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湖底甬道 湖上喧嚣(上)

    不说以后具体如何实施,只论现在,余慈这一番话,实是站定了立场,又极是豪迈。

    当然,他和杨朱说脱钩就脱钩的手段,更是极具说服力。没看连杨朱那边都愣了吗?

    能做到这一点,除了上清体系的精妙,也是余慈未雨绸缪,完全克制住了“贪欲”,方能如此。之前与极祖的交战中,只要余慈有任何“多余”的念头,现在就不会是这么个结果。

    正有为有现实托底,如此说法,连山和伯阳天尊一时间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良久,连山方道:“天君确实是好气魄,然而此法可支应得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得很委婉,这种随时挂钩、脱钩的方式,可以是好事,也可以是坏事。

    从形式来看,其实有点儿像元始魔主“根本加持”的共鸣之法,可是,世间能与元始魔主相提并论的有几个?就算罗刹鬼王,恐怕也不敢轻易言之。

    其实,对神主来讲,挂钩脱钩没什么,就看体系是否完备,气度是否足够;但你的加持能否有用,则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修士生死关头加入进来,意图获得救命的力量,却发现所谓的“加持”是杯水车薪,难有作为,几番下来,就要闹笑话了。

    至于杨朱……不知道当时是怎样的,但能够击退极祖,余慈定然也是出了大力的,这种加持方式,绝不可能是简简单单的共鸣。

    这等强度之下,余慈管得了一个,管得了十个?

    世间人心莫测,相当一部分人才不会管你加持的难度,自己又付出了多少,只要达不到他们的“预期”,什么怪话都会蹦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达到预期效果,对余慈、后圣,乃至于上清体系,都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连山是想到八景宫已经做出调整的思路,不想另生枝节,还真有些关切。

    余慈却仿佛没有听明白他的话,又道:“抵御魔潮,共抗大劫,实是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然而至此,话锋又一转:“就目前而言,论加持效果,还是玄门最佳,符法最上,我洗玉盟玄门路数,约占六成以上,大战之时,若能集中一部,或可收到奇效。当然,具体如何做法,还要议个章程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老成持重之言。

    相较于前面的豪迈爽利,倒是这话,更容易得连山的认可,便称一声“善”。

    连山这边有了定论,伯阳天尊也不好再说什么,虽然这种方式,会对他所在的清虚道德宗造成一定的冲击,可相应的风险,谁都能想到,里面就有相当的可操作空间,故而,他依旧保持沉默状态。

    余慈则不愿再和这两位多呆,极祖临去前,分明有了动作,耽搁一点,后头就麻烦许多,他直白言道:

    “如今我宗门旧地,遭魔头所污,正要清洗。如没有别的事,在下要去华阳窟中探索一番,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杨朱反应极快:“华阳窟乃是魔国地界,天君分身到此,恐怕有所不便,如若不弃,我与天君同行如何?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他也不想和两位地仙多呆,想避过这一回,那两位都是从真实之域传递意念过来,也不可能呆久了。

    哪知,伯阳天尊又是开口:“吾愿同往……华阳魔国成因,显然非是这十多年魔劫之力,极祖驻此多年,各宗封宗,形同虚设,不知出了什么岔子,到其中检测一番最好。”

    他拿理由,可这一项,余慈是半分不让的!

    “在下只是探探情况,在宗门残阵中,也能进退自如,理出回路,为日后打算……不瞒天尊,宗门故地,凋零至此,为世人所见,吾辈情何以堪?”

    拿出这种理由,又有前面的大义名份,便是伯阳天尊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余慈也等于是把杨朱给卖掉,以其目前的状态,和两位地仙处久了,确实有被发现的风险,可这一关过不去,日后面临极祖的反击,又该怎么应付?

    所以杨朱怎么说,是他的自由,躲却万万不能的。

    况且,两位地仙大能,尤其是连山,是深通人情事故之辈,就算有所怀疑,在没有确切的证据,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,怎么可能拿杨朱如何?

    如今八景宫也好,清虚道德宗也罢,还做不出亲痛仇快之事。

    余慈还是很放心的。

    他不再多言,再向杨朱一礼,又往空中拱拱手,算是招呼,随即虚影消散,意念投入华阳窟中。

    上清体系与华阳窟周围“诸天”之阵殷殷共鸣,为他开启分开魔国的路径,也阻挡住外人的窥探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余慈已经不是靠着信众支持,而是借助了体系之力,像一抹幽魂,在残阵间飘忽行进。

    越往华阳窟深处,上清体系的脉络越是断续难见,倒是其他宗门的一些封禁碎片,所在多有,余慈就查觉出了清虚道德宗、四明宗乃至于八景宫的那部分。应该是此劫之初,封禁魔窟所用,却在此次魔劫大起之时,崩溃掉了。

    这些封禁对余慈来说,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会干扰此地上清体系碎片,等同于需要清扫的“垃圾”。

    上清体系的残缺,现在当然不可能修复,他只能一路暗中记忆残缺的部分,寻思如何修补。不说别的,若真能将“诸天”大阵修缮完成,这就是一处稳固的根基,日后上清重立山门,也只有在这里,才最具象征意义。

    反正,总不能搭建到他的心内虚空里去。

    余慈渐渐深入,心神始终牵系着谢康令的残余气息,这也是最好的指引。

    谢康令与上清体系的共鸣,最大限度地激发了残留体系碎片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此时的谢康令,就像是一根急剧燃烧的火把,在飞速坠落的同时,也将遗失在黑暗中,最有价值的“宝石”一一映现出来。

    对此,余慈除了认真记忆,再做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,他潜入的深度,已经远远超出华阳山体的厚度,想来这里应该是有虚空神通的手段,将山窟的范围、深度大大拓展了。

    这项神通十有七八是建立在华阳魔国的基础上,但由于魔国临近崩溃,这处虚空也不是太稳定,万一上面伯阳天尊看魔国不顺眼,扫荡一圈儿,还真的麻烦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,余慈已经潜下百里深度。

    这一片区域,天魔集聚,密度极高。

    魔国之中,天魔化生自有法度,极祖在此经营,拉出一个班底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对这些天魔来说,外面的变化信息应该已经传入进来,包括极祖的安排也要执行,只是,它们眼下却是没头苍蝇一般,看似声势浩大,其实乱轰轰的没有条理。

    余慈看都没看它们一眼,持续沉降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则很简单。

    不多时,前面便现出幻荣夫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幻荣夫人在域外经营多年,最不缺容身之地。她很快就将甘诗真安置妥当,又分神到此,趁着华阳魔国与上清体系的互相干扰的机会,潜入进来,甚至余慈还要早上一些。

    在极祖败退之后,她利用欲染神通对天魔的克制,瞬间镇住了局面,也将极祖的后续布置干扰大半,也因此,才将这一片区域保留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不可能彻底控制,极祖也不可能完全指望这些魔头。

    余慈现身出来,与幻荣夫人并肩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幻荣夫人向他示意,其实不用她提醒,余慈也看到了,便在这片区域底部,溅上的点点血迹。

    血迹内蕴元气,微微生光,那是与上清体系持续共鸣的表征。

    这是谢康令在世间留下的最后痕迹。

    这一刻,斑斑碧血中,再没残留任何魔染杂质,纯然通透,莹洁如玉。

    余慈沉默半晌,心内虚空张开,将其摄入。那边自有虚生等人,会好好安排、供奉。

    他定了定心神,这才有空去打量这片区域的布置。

    别的都没什么可说,唯有一项,让他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片区域中,开辟有一间独立的石室,推开门,在他眼前,便是层层魔纹罗列,结构复杂,看上去,真的是一个大工程。

    事实上,说是“大工程”,一点儿没错。

    里面层层铺开的魔纹,虽然大半不识,可勾连的法则结构,却是熟悉得很。

    虚空……甬道?

    通往哪里?总不会是血狱鬼府吧?

    除了大梵妖王,还有这么想不开的?

    余慈看向幻荣夫人,对魔门手段,还是她更有权威。

    之前幻荣夫人已稍加测试,脸上便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主上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看她表情,便知应该没有什么危险。余慈点点头,意念探出,从太虚法则上追索,很快就得出答案,也有些惊愕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洗玉湖?”

    “而且,是非常深层的位置……要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想想极祖的谋划,这样的安排,又很是顺理成章的样子。

    余慈还真起了好奇心,嘿然一笑:“稍等,我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余慈本体还在拦海山那边,受诸阳钳制,行动不便,至于洗玉湖,他在湖中倒是有现成的支点,就是跟在张衍、灵矫身边的小家伙,只不过,那边正陷在漩涡里,不好轻易动用,

    幸好,他在那边的选择绝对不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