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造化阴阳 人心所向(中)

    相较于余慈心思放诸天地大局,薛平治的想法要更现实一些。

    如今,她思路是清晰的。以她一人之力,无论如何没有与论剑轩对上的资格,但要加上以八景宫为首的玄门势力,自然是另一回事。只是那种层次的交涉,她就算是大劫法宗师,也没有唱主角的能耐,不如暂时蛰伏,伺机而起。

    更何况,罗刹鬼王那边,对她而言,才真的具有现实价值。

    与其想着找论剑轩讨说法,还不如想想,怎么样利用这一层变化,为接下来的复仇大计,借一分外力。

    将这一想法给余慈提了,也把余慈的思路扯向了更实际的层面。

    余慈倒与薛平治的想法相近。

    其实,不这么想也不行。

    就目前的情形来看,裹着太霄神庭,又连接着“水世界”的洗玉湖,已经成为了漩涡中心,随着飞魂城“湖祭”仪式的进行,各方的关注点,更加集中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什么上清重建、紫极黄图、勘天定元,都是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在这个漩涡中,把住平衡,借得力量,又或者在此过程中有什么疏失,像他们这样的小团体,只有被各方力量撕碎的份儿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平衡,如何借力,还要好好理顺。

    尤其是分析透彻敌我实力,不求洞察无遗,也要大致不出错才行。

    余慈就想与薛平治商谈一下,明确两边能够借用的力量,便是借不得,也不能再出变数。

    “尤其夏夫人那里,湖祭之前,要把事做透,湖祭之后,是敌是友,便有定论。”

    说起夏夫人,薛平治倒是想起昨晚上,雪枝之事,便将此事和余慈提了,也就看到了余慈脸上复杂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赤阴……原来就是元君的徒儿,既然与夏夫人有干系,那边我会让她说透相关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余慈似也不愿在此事上多言,话锋突地一转:“对了,黄泉夫人,元君打过交道没有?”

    薛平治心中奇怪,但还是坦然道:“早年有过数面之缘,但并无深交。”

    余慈的思路是有些跳跃,但脉络还是比较清晰的,他是从赤阴转到慕容轻烟处,再窜过去的。

    白衣、赤阴、慕容轻烟,三人的关系,余慈早从白衣的记忆中得到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想到,更早时间,当年鬼厌借范陵容与慕容轻烟交流时,后者的一番言语,里面便有什么“女儿家同气连枝、守望相助”之句,和她们现在的情况颇为相似。

    两相结合,余慈愈发觉得,白衣的记忆里面有很多微妙,也有很多含糊之处。

    比如,当时牵涉的,凶名昭著的“花妖”,在白衣记忆中,全无痕迹。

    这是很不合理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在确认黄泉夫人的身份之前,余慈没能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而在此之后,又没有必要搞那么明白了。

    对旁人来说,有关的信息知道得越多,越觉得慕容轻烟的立场非常“虚无”。她就像是一个最专业、纯粹的“灵巫”,为各路神主、有志神道之人服务。

    但余慈已经明白,这一位如果真有偏向,不会偏向作为她义母的夏夫人,也不会偏向最为活跃、最为强势的罗刹鬼王,只会偏向已然“退出”的黄泉夫人。

    黄泉夫人与慕容轻烟的关系,是超出想象的密切,甚至慕容轻烟成为真界第一灵巫,也有黄泉夫人在后操作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些在黄泉夫人的记忆中,都是清晰呈现出来,

    就目前而言,任何涉及到慕容轻烟的事情,余慈都会自动偏转到黄泉夫人那里去。虽然这一位,已经被他“禁锢”在移转灵枢的进程中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黄泉夫人什么时候,会单纯靠自己的力量行事了?

    事态推进时,多她一个,少她一个,似乎也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余慈一直都清楚,黄泉夫人宁愿暴露身份,也要到余慈身边来,定然有她的盘算。可恨明明知道,却因为那修剪得恰到好处的记忆,不能拨开迷雾,得见真实。

    余慈在等,等真正需要去攫取胜利果实的时候,看看是谁来!

    也因此,余慈知道赤阴“发动”后的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先不要管她们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但很快,余慈却是想到雪枝,难得白衣主动一回,却是打这位的主意,而且还是这么“光明正大”,又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余慈确实是不懂什么谋算之类,却也知道,谋算之事,不外乎算人算己。

    这样吊在他眼前的鱼饵,应该就是“算人”的范畴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问题是,黄泉夫人已经被禁锢,若真与她相关,这么一个长线的计划,缺少了即时的调整,不免会有几分死板,像是慕容轻烟等人,怎么可能知道,这些时日,余慈又有了哪些变化?

    便是当初的黄泉夫人,也不能说完全看破了余慈的所有底牌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如此,这计划很可能就要无以为继,线索也会中断。

    余慈就在想,如果是他,听闻此消息之后,常理之下,会做什么反应呢?

    他与幽蕊联系:“给我查,查与雪枝相关的所有情报。出身、来历、师承,委身苏双鹤之前、之后……不妨露出点儿形迹,让慕容知道,让其他人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幽蕊虽是在筹备“湖祭”的紧张时期,也无异议。

    余慈冷然一笑:都动起来吧,一场乱战,看看究竟是谁,能技高一筹!

    他从不对自己的智计抱有信心,但对于乱战,倒是很有些底气。

    很快,幽蕊传回信息,却不是关于雪枝的,而是夏夫人那里,又一次询问,何时见面。

    幽蕊代余慈提出的那些条件,夏夫人都一一答应下来,这份姿态,确实已经做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余慈想了想:“便在半个时辰后吧,地点在飞魂城,我从你那儿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确认了时间、地点,余慈转向薛平治:“元君,一会儿与夏夫人商谈,可有兴趣参与?”

    薛平治微怔:“三方会谈,许多话都不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旁观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旁观?”

    “不妨体验一回‘外道神明’的加持之法?”

    余慈将杨朱之事,去掉一些敏感信息,对薛平治提起,若以此法加持,二人临时成就信力通道,若余慈允许,自然可以互通感应。他也是想试验一下,这等加持之术,在不久后的乱局中,是否能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薛平治也是很感兴趣,他们这一方,若真能借此手段,形成合力,与罗刹鬼王的交手,将更有胜算。

    “便依天君所言。”

    两人也不耽搁,当下便尝试了这“外道神明”的加持之法。

    说起来,薛平治的道基,也是正宗的玄门路数,一旦上了路,比杨朱还要契合,而这一条“生死”上的牵系,也让她颇有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略过薛平治的复杂感受不提,余慈与她试验了几次具体的加持操作,看时间差不多了,便共享了感应,以幽蕊为跳板,意念降临飞魂城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急着去见夏夫人,能就近观察飞魂城基业的机会,也不太多,他先将念头悬居高空,俯瞰下来。

    飞魂城临海,核心区域足有万里方圆,倒不是像八景宫、清虚道德宗、离尘宗这等高悬天外、另辟虚空式的结构,而是扎扎实实,建起了城池。

    巫门法度,自与天通,有移山填海之工,又尽得地势之妙,一直延伸到大海深处。不管陆上海中,都勾连地脉,圈拢洞天,自是应有之义。整体观来,但见城中有城,依法列布,气象沉凝;城外则洪波涌起,拍击高墙,堆卷如雪,却是在朴拙之中,见得雄壮巍峨之气。

    玄门有望气之法,余慈是不懂的,然而一法通,百法通,这种汇聚千百强者一宗中枢之地,如何排布,其中法理,总免不了有“天人感应”的规矩。

    知此法度,便大略可知当前情况。

    这需要足够的高度——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概念,而是足够层次和境界。

    余慈是以真实之域的眼光来解析。

    见这等若一国的坚城之中,法理虽在,气象虽盛,然而并不统一,隐然划分两半。其中还不到彼此冲克的程度,然而明显大小不均。

    很不幸,余慈捕捉到的夏夫人的气机,就处在弱势的位置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看,之前夏夫人、幽煌、祖巫堂三方对峙的情况确实已经改变了,夏夫人与幽煌则也有了高下。

    被苏双鹤坑了的夏夫人,已经不可避免地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势头还在持续推进下去。

    若再想深一层,应该也有此一劫来,夏夫人以“外人”的身份执掌飞魂城,城中修士积累下来的不满,在其全盛时期,自然无所谓,此时却尽都形成了反噬之力,不可低估。

    余慈摇摇头,锁定夏夫人位置,径直投影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夏夫人,正居于飞魂城中央位置,一处高阁之上,凭栏倚望,神思缥缈,周围不见旁人。余慈来得坦荡,气机明了,使她微微一颤,收回在夜空中巡游的视线,转过身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