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为王前驱 贯穿南北(中)

    时间稳步向后推移,有关于北荒的消息越来越多,渠道、层次也越来越丰富。

    不只包括真界这边的,也包含有血狱鬼府方向的。

    对真界各宗高层来说,一个更丰富详实的图景,渐渐铺开。

    作为本次事变的主角,无天焦狱之主大梵妖王,虽说总是来去匆忙,给真界士的印象,模糊不清,可他的实力却是实实在在的,他的思路也一直非常清晰。

    根据可靠消息,他走的是罗刹鬼王的路,贯通两界,成就神主,虽然比罗刹鬼王晚了足足十二劫,但由于他的魔门身份,故而影响力早早跨越两界,基础其实还远在当年初入真界的罗刹鬼王之上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作为魔门的重要人物,大梵妖王也不是傻等,据说他很是接触了一些魔门法统,虽说以魔门一贯的作为,其实不可信任,但在大势之下,仍有可为。

    眼下又是千百劫不曾见过的大变局,一旦成功,便可打下万世不易的根基。

    夯实基础才是最重要的,长生问道又不是赛跑,谁早一步,谁晚一步,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从这个意义上讲,大梵妖王的思路,要比罗刹鬼王沉稳得多。

    正因为沉稳,他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接受“失败”,而每一次“失败”,也都没有动摇他的根本。

    可这种“厚积薄发”的策略,在当前已经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真界还是血狱鬼府,两边的明眼人都看出来,罗刹鬼王正在做一个“天翻地覆”的事业,也是注定了要颠覆两界一切既定成规的事业。并且为了这番事业,撬动了两界的根基。

    八景宫想稳,稳不住;大梵妖王想稳,同样稳不住。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他必须要动一动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借助业火的封锁,大梵妖王一系做了太多事,几十年专心经营,已经借助黄泉秘府这个跳板,将真界与无天焦狱联系起来,眼下要做的,就是在罗刹鬼王发力之前,先圈占住未来的地盘。

    北荒这边,他要了!

    最初,一切都还算顺利,无天焦狱与真界的碰撞,发源于九地之下,特殊的区域环境,在两界冲撞中,甚至要更容易控制。

    被一层层浸染蚀透的真界法则体系,不断扭曲、异变,九地之下,由辛乙布设的封禁直接就给抹掉,半径超过万里的区域,尽成焦土,不适合真界生灵的生存,但却是无天焦狱妖魔的乐土。

    这是“核心区”。

    再向外围辐射,就是类似于天裂谷底那样的“缓冲区”,至于更外围,则是分级详细的“变异区”等等。

    这些大梵妖王设置得很有条理,因为虚空的对冲、影响都是双向的,这边稳定,那边也稳定;这边混乱,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可再有条理,也架不住出状况。

    就像余慈所判断的那样,黄泉秘府这块跳板,随时都会被人抽掉,就算“不抽”,在关键时刻摇摆几下,也是要命的。

    具体的问题详情,外人无从得知,但可以确认的是,大梵妖王的这次破界之举,绝对算不上完美。

    特别是到了后期,两界冲突“污染”的法则,开始不可控制地四面扩散,这边北荒倒霉,那边无天焦狱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无天焦狱如何,真界修士操不了那份儿闲心,仅就真界而言,情况堪称糟糕。

    以黄泉秘府为中心,半径上万里的区域已经等于是“沦陷”,两界对冲的力量,掀起了一场大地震,离得最近的丰都城,直接塌陷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更让人头皮发炸的是,由于黄泉秘府特殊的环境,本次动荡,还带出了相当规模的“业火”,其对生灵的毁灭性伤害,使得北荒人人自危,无疑又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周边区域,传说已经有“地狱众”游荡。

    更实际的情况是,大梵妖王在真界的“头号鹰犬”十方大尊,聚合北荒乃至于北地魔门一些小宗小派,成立“十方鬼道”,大有将北荒区域彻底占下的势头。

    对真界宗门高层来说,只有长生真人水准的“十方大尊”,直若跳梁小丑一般,但在大变局下,各方联动,一时竟难以清剿。

    北荒附近,只有一个阴山派,算得上是天下大宗,此外就等于是垃圾山,再找不到可观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以阴山派一宗之力,全面剿杀“十方鬼道”,也是没有意义的事,他们的有生力量,主要是配合八景宫,冲击黄泉秘府,试图将濒临失控的“两界甬道”重新封堵。

    两宗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、不可谓不卖力。

    阴山派出动了三位劫法宗师、四位长生真人,鬼兵超百万,动用了宗门镇宗法宝之一的“六天阴仪”;

    八景宫先是以地仙隔空神意冲击,配合阴山派进剿,又通过“天梯”,直接将战力投送过去,前后等于是四位地仙战力。

    如此高端战力超过十人,道兵、鬼兵齐出,包括洗玉盟几大天阶宗门在内的大型宗门,都要狼狈不堪,保不准就要给削平了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黄泉秘府周边,既有异化法则压制,又有业火封锁,大梵妖王多年时间,借且血狱鬼府的资源,已经培育出地狱众数十万,几乎再现当年“十八地狱”的盛况。

    业火此物,别的不提,对付地仙这种“天地法则难承之重,万物因果照映之身”的存在,当真是没的说。

    八景宫也没有料到竟然是这等境况,最初虽是势如破竹,一度穿越破碎的虚空屏障,突入无天焦狱,几乎要将黄泉秘府从大梵妖王的控制中夺回。可“业火”一出,八寒八热、近边、孤独等十八地狱一一化现,几位地仙便束手束脚,一位通过远程神意攻伐的,甚至险被业火循迹烧上身去,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这就等于是折了一阵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几位地仙大能出手,虽是尽可能地将战场往“无天焦狱”一边推移,可到后期,突破“地狱道”的封锁时,就很难照顾周全,一轮冲击与反冲,反而是再次撼动了天地法则体系,使北荒区域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血狱鬼府与真界的碰撞对冲的影响程度,反而又加深了。

    此战之后,真界哗然,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见过“破界”战事的各路修士,算是开了眼:

    八景宫四位地仙,又有阴山派配合,攻伐一域,竟然是狼狈退回。就算里面有种种限制,可外人又哪管这么多?

    一时间,真界人心骚动,纵然不至于到“惴惴不安”的程度,却也有很不利的苗头。

    一界人心变化,云中山上,倒还算得上平静。

    只是有几人摇头,几人自嘲。

    “人心起伏,神道兴焉。我们这是给人家帮了个大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由此确证,不掌握一个完备体系,求稳都没有意义,想祸害可容易得很!”

    “大梵已如此,东海那边更难把握,咱们这是被她借来的枪头子戳了一记。”

    “从黑天教流传出来的教义看,三界天通,莫非应在了北荒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倒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位开口,之前的那些自嘲和猜测言语,都是停下,几位八景宫地仙的意念都集中过去——由于地仙境界的特殊状态,他们在真界之内,很难聚在一起,平常只能以神意沟通,要想见面,还是域外比较保险。

    此时,看似寻常的精舍之中,只有连山一位地仙,以及山上几位大劫法宗师,在他们中间,仅有真人修为的允星,看上去很是惹眼。

    随着他起立开口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移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此次八景宫的针对性反应,是允星早已确定失败的,又是他赞成实施的。

    通过这一次挫折,将八景宫内部最后一部分“杂音”给挫消掉,至少在此刻,八景宫只有一个声音,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天地变革,八景为先!

    而做为首倡者,允星的地位,自然大是不同。

    起立之后,允星接着前面的语句,续道:“北荒也许是一个起始点,但应该不会限于此间。就像现在,从我们的观察来看,迫于压力,大梵妖王应该是调整了中心开花、四面开拓的方略,将两界对冲的法则结构异变,通过地脉流转,传导到西边去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音,厅堂中显化出一片真界地形全图,如倒扣碟状,正是真界全貌——这份地形图,便是八景宫厚重积累的体现。上面可不只是展现出地形地貌,而是包括了真界之内,九成成的地脉、水脉、天地元气流向分布等关键信息,甚至标识了成千上万处洞天、秘府,乃至于和域外星、界的连接甬道所在。

    随着允星的指划,有一道红线,从标识的黄泉秘府处,循地脉流向,一路向西,打穿了半个北荒,与一条贯穿南北的特殊气脉相接。

    “天裂谷!”

    允星的笑容有点儿苦:“这里,本就是真界与血狱鬼府的对接点,屏障脆弱,底部情形与洗玉湖底相似,已经模糊了分界,可以互通。虽说目前为止,两个世界不在一个层面,虚实交错,可无天焦狱已经开了头,证明已经有部分依附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真界地形图下方,有一团阴影显现,已经渗入了真界结构的内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