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造化阴阳 人心所向(上)

    薛平治的反应有些大,当然,这么直白的怒气宣泄,也证明余慈的治疗方法卓有成效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达到了目的,余慈也不顾惜那些图像,只想听薛平治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元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天君的意思……此是何人所留?”

    “论剑轩,造化剑仙。”

    薛平治倒也没有太过惊讶,依旧冷笑:“好啊,论剑轩欺世上无人么?”

    余慈不准备太早涉及具体事项层面,他首先要验证自己的想法:“这一套推衍留痕,起笔何处,落脚何地,我这边还是似明非明,正要请元君指教。”

    薛平治微微摇头:“天君话也太谦。若无定论,也不会专门寻我来。”

    余慈道一声“不敢”,薛平治也不再与他客气,径直道:“造化剑仙此举,看着是在造化之法上用功,其实可以想见,必是为他们剑修的灵昧修持开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甚是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灵昧是修行之本。然而现阶段,我等修士,若要发挥灵昧力量,需要经过其余法则的承载、转化,否则就是纯粹破坏性的,便如剑修。”

    余慈表示认同:“是,便是神意攻伐,也要在法则体系中跳荡。故而在真实之域,唯有剑修才能随意攻击,其余的都要先搭架子……唔,剑修也不太讲究这个。”

    薛平治的情绪渐转平和,就此微微一笑:“造化剑仙的思路,仅就所见图像上显示,他显然是不满足于纯粹的破坏性力量,而是试图再进一步,使灵昧之力,更利于干预这一方天地世界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要在‘造化’上出成果,便如炼丹、制器。只不过,此二者还需要水火之力操持,也要特定材料、元素,隔了不止一层,而造化剑仙,却是要直接作用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沉吟道:“这样的话,天地法则有所限制吧?”

    “是,以‘灵昧’真接作用于‘造化’,等于是纯以意念,易形换质,便是当年巫神,也只在开天辟地之时,才显露此项无上神通。而天地既成,自有一定之规,此后难度就是千百倍地增加。

    “所相近者,西方佛国有‘心炼法火’,可以‘意’为‘火’,却要以极大代价,借宏誓大愿,集聚精神,方能成就,但那也已经是贯通天人九法的无上神通层次,寻常人等,焉能触及?”

    听薛平治说起“心炼法火”,余慈心神也是一动,结合自家经验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“灵昧直接作用于造化,既然如此之难。造化的目的,应该就是要打破法则的限制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层限制,就是阴阳之法!”

    薛平治话音冷澈:“天人九法中,‘天之三法’为天地宇宙之自然法理,其势恢宏,其义精微,形成遍织无尽星空每个角落的天罗密网。万物生灵,出于其间,其中又有智慧灵长之类,生就‘灵昧’之力,虽生于自然,也改易自然……

    “以天地宇宙的宏大力量和严密法理,若人之‘灵昧’直接触及,便如水滴入海,顷刻浑化无存。之所以能够保留下来,得以修持,日渐壮大,正是因为天地宇宙间,还有天人作用的独特规矩,得了这一份缓冲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真界内外,但凡有智慧生灵所在,莫不如是。所不同者,自然宇宙天地中,是不知多少个亿万年,天地造化,人心精进,相合相搏,又有许多机缘巧合,才偶尔成就;真界之中,却是巫神九变,开天辟地之时,便定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余慈微微颔首,现在,造化剑仙就是想打阴阳之法的主意?他回忆之前薛平治在图像中做的“圈点笔记”,果然都是在阴阳之法的脉络上,又被造化剑意绞碎。

    “若我记的不错,不算罗刹鬼王那种掀桌子式的手段,这还是头一个,要对根本之法动手的计划吧。”

    薛平治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此前玄门两个三十六天,佛国十法界,或许都对天地法则体系有所异化,但像造化剑仙这般,直接改动真界天人九法根本,确实还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真界天人九法,本身也是巫神的理解,与外域星空的“真实之法”,还有着一定的差别,并非不可改易。

    尤其是“天人三法”。

    “天人三法”中,“超拔”为天人距离的尺度,也是天人离合的牵系;“真幻”为“人”主观上认知“天”的精度;至于“阴阳”,乃是“天”与“人”各个层面客观作用的规矩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来自于“天”与“人”两个基础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基础发生改变,“天人三法”都要换一个模样——真界之生灵,是血肉之躯,有五脏六腑经络血气,自有阴阳之法,存乎其中;可要换了血狱鬼府,那些妖魔,大都自阴浊污秽之气中化生,血肉肢体结构与真界生灵大异,此地的阴阳之法,又要怎样作用?

    若将薛平治放入血狱鬼府,虽不至于像寻常人等,呼吸都难,可一身神通法力,能使出五成,就算不错了!

    造化剑仙当然不是要改易真界之人的存在基础,就目前来看,简单理解他的计划,更多的是要削薄“天”与“人”之间的作用距离,减少环节。

    可天人九法,同气连枝,在真界已经形成了一个完备的体系。

    “阴阳之法”变了,其余哪有不变的道理?

    余慈和薛平治都在心中推衍,如果造化剑仙的设想完成,真界会变成怎样的一个情况。

    剑仙横行?

    不,当灵昧之力,可以直接作用于世间,剑不剑的,其实已经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阴阳之法变动最大,甚至可能被直接伐去,代之而起新的“天人”作用之法。

    修行途上,天人相合、相悖的过程,很可能就要给斩去一截。

    超拔的方式,会有很大的改变,因为常人修行,已经可以直接触及“天”与“人”的相搏相斥之规。

    大批的修士,能够直接以意念干预天地自然,修行会更简单,却也会更极端。极端的修行方式,很可能会形成新的道德体系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可能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相较于十法界、三十六天,造化的推衍,变动局部,其他的全部都是天人九法之间的自然勾连变化,大有“自家吃饱喝足,不管他人死活”的偏激之意。

    后续的影响,比立起十法界、三十六天,要激烈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几乎必然会形成一种全新的格局……

    余慈还在推衍,薛平治却是先一步有了定计。

    她也是非凡人物,初时情绪有些波动,是因为造化剑仙的设计,直接冲撞了她的根本利益,但后来一层层推衍下来,理性的力量重新占据上风,便是恼怒,也在可控范围之内,这也是近段时间以来,治疗伤情,重做心理建设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此事非同小可,不知可向洗玉盟、八景宫提起过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曾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事还要与八景宫等透露,大宗门阀处世,与我们不同,彼此沟通及时,深入,造化剑仙这等事,若以前沟通过,是一种情况;若没有沟通过,就是另一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确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紫极黄图之会在即,随后就是勘天定元,若在此时,将造化剑仙的这份设计公诸天下,论剑轩立成天下公敌!”

    “唔,不错,八景宫第一个饶不过他!”

    “阴阳之法”对薛平治而言,是立身之本,所以造化剑仙的计划,让她极是恼怒。同样的,这等天人作用的法则,也是玄门乃至于修行界主流的根基。

    以八景宫为首的玄门势力,怎么可能让造化剑仙如愿?

    现在余慈更想知道,造化剑仙的计划,是不是已经付诸实施?怎样实施?从何处下手?

    更确切地讲,是不是要从洗玉湖、从巫神处切入?还是又沾染了上清三十六天?

    这是余慈刚刚想到的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别说他敏感,如果造化剑仙不想如薛平治所描述的那般,成为此界公敌,最起码的安抚人心的工作,是绝不能忽略的。直接在真界动手,天地法则意志反噬之下,很可能就像五劫前那样,伤了论剑轩的根本。

    但若中间加一层缓冲,比如三十六天,情况会不会好一些?

    说起来,造化剑仙和极祖的想法颇有相似之处,都是以“上清三十六天”为跳板,再拓展到全局。事实上,这也是上清三十六天,对于他们这些真界最顶尖的大能,最有价值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个完整的、可以加以修正的、又不至于招致反噬的体系,就是多了许多可能,有足够的余地去验证。

    余慈不知道这些推衍图像,是造化剑仙什么时候的想法,后面又有没有进一步的修正。想来大幅修改的可能性也不大——已经是成熟的思路想法,若是变动,等于是折了自身的道基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造化剑仙发动,恐怕便在勘天定元前后,一手把住巫神,一手三十六天,倒也方便。

    从另一个角度去想,当年太霄神庭沉落湖中……甚至更早,上清宗以神庭镇压洗玉湖和三元秘阵,或许也是打巫神的主意?

    此界英杰,心中果然都有一方天地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