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节奏激变 湖祭归路(下)

    临到头来还要拿大!

    三位耆老脸上不好看,夏夫人在祖巫堂的作为,彻底恶了耆老一脉,不管姓幽、姓苏,都是如此。可湖祭大事,不可轻慢,又想着马上要见分晓,便捏着鼻子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幽煌更早一步应声,仿佛还是坚定的辅助者,但一行人里,谁也不会当真。

    正要各自散去,夏夫人却是有所感应,看似明未明的天空中,飞舞的剑光:

    “那边是谁的园子?”

    夏夫人这是明知故问,飞魂城在洗玉湖的别业,差不多都是连成一片。搭眼看看,就知端倪。

    但总要有人配合,便在前来接驾的应道:“是鹤巫……”

    说了半截,后面也不知道该怎么提了。

    夏夫人眸光森冷,在各人面上扫过:

    “苏双鹤再不成器,也是飞魂城的人,他们论剑轩横行霸道惯了,在域外拿人,又毁掉分身,现在还肆意搜检,我允了造化吗?谁允了他!”

    众人都不做声,不知底细的是被慑住,像三位耆老,则多少感觉着有点儿借机发泄、迁怒于人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夏夫人抓大义名份还是很准的,谁也说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停在幽煌脸上[长_风:“煌弟,你不要下湖了。这里就由你主持,镇住局势若由他们胡来,飞魂城还有什么体面?”

    幽煌微皱眉头,在他看来,夏夫人确实有借题发挥的意思,不让他下湖,是要做什么手脚?

    不过,他又想到三位耆老,都是铁了心的与夏夫人为难,在此局面下,便是慕容轻烟百般狡计,幽蕊也未必值得信任,这种面上的事情,还出不了差错。

    况且,与论剑轩交涉,也花不了多长时间,那些需要他亲历亲为的事儿,还不至于耽搁。

    诸般计较已过,他便略微欠身,答应下来: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夏夫人微微颔首:“湖祭祈福之事最重,这几日我便闭关,其间若无当紧事,由煌弟自行处置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诸事安排已定,幽煌也不耽搁,带了几个手下,走在湖面上。

    其实,之前所在,与苏双鹤庄园陆上相通,但他专门绕到湖上,名义是勘查周围局面,试探论剑轩的反应,实际上是感受湖中水脉变化。

    身为大巫,与真界地脉、水脉,都是天然亲近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行在湖上,除了水脉亲切,还有别的,心神通过水脉,自然散化,仔细勘验,确实如消息中所描述的那般安好,便先放下一半的心。

    对他的动作,三元秘阵毫无表示。

    这就是巫门神通之力了,也是幽家“沉寒入渊”的独有手段。

    北地三湖水系贯通,洞天福地多有,若成就地仙之身,甚至可以绕过天心排斥,借力为己用,这一点,是其他体系的修士,所万万不能及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他的兄长已经做到了。

    当年渡劫之后,只略展锋芒,就使得洗玉盟里那些眼高过顶的地仙深为之忌惮。若非如此,幽灿“闭关”这么多年,飞魂城没有地仙镇压,怎么能在这一脉的主位上,得了清净?

    幽灿这般做法,间接也助了夏氏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当时是担心此女承担不来,哪想到夏氏野心、格局,和洗玉盟的架构太过契合,亦是心智渊深之辈,这些年下来做得风生水起,倒把他和苏双鹤,险都架成了傀儡。

    思来不免慨叹。

    如今,苏双鹤已成阶下囚,虽然不属一脉,却如夏氏所言,让论剑轩伤了实力,也坏了体面。站在飞魂城的立场上,他坐镇此间,倒是最好的选择,不因夏夫人的命令与否而改变。

    此事不容有失,幽煌移过心神,踏上湖岸,与一众手下,从正门入园。

    他这一行人,无遮无掩,早让湖上巡游的论剑轩修士发现,此时便有剑气森森,横在前面,却被幽煌彻底无视,以其大劫法宗师的手段,将剑气湮灭干净。

    要么说,幽煌对夏夫人安排不舒坦,因为免不了有冲突,在当前事态下,等于是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但该做的事,他一定要做。

    他比一门心思维护自己权柄的夏氏,更懂得维护巫门尊严。

    苏双鹤庄园自然有一些巫门的禁法布置,可这种地方,又不是飞魂城的核心区域,所谓的“禁法”,防君子不防小人,真要撕破脸,根本挡不住大能一击。

    苏双鹤分身被李伯才追杀时,开启没用;后来人心惶惶之下,更不会有谁靠它迎敌。倒是随着幽煌进来,种种布置自发动作,与大巫神通化合,成就灵苑。

    后面自然有巫门在洗玉湖常驻的高手,占据各个要害位置,导引元气,形成阵禁,将庄园中那些肆无忌惮的剑修,圈在里面,分割开来。

    剑巫两方,当即剑拔弩张,宿世之仇,根本没有消解的可能。

    特别是巫门这里,许多记忆便深藏在血脉中,代代相传,天生就是看不惯,不以任何事态为转移。

    但这这不是要打要杀,而是谁当主家,必须要亮明白。

    幽煌不管后面,虽然已经多年不曾到洗玉湖,但这院中的记忆还算清晰,径直往后进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终有人迈步出来,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位长生剑修,罕见着甲,身裹披风,便如刚从战场走下来的战将,气度雄烈,胆气甚豪。

    不过,幽煌眼神却是落在他腰间佩剑上。

    龙川剑。

    陈龙川……听说那个死硬性子的老匹夫,终于是死透了啊!不想这柄佩剑,落在了造化一脉手上。

    至于持剑之人,情报上倒有显示:

    是叫彭索吧,原来是聚仙桥上的执事,现在已经登堂入室,成了论剑轩的嫡传弟子。

    对彭索的喝声,幽煌根本不理,若是陈龙川在,他自会谨慎、忌惮,对这个明显刚破入长生不久的娃娃,理会甚么!

    彭索见状,也是干脆,龙川剑锵声出鞘半截,周边锐气纵横,剑阵立成。

    “苏双鹤以剑修同道献祭古巫,罪在不赦,今日搜检证物,闲人免进。”

    幽煌的瞳孔仿佛是无底深渊:

    “罪?没有巫门的旨意,不见巫门的查验,谁能定他的罪!”

    彭索此人,不可能不知他的身份,这种全然“公事公办”的调子,是不把巫门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剑修在巫门修士前的跋扈,确不是一天两天了!

    幽煌脚步不停,对这种后辈还要浪费时间,全天下人都要看他的笑话!

    如今的飞魂城,说是死不认错也好、外强中干也罢,都绝不能向论剑轩低头。

    现在是最困难的时候,只要再过几日、再过几日……

    眼看一场冲突就要激发,突地一声闷爆,后方院落微微摇动,气机纷乱。

    最初幽煌以为,是论剑轩在破解园中要地的封禁,可他又看到彭索也是惊讶,侧过身去,回头察看。

    出事了?

    一念之间,幽煌身边铺开的灵苑,已经生出感应,某个极隐晦的气机,只在虚空中一闪,便骤然隐没。

    论剑轩的剑阵、他的巫法灵苑,都难以再追踪下去。

    “有敌!”

    相对于幽煌的感应,正在后进院落中搜检的剑修们,慢了可不止一拍,声势倒还不小,后进区域响起剑吟,还有层层呼喝之声,但都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那边便是有敌人,也早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彭索与手下联系,却是在搜检苏双鹤后进书房时,起出了一间秘室,刚一打开,便生了变故。

    “不见人?”

    “不见人。”

    回话的剑修也是羞惭得很,在场的都是聚仙桥上的精锐,领头的更是一位长生剑修,地位仅在彭索之下,周边更有剑阵困锁,却让人打了一个快进快出,连人影儿都没见着。

    前面彭索和幽煌对峙,他们反在这儿拖后腿,丢人丢回灵纲山去了。

    之前对峙的两位,一时倒没有计较颜面的意思。反而对视一眼,都觉得这事儿蹊跷。

    同时也都各自防备:

    莫不是对面要出什么阴招?

    幽煌反应更快一些,抓着这个机会,冷笑一声:“早不开,晚不开,非要到我来时才开,倒是真巧……我倒要看看,秘室里有什么明堂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大步往里去,彭索这次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到了目标所在地,确实是一间书房,里面还有巫门封禁的痕迹,当然现在是给破开了。

    幽煌面无表情,当先便往门里去。彭索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,紧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此时书房里一片狼籍,所谓的“藏宝秘室”,还在书房内间,是个小的机关暗室,确实藏了些东西,除了一些宝物、法器,也有玉简之类,不知里面写的什么,除此以外,再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   幽煌搭眼扫过这些物件,大都是些赏玩之物,也有些见不得光的阴私,表露出苏双鹤那厮有些“奇特”的癖好,有价值的东西不多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只在各个玉简上停留了下:如果说有价值,最有可能的,也只有这几件。

    但也不用指望太多,这种小巧轻便之物,最紧要的还是贴身收藏。

    要说在这里面,发现什么重大线索、证据,就是说笑了!

    正想着,外面有剑修引着庄园的管事过来,却是彭索心细,叫人来解情况。

    那管事显然是认得人,见了幽煌,双膝便是发软,直接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旧主虽是与幽煌关系糟糕,可这时候才见出巫门之间的血脉联系,一时心绪激荡,险些便哭出来。

    见管事这般,幽煌黑脸上青气闪过:“你起来!有事,我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彭索眸中金光在管事脸上一转,并不多言。

    他虽是以胆气豪气著称,然而心思沉稳细致,否则李伯才也不会让他来主持搜检之事。知道此刻正是巫门中人敏感的时候,多说一句,都可能旁生枝节、激化矛盾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还是要掌握好火候。

    幽煌也不急着问书房里的机关,而是问起苏双鹤出事后,庄园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管事在庄园里的地位,倒也可以,一波情绪过去,想到自家处境,更是谨慎仔细回答:

    “昨天消息传回来,这是就是人心惶惶,多有人逃到外面去的,连雪枝夫人也走了,据说是被渊虚天君接了去;哲爷是多日都没回来,算来是快一个月了,大约一直躲着老爷。

    “昨夜……哦,已经是前夜了,家里的人便走了小半,可是今日,又全被这些剑修拎回来,但雪枝夫人和哲爷都不见。”

    苏家庄园里,地位较高的,算上苏双鹤,就这三位,管事倒也分得了轻重。

    幽煌则是听出来,论剑轩早就在周围布控,乍看是任庄中下人逃离,其实是暗查线索,看有没有与外面勾结,直到查得差不多了,才又进来搜检。

    雪枝那个女人,他听说过。

    论剑轩任其离开,说是忌惮渊虚天君,不如说是捏了个把柄在这儿,若有必要,就敢拔剑斩过去!

    这种事情,多劫以来,论剑轩干了也不只一次。

    至于苏启哲……

    幽煌暂将思绪收住,正式问起书房的事儿:

    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是老爷的内书房,放置一些赏玩的器物、记事、记账的玉简之类,我们下人都少过来,平时是苏大管事亲自照顾着,我有时也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是苏五吧,人呢?”

    管事面上便有了悲意:“那日论剑轩打上门来,当时他是和老爷在一起,已经没了。”

    幽煌冷瞥了彭索一眼,又问:“你既然也来过,可知道这里的布置变化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房里时有变动,却是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管事面有难色,不过想了片刻,又迟疑道:“苏大管事那边倒是有一个专门的记录,是蜃影玉简的形制,里面有庄园里所有要紧位置的财物,都造册留影,以备查询,就是不知现在还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幽煌微微点头,据他所知,苏五自小便是苏双鹤培养的亲信,忠心耿耿,确实有参与机要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去勘验那人的遗物。”

    旁边,彭索吩咐手下,用了个比较“客气”的说法,没再用“搜检”,火候拿捏得极好。

    幽煌不动声色,但带来的高手中,自有明白人,也分出一个,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没费什么周折,不一会儿,两人便取了一枚玉简回来。

    幽煌当先取在手中,发现玉简上还有巫法禁制,这个当然难不住他,轻松抹掉,随即激发,使蜃影投放在外,果然是一个微缩的内书房影像,纤毫毕现,稍加操作,机关密室都显露出来,完整无缺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,都可算是火眼金睛,拿蜃影与现实对比,很快就发现了一处细微的差异。

    机关秘室的角落里,有一件叠起来的衣物,按记载是件斗篷,眼下却是不见了。

    在玉简上,斗篷的信息也很清楚:

    步影斗篷?

    幽煌和彭索都认出这件宝物,后者更是颇有些惊讶:

    “原来此物没有被天遁宗收回?”

    幽煌抿着嘴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宝物,他了解的自然更多、更详细。

    步影斗篷,确实是苏双鹤的收藏。

    此物身为步影鬼王秘宝之一,颇有妙用,但要与鬼王琐环合并使用,才能见得最大功效。但必须有天遁宗“绝影三遁”的心法护持,方能免于反噬,对天遁宗外的修士,实用性不算强。

    故而当年意外得到这套秘宝之后,飞魂城历代都是分开用的。

    此时,鬼王锁环就在幽蕊身上,聊为护身之用。

    至于步影斗篷,只这一件,临时遮掩气机可也,却无法起到控制在“还丹”境界的欺天瞒人效果。在巫门诸多收藏中,还算不得上佳,只不过关涉到天遁宗的步影之秘,收藏得比较谨慎罢了。

    苏双鹤是藏在城中,还是这里?

    由于时间久远,幽煌一时倒是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不过,藏在这里,还会被人惦记?

    他在这考虑,彭索却是对他手中记载了庄园各类器物、布置的蜃影玉简颇感兴趣,想入手查看,却过不了幽煌这一关:

    “巫门之物,轮不到你们置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搜检苏双鹤的罪证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打杀了,再来找罪证,你们论剑轩做事儿,果然不同凡响……苏双鹤便是真有什么,也要由我们巫门先查,若你还不明白,就去唤个能管事的来!”

    他当真是不把彭索放在眼里,也是有意折辱,谁让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?

    然而,这边话音方落,屋外便有人径直进来,嗓音清亮:

    “多年不见,副城主不但脸色更黑,嘴巴也更臭了。”

    见了来人,幽煌脸色沉凝:

    李伯才!

    论年龄,李伯才相较于他,都算是后起之秀,然而架不住人家修为一路狂飙,如今已经是剑仙中人,稳压过他一头。

    可算是风水轮流转了。

    不过,相对于李伯才的剑道修为,幽煌倒是更担心这家伙的厚脸皮。

    这趟差事,确实要耗时耗力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幽煌的估计甚至还保守了些。

    李伯才不是以能言善辨著称,但厚着脸皮缠人的本事,却是天下第一流的。

    幽煌足足花了一整天的功夫,与此人谈判、争执,事涉两大宗门的核心层,又关系着大义名份,当直是字字句句,都要谨慎,更不能轻易让出立场,同时,也绝不允许包括洗玉盟其他宗门在内的第三方势力掺进来、搅混水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让两边暂时划下红线,已经是十五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论剑轩的剑修已经彻底退出了庄园,飞魂城在洗玉湖的产业,终于又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红线”,其实全是狗屁。

    幽煌名义上只是飞魂城的副手,李伯才更是连副手都不是,这么一份临时的“协议”,能支持到湖祭之时,已经不错。

    其实,幽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幽煌踏出庄园大门,和一众剑修,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。

    由不得他不吃紧,此时湖祭的准备工作已经到了中段,满打满算,再有两天时间,便要开始。临时邀请的观礼之人,也将陆续到来,相关的执行事宜,他是推托不掉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给他留出的自由时间,已经很少了。

    剑修一撤,地脉、水脉便将庄园内外贯通,稍加感应,便知夏夫人确实按照仪式程序,闭关养气。

    他更关心湖下的祭坛布局,确认湖上没有异动之后,便直入洗玉湖深处。

    和其他所有洗玉盟核心宗门一样,飞魂城在湖下也有大量矿区、秘府,而且有地势之利,论秘府位置,还是最深入的数家之一。

    这还是巫神长眠后的数劫,一直受限的结果,否则现在完全可以推进到“水世界”边缘。

    湖底妖国和巫门的关系,向来“暧昧”,外界都怀疑,那妖国是巫神灵水占染湖底生灵所化,因为在巫神沉眠之前,所谓的“妖国”远远不成气候。

    幽煌则可以肯定的讲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倒不是巫神自为,而是巫门前辈为保护巫神法体,以绝大代价牵引出来,几劫生息,成了规模。

    虽然妖类成国,道德规矩与人间大异,成不了长期盟友,但让它们另眼现看,也足以为之。

    这也是巫门在洗玉湖的资本之一。

    只不过事涉敏感区域,从来不曾明言,但清虚道德宗等都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虽说为了避嫌,飞魂城的秘府位置只是“相对”突前,可他们又怎么可能完全放弃自身的优势?

    所以,祭台的设置,就不在秘府中,而是深入了妖国水域。

    历劫以来,飞魂城、千山教都在此间祭祀,灵气环绕,浸淫日久,等若是一件不能移动的巫宝。

    在幽煌这等大巫眼中,相距千里,都见得那边闪灭的灵光。

    即使祭台那里,长年都无人值守,真到“有事”的时候,还是能发挥一定作用的。

    最起码也能当“灯塔”使用,事实上,这就是洗玉盟各高层公认的名称。

    最近一个这么使用的,是苏双鹤的第二元神。

    他就殒灭在了“灯塔”之下,极度贴近水世界的湖底妖国核心区域。

    幽煌此时,就决定去“凭吊”一番。

    本章是大章,至于理由……嗯,就算是二月将尽,请诸位月票清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