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急转直下 四面楚歌(下)

    在巨掌捏合的瞬间,巫宝之上,神意震荡,这是来自于苏双鹤大劫法宗师力量的最后爆发,刹那间推至上百万重,使得虚空交汇处法则体系激烈摇动,可这样的冲击,也等于是给了对方掩护。

    本就扭曲的法则体系,此时越发地混乱,挡住了余慈已到极限的神意感应,完全察觉不出“巨掌”之后的源头。

    不过,余慈还是能够捕捉到,面对苏双鹤绝命式的神意冲击,那片区域有异力急剧扩张,将冲击迅速消融,又仿佛是一张巨口,将入嘴的鲜肉咬合撕扯,终于嚼碎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那份力量,混乱、粗暴、强硬,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法度,却是极其“狡猾”地融入了扭曲的法则体系中,难见首尾。

    顷刻间,苏双鹤的抵抗便没了意义。只有强烈的情绪还残留在水域中,更外围,大量湖底妖物生出感应,向这边层层聚集。

    成百上千条湖底妖物,在幽蓝光芒中,拼成一片色彩斑澜的“布幔”,又堆积团揉在一处,使周围环境更加混乱,气机乱离,彻底搅乱了余慈的神意感应。

    但那些妖物,也什么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余慈注意到,这么大批的妖物,似乎缺乏生灵最起码的“趋光性”,对更深层的“门扉”光芒,竟然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也不对……更像是本能的畏惧,刻意忽视。

    群妖的聚集也没有维持太长时间,不一刻,便都散去,而那颗珠形巫宝,也早已不见。

    苏双鹤就这么完了?

    哦,还有本体,似乎留得命在,不过落在论剑轩手中……也等于是完了!

    余慈通过信力联系,招呼了小五一声,两边配合着,尝试往更深层潜去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余慈也可以到“水世界”中去开一开眼界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的感应触及更深层水域的光芒之际,沉沉的神意压力逼上来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,自己已经暴露了——只是,这感觉很熟悉。

    是了,这分明就是刚刚“极祖旧友”所表现出的特质。

    之前吞噬掉苏双鹤第二元神的粗暴强硬姿态,彻底不见,又还原到那高深莫测的“面目”上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里应该是那位强者的“地盘”,原以为是真界的哪个强人,现在看来,又不太像。

    是湖底妖国的强者?长年生活在这片水域?还是更深层……水世界的哪位?

    余慈也不是只关注一头,对李伯才等人,他也从来没有放松过监视。

    被苏双鹤用特殊法门甩开后,李伯才一行人便不是那么顺利了。也许是潜入得太深,刚刚逼开湖底妖物的手段已经不好使,虽然仍没有与妖物发生大的冲突,可追下来的速度已经严重受阻。

    而此时,李伯才应该也感应到了苏双鹤的问题,却没有改变路线的意图,依旧往这边来。

    余慈能够感觉到,“极祖旧友”应该也对李伯才一行保持关注。

    想了想,余慈选择了与这位主动对话:

    “敢问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意念过去,却没有收获任何反馈,好像那位就这么悄无声息离去。这片水域的幽蓝光芒渐渐消褪,“水世界”的门户仿佛给关闭了,深层水域重新进入黑暗。

    倒是李伯才,突然发动,隔着数千里水域,神意往来,便是层层湖底妖物阻隔,都给穿透。

    由此,余慈更能感受其独特的灵昧运用法度。

    李伯才的神意锋芒准确切入这一片水域,余慈不想与他打照面,意念回收,迅速退走。然而,李伯才的神意却在这片水域搅动,除了搜索目标以外,还做了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具体而微的细节,余慈是感觉不出来的,只是隐约发现,周围的法则体系结构,因为其神意扫过,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至于变化在何处,又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事,李伯才神意毫不留恋,掉头而返。

    至此余慈哪还不知,这一位怕是早有预谋,现在做的,恐怕就是“定位”之类的工作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“引蛇出洞”吗?

    对李伯才的动作,“极祖旧友”没有任何反应,仿佛真的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余慈却从中感觉到,两边都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不说那不知根底的“极祖旧友”,论剑轩的行事,确实是一步跟着一步,非常清晰。今天来的是一个李伯才,下回来的是谁,是一个还是几个剑仙,可就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论剑轩对洗玉湖这边,确实有势在必得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旁观者,余慈却从四面收集的情报里,查出了蹊跷。

    域外的确切消息还没有传回,可在洗玉湖上这些消息源流中,余慈没有察觉任何有关于“魔门东支”的信息。

    一点儿都没有!

    这又怎么可能?

    无论是他一直以来的观察,还是赵相山等人的分析,苏双鹤在所谓的“以剑修为祭品,唤醒巫神”的计划中,从来都是被利用的角色。

    真正的主谋,是翟雀儿,是魔门东支。

    偏偏事发时,那边没有沾上一星半点儿——壁虎断尾还是早有预谋?

    余慈不介意用最负面的想法去考虑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此时此刻,他由李伯才想到了当年天马城上空的移山云舟,再想到那时曾经发生过的一件事:

    陆素华为逃脱论剑轩的追索,扮成一位病弱的“白娘子”,躲入花娘子舞班,路上论剑轩拦截,当时“灵矫”过来探视检查,后来才知道,那“灵矫”竟是由翟雀儿假扮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,余慈只当论剑轩与魔门联手,针对陆沉,没有多想什么。

    如今知道的消息多了,再度回想,里面的问题可真是不少!

    因为,魔门东支根本不在当时地火魔宫、九玄魔宗等魔门联盟之中。

    最辛苦的围杀陆沉的工作,他们没有沾边,但后来追索陆素华,他们却是凑上来。像翟雀儿这样的,甚至可以假扮灵矫这位核心弟子,这份待遇,着实不一般。

    仅从这一点,余慈就有资格怀疑:

    论剑轩和魔门东支之间,是否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协议,至少,也是相当的默契。

    为验证自己的想法,余慈通过信众,继续了解洗玉盟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稍过半刻,苏双鹤第二元神被抹杀的消息,便传上湖面,刮起了风暴。

    但洗玉湖已经不是主要区域,所有的矛头,全都指向东海,压向飞魂城。

    夏夫人正处在风暴中间。

    她是飞魂城的领袖,苏双鹤身为飞魂城大巫,两人再怎么不合,苏双鹤的所作所为,夏夫人都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况且,根据重新联系上的幽蕊发来的信息,似乎在域外遭擒的苏双鹤,又曝出了夏夫人的什么秘密,目前虽然还是传言,已经使得飞魂城中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余慈立刻就想到了薛平治曾经提过的,也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,夏夫人“怀璞抱玉”之事。

    “是她腹中胎儿?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……眼下是祖巫堂、幽煌与夏氏秘谈,我与慕容都给排斥在外,不过,慕容的态度有点儿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奇怪法?”

    幽蕊想形容一番,却找不到合适的言辞,干脆用了最直接的法子,请余慈心神入驻,借她的感知,直接观察。

    余慈一日之间,心神跳转了三次,进出域内域外,跨越不知多少个亿万里,这份儿神主独有的神通,是任何地仙大能都难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当此乱局开启之时,这也是他最大的资本之一。

    下一刻,余慈便看到慕容轻烟,难得和幽蕊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据幽蕊讲,是祖巫堂要用到她们的灵巫神通,却在用哪位的问题上达不成共识,两人目前算是竞争关系。

    可这种消耗生命的竞争,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幽蕊有余慈为后盾,早就在想转世重生的事情,其实无所谓;慕容轻烟却是同样淡定,还有闲与幽蕊说话。

    余慈意念至此,并没有代替幽蕊,而是做一个旁观者。

    其实,若他真的代替了,眼下的问题,肯定答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听慕容轻烟道:“巫为原祖之血裔,灵巫的作用,却往往难以应用在巫门之内,却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对外沟通之用,何须大惊小怪?”

    “对哪个‘外’呢?”

    “本心所依,除此便都是‘外’。”

    幽蕊一方面是真有靠山,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说给余慈听,分外冷澈坚决。

    慕容轻烟却是莞尔,一问到底:“你依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何必明知故问?”

    幽蕊有底气的时候,也是牙尖嘴利,甚至眼光都犀利起来:“宗门乱时,慕容你莫非找不到主心骨了?”

    慕容轻烟竟是认了:“这不怪我。义母大人、煌叔,乃至于各位耆老,如今也难有定计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微抬手臂,却有一只大鸟,扑扇着翅膀飞下来,停在她前臂上,探着弯喙,给她理了理鬓发,重又飞起。

    这鸟儿,看上去像是一只寻常的灰鹰,但余慈一眼便看透了其幻术般的本能。

    不免慨叹,这鸟儿,很久之前,他却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刹那间,余慈的心绪变得有些复杂,同时听得慕容轻烟悠然道:

    “便如我这水相鸟,纵然千变万化,惑人于一时,又怎比得蕊娘子,有那逍遥大鹏,振翅万里?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