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绝妙理由 大宗气魄(下)

    釜底抽薪的法子,效果总是立竿见影。

    华阳魔国动荡,魔气狼烟便是散乱,已然化蛟的华阳魔矛就此根基不牢不说,还受到上清体系的极大的牵制这个牵制是极其致命的,衔着谢康令的魔蛟,本来就是要回到华阳窟,重新梳理,却被余慈先一步端了老窝。

    余慈的时机把握非常到位,不早不晚,就是魔蛟切入华阳山脉范围的前后,陡然动乱的局面,使得魔蛟在域内域外交界处好一阵挣扎,高度骤降,一路跌入碧落天域,再与华阳山上空渐渐凸显的上清体系对冲,整个蛟身便是打个激零,崩散了小半。

    刚刚才被冻寂、华阳魔国联手镇压的谢康令,当下便从蛟口落下,直坠下去,又与上清体系对接。

    对极祖来说,这就是临时修补的堤坝再次溃堤,势头来得比之前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华阳山脉固然已沦为魔国,可是以“诸天”大阵为基础的上清体系残留,也是相当可观。便是历经两次魔劫冲击,也顽强地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“诸天”大阵可说是太霄神庭,乃至于上清三十天的根基,就算如今残破不堪,但已经算是已知的成体系的最大“碎片”了。

    极祖之前是用“天魔化生”的法子,用不可计数的天魔,硬生生将山体内外的“诸天”大阵残余给“淹没”,使之成为“深水下的遗迹”,只要不干扰华阳魔国的大势运转就好。

    他也需要留下这么一处所在,借以研究上清三十六天的奥妙。

    只是,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这处遗迹,竟然有被人直接激发的那一天!

    余慈的方法,是真正“高妙”的那种。

    没有修补、没有梳理、没有从枝节入手,而是直接用上清体系的大势覆盖下来。

    通过体系的共鸣,将这些年一直在残破状态下勉强维持部分运转的大阵,一股脑儿地调动起来,并且连成一片!

    就目前而言,残阵是实,上清体系为虚,可通过千千万万上清修士的执念、情绪的共鸣,再有余慈这位神主的全力支撑,虚实之间的界限,临时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也许残阵每一瞬间的运转,都要耗费余慈大量的神通法力,但就目前的形势而言,残阵却是以其实质性的存在,将本不应该出现在现实层面的上清体系,呈现出了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就算是以极祖之能,在上清体系完备之时,冲撞上来,也是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虽说如今这体系只是临时补起来,威能万不存一,可极祖真身也不在此,现今的“支点”,也就是谢康令,更是难听使唤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上清体系立起,与极祖意志在谢康令体内角力。

    谢康令的灵昧遭到彻底魔染扭曲,可他形骸每一个角落,都在与上清体系发生共鸣,激发的本能是如此地固执,没有任何缓冲退让的余地。

    魔染的力量同样强大,更何况还有冻寂魔国的加持,但问题在于:

    谢康令的承受力是有极限的,尤其是在当前严重内部冲突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这个极限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持续崩解的魔蛟,本来还想再将谢康令咬住,可才到近前,却是被谢康令突出其来的一记重拳,又轰散小半。

    这一拳完全是本能的力量,是突破了魔染和冻寂魔国双重压制后的一击。

    自然,也要受到这双重压制的反噬。

    刹那间,谢康令身躯之外,崩溅血雾,整个人都缩了一圈儿,已经几不成形的魔蛟还要再咬,偏在此时华阳魔国摇动,终于是维持不住,反而爆裂开来,强劲的冲击裹着谢康令,一路直坠,正正砸入华阳窟深处。

    看似巧合,却是两股力量作用的必然。

    而在华阳窟深处,体系的冲突绞杀力量更强十倍,谢康令瞬间便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”

    极祖毕竟不是真正的神主,没有了谢康令这个支点,在北地固然还有暗桩,也不能一发地暴露了。

    知道事不可为,就算此时他的心中,已经蹿起了几百年不曾有过的怒火,也只有当年元始魔主分裂时,可堪比拟。

    可也像那时一样,他没有让怒火冲毁理智的底线。

    当年,他第一个宣布自立门户,在崩溃的元始魔宗尸体上,割下了最大一块肉。

    如今,他也不准备因为一时的挫折,而将整个北地的暗桩彻底暴露。

    他当机立断,鼓起余力,再做了番安排,随即神意回收,望空遁走。

    然而,临去之前,他还是在真实之域留下清晰的信息:

    “杨宗主好决断,渊虚天君入主四明宗,正当其时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害人了。

    大约一刻钟后,杨朱通过天魔虚空的法门,跳跃到华阳窟上空,和余慈分身投影会合,但见面之后,一直都保持着缄默。

    余慈已经知道,这位是以决绝之心,要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,搅乱北地局势,给自家宗门,或者是甘诗真这位传法人以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具体的后续计划,也许还有一些,但目前这种形势下,完全没有了意义。

    他还活着,计划中极祖与后圣的冲突,也完全没了影儿。

    现在他就必须面对一个难题:怎么向人解释,他目前的状态。

    或许,这也是极祖迅速放手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先镇压魔染表征吧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给他提了个醒儿,杨朱目前的状态,与极祖的留言,当真是契合无间,如果被人看到这副模样,什么话都不必说,就把事情给坐实了。

    但若将表征给压下去,就算内里本质不变,以杨朱宗主之尊,以及这些年在北地抗魔前线的功劳,就说刚刚与极祖交战,遭了暗算,又能怎样?

    虽然也是麻烦,可名义终究不同。

    杨朱仍是一言不发,却也依照余慈的说法,将最招眼的表征压下去。

    余慈也在一旁帮忙,没过多久,真实之域动荡,两道意念直降下来。

    倒也说不上姗姗来迟,若不是那边的威慑,以极祖通天的手段,就算没了谢康令,也不会束手束脚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相应的,像极祖这样的强者,在北地落子布桩,当真是致命之事,所以八景宫也好、洗玉盟也好,都拿出了极其高调的阵容。

    八景宫仍是全面主持宗门事务的地仙连山。

    而洗玉盟,则是首度有地仙大能现身,杨朱感应到那股意念的时候,眉头皱了皱,称呼一声“伯阳天尊”。

    余慈也感觉到,连山之外的那人,意念纯阳,动静之间,便有伏魔神通,根本没怎么发力,意念到处,周边魔头便给扫灭大半。

    近段时间,余慈也向羽清玄、赵相山等人请益,了解相关信息,知道这种地仙大能,最擅长伏魔杀伐之术,不是常年驻守在宗门内的守护人,而是常年在域外修行的开拓者。

    连山和杨朱、余慈都是认识的,交流自然是从他这里展开。

    伯阳天尊开始除了招呼,便保持沉默,然而连山才问出一点头绪,他却突然开口,直指问题核心:

    “杨宗主与渊虚天君,为何以神主法门勾连?”

    余慈“哦”了一声,回应得云淡风轻:“权益之计罢了……杨宗主?”

    杨朱脸色同样平淡,继续沿着前面与连山的谈话脉络往下讲:“具多罗等,勾结随心阁不肖之徒,骗我宗弟子甘诗真回反南国疗伤,其实是要送到华阳窟极祖经营的魔穴中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洗玉盟天阶宗派的宗主之尊,就是地仙大能,也要给出尊重。

    真不理会置疑,伯阳天尊也不能连续打断的。

    只是气氛不可避免地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杨朱将事情道来,半真半假,只一口咬定极祖对四明宗法门感兴趣,被他发现,赶过来交战,顺势发现了极祖的图谋。

    这里面破绽极多,可是一时半会儿却也不会遭人拆穿。

    就是拆穿又如何?极祖也好,具多罗也罢,哪个人证言可以采信?

    魔潮扫荡北地这些年,那些天魔眷属可不只是闷着头冲击防线,暗杀、用间等等阴损的法子,都没少使过。

    经得多了,怎么都有一定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至于最关键的问题,待杨朱说完,余慈则无缝接入,微微笑道:

    “正好我在域外调适上清体系,无意间发现杨宗主在此苦战,距离太远,难以帮忙,蒙得杨宗主不弃,用这外道神明之法,临时加持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与杨朱之间的法则勾边,直接解开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包括杨朱在内,几方都是发怔。

    余慈前面泾渭分明的待遇,此时才显出作用,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现象。

    而趁着这一刹那的冲击,余慈朗声道:

    “我洗玉盟站在前线,抵御天魔大潮,甚至要与极祖这等魔头交战,兵凶战危,生死难料。

    “余某不才,与长辈商议了一番,蒙诸位体谅,正好借着上清体系重塑之机,先设下这一门外道神通,只要是我洗玉盟中人,便可临时借力加持,都是为了诛魔大业,没那么多讲究,事后解开就好。若能以此法救得万千人性命、扭转局面,也是一番功德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