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超拔锁链 长河掠影(下)

    极祖拳力所及,影响范围内百万天魔,要么直接蒸发,要么被扭曲的的力量激出妄境,连绵一片,彼此干扰影响,仿佛在瞬间化为滚滚红尘世界。但本质上,其实是极祖的破坏性力量,将魔潮打成了一锅沸腾的稀粥。

    如此动荡,使得杨朱的的天魔虚空,根本无从施展,纯粹就是以压倒性的力量取胜。

    这种方式,是通过天地法则体系间接作用,不再那么精细、全面,但中间经过这一手,牵涉面更广,影响更大,作用的方式也更加自然。

    毕竟是超拔之法,只有在天人相搏中,才能体现得淋漓尽致,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,才能将破绽撕裂到足够的程度。

    余慈倒还没弄清楚极祖的想法,倒是觉得,此时此刻的手段,才真正体现出极祖的威能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亲身至此,而是通过谢康令发动,神通依旧可怖。

    尤其是放开了对周边虚空的管控,甚至弃了华阳魔矛不用,单凭拳头轰来,酥麻的感觉,透过法则脉络传导,竟然从亿万里开外,直传到拦海山余慈本体所在。

    极祖此人,真的是可以撼动真界的绝代强者,至少在余慈的感觉里,就是与陆沉相比,恐怕也差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,为何陆沉不喜外物,只用拳头——只要对天地法则体系掌握到了类似的程度,这恐怕是最无滞累,最为自如的神通手段。

    正感慨之时,忽有所感,回头看去,屋门开启,羽清玄依旧是男装打扮,缓步进来。不知何时,羽清玄出关了,或是被战斗的余波惊醒。冰雪魔宫与蕊珠宫的恩怨由来已久,两边精擅的法则脉络也有相似之处,比较敏感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羽宫主。”

    “是极祖吧……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余慈咧了咧嘴,突然发现自家的牙龈都有发麻的迹象。

    极祖之威,已经透过虚空,影响他到形骸神魂的根基。这可不只是威能强弱的问题,而是是否触及根本的问题。

    羽清玄眉头微蹙,余慈当局者迷,还没有看清极祖的盘算,可她却是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极祖的神通法力,就是在“超拔”这一条基本法则脉络上做文章。

    通过对天地法则体系的冲击,测试余慈与法则体系的联系、韧度,顺势再感知其道基的性质。

    坦白讲,余慈表现的并不是太好,没过经过大小三灾,在“道基”一项上终究还有欠缺。

    不是不稳固,而是太过稳固;不是不完美,而是太过完美。

    余慈的道基应该是在一个近乎封闭的体系中搭建而成的,羽清玄也不知道他怎么渡过的天劫,仔细想想,或许是早早就练就了“自辟天地”无上神通的缘故,与天地法则意志的“妥协方式”,未免就太强硬了些。

    其道基本身,就形成了一个相对完美自洽的结构,几乎没有给“妥协”留出空间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完美,但在修行路上,这是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除了剑修,谁也不能这么玩儿,而就算是剑修,也不会去搭建这么一个复杂的道基结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在境界突破时,往往就会出现“大破大立、不破不立”的凶险局面,道基需要用近乎“重塑”的方式,来完成“天人妥协”,否则必将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这一麻烦还比较远,现在的问题是,余慈道基的结构完美、硬度足够,但韧度相对缺乏,是很要命的。

    天人相搏,不只是对抗和妥协,还有极精微的一些微妙之处,没有经历过,说什么都没意义。余慈不具备类似的经验,在遭遇敌人和天地法则意志的针对时,就很难做出正确的反应。

    极祖真不愧是魔门第一等的强者,这么快就发现余慈的缺限,由这条脉络再往上推,不知还有会多少破绽可供利用。

    羽清玄沉吟片刻,贴近余慈耳畔,用尽量平直明白的语言,给余慈解释当前面临的危机。

    这种事关道基的问题,当真是最最紧要私密,怎么小心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余慈听了,也是皱眉头。

    他自家清楚自家事,除了“自辟天地”的影响外,十方慈光佛的誓愿,也形成了牢锁,封住了上升之路,挡住了天人交流,这确实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至于道基缺乏“妥协”空间,他倒不是特别担心,毕竟他轰破长生关时,所遭遇的劫数,远远超过步虚入长生的极限,而且他的部分道基,其实是与“心内虚空”交融在一起,复杂程度,远超他人想象。

    这一点,外人是很难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再这么下去,真的要被极祖掀了盖子,必须要做出应对。

    羽清玄再次表示,出手相助,余慈也还是那个理由:“还不知道诸阳在何处呢,北地的乱子,他未必就在意……真被其趁虚而入,麻烦远超此时。”

    对极祖的手段,余慈也是叹为观止,由于距离的原因,两人间的对战,远称不上激烈,更像是在下棋,你一手、我一手,各有思考应对的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是近身,只凭余慈,真的没有半点儿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么,则还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极祖能揪着弱点打,我就不成吗?

    极祖本身的弱点……其实就是魔门体系的经典缺限,就堂堂正正的摆在眼前,就看人有没有能耐,突破其层层防御去撼动。

    目前而言,余慈撼动不了。

    不过,毕竟极祖也没有亲身过来,他也在通过谢康令,发挥神通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谢康令的破绽就要大多了,而且,与极祖的破绽高度重合,这就给了人下手的空间。

    刚刚连续三击,余慈已经将此破绽之外的防御,撕开了一道口子,但一直没有真正去击破。

    现在,思路整理得差不多了,也是刚刚从他与上清体系、杨朱之间的共鸣中得来的灵感。

    现阶段,在他还没有彻底掌握上清体系之前,最合适的结合点,就是这个了……

    心内虚空,承启天,云楼树,已经丰茂浓荫的树冠上,一片树叶落下。犹在半空,已经呈半虚化状态,通过法则脉络,一个虚空跳转,借杨朱之力,投送到那片外域星空之中。

    也就是他和杨朱都有虚空挪移之能,才能做得这般毫无烟火气。

    而且,几乎没有任何折损。

    云楼树叶在朦朦的光晕中,呈现在杨朱和谢康令眼前,分明有道韵相随,在域外虚空中,泠泠然鸣响,丝毫不因空气的稀薄而有所窒碍,因为道韵本就是直接鸣在人心之中。

    “呵,果然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极祖也不由得表示了惊叹,毕竟据他所知,过去数劫,世间玄门,能随时动用“真文道韵”这种力量的人物,只有精擅“金科玉律”无上神通的八景宫萧圣人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,却又多了一位渊虚天君。

    云楼树叶上,条理分明的叶脉,便随着道韵延展开来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也不是太快,但杨朱也好,谢康令也好,魔潮中的亿万天魔也好,均受道韵威压所制,一时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其实,谢康令是有强行突破的能耐的。可在这一刻,玄门道韵灵性对魔门体系的影响,使得他体内有了些“不应有”的变化,不得不进行调理,最终还是错过了机会。

    云楼树叶本身的形质已经模糊,光线交错间,却是铺开了一幅图画,半虚半实——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,在幽暗的域外星空中抹了几下,抹掉了亘古不变的颜色,使得人们的视线可以穿透阻碍,一睹其后的神妙之境。

    那是道境!

    奇山云海,道境天宫,仙真往来,但这些景致,只是一掠而过,模糊的动态影像定下的时候,视界中只剩下一个人影,正徐徐起身,似乎是刚刚听完讲道,犹在深思,相对于那些仙真,完全不起眼,

    然而这位,一边整理道袍,一边几个迈步,竟然直接从半虚妄的道境中、从只一个“窗口”的虚空后走出来!

    其实,那是道境的影像在延伸,可没有哪个人再去关注了。

    谢康令和杨朱都定定地看着,为这一位突然出现的人物而困惑。

    其人面如满月,颔下留须,看上去也算年轻,头上半秃,所剩不多的头发扎了个道髻,打理得倒也干净,双手都拢在袖中,身形微微佝偻,时刻都是谨慎恭敬的模样。

    杨朱观其行步,莫名便有特殊感觉。

    “古之擅为士者,微妙玄通,深不可识……豫兮若冬涉川;犹兮若畏四邻;俨兮其若客……”

    道经之上,细细言之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用背道经,杨朱年轻时,曾到上清宗拜访,分明见过类似的形象,

    正因为知道,所以愣住。

    当年他所见人的形象,乃是某代上清掌教亲笔所画,就悬挂在祖师堂里,受香火供奉。

    葛……葛祖师?

    天哪!

    在他侧前方,谢康令也是怔住……真的怔住。没有极祖的授意,也没有任何虚假伪饰,这个已经被彻底魔染的绝代天骄,就那么怔怔地看着眼前温和静默的道人,化为了一尊雕塑。

    可就在“雕塑”的心中,咚的一声响!

    (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