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节奏激变 湖祭归路(中)

    余慈如此做法,不是要刻意折辱夏夫人,而是测其心念,查其根底,也防备种魔、神道法门。

    目前来看,倒还清净,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其实看得出来,夏夫人对这一项,也是很注意的。毕竟挨着东海,往东、往北都是不省心的主儿,故而她常在秘法加持下,通过巫门血脉,与飞魂城恢宏之气相通,万邪不侵,一应神道、种魔法门,都很难实现。

    这是大宗的根底,否则一宗领袖心志修为稍有逊色,说不定就要被罗刹鬼王、极祖这样的,玩弄于股掌之上。

    以前余慈也曾用黑森林法门,探测过她的念头,却被这种力量阻隔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份加持力量,正在不断衰减之中。

    细究原因,大约是祖巫堂、幽煌等事,分薄了她的根基,本身又不具备飞魂城的嫡系血脉,使得力量过于虚浮,眼下也就是她最虚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情况严重与否,夏夫人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    以前,这份加持,不管她在何地,都如影随形,疏而不漏;可如今,只有在此高阁之上,才能稳固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借地利之便,外围力量虽是摇散,内里还算坚定。

    换个地方,现在还不知该怎么应付。

    此时,两种源头不同的力量,便在她顶门交汇,彼此摩挲,就像余慈手掌正做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势头看起来还算缓和,可毕竟是余慈有意克制的结果。

    夏夫人便觉得头顶上,似有危崖巨石,摇摇晃晃,随时可能倾颓下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不管余慈本心如何,这就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便在夏夫人心神波动之时,余慈的声音又响起来:

    “洗玉盟自有渠道,昨日我与伯阳天尊说的话,你们应该都知道了。我眼下便要对你使出‘外道神明’加持之法,有杨朱宗主亲身试验在先,并没什么后患。你既然有托身之意,我便赐你这个位置,比杨朱更亲近,更密切……岂不极好?”

    夏夫人失声叫道:

    “天君!”

    她想抬头,却被余慈手掌牢牢按住。之前堪称轻缓温柔的动作,此时已如山岳般沉重,连带着余慈的嗓音,亦如殷殷雷鸣,直轰入心头:

    “今日之约束,他日之自由,我既然可以不欺杨朱,便不负你!来,拿出你的诚意,放开心防……”

    夏夫人明知道还有秘法加持,若她不愿,余慈大概也攻不进来,可身体还是止不住地轻轻发颤。

    “你在犹豫什么?你在恐惧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湖祭之前,你还有别的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突然横出这一刀,倒是抵销了余慈声音中的异力,可就是真嗓,单纯以语意,也让夏夫人身上发冷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个资格。因为巫胎就是各方关注的中心。挑拨四方,居中渔利,你完全想得到、做得到,只要有承受反噬的决心,或者说,找到一个足够强力的靠山

    “可惜,不太像是我。夫人,这种时候,我没有时间再与你兜圈子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没有用黑森林法门,也没有用情绪神通,他只是用自己和赵相山分析出来的一些情况,编排了一下顺序、语气,再使出来,却收到了与那类法门、神通接近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手段,学自于黄泉夫人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可以认定,对夏夫人来讲,什么胎儿都是虚的,归根结底,还是自我的格局!

    以夏夫人的心智,如果她具备罗刹鬼王的修为境界,也许如今做的选择会全然不同,可惜她没有;如果她拥有黄泉夫人的经历见识,策划的手段也绝不一样,可惜她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是个野心家,但其修为不过是小劫法宗师,要想在此界翻云覆雨,必须要依靠体系的力量,这也是她最为适宜的生态。可是,在飞魂城体系不足恃之后,谁来为她造就这个体系,拿出这个条件?

    这就需要靠山。

    余慈有自知之明,别看夏夫人现在卑躬屈膝,其实还在耍弄心眼儿,现阶段,根基未立的上清宗,也确实没有这么一个足够她施展的平台。

    若以此条件而论,几大门阀中,空有庵离得太远,论剑轩则是世仇,都不可能;魔门倒有几分前景,然而当世再无元始魔宗,几个魔门势力,哪有真正可以依靠的?更别说失了飞魂城的屏障,一个“种魔”下来,万事休矣。

    倒是八景宫,虽说是玄门领袖,道不同不相为谋,然而夏夫人若真能牵动巫门,依靠玄门体系,为她留一份情面,分出些权柄,未尝不可,这也是无数劫来,堂皇正道的规矩,更是势压一界的底气。

    可若真的如此,夏夫人又何必用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伎俩?

    至于罗刹教、大黑天佛母菩萨之类,嘿嘿,不外乎与虎谋皮,便是结盟,余慈点透了,照样打破。

    现在他就想提一提,再探一探,夏夫人究竟是靠向了哪边?

    又或者,真的敢死中求活,给自家争出一片天地来?

    “不妨说说,你是什么计划?已经做了什么?幽灿又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夏夫人正要开口,余慈却已经捕捉到,她避重就轻的意图,当下也不多言,高阁之上,忽有清光上冲,元气激荡。

    这是是上清体系与巫门法统相激,余慈虽然有所克制,瞒去了气机来路,夏夫人更是全力收拢,但异象已生,黑夜中看得好生清晰,一时间城中大哗,四面骚动。

    夏夫人仍被他按着顶门,抬不起头,心里则如油煎也似。谁能想到,一个不谐,这位渊虚天君,就要掀桌子?

    如此简单粗暴的做法,只要那些亡命徒才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他堂堂上清宗掌教,怎么就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余慈的语气竟然没有丝毫变化:

    “巫门人心,还有四成在你,可若不识趣,今夜过去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趁人之危?算是吧,不如此,怎能压伏得住这聪明偏又自陷于有限格局之中的夏夫人?

    就算是现在,夏夫人执掌的权柄,也要远远胜过余慈,然而相较于权柄,她本人太虚弱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现在的所作所为,等若是一己之私,巫门法统,真会容她?

    对付这样的人,唯有以大势碾压!

    “你可以再考虑。我不急,但论剑轩、还有东海之东、之北,是否着急,还要两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给你说一件事如何?也许你会兴趣听,也许,你早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余慈可不管夏夫人的意见,他半跪下来,和女修大致平齐,然而手掌依旧按在她头顶,就像是摩挲猫儿狗儿那般,夏夫人还必须微微弯下腰身,以示配合。

    此时,她娇靥雪白,微透着青,这是情绪难以克制的表征。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,欺身靠前,附耳说话,刻意的亲呢,与羞辱无异。

    坦白讲,嗅着夏夫人发幕清香,他心里确实有那么一点儿意思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楼下有人叫嚷,及时赶过来的,都是夏夫人的近臣,至少现阶段都是忠心耿耿,几声不应,便往上冲。

    然而有跃起到半空的,距离高阁最上层还有十尺距离,便有巍然巨力,无声下压,将这些人纷纷打落。

    一干人等正惊悚之时,高阁之上,有一道人影,映着昏暗月光,凭栏而立,长发披散,迎风飘舞,昏蒙中,亦可见其眸中寒意森森。

    不是夏夫人,又是谁来?

    “慌什么?”

    高阁之下,这些核心旧部、臣子,都是肃然。

    如今夏夫人固然根基动摇,可余威犹在,在他们这些亲信心中,仍有令行禁止的威煞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约是子时二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准备启程吧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夏夫人没有解释的义务,下面的人只能理解为湖祭时间紧迫,要早做准备。

    虽然连番变故之下,夏夫人正立在风口浪尖上,可毕竟还是飞魂城名义上的领袖,在这种已经达成共识的事情上,她的命令依旧高效执行下去。

    当下相应信息就通过特殊渠道,传递到飞魂城在洗玉湖上的别业中,两边划定时间,同时开启了导向阵势。

    当下,便有一道绵延不绝的气机,依附地脉、水脉,自飞魂城发出,几次转折,不过两个时辰,便与洗玉湖通联,勾在了“三元秘阵”之上。

    这就等于是锚链,确定了相对方位,避免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此后,就是灵巫的事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阵势相助,还可以借地脉、水脉之力,但慕容轻烟和幽蕊的能力,依旧有限,不算必须参加的夏夫人、幽煌,也只再带上三人。

    同行的,就是三个祖巫堂耆老。

    算算立场倾向,夏夫人这边,不免显得有些势单力孤。

    霎那间天地移换,等虚空变化将尽,一行七人已经来到洗玉湖。

    论快捷,比八景宫的“天梯”都要胜出不止一筹。只是,幽蕊、慕容轻烟都是大伤元气,少说也要丢掉五年寿元,代价未免沉重。

    偏偏给她们的休息时间都不多,毕竟湖祭之事,灵巫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一行人里,夏夫人居于正中,风仪不减,仍是领袖群伦的气象,见此便是皱眉:“你们歇一日,之前,就由煌弟和三位耆老巡视祭礼安排,大家都是老成的人,不会有失。”

    center>i6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