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急转直下 四面楚歌(中)

    论剑轩的发难,毫无疑问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苏双鹤的败露也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从洗玉湖上疯传的消息来看,论剑轩恐怕早拿到了足够份量的人证、物证,却隐忍多时,直至一举发难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,现在真界之中的苏双鹤,只是第二元神,所以,他们是在域内域外同时动手,甚至域外的行动,要比域内投入的人力物力更高,且是更早得手!

    据说,苏双鹤是在参加一场宴会时,从本体那里得了消息,这种时候,第二元神比分身优异的地方就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域外本体虽是遭制,受到了不可逆转的重创,第二元神依旧保持着相对的**性,甚至也展现出了较本体还要高出一线的实力,强行冲开了论剑轩的包围,撞入洗玉湖里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这一场震动洗玉湖上下的追击战了。

    苏双鹤在苦战,只要他的第二元神能逃脱,理论上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不惜损耗,一路冲进真界与“水世界”的虚空交汇区域,根据余慈刚刚的推断,这也确实是个好去处。

    至少这里有法则体系的依靠,可以让出身巫门的苏双鹤,发挥更强的力量。

    水世界与真界交汇地带是非常广阔和复杂的,苏双鹤冲进来的方向,不在余慈这边,但经过刚刚一系列的实验,余慈倒是早将神意扩张到足够大的范围,因为看得也还清楚。

    苏双鹤刚刚抢入,随即就有强者冲进来。

    只从其毫不滞涩,视法则体系变化如无物的气机来看,便知是剑修。

    而且,是剑仙级别的剑修!

    是李伯才吗?

    余慈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机,当初在天马城上空的移山云舟上,余慈对这个剑仙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在这种形势下,余慈才真切感受到,当年剑巫大战的气象。

    任尔多少法则凭依,我都是一剑斩破,什么法则体系,作用都几等于无。

    不过,似乎还不够痛快……

    自余慈明悟天人九法之后,还是真正见到如今的剑仙——亦即“造化”剑仙的手段,确实和追求纯化的玄黄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都有犀利的感觉,但感觉中,李伯才的出手,往往会有一个“前置”。

    所谓的前置,就是指:

    其灵昧所化剑意的指向,第一击往往不是斩断法则体系的束缚,而是以某种奇妙的方式,将其扭曲异化,然后才是内蕴的“剑锋”击发!

    这也算是“名实相符”吧,似乎涉及的,还真是“造化”法则。

    天人九法中,余慈对“造化”之法,大概是最不擅长的,也不熟悉。他只知道,这种根本法则,大概代表的是法则体系的“规矩”。

    做一个比较:

    动静法则代表是的万物法则的“状态”,相对单纯,可以粗暴地认定是“动”和“静”两极内的区间,

    造化法则是在这个区间内,相关法则是否可以发生反应,发生什么反应,反应是否稳定等一系列的规矩法度的集合。

    也可以这么认为:

    动静法则是指万事万物以什么样的“状态”出现;

    造化法则是指万事万物是什么样的“结构”出现。

    对人而言,“状态”是绝对的,必然有意义的;

    结构则不然,有些是有意义的可用的结构,有些则是无意义的堆砌的垃圾。

    在这个层面上,从一粒微尘,到整个真界,都是按照“造化”的规矩“组合”起来的。如果造化法则变异了,就等是抽走“大厦”的基石,整个世界都要坍塌。

    这是余慈所能理解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也许还有许多谬误,他自知在这上面缺乏天分,但巫神不是。

    在余慈看来,巫神肯定是将天人九法理解到极致的存在,宏观尺度下,宇宙的造化法则肯定是另一种面貌,巫神却通过他的无上神通,在物性的层面,将造化法则进行了微妙的扭曲,并维持住了这种状态,形成了真界。

    如倒扣之碟的外形,与宇宙星空深处的冰冷或火热的巨大球体的差异,就是最好的范例。

    思路跑得有点儿远了。

    现在再看李伯才,他所做的,就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余慈从未想过,纯粹的灵昧力量,可以像他这么用法。

    仿佛只是一指,区域内的天地法则结构,就出现了变异,便是坚韧的,也变成了酥脆的,就算这种变异只能维持极其短暂的一瞬,但对于剑修来说,也足够了,一剑过去,自然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这种形容,当然有些夸张,可余慈的感受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纯化、造化相较,便有一种极大的荒谬感,却并不可笑。

    因为余慈从中看到了,又一条以“灵昧”之力,作用于真实世界的路径,除了破坏,还有变异……或曰变化。

    出于对造化法则理解的短板,余慈没弄清楚里面的玄奥,而苏双鹤已经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李伯才当年,确实被陆沉轰得五痨七伤,可十多年下来,大有生龙活虎的势头,稳稳压了苏双鹤一头,就算他有法则体系的加持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更何况后面也有剑修连续突入,迅速形成了一组剑阵,与李伯才合兵一处。

    这下子,倒让余慈看得更清楚,在成就剑阵之后,灵昧之法的应用。

    他最大的感触就是结构法度和层次感。

    灵昧当然是有层次的,情绪和理性之间的复杂结构,就算余慈掌握了黑森林法门和情绪神通,也不敢说能够讲明勘透。

    但对于剑修,尤其是余慈理解中的纯化剑修来说,这些东西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纯粹明透的心灵修为,是一个超越具体结构、层次的整体合力。

    如果将“灵昧”视为一颗石头,纯化剑修不是用石头去砸人,而是通过持续不断的心灵修持,借助剑器这一工具,以特殊的方式,形成“震荡”、“共鸣”等形式,当然,最根本是形成“锋芒”,破开法则的困缚。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又会形成一种独特的反馈。

    因为特殊的修炼、运化方式,长期的“共鸣”、“淬锋”,石头的杂质会被逐渐剔除,最菁华的部分会给粹炼出来,形成光芒夺目而又坚不可摧的宝石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,内部的结构、法度,都自然统一在整体之下,单独列出,意义不大。便是受创,也会在新一轮的磨炼中,自然形成另一个完整统一的结构,将伤势“剔除”掉。

    当然,这会大大延长修复的时间,所以,剑修的伤势,一旦涉及剑胎,往往是最难处理的。

    叶池就是这样,她的伤势,在人体结构上看,远比李伯才为轻,却因为伤到剑胎,费了余慈好大功夫,现在她的剑胎结构,与最初肯定有了极大的差异,需要相当的时间才能适应过来。

    倒是李伯才,被陆沉拳意轰得五痨七伤,五脏六腑几乎没有一块好肉,当年却能活蹦乱跳地主持剑阵,斩人杀伐,几无妨碍,如今更是十多年的时间就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他这种情况,要么就是没有伤到剑胎,要么就是“造化”派系的剑修,在这种情况下,有着特殊优势。

    余慈更相信后者。

    结构、层次?

    在剑修突入,形成剑阵之后,苏双鹤再有法则加持,局面也已经是难以逆转,只能一路往深层退去。

    第二元神的强度终究有限,在愈发可怖的水压下,摇荡不休,几近透明,甚至连核心的巫宝凭依都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巫宝其形如珠,外间巫咒形成上古文字,回旋绕动,十分神异。

    但此时,在以李伯才为核心的剑阵之前,苏双鹤只顾得逃遁,别无他想。

    是想进入“水世界”吗?

    那已经是湖底妖国的核心范围,妖物层出,甚至时有长生级别的出现,确实有阻挡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苏双鹤身为大巫,有天然通灵的神通,情况就好得多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后方李伯才长啸一声,震动水层,剑意微幅变化,似乎透露了什么信息,已经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各路大妖竟然是中分开来,让出一条路径。

    苏双鹤回头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顾不得去想李伯才是怎么做到的,他一咬牙,第二元神散去,只将一点核心灵光打入巫宝之中,速度骤增,当真一瞬千里,也视水压如无物,朝着下方急潜而去。

    凭借这一次爆发,终于把李伯才等人远远抛离。

    余慈却没有给抛下,不过神意延伸虽快,但这种深度、广度,又受到特殊环境压制,也将近极限,不可避免有些吃力了

    正想办法的时候,下方黑暗水域,渐渐转亮。

    幽蓝的光芒在黑沉沉的水域中渗开,追溯光芒源头,在最为明亮的核心处,仿佛是开启了一扇门户。

    虚空法则的信息源源不断传回,余慈很快辨析出来大概情况。

    他知道,在“门户”之后,一定就是巫神当年,为了修补真界,以绝大神通法力,牵引过来的“水世界”了。

    苏双鹤此时就是要进入其间。

    余慈神意感应终到极限,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再延伸。

    正叹息的时候,暗影闪过,仿佛一只巨掌,来得全无征兆,却目标明确,将苏双鹤的巫宝一把擒拿。

    捏合间,灵光破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