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急转直下 四面楚歌(上)

    对方到底有多强,余慈很难给出定论。那边也太过游刃有余,所展现出的能力,也是如冰山一角,难以揣测。不过,在“撞上来”的同时,其人神意透出来的有序波动,是可以解读、交流的信息。

    真像是老友登门哪。

    那信息浅直明白,余慈很快解析出来:

    “道友的手段,大有长进,拟化上清法门,更有进展……真如换了个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余慈立刻就明白过来,这人或许是把他当成极祖了。

    由此便知,极祖这些年侦测太霄神庭所在,应该经常碰上这一位,打交道打得久了,竟也有了几分“交情”,起码也是一些“心照不宣”的默契。

    这一位应该不知道极祖的真实身份,相应的,极祖也一样。

    两边都掩饰了真实身份,却不掩饰自家的目的,却把上清中人放在哪里?

    唔,话又说回来,真是认错人了?最后一句,怎么看都有讽刺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余慈冷哼一声,倒也没有立刻翻脸,事实上,就是翻脸,暂时他也找不到对方在哪里。而且,很快他就醒悟过来,不是对方嚣张,事实上真正嚣张的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刚刚变成废墟的极祖秘地,其实就是最大的靶子。

    已经在废墟左右盘旋的湖底妖族不说,也排除这位当先到来的“旧友”,在水域更上层,此时至少有七八股修为可观神意追摄过来。

    在废墟那边,都是吃了一惊,也被湖底妖族发现,匆忙偏转,避过了一场冲突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余慈的想法没错,这位“极祖旧友”早就看出问题,专门过来嘲讽的!

    看起来,那边对是谁到来并不关心,只是提醒一句在这儿该有的规矩。

    这都是极祖的手段,做起来也很简单,就要把局势搅乱。

    就之前的情况看,这片深层水域,还是一个仅有少数人才能到达,更少人才认为有价值的偏僻区域,但因为刚刚的震动,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……

    更直白点儿说,洗玉盟已经发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那齐齐涌来的神意,可不像“极祖旧友”这边,高深莫测,余慈略加感应,便能分辨出其中绝大多数人物的宗门来历,无一不是洗玉盟核心宗门的气机法度。

    不用奇怪,洗玉盟对于湖底的监控,永远是外松内紧,尤其是对于可能有太霄神庭的敏感区域,更不用提。

    后面这些探索过来的神意,都是洗玉盟长年留在湖底的“观察者”,他们每查出一处“敏感区域”,就会不惜代价,在那里修建相关的感应法阵,长久侦测,如此步步为营,也等于是拓展洗玉盟在湖中深层水域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事实上,洗玉盟高层长年花费巨资,要求各宗各派出人出力,拿出的理由就是这个。里里外外的“好处”,再加上对太霄神庭的向往,让各宗各派乖乖出人办事,就是魔劫到来,抽调人力物力,都没这么爽快。

    如今,这个位置彻彻底底暴露了,余慈闪避倒是不成问题,以目前的深度,一般的“观察者”没那么容易下来的,说不定已经换了一拨,也就是说,洗玉盟高层已经给惊动了。

    极祖要想把局面搅乱,这确实是成本最低的法子。

    余慈相信,赵相山也推断过,极祖在北地,一定还有几个支点,确保他在关键时刻,及时介入。

    更极端点儿想,这些支点,部分甚至可能就在急速接近的神意之间。

    相较于那位不知名的“极祖旧友”,洗玉盟的行为,就更加的光明正大了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与湖底妖国正面冲突的意思,但随着神意降下,激发了层层感应法阵,消耗巨大,对湖底妖物来说,是刺激,也是威慑。

    这等局面下,如何掌握平衡,需要极高的判断力,但不能否认,这是短时间内辨清形势的最好办法。

    余慈不会在此时与这些人冲突,对极祖设下的秘地,也没了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唯一需要重视的,就是虚空甬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被人发现,又追溯到华阳窟,可就真成笑话了。

    余慈当机立断,要那边的幻荣夫人出手,将虚空甬道彻底破坏。反正他做为神主,只要有支点,分身来去,比什么甬道都来得便捷。

    深水区域,又是一记爆震,虚空扭曲的力量,当场将附近几只盘旋的妖族重创,也使得洗玉盟刚布置好的感应法阵前端遭到严重破坏。

    便在各方乱成一团的时候,余慈已经锁定了水域中的特殊位置,神意偏转,切入“水世界”与真界的虚空交汇处,将那些神意探测都抛在后面。

    那位“极祖旧友”的感应,也就此消失。

    不是那位不想追进来,而是这里真的不是善地。

    余慈凭借着在“三方虚空”多年钳制下的经验,做足了准备,可在切入之初,神意还是险些溃散开来。

    此地法则扭曲异化,确实类似于三方虚空,但又没有“承启天”这个支点,法则互相影响的局面要简单一点儿,却也更加极端。

    可以将两边虚空法则结构的交错,比喻成两股力量“顶牛”,不是势均力敌,而是一边倒!

    余慈心念动处,虚空成符,却是摇曳不定,随即熄灭。

    他放出的是天河祈禳咒,比较典型的玄门符箓,在这里却受到极大的压制。

    余慈想了想,凭借神主威主,意念与几千万里开外,尚在飞魂城的幽蕊联系上,让她帮个小忙。

    很快,幽蕊放出一道巫术,两边法力运作,迅速移转过来,在这处虚空交汇处激发。

    便有一次低震,水中波纹层生,几有共鸣之势。

    果然,这里再怎么扭曲,也是与巫门体系更加投契,相应的,真界体系就受到压制。

    让幽蕊计算了一下,这道巫术威力,比在真界时,威力提升稳超一倍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里应该更接近于巫神沉睡前,天地法则体系的原貌。

    像巫鬼、苏双鹤这等精通巫门秘术的强者,在此的能耐,甚至堪与地仙平齐。

    这就是法则体系的妙用啊,勘天定元为何重要,由此便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当然,按照赵相山的说法,“水世界”中,布满了巫神沉眠后所化的“灵水”,几乎是巫神一身精华所系。

    在这片区域附近,自然还是巫神法则占优。

    不但巫神能做到这一点,便是地仙大能,也能做到,唯一有差距的,恐怕就是作用范围了。

    余慈继续与幽蕊联系,让她帮忙做几个实验,他则与赵相山等收集信息,尽可能摸透这片虚空交叠地带的法则根底。

    其实,对这里,幽蕊了解的要比他们多得多,近年来巫门渐从剑巫大战后的败落中喘过气来,一些以前非常敏感的事情,也能去做。

    比如到洗玉湖底拜祭巫神,近两劫多来,断断续续也做了几场,洗玉盟其他宗门也好,论剑轩也罢,都是睁一支眼闭一支眼,任飞魂城、千山教这几家折腾。

    反正巫神复苏的可能性,随着时间推移,也是越来越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一边做实验,余慈一边了解情况:

    “最近一次祭拜,大约是什么时候呢?”

    “应该也有二十年了吧,奴婢也是回城之后,才听说的。其实幽灿不出关、不主持,巫神血脉不全,做多少次祭拜,效果也是有限,更多还是夏氏往自己脸上贴金吧!”

    巫神血脉一事,余慈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。

    之前夏夫人与他谈及灭杀“巫鬼”之事,背后的源头恐怕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还要想一步了解细节,幽蕊那边却是断线了,还好同步传回了“临时有事”的信息,应该是飞魂城那边有人过来找她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着急,继续和赵相山整理信息,准备也来个“步步为营”,先从真界与铺满了巫神所化灵水的“水世界”作用法理入手,抽丝剥茧,在这项上,他比此界绝大多数修士、大能,都还是有优势的。

    哪知,未及片刻,忽有震荡,自湖水上方,徐徐传来。

    这种幅度,不是小,而是经过了漫长时间和湖底结构的影响和扭曲,层层衰减之故。

    事实上,能打破虚空交界的壁垒,传至这里,便证明震荡的威力很是不小。

    更让余慈在意的是,震荡传入之后,威力不减反增,似乎是与这片虚空交汇处的法则体系起了共鸣,一些已经模糊下去的信息,也就重新放大,为人所察知。

    刚刚做的实验在脑中闪过,这是巫门哪个强者与人交战?

    正想着,刚刚断去联系的幽蕊那边,一道信息急传过来,大概是时间仓促,只有短短一句话:

    “苏双鹤所谋败露,论剑轩发难!”

    余慈心头骤然一震,随即醒悟过来,心神传回心内虚空,对赵相山下令:“搞清楚来龙去脉!”

    赵相山的反应甚至要比他更快,已经与刚刚重塑的神主网络勾连,将各方传导而来的消息汇总,更远处的还不清楚,但发生在洗玉湖之上的最近情况,已经还原清楚。

    事实上,作为当事方,论剑轩根本就没有隐瞒的意思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