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为王前驱 贯穿南北(上)

    这一刻,榻上三位,不着寸缕,余慈手扶着赤阴的腰肢,撑起上身,全身肌肉紧绷,话的尾音都还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羽清玄跨空而来,面向榻上,四目相投。

    刹那间房中榻上情景,各类气味温香,还有那难以辨析、判断的复杂情绪,都绞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余慈就像是根木头,从里到外、从形骸到思维,都是僵的。他看到羽清玄的眼眸深处,清晰照映出榻上的影像,这也是他现阶段唯一的认知或曰意识,除此之外,再无他想。

    所以,这种窘迫到极致的情形,终究持续了多长时间,他没有一点儿概念。

    直到羽清玄垂下眼帘,轻声开口:

    “她们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的思维终于有点儿晃动,但还是扯不成串儿,完全就是鹦鹉学舌:“她们……”

    依稀能够感觉到,羽清玄的视线,从身边两位女修身上扫过。余慈这时醒悟自家的手放在哪儿,连忙抬起,也在此时,他听羽清玄道:

    “这是赤阴。”

    余慈微愕,见羽清玄视线所指,正是昏昏沉沉的赤阴,只能是呆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是白衣了……还是头一次见到真人,很奇特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余慈又点头,奇怪于为什么她认人认这么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才猛然想起,自己该说点什么:“羽宫主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出口,羽清玄清澈明亮的眼神直抵过来,把他后面的言语又尽都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此时,羽清玄竟又往前走了一步,已经到了床榻边缘。

    偏在这种时候,余慈的鼻子又灵敏起来,察觉到来自羽清玄身上、清逸幽远的“长生香”,与榻上帐中古怪的气味揉在一起,那滋味儿竟是说不出的难受。不自主就长长吸气,竟是想把这里的味道全吞到肚子里去,免得糟践人家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幼稚荒唐的做法,没有半点儿意义——若有,也是逗人发笑。

    羽清玄分明就在笑,然后,她伸出手,在余慈脑门儿上拍了拍:

    “你这个年纪,得入长生,本心不失,值得恭喜。但要记得,你既然选择了玄门根基,一些澄心静意的功夫,也不能忽略了。这时候受到形神变化的刺激,一个控制不住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年猫儿比你还要早些,在山上闹腾得连师傅都头痛,也是闹得太欢了,现在连自己是人是猫都分不清,你也要注意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呃,是。”

    余慈口中答应着,却如在梦里。这,这就过关了?

    等等,刚刚羽清玄拍他脑门……这是把他当成了那只不靠谱的猫吗?

    一时间,余慈都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失落。

    反正,他刚刚还满盈的心头,骤然就空了下去。

    羽清玄则不会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,她急匆匆过来,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余慈商量,可眼下这幕情形,又绕不过去。当下,便先施了手段,使白衣和赤阴陷入更沉的昏睡中,然后才问:

    “你这边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决不会浪费了这个解释的好机会,虽然从本质上讲,也没什么可解释的,他只能是把与赤阴、白衣相关的一些消息说出来,尤其是刚刚察觉到的“天人异香”,更是作为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羽清玄安静听着,一点儿也没有因为眼前荒唐的情形,而表现出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还是余慈说到后来,发现自己一直都是光着身子,又是大窘,忙摄来不远处的衣物,草草套在身上。羽清玄则在此段时间内沉吟了一番,又道:

    “你的打算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最简单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经过之前的缓冲,余慈的脑子已经恢复了正常,他当然有更简单的办法——直接破入赤阴的形神交界地中,读取信息,强烈的心绪动荡之后,无疑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羽清玄嗯了声:“那就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余慈依言而行。由于前面的种种刺激,虽然此时赤阴灵智昏昧,但所有和余慈有关的心念、记忆,都会特别活泼、清晰,从这里,余慈不但看到了当年双仙教中的一些情景,还看到了赤阴剑园之后的轨迹。

    这位倔强高傲的女修,挣扎着要走一条不依靠任何人的孤独的路。

    然而,有心、坚定意志,不代表能够冲破一切阻碍,此后有数年时间,都是在挫折和迷茫中渡过,后来,还是慕容轻烟找到了她,介绍给夏夫人,又入了薛平治门下,才真正上了正轨。

    赤阴的经历,也算是跌宕起伏,可大略扫描一遍后,问题出来了,相关的记忆中,并没有妙相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呢?

    没有见到妙相,这“授粉种香”的秘术,是怎么落到她身上来的?

    羽清玄摇摇头:“看起来,你的法子还要再斟酌,这边的事儿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干笑一起,其实这种情况,已经很说明问题了,他心里也有了思路。但见羽清玄确实有事,他也需要照顾一下,便道:

    “这种阴诡之事,还要好好梳理。羽宫主,刚刚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余慈还记得之前天地动摇的变故,本以为是三元秘阵运行出了问题,可如今看来,又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羽清玄轻叹一声:“真实之域上,感应还算明晰……大概是北荒方位,天地法则体系结构,出了大乱子!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余慈稍怔,立时将自家心神投射出去,一路攀升到真实之域,以“拈弦转丸”的手段,细察北荒方向。果不其然,那边的法则体系结构,呈现了非正常的扭曲,但又不是“虚空挪移”造成的那一类,倒像是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渗进来了?”

    一语未绝,真实之域上,来自另一方,也就是幻荣夫人的消息也传导过来。

    余慈在与幻荣夫人交流时,早早就把北荒地界“封赏”了出去。即使这种行为,没有任何宗门势力公证、认可,但幻荣夫人可不会就此束手束脚,短短年许时间内,已经在那里做了相当的投入。

    身为魔主级别的强者,只要幻荣夫人愿意,她的耳目便能够覆盖整个北荒,此时反馈的信息,也是第一手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黄泉秘府……大梵妖王?”

    收到幻荣夫人的传讯,余慈咧咧嘴,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。

    真是老相识!近乎徒劳地折腾了几十年之后,这位终于又要发力了?

    幻荣夫人“欲染魔主”大成的契机,就在大梵妖王那里,她深入北荒,忽略掉谁,都不可略掉大梵妖王。

    这段信息,正是幻荣夫人结合第一手情报,还有部分对大梵妖王的判断推衍,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幻荣夫人怀疑,被辛乙封下北荒地层深处的黄泉秘府内部,开启了通往无天焦狱的跨界甬道,而此时,这个甬道已经开拓到了“不可逆”的状态。

    用最简单的话说:大梵妖王当年在剑园没有做到的事情,如今在北荒已经成功了,而且,做得比在剑园时更为激进!

    “黄泉秘府周边的地脉,经过五娘子多劫以来的梳理,流向是很清楚的。可在不久前,所有相关地脉都受到不同程序的冲撞、扭曲,还有特殊的‘毒素’,渗入地脉,并通过它们,向四面八方向扩散,速度非常快……当然,这种‘毒素’只对天地法则体系结构有直接影响。”

    幻荣夫人也是一边接收,一边汇报:“现在已经有部分‘毒素’扩散到了丰都城附近……辛乙当年的封禁肯定是完了,不过黄泉秘府内部的状况也未必有多么顺利,流泄得太快,少了蓄积转化的过程,过于浪费。保守点说,可能是贯通两界的过程中出了变故、意外。”

    意外?在黄泉秘府,真的有意外可言?

    余慈摇头而笑:他倒觉得,这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按照黄泉夫人的记忆,大黑天早就占了碧落天阙,从统属关系上看,随随便便都能在黄泉秘府动手脚,特别是小五离开、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破灭之后,更是清掉了最后一层障碍。

    在深入了解其中关系之后,余慈也不免向大梵妖王道一声“佩服”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,你也敢要?

    从这条脉络上追溯回去,余慈“理所应当”地又看到了某些人的身影,也就愈发地感觉好笑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这回,怕是又给罗刹鬼王利用了一把,且是“为王前驱”,积极得很哪!

    大致了解下情况,余慈还有点儿奇怪羽清玄的激烈反应:

    “北荒在北,蕊珠宫在南,宫主您是……若是重器门的话,我可以帮上门,帮着他们转移就是。”

    羽清玄微微摇头:“重器门多年前已经南迁,无需天君挂怀。只是北荒之乱,非一域之乱,也不知八景宫等,是否能看出来……嗯,出手了!”

    突然的话锋转折,让余慈看明白,对于天地法则体系结构的感应和掌握,他比之羽清玄,还有相当的距离。

    他有幻荣夫人为耳目,也是迟了快要一息时间,才得出确切情报:

    “八景宫地仙大能隔空神意攻伐,阴山派已经应邀,派出阴兵相助,目标直指黄泉秘府!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