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视若无物 初心存续(上)

    刚刚那位,话虽然不中听,但附近修士都是在北地三湖生活久了的,对三元秘阵自然有种敬畏感,要知他们现在就被限制着呢。

    三元秘阵之下,便是头蛟龙,也要盘着——这已经是洗玉盟中修士、乃至于天下人的共识了。

    “那,天君从哪儿来?”

    “你无聊不?东西南北,哪个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还有天上!”

    有人笑眯眯地举手:“这样比较有派头,远远飞过来就有些失了气势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有理,哎呀,九娘子?”

    等众修士看到说话的人,周围的气氛骤然间火热起来,不少人便往这边挤,还有人叫嚷:

    “九娘子,怎么今儿有空出来……是来接天君的吧!”

    现身于此的,正是小九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宜水居外面,被成百上千意图拜入上清宗的修士挤得水泄不通,宜水居里的陆雅、小五等,都是能不出去,就尽量不出去,便是不得已要外出,也要避开他人耳目。

    可是小九不一样,她不但常出来,还是大大方方地从正门进出,也因此,很快就成为了外面这批修士最熟悉的“渊虚天君身边人”。

    小九看似一派天真,其实她经历甚奇,再拜恩师也是全力培养,这些年早历炼出来,心思很细,更有主见。

    她就觉得,宜水居外这些修士,能坚持数月,不管初衷如何,起码的诚心还是有的,这些都是日后余慈重立上清宗的人脉,就算不收入门下,也不能伤了人心。

    故而,她只有有闲,隔几天就出来一趟,先和人混个脸熟,消除掉外界对余慈“倨傲”的负面风评,也趁机观察、记忆几个可造就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事儿还非她不可——宜水居里面,小五是真天真、陆雅身份受限、叶池内外有别,只有她形象好、性格好、又能说会道,很快就在这群修士中间培育起了极高的人气。

    本来渊虚天君即将亿万里挪移至洗玉湖的消息,就让这边气氛炒得沸沸扬扬,小九再这么一亮相,更是热烈十倍。

    不少人生怕失去了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干脆直接冲上来,要小九帮他们说项:

    “九娘子,我在天君棋局上,悟出了两项神通!请务必告知天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水都烧不开的火力,你也有脸提!九娘子看这边,我这一招熔金手,才是真正的小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九娘子,我已经敬奉天君,请回了‘外道神明’加持,向道之心坚定,天人共鉴啊!”

    小九聪明,眼看局面有失控的风险,立刻呼叫后援,趁乱抽了个空子,一头钻进抢进来的另一个“圈子”里。

    “都散了、都散了,这是求人还是吓人来着?这么恶形恶状,回头天君翻手把你们全给镇在湖底下!”

    这种话,小九是不能说的,但别人说了,效果却很好。

    沉着嗓子低吼出来的,是小九在绝壁城的故人,前无生剑门门主董剡。虽说这位与小九亲人所在的万灵门,历史上颇有些龃龉,但在合力灭掉白日府后,已经算是化解,且出门在外,老乡帮老乡,也是应有之义。

    小九便是通过董剡,很快融进入了宜水居外的环境中,而且,还认识了吴景等几位颇有潜力的修士,形成了一个小圈子。

    很自然,董剡、吴景也很是招人羡慕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来二去,都混得熟了,等暂时脱离了乱局,上了外围游船,摆上茶点,吴景便厚着脸皮求人:

    “九娘子,天君来了,给提两句呗。”

    “求我有什么用?就是来了,也未必来宜水居啊。”

    “咦,天君的至亲都在这儿,不来宜水居,还能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人家的落脚地可多了。再说,朋友、妹妹什么的,还是抵不过……那个!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枕边风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正为小九倒茶的董剡手一抖,茶水全洒出去,旁边吴景及时展现符法实力,火光扫过,将桌上茶水尽都蒸发,却没有触及旁的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那火光随后又聚拢起来,化为一只翎羽清晰的小鸟,在桌上跳跃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这是吴景数月来参悟的成果,灵感自然是来自于碧霄清谈的那盘棋局,也是想凭借这个,让小九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现在的小九,心思没在这上面。向来聪颖明快的九娘子,今日就拍了桌子: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哎?”

    几人乘坐的游船,忽然摇动,震荡不休。

    由于力量源源不断,即使这里包括小九在内,都还没有触及到天地法则体系的感知层次,可震荡源头在哪,仍然能够察觉个大概。

    好像是……湖底?

    很快,震荡源头的感觉就模糊掉了,因为这一刻,震荡的区域,蔓延到了他们所能感知的每一处虚空,确切地讲,是三元秘阵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宜水居外为之骚动,正讨论渊虚天君的时候,突然来了这么一出,不联系起来都不可能。况且,其中有很多人,都有着别样的感受。

    比如吴南,这一刻身上便如过电似的,这一刻的感觉,和在碧霄清谈上目睹渊虚天君势压四方的记忆,是何其相似!

    一个激零,操控的符法火鸟直接崩散,他脱口叫道:

    “天君!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怎么做到的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只要是在洗玉湖的各宗高层,十有七八都是切入了湖底监控法阵的渠道,接收来自那边的信息。

    湖底的震荡还在持续,那是天地法则体系结构扭曲后“舒展”恢复的表征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,和真实之域传下来的信息是严丝合缝,一一对应的。

    面对如潮水般涌回信息,各方高层,几乎是一水儿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因为由此可以证明,渊虚天君和羽清玄,竟然真的直接穿透了三元秘阵的封锁,与湖底某个节点对接,施展虚空大挪移,从拦海山外,直接挪回了洗玉湖!

    “三元秘阵是他们家的后花园吗?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玩的?这没道理啊!”

    “楚天君,你是虚空挪移的大行家,这倒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如此精确的定点挪移,应该是羽清玄的风格。大概的思路,是找到目标地点的虚空结构特征,或者借用与挪移者联系比较紧密、留下印记较多的虚空位置。当年对柳观,用的是后一种,所以传到了拦海山外海,靠近魔门东支的位置;现在,应该就是前者了。”

    楚原湘给各位宗门高层解释一番,但有些话没有展开细说,比如,确切的地点,很可能是太霄神庭;虚空结构特征,则是水世界、真界交汇处的虚空结构。

    若真如此,余慈二人对湖底的情况,应该是非常熟悉——至少超过这边各家宗门高层中的大多数。

    这是个很值得关注的现象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各宗高层的重心,并没有放在这里,而是特别在意与“三元秘阵”相关的问题。

    楚原湘没有解释三元秘阵被突破的问题,不过等到各路信息汇总,一干人等也就琢磨得差不多了!

    毫无疑问,渊虚天君再次压制了三元秘阵的运转!

    是的,已经是第二次了!

    上次是用万古云霄,结合上清宗的遗留,硬是挤出了秘阵隐藏的缺陷。

    这次则更绝。

    “外道神明加持……这是让人给渗透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通过传回的信息可知,洗玉湖上几乎所有请来了“外道神明”加持的修士,都有非常清晰的感应。

    仔细分析,那是体系加身、力量扫过的迹象。

    可以确认,余慈是通过这些修士,撑开了上清宗的体系,和上次一样,又激发了“三元秘阵”的上清残留,撑开了本应严密的封禁,穿透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才几日,有多少人请求了外道神明加持?”

    “湖上也有几百号了……保守估计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都是在宜水居外的那批,步云社也凑热闹,据说对天魔十分有效。”

    各宗高层都是哑然。

    其实,纯以加持本身来说,人家渊虚天君也说了,玄门正宗受益最大,其余的要等而下之。然而北地修行界繁荣,托上清宗、清虚道德宗、四明宗这些天阶宗门的福,玄门心法非常流行,未必优秀,但很正宗。

    相当一部分散修,都是用此类心法,一点点磨砺道基,别的不说,基础相当扎实。

    以前对此乐见其成的部分宗门,现在心情,都很复杂

    有人则纠结于“外道神明”加持本身。

    “那加持,真的可以随时摆脱?”

    “有人试验过了,随断随续,没有任何限制。”

    “这,神威何在?”

    “人家不在乎吧……上清神道,与神主之途,是不是有些差别?”

    “哈,总不能是现在就养‘玄德’吧!”

    这个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!

    对各宗高层来说,这分明就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一个体系、一个平台,拥有如此广泛的受众,又几乎不用付出代价,等到人们都习惯了,再想改变,可就难了!

    此界为何玄门大兴?

    不正是因为玄门体系疏朗开阔,平和稳定,兼容性高,能进能出么?

    便是某些旁门,也是提倡先以玄门心法筑基,再进阶修炼本宗特殊法门,如此可以最大限度规避“走火入魔”之事的发生。

    至于渊虚天君,分明就是借了玄门体系的虎皮,明目张胆,给自家牟利。

    偏还给他做成了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