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视若无物 初心存续(下)

    余慈此时问起赤阴,便是要处理前面种种未解的疑惑。:3w.

    白衣的状态太过奇妙,不好下手,赤阴也许是个更合适的突破口,至少也是一个很好的参照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白衣的态度倒比他更积极:“赤阴啊,现在应该是在做晚课,要她来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栖真,去请赤阴师姐过来。”

    门外一直静候的栖真,用还算平静的语气应了声,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余慈突现发现,事态的方向有些偏了……当然,从他和白衣滚在一起的时候开始,就已经偏了。

    而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倒又非常符合赵相山的思路。

    只是,如今这位率先提出以上思路的智囊,正缩头缩脑,躲在云楼树后面,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眼下这种情形,还要关注,就真真是找死了。

    余慈本还在想,要不要换个地点、方式什么的,被白衣越俎代庖这么一说,也懒得动弹了——别人都这么想,他又何必急着撇清呢?更何况,他也承认,此时此刻,他心中正泛起波澜。

    稍定心神,余慈还要思考,怎么从赤阴处获得几个关键要点,而此时,屋外脚步声由远而近,没有半点儿犹豫,一直到门前。

    随即,来人堂堂正正,推门进来,且没有任何迟疑,掀起帘子,进了里间,面对都是不着寸缕的余慈和白衣,目不斜视,也毫不回避,叉手行礼:

    “赤阴见过天君!”

    礼数周全,话音铿锵,如刀剑交鸣,虽在旖旎室中,却自有百折不屈之气。

    余慈靠在榻后壁上,眼睛微微眯起,来人直白坚决、不坠志气的态度,让他微微怔然,也不免感慨。

    这就是赤阴……但这也不是赤阴。

    此时的赤阴,大概从晚课中被叫起,衣着罕见地比较随意,内里是一件居家常服,长衣直垂脚面,看得出还比较轻薄,显露出素纱长裤和笔直的腿线,在外则是临时裹了一件华丽丝绸披风,聊做遮掩。

    在余慈眼中,此时的赤阴,就像是她所穿这样,外面的坚决,只是那一件华丽的披风,真正的心理防御,则是那什么都遮掩不住的细薄常服,至于真实的她……

    她以为,面对一位已经迈入真实之域,又精通情绪神通的强者,能够遮掩住什么?

    从这一点看,赤阴比白衣的“状态”,逊色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可是,一个曾经呼来喝去,随时可以灭杀的懵懂小童,如今却将自家命运攥在掌心,生杀由之——谁面对这样的经历,能保持住平常心?

    平静、从容和坚定,要做由衷而发、内外如一,何其难也!

    倒是余慈,心中某个角度,仿佛在刹那拂去了尘埃,变得明亮通透起来。

    任何心理都是客观存在的,比如“优越感”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的比较、竞争,失衡而又平衡,也是天人法则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此时,赤阴心中有多么低落,他心里便有多么高昂!

    这很幼稚、很卑劣……吗?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想到了羽清玄。

    在拦海山外,羽清玄教他不失本心、不离初心。

    他的本心是什么,是个很空泛的概念;但作为“初心”,还能有多复杂?

    现在余慈不怕说:

    当初在双仙教的少年,面对强大、残忍而又美丽的赤阴女仙,萌动的心思,不外乎战而胜之、压而服之、收而纳之……

    这是赤阴烙刻在他心里的思维痕迹,也是少年不甘于人下的本能体现。

    堂皇也好,阴暗也罢,可笑也不怕——此时此刻,它们分明都还在。

    纵然数十载激流奔涌、泥沙沉淀,可就这么刨出来,竟依然如明珠般皎然。

    而且,不是一颗,是一串!

    人之所以为人,我之所为我,一整条脉络,从开始到现在,清晰演变,莫不呈现,或有异化,却不失本源。

    余慈很欣慰,很坦然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“成果”面前,罗刹鬼王的安排、夏夫人的谋划,都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也无需掩饰什么,对赤阴招手:

    “来,你过来!”

    一句话,击溃了赤阴所有的心防和尊严。

    赤阴没有拒绝,也没有拒绝的意义,她面无表情,低垂眼帘,惟有入鬓的长眉还带着些许冷意,就这么慢慢趋前,到了床榻边缘。

    余慈探手,轻抚她细腻如玉的面颊。

    赤阴终于抬眼,眸中冷光凝定,然而她下一个动作,却是伸手,松开了颈下披风的系带。

    丝绸披风无声滑落,映着灯光,薄衣之下的肌体,分明在绽放光采。

    余慈笑了起来,没有阻止她。

    赤阴现在不需要同情,不在乎伤害,若他赠予所谓的怜悯,那高高在上的姿态,只会招来赤阴心底的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“初心”在或不在,余慈不知,但她“本心”看来是在的!

    正因为存在,两边心与心的碰撞,注定了仇怨和不谐。

    这就对了,为了存在、为了抗争,手段无所谓,只要承受得住冲击和反噬。

    悲剧在于,某些人会在抗争中迷失,在手段中灭顶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“道与术”的差别。

    长生不是“道”,却“几于道”,是道的近途,除此以外,一切心术权术,应该为“长生”来服务,而非相反。

    最明显的反例,就是夏夫人。

    可以确认,夏夫人已经迷失了,虽然到目前为止,论境界、心术、权位,夏夫人都在赤阴之上,可只要赤阴不死,保持住现在的心态,而夏夫人再不悔悟,早晚有一日,赤阴会高居于她之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上限。

    余慈为此而愉悦。

    当然,这绝不是什么宽宏大度,而是人的某种心理——这样的目标,才更有价值,才更完美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比如在绝壁城的时候,他一剑贯脑,“杀”了赤阴,但那是形势演变,并非是实力的绝对碾压;剑园中更不必说,他的修为境界比之赤阴,其实还有距离。

    那时,他真的快慰吗?

    不是的,那其实更像是一种不完美的空虚。

    像如今之般,将当年双仙教的情势彻底掉转,才是当初少年的心思所在!

    不要笑他小气,长生本就是一切意义的集合——当年的懵懂小童,为了战胜、征服一个强大、残忍、几不可撼动的强人,用他的志气和倔强,投向不知终点的茫茫前路,用这长生这堂皇大道,争取之,翻覆之,最终成就,何其快哉!

    余慈心中燃起了火焰,是“我”的原发的火;是几十年劫难挣扎,精进勃发的收获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恶花结恶果,但“恶果”仍是养份,他为什么不要?

    他也要确证初心,要验证很简单——还有没有预期中的快感呢?

    如果去品尝结出的果实,却是无滋无味,那无疑就是悲哀了。

    此时,榻上白衣微笑起身,伸出手臂,把赤阴缠住,拉到榻上,三人当即滚成一团。

    三颗心,三种状态,轰然碰撞,也在抵触、挣扎、消融,每一份震荡变化,都激起身体强烈千百倍的反应。

    真的很爽!

    余慈再不掩饰,放声大笑,此时此刻,他已了却心中的某个结,填补了某个空缺,并且没有半点儿折扣,收获是如此地充实满盈!

    现在,轮到赤阴来苦苦追索了。然而难度超过他当年何止百倍?

    能不能坚持,能不能坚持得住……要看赤阴本人的造化。

    三人折腾到了天亮,到了最后,赤阴仅有的一点儿矜持也被碾碎掉,在嘶哑的呼喊声中,神智彻底昏蒙,完全失去了对肢体、对心神的控制。

    余慈长长吐出一口气,手掌还拢着赤阴纤滑细腻的腰身,白衣则早在一边睡了过去。看着榻上狼籍模样,余慈哑然失笑,心中却是清明透彻,有些事情,正好这时候来……

    思绪忽然断掉!

    因为在此刻,忽有一层馥郁浓烈的香气,在帐中榻上迸发开来,沾染在他身上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余慈怔了片刻,低下头,昏迷中的赤阴浑然不觉,可那香气,确确实实从她身上流溢出来。

    天人异香……妙相?

    余慈的面色转为严峻,这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因为从“授粉种香”的原理看,赤阴身上的,不是从苏启哲身上二次转移的香气,而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加持、第一次挥发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赤阴曾经与妙相有过接触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余慈陡然打开了另一条思路:是了,就像他所想的妙相一贯的直白作风,如果换个角度,不是去搜索苏启哲的轨迹,而是看“分级”——看谁是与妙相接触的“第一级”,彼此参照比对,岂不是更容易找出共同点,由此推出妙相的所在?

    正沉吟之时,忽地床榻抖动,不,整个房屋都摇动起来,神意外扩,这震荡已经扩及了感应所及的整片天地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余慈一个愣神,忽又有意念切入,是羽清玄,而且罕有的非常急迫:“北边法则体系紊乱,出了岔子,你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没有?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呃,已经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去你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啊?羽宫主……等等!”

    话出口已经迟了,下一刻,羽清玄驾轻就熟一个挪移,出现在屋中、榻前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抱歉,又迟了,有些犹豫这个情节,不过还是按照“初心”下的大纲,补全了吧,也算个了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