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为王前驱 贯穿南北(下)

    “无天焦狱还只算是一个点。这种情况若真的发生在天裂谷,两边天地法则体系共鸣、真正合拢,几乎就是重演当年浑蒙太古之事,偌大的真界,可能直接被捅个对穿!”

    厅内厅外,都是沉默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八景宫高层,当然明白,允星说话,其实没有半分夸张。

    两处虚空世界的碰撞,两种法则体系的对冲,就是这么样的场面!

    现在,八景宫的这些大能,愈发感觉到,当初所设计的勘天定元,未免是一厢情愿;紫极黄图,也再无意义——以如今真界乱相,正是草莽龙蛇并起之时,谁还会受你们的招安?

    此时倒是越发地突出允星之能,以其独到眼光,及早扭转宫中战略,不至于事到临头,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不少才刚刚扭转思路的大能,看允星的眼光,便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quled

    只是,允星面上并无得色,相反,苦涩之意愈重:

    “宫中虽是变化思路,要在重塑天地的路上,抢占先手。其实一些实际的事情都还没做。倒是东海那位,把大梵妖王充做了枪头子,自己却坐收渔翁之利,早就得了先手,且不是短时间就能扳回来的。特别要注意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家且看,从地脉流向、从天地元气排布、从法则体系结构,从一切的物性角度看,天裂谷、万鬼地窟、六蛮山、南海天柱以西,哦,还要加上北地的一部分,是南北贯通的一条线,也是当年浑蒙太古撞击真界留下的旧创。如果有足够的冲击力、足够的断裂点……

    允星伸手拍在真界地形图上,手掌覆盖了小半个天裂谷,顺势就在虚无中切了下去:

    “足以撕裂真界,分隔东西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室内流动的神意压力骤增。

    修行界大致以天裂谷为中线,划分东西两块,而事实上,不管怎么分,这只是一种地域和修行体系结合的产物,再怎么各玩各的,在真界整体结构上,也是一体。

    允星所言若真的实现,那就是把真界“撕裂”,对现有的天地法则体系,毫无疑问将是毁灭性的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……

    “灭世大劫。”

    允星抽回手,顺势在投影上又斩了一记:“若真如此,天地法则体系可能几千上万年都适应不过来,对此界生灵可谓是灭顶之灾。那时候的真界,就像这次碧霄清谈上的什么飞瀑界、冰岚界,步入毁灭阶段,不知哪天被别人发现了,再发掘出遗物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主位上的连山咳了一声:“尚不至于此……”

    允星倒也从善如流:

    “是的,可以庆幸的是,对这种情况,巫神已经做了预防。当初他吃了浑蒙太古的亏,后面就亡羊补牢,形成了真界和九天外域一而二、二而一的结构,用九天外域做‘承托’,必要时可以压制、可以反哺。

    “不过,弟子也是刚刚想到,对于九天外域,我们关注了多少?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连山立时为之动容:“你说九天外域,她也动了?”

    允星笑得无奈:“谁知道呢?不过拦海山外,太阿魔含出头需面,起码也能证明与东海有密切联系,有必要去侦测一番……其实吧,这也没什么意义。布局之下,一步占先,步步占先,咱们空有压倒性的力量优势,却画地为牢,身边还都是些瓶瓶罐罐,束手束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尽快把身边清理一下,做出决断,通报全界,明确立场,弄清谁是朋友,谁是敌人,划河分界,然后……开战吧!”

    允星站在厅堂中央,真界地形图的投影落在他身上,明暗不定,然而眼神却是静澈无波:

    “若不明确,世上就有太多首鼠两端之人、浑水摸鱼之辈,不管是南国还是北地,商家还是大宗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?”

    “没有比如!本界修士,根本追求还是长生,变乱之中,不能要求人人都是舍生取义,也不是人人都有必要维护法统……”

    允星的话很明白,现在是拉边站队,区分敌我的时候了。这将最大限度地压缩中间势力的空间,减少变数,最方便强力者的碾压。

    “但有一点必须注意,也许,我们的优势不像纸面上的那么明显。东海那位,将太虚法则运用得炉火纯青。空间、时间,现在成了我们的大敌!”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聪明人,明白允星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纸面上,八景宫可以拉出二十二位地仙,盖压真界。

    但那是以紫极黄图之会为节点。现阶段,宫中能拿出一半,不,三分之一的数目,就已经不错了。绝大部分地仙战力,还在茫茫宇宙中跋涉,全力赶回。这些人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像渊虚天君和羽清玄那般,“咻”地一下,就直接挪移过来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卡在这个节点上发动,确实很有门道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给我们从容堆积战力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下没多久,新的信息又来。

    允星随即将信息中的情况,反馈到真界地形图上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天裂谷一线,正漫上来暗色的光,那代表着极度污浊的力量,不断向上攀升。

    有没注意新消息的人就问:“兽潮?妖魔入侵?”

    允星深吸口气,答道:

    “浊海王兽。”

    稍顿,他一口气将详情倾倒出来:“血狱鬼狱浊海王兽无岸,半个时辰前从天裂谷中段突破两界虚空屏障,正从谷底往上爬……秽灵浊海随其涌入,已经向南北两端扩散。”

    厅堂中又是静默,至于那些地仙大能,已经有人通过真实之域,遥感天裂谷的情况。

    很不幸,允星所言,没有半点儿虚假,甚至眼下情况比他得到的消息来得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浊海王兽无岸确实是个没脑子的蠢货,然而它同样是妖王级别的大能。

    随它往来肆虐的“秽灵浊海”,面积比不上“无天焦狱”、“离幻天府”这等血狱鬼府九地之属,却是血狱鬼府法则体系的典型代表,且能随着它肆虐程度,急剧扩张,对于真界法界体系的侵蚀,也比不无天焦狱那边弱到哪去。

    随着其肆虐区域,向天裂谷两端急剧扩张,与北边乱局联成一片,分明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最恶心的是,天裂谷那片区域,本就是虚空屏障最脆弱的地区之一,别说地仙级别的大能过去,就是劫法宗师、长生真人去得多了,一场大战,都可能引发更致命的后果。

    如此投鼠忌器的局面,压制是没指望了,也就正式宣告了八景宫保持真界相对稳定,持续近十劫的“勘天定元”大计破产!

    那么,现在的问题就是,随着无岸上岸,东海那位正一步一步拿到筹码。

    而八景宫这边,甚至连牌桌都还没上去!

    主位上,连山长叹一声,站起身来:

    “大家应该没有异议了,我便将此事向圣人汇报。至于洗玉湖那边,就请邵师伯全权代表……上清三十六天,出不得半点儿岔子!”

    北荒乱局的确切消息,传回到洗玉湖的时候,正是飞魂城湖祭的前夜。

    对绝大多数修士来说,此界大局的后续变化还是模糊,可只是这样,已经给了许多人闷头一棒。

    尤其是步虚、真人这一类的修士,大都是数百年间,连续经历了两次天地大劫,眼下又是血狱鬼府破界而来,很多人已经是心力交瘁,都动了远离漩涡的想法,短短一日间,洗玉盟各处传来消息,前往外域修行的人数,陡然激增。

    仅以距离洗玉湖最近的“死星”甬道为例,一天登记通过的人数,就超过了前面一个月的总和。

    后续的人潮也可以想见。

    只是,这份从天而降的收益,恐怕渊虚天君那边,也不希望出现吧。

    “人心思安,人心难用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幽煌难得坐镇洗玉湖,在此北地中枢,把各方消息背后的大形势,理得更加清楚,但也只有付之一笑:

    “可惜,此界的安危,他们做不了主;想躲,也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剧变之局,龙蛇并起,只要出身于真界,就算没有血脉的约束,也有法则的牵系,岂是一个“躲”字就能解决得了的?

    当然,巫门法统,生于斯、长于斯、成于斯、败于斯,更是不可能有别的选择。此时此刻,巫门更需要一个强力的领袖,带领他们,在这乱世之中,将法统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的心口更是如油煎火燎。

    时间真的够么?真的来得及?

    巫胎之事,别的还好,最珍贵的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十月怀胎、十载培育、百年长成……平常在修士眼中看来,一晃便过的日子,怎么就如此漫长多艰?

    不说以后,就是现在,北荒剧变,直接撼动天地法则体系,与之相关的巫神精髓灵水岂是无感?相应的,湖底几被同化的幽灿,应该也更加辛苦。

    还有,之前渊虚天君和羽清玄的到来,正是夏夫人相邀,已经表明了其立场。

    纷繁事项,千头万绪,几乎没有一条,对他们兄弟有利。

    巫道存续,艰难至此乎?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四章为王前驱贯穿南北(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