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真假不分 禀性难移(上)

    幽煌要下去,湖底妖国自然会给予放行,在此之前,里面已经很熟的“关系”,甚至还主动传递了一些信息上来:

    “这几日和你一样来意的,可有不少。有的湖底妖国直接挡下,但也有那么几位,妖国不愿与之冲突,干脆放行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哪些?”

    按照他的要求,不一刻便有头鱼妖,送了相关的“蜃影贝”过来其实就是蜃影玉简的湖底版本。

    幽煌点点头,对巫门与湖底妖国的“合作”,颇为满意,也有自励之意。

    巫门前辈眼光长远,身为后辈,敢不惕厉自醒,奋力而为?

    不过,当他打开蜃影贝,见到之上一众留影,刚刚的好心情立刻就消散干净。

    天、地、人三阶核心宗门,恨不能都派出强者,蜂拥而去。虽说他也知道,这里面还有深层水域中,一处突然暴露的秘府诱惑,未必都是冲着“水世界”去的,可“顺路为之”,又能怎样?

    带着复杂的心情,幽煌一路下潜,途中经过了飞魂城设在水底的秘府。

    本没有想着进去,可神意感应范围内,忽地有了个反应,让他心里一突,临时改变了主意,折了进去。

    秘府中没几个人,能到这等深层水*长*风*文学域来的修士,最起码都要有真人境界,不算为祭祀准备,住进这里的耆老,目前也只有三人,已经是在洗玉湖的大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平时在湖上,这几位都是让人侍候的主儿,可如今也只有老老实实地跑腿,还好有巫偶可以使唤,里里外外修缮秘府的各处结构。

    冷不丁见到幽煌进来,虽说未必是同一脉,还是都过来行礼问候。

    幽煌淡淡应了,转向秘府之外:“楚兄既然来了,不妨入内喝一杯茶?”

    楚原湘朗朗笑声震动水层,直传过来:“喝茶不必了,不过倒是真想入内瞧瞧。”

    很快,秘府外便现出人影,秘府内巫门修士知机打开了防护阵禁,让这位名动天下的大劫法宗师进入。

    楚原湘身形雄壮,高逾九尺,幽煌不过是中等个头,站在他面前,整个小了一圈儿。不过楚原湘向来对外表疏于打理,须发乱糟糟的,而幽煌则向来一丝不苟,看上去,倒是差异分明。

    旁观者如何比较,幽煌不知道,但就本心而言,他明白,同样是天阶大宗,掌握权柄的二号人物,同样是大劫法宗师的修为,自己比之楚原湘,还是逊色了一筹。

    至少,楚原湘这个名号,单独拿出去,照样震慑四方,便是地仙大能也要给几分面子;而他,去除掉飞魂城的加持,就个人成就而言,不过平平。

    单独相对,总有被压制住的感觉这也是此界绝大多数人面对楚原湘的观感。

    他脸上没什么表情:“楚兄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楚原湘也不掩饰,哈哈笑道:“我听说,苏双鹤的第二元神就是通过这里,逃向水世界,却还是被灭掉。至于详细过程,李伯才语焉不详,我倒比较在意,就来查验一下。”

    被楚原湘直接揭了疮疤,幽煌再不恼就是死人了。

    他眼神如冰刃般扫过,不过最后还是恢复了平常冷静淡漠的样子:

    “多谢贵宗关心,然而眼下楚兄怕是要失望了,为了准备湖祭,秘府中正在修缮,也没什么痕迹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同为洗玉盟中人,守望相助,也是应该的。其实光看外面,痕迹也还是比较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楚原湘随手划了一下,在他们这样的大劫法宗师眼里,刚刚发生几日的高层次激战,痕迹确实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苏双鹤逃走的轨迹,李伯才剑气的留痕,都还存在一定的残留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当时,苏双鹤是经过秘府、“灯塔”两次跳转,拉开了与李伯才的距离,冲入湖底妖国的。

    苏双鹤应对的方式没问题,如果非要说异常,只能说是节奏了。

    刚刚幽煌也在心中复推一遍,感觉中,后面追击的李伯才,剑气拦截不算太果断,几次发力,都留有余地,没有强行改变苏双鹤的方向,倒像是一场有目的的追逐。

    其中微妙处,很值得揣摩。

    至于更详细的情况,要在更深层水域,深入湖底妖国,贴近水世界,才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幽煌面无表情,心思并不平静。

    看这情形,难道真的走漏了风声?

    怎么会呢,相关事宜,应该只有他们两兄弟知道……

    正琢磨的时候,楚原湘反倒提出了邀请:

    “要不,一同下去探探?一人计短,两人计长……”

    幽煌断然拒绝:“湖祭就在眼前,我还要巡查一番,就不陪楚兄了。”

    楚原湘哈哈一笑:“理解,理解!那我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笑声中,就那么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幽煌盯着他的背影,直至消失无踪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其实,幽煌肯定是要到那边去的,但绝不会与人同行。现在的局面下,凭吊勘验的理由只能用一次,必须珍惜。

    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一步?

    他本来能安排得更从容的,谁能想到,苏双鹤的胡说八道,偏偏就触及了真实!

    以苏双鹤的心计,竟然如此配合攀咬,简直是脑子有问题……还是说,那家伙真的听到什么风声?为了保命,添油加醋地讲出来?

    幽煌转回秘府中去,要了间静室,认真思索。

    回想起来,原本按部就班的计划,第一个变数,就是因夏夫人与渊虚天君私会,引出来的“受孕”之事,直接导致夏夫人根基动摇,让他不得不站上前台。

    此事的信息源头,一直没查出来,极大可能是夏夫人的近人……

    在这件事上,幽煌承认,自己行事不当,过于操切,引起了夏夫人的警觉。

    但这也是他听到了外界风声,觉得局势紧张,迫于压力,想要加快进度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对情报的分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幽煌一直以来,都非常重视情报收集,他信奉的是综合分析,客观查验、计算,最大限度避免主观倾向影响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复杂,他决定把相关信息重新梳理一遍,理顺每个环节,否则不会安心。

    “本是无有生有,却硬生生给做实了,这件事,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主上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确实是好。步影斗篷虽确信是在苏双鹤手中,可放在何处,谁也不知。你在蜃影玉简上动的手脚,却是以假乱真,把李伯才、幽煌都给瞒过,真的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余慈对赵相山的做法,不吝夸奖,也着实觉得神乎其技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赵相山倒是越发地谦逊了:“现在飞魂城的重心全都落在湖祭上,幽煌也是本能地在转移压力,我只是给他一个理由罢了。况且,幽煌这种人,性格分明,确实不难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幽煌此人,严谨细致,却不精于判断;赏罚分明,却只能循规蹈矩。他也有自知之明,所以从不信任单线的情报,而是多线汇总,综合分析,更多时候,是‘计算’出结果。”

    赵相山一层层剖析下去:“这种分析方法,需要足够丰富的信息渠道。然而洗玉盟的公众信息一直是缺口,直到北地舆情图出现,才有缓解,但还没有真正成气候,各种信息来源,看似千头万绪,其实就那么几个。

    “更大的问题是,这种分析方式,最好还是有一个团体,避免思路重复受限,然而幽煌是孤臣,面临机要之时,身边没有商量的人,思维惯性很强,计算时,又过于相信重复性的细节,深入了解之后,很容易牵着他的鼻子走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听得点头。赵相山说着容易,其实也是长期腐蚀……呃,是长期用功的结果。

    当前,赵相山最大的价值,在于多劫以来,对洗玉盟深入的了解,以及经营的丰富“人脉”,

    人脉有多个层次当时,被问话的管事没问题,但管事的手下有问题;

    也有多个环节苏五的死没问题,但其死后遗物保管有问题。

    再加上赵相山又早有计划,顺理成章就给做成了,且是天衣无缝,极具说服力。

    除非突然在哪儿翻出步影斗篷的正品,否则谁都会认为:

    苏双鹤确实把步影斗篷放在了内书房,其管家还登记造册,确凿无疑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针对幽煌一个……

    赵相山还在谦虚:“幽煌不过中人之资,能取得这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位置,一是意志坚定,二是血脉基础,三就是宗门资源堆积。但到这个层次,这些都不足恃,幽灿‘闭关’之后,夏夫人能占据主位,非是无因。

    “但在真界之中,归根结底还是实力,像夏夫人这般,一旦失势,立刻就给打回原形,反而没有给幽煌反省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余慈微微点头,心中有些可惜:

    赵相山的无极阁已经崩溃,这些年铺设情报网络也随之散去大半,不能尽为所用,否则现在还要从容得多。

    但又很庆幸,若真留这家伙为敌,麻烦还不知有多少……

    正想着,赵相山那边又收到消息,莞尔一笑:

    “主上,蕊娘子在庄园遭袭,幸未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算放出风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