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湖底甬道 湖上喧嚣(下)

    洗玉湖,宜水居,余慈为自家人划定的长住之所。

    近段时间,没有余慈在,宜水居外跪拜求师的各路修士少了大半,但远远不到散尽的时候,因为随着“渊虚天君”在北地一个接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传过来,对那些一门心思拜入上清宗、拜入渊虚天君门下的修士而言,简直就是最直接的刺激。

    每当最新的消息传回,宜水居外,就是欢呼震天,湖水摇动——不要说什么好消息、坏息消,迄今为止,渊虚天君就没有让关注他、崇拜他的人们失望过!

    湖上虽然时有喧嚣,但对宜水居里的人们来讲,倒也可堪为平静生活中的调剂。

    至少在小五、小九这里,往往会为宜水居外的欢腾气氛而欣喜莫名,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她们两位的感情也是急剧升温,往闺密方向快速发展,当然,在小九看来,她应该是很有“姐姐”的风范,至于小五,反正都是师兄的“妹妹”,谁长谁幼,还不是一回事儿?

    最近两天,小九正教小五下棋,必须要说,碧霄清谈上,余慈寥寥数子,大败广微真人的英风豪气,很是让她两人惊叹佩服,有这个动力在,一个教,一个学,都是劲头十足。

    必须要说,有五岳神禁的底子在,小五学棋,天赋实在是极其出众的。

    刚刚入门,便时有妙着,内蕴着神禁中的精妙法理,让身为老师的小九大为头痛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,小五就玩了一着似出非出,自觉大有师兄七八分风范,看小九冥思苦想的模样,更是得意,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小九看得咬牙,为了保住“姐姐”的威严,更要绞尽脑汁琢磨。

    哪知,对面小五突然“啊”了一记,跳起身来,叫了声“师兄找我”,一阵风似地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小九脑子里还想着棋路,一个没回神,小五已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等她也抢出去,小五早施展土遁神通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哎呀,总该说清楚……小家伙办事太没谱了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见小五如此匆忙,小九心里还是忍不住担心,站在原地细细思忖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陆婉从一旁转出来:“九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唔?”

    小九看起来天真烂漫,其实心里很有主见,更受余慈信任,这段时间,陆婉遇到事情,总爱和她提一句,也是报备之意。

    “九娘子,刚刚叶池娘子外出,走的匆忙,只让我给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阿池?”

    小九惊异莫名。这几个月,余慈虽然不在洗玉湖,但在之前已经给叶池打好了根基,剑意砥砺融合的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,半个月前,叶池就醒了,超出了余慈预估的进度,剑意修为大有长进,只是还需要长时闭关,巩固根基,适应变化。

    叶池是客人,自然来去自如,可小九有点儿奇怪,在这儿她有熟人吗?

    “可说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外面不太平啊……”

    确实不太平,

    别看宜水居被湖上一群意图拜师的修士围起来,外噪内静,仿佛世外桃源一般,其实这几日,洗玉湖上绝对不是正常的气候。

    便在七日前,论剑轩突然派出大批高手,以剑仙李伯才为首,一路北上,驾临洗玉湖,直指数月前,由余慈点出的无极阁的作为,将问题触及近年来,真界内外大量剑修失踪之事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,是点出了一人,亦即论剑轩四代弟子中的精英人物:

    灵矫。

    灵矫是在沧江防线的正常巡防过程中失踪的,一年多来,引为悬案,突然说被转移到了洗玉湖,这个问题,一下子就扩大化了,有了相当的代表性。

    不只是论剑轩,连远在中南区域的离尘宗都不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当日余慈虽是指斥无极阁,又灭杀了赵相山,但到最后,也没有寻出张衍的踪迹。

    虽然此后一段时间,离尘宗的千宝道人留在这里,态度还算稳重,可被论剑轩这么一逼,只千宝道人一个,就有些压不住场面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又传来消息,早在数月前事发后不久,离尘宗第三号人物玉虚上人便应论剑轩的邀请,万里迢迢而来,此时距离洗玉湖已经不远,准备和论剑轩到湖上一起勘验线索。

    离尘宗与洗玉盟一直是传统盟友,剑园之事后,联系更加紧密,突然打了个“冷不防”,帮论剑轩出力,盟中还是颇有些意见的,但是最终都没有掀起大浪来。

    盟中高层的这份态度,更让人觉得古怪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余慈有的知道,有的还待进一步了解,但就目前而言,他是没闲功夫去理会的。

    洗玉湖上下,其实是对上清体系体系限制最多的地方,就算不久之前,他使一回万古云霄,真文道韵几乎将湖上湖底洗了一遍,大大凸显了上清体系的旧有痕迹。

    但各宗很快就以修缮为名,将“三元秘阵”恢复原状——其实他们在做什么,大家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洗玉盟那些高层,确实对上清宗……确切地讲,是对上清旧有体系颇有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但眼下,余慈得了小五帮忙,搭建起一条信力支点并不困难,很快便通过虚空甬道,现身在湖底。

    幻荣夫人却不适合再过来了,只守在那里,顺便处理华阳魔国等事。

    余慈过来,周围环境入目,便不由一声嗟呀叹息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里本是一处秘府式的所在,可如今已经崩溃掉了,且是刚刚才发生,想也知道,正是极祖所为。

    也许在极祖看来,这里蕴藏信息,要比华阳窟那边更为紧要吧。

    想想这些年,极祖通过那一条虚空甬道,神不知鬼不觉绕过了洗玉盟的耳目,深入到湖底深处,不用说,就是奔着太霄神庭来的。

    看废墟,论深度,论规模,还比不过无极阁那处秘府,但两边所能够运用的资源,也完全不是一码事儿,难度无疑要高出十倍、百倍。

    如此破坏,总让人有些想法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,极祖对太霄神庭的研究,是否有什么突破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可能有太霄神庭的有效信息,余慈自然仔细翻拣废墟,看能不能找回一些。

    可惜,极祖破坏得非常彻底,一时半会儿,也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。

    倒是这时候,他心生警兆,身形随即闪没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便有几头海底妖物,扭动巨躯,在附近巡弋,看来极祖破坏秘法形成的声势不小,引来了妖物关注。

    湖底妖国的强者大妖,是一股非常可观的力量,据说论平均智慧,比真界修士要逊色一些,可是在洗玉湖底的特殊环境下,实力绝对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想在这上面耽搁时间和精力,主动避让。

    他在此地的身躯,本就是元气凝化而成,聚散由心,真不想让人知道,那些智慧还较为低劣的湖底妖物,还真的没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余慈任那些妖物折腾,隐身在侧,仔细考虑,极祖在此设了一个落脚点,目的清楚,就是太霄神庭。为方便起见,这里距离他所怀疑的水域,应该也不远。

    通过紫微帝御、万古云霄,余慈也曾对太霄神庭数次感应定位,但都是大概,只确认是在湖底“水世界”与真界的交界区域。

    极祖这个地点,符合这个基本条件,应该也是在不断尝试锁定位置。

    在这里,余慈不认为他能用魔门手段,这只会起到反效果,应该就是借用谢康令,使用上清之法。

    不管已经被魔染扭曲到什么程度,上清体系相关法则结构中,应该有所勾连才是。

    余慈在找这种勾连的痕迹。

    其实,此处说是“水世界”与真界的交汇地,也不是太准确,那片区域离这边还有一段距离,也不适应长久居住。

    余慈神意在深水中盘旋几圈儿,完全没有让湖底妖物察觉。

    他知道,要想察个真切,还需要花上不小的功夫。

    虽然幻荣夫人出手还算及时,但华阳魔国内部发生的一切,极祖也应该有所感应,可想而知,不会任他们施为的,九成九会出什么后招,时间很紧迫。

    他也不耽搁,神意在湖底法则结构层次间轻盈跳跃,避让开了海底妖物的感应层次,一圈圈向外扩散。

    很快,范围已经漫出数百里,但相较于深不见底的湖中世界,只是不足道的一角罢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在这偏僻的一角,余慈神意,突然就触及他物。

    那纯是一份微弱的感应,却让余慈骤然警觉。

    还有人?

    是的,还有人,而且,是主动靠上来的!

    其人意念缥缈难测,有意遮掩了自己的身份,却没有回避神意探测,反而是“光明正大”地撞上来,和他“打招呼”。

    要知余慈的神意是在不同的法则层面连续跳跃,这种方式,类似于神意攻伐的高端技巧,当初就是楚原湘和武元辰,要追索其轨迹,也费了好大功夫。

    这人倒好,直直撞上来,偏给人无从躲避的感觉。

    余慈瞬间就给来人的修为层次定了性:

    强者,真正的强者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