压力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在探测白衣、赤阴记忆之前,余慈觉得,他与薛平治彼此已经非常坦白了。

    可在那之后,他发现,这种“坦白”似乎不足为恃。若是最糟糕的那种可能性——曾经落在罗刹鬼王手中多年的薛平治,可能自己都不清楚,她的记忆究竟有几分是真,几分是假;有多少还在遮蔽之中!

    当余慈为这个想法而惊悚之际,羽清玄倒是否决了这条思路……或曰臆想。

    在羽清玄看来,一切的理论,都要根植于物性的法则,缺失了这个基础,什么理论都没有意义。从这个角度讲,她不认为这个世界,存在“不知不觉”湮灭大劫法宗师记忆的手段。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五章关键之人核心之地(上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