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超拔锁链 长河掠影(上)

    今天不是大章,是两个中章,下一更在晚八点。

    杨朱遭华阳魔矛扫中,便是有不坏之身,也给打得酥了,脸上气血连续百余次交迭,换了任何一个真人修士,都要全身血管爆裂,他虽然还能支撑,但剑意拿不起来的话,也只能是当成靶子,看最后能挨几下了!

    极祖统合冻寂、华阳魔国,瞬间便占据上风,也是情理中事,没什么可得意的。

    倒是在这一轮接触中,极祖发现,杨朱还在余慈体系、至少也是上清体系之外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余慈仍与杨朱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目标非常明确,就是谨守门户,不让杨朱这个“异类”冲撞了他既定的体系结构。

    余慈的做法,在法则结构上严谨至乎于吝啬,除了最初的加持以外,再没有别的当然这也是最合适的,对任何“外道神明”,都要坚持此一原则。

    理论是理论,在当前这种局面下,还如此做法,不得不说,余慈的底气当真了得,野心也是极大。

    极祖分析余慈的神主风格,殊不知,余慈这样做,也是力不能及之故。

    四明宗与上清宗,终究有所差别,道基相近而不相同,最适(长)(风合加持的符法,杨朱不擅长;至于剑意,余慈在真人境界还算可观,可到了当前这个层面,只能说是半调子了,当初,若非昊典,怎会轻易伤到罗刹鬼王?

    不只是他,杨朱也是如此,就算给出《上真九霄飞仙剑经》,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说到底,余慈终究是有极限的,境界的瘸腿,划定了他的上限,这不因为他在天人九法上神主、地仙级别的认知而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单纯从“神主”这个层次来讲,余慈目前所能给予的,只有这么多其他所有的一切,明明是触手可及,却如虚幻的影子,挥手过去,全是空气!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清晰感觉到了身上困锁的链条,还有那力不能伸的憋闷。

    这感觉是何其熟悉,也许,这根本就是受当前上清体系中情绪记忆洪流的影响,不自觉和千千万万上清修士的执念浑化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是另一种染化相较于天魔染化的“毒性”,这最多只算是一种“染料”,可浸泡得多了,同样可伤及灵昧。

    另一边,没有了余慈的支持,杨朱应该是非常困惑的。

    其被极祖钉在虚空中,当成了靶子,剑势受到反噬,崩散之后,欲振乏力,完全是被压着打,他的意念却始终勾着余慈这边,似在提醒什么,也在期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期待什么?

    看杨朱的反应,余慈突然明白过来:

    原来如此!这位惟恐事态不大,一脑门心思,恐怕就是等“后圣”呢。

    这真是个悲剧性的误会……我到哪儿给你扯后圣去?

    距离相隔太远,余慈连羽清玄的力量都不好借,强自赶来的话,诸阳的威胁可没解除呢。

    见余慈始终“不为所动”,杨朱绝顶聪明,又怎么会没有察觉?

    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其情绪明显有了一个波动如果情绪也有色彩,这一刻必然是抹去了绝大部分,色调整个地灰黯下去,偶尔的跳跃的光色,也是一种荒谬到极至可笑程度的呈现。

    杨朱情绪上的剧烈变化,就是极祖都感觉到了,只是限于魔门体系,了解得不是太透彻,也出现了些误会。

    “谢康令”微微一笑:“外道神明,不外如是。杨宗主虽是果断,对玄门体系,不免还是高估了……不如转投这边,照样可得大自在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他手中华阳魔矛再次摆荡,这次,他要洞穿杨朱的胸腹,给其不可痊愈的重创。

    杨朱嘿了一声,想笑,却是极致悲凉。

    果然,还是一厢情愿了,渊虚天君,做得好文章!

    他一时间颇有万念俱灰的情绪,可又是极度地不甘……可就是这么一个波动,忽然间掀起了过分激烈的波澜。

    杨朱瞬间甚至产生了某种晕眩,从未感受过的情绪的洪流,从“背后”掀起来,恍如滔天大浪,瞬间将他吞没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感觉到了余慈,也感觉到了来自某个宏大体系中,千万人的情绪残留。

    无数的碎片汇聚成无有尽头的江水,冲刷来去。

    杨朱也浑化其中,自然而然地来到了同一个情绪层面,共鸣由此而生!

    咦?

    余慈本已经准备动用真文道韵的力量,至少要在层次上与极祖平齐,否则这仗没法打下去了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和杨朱在情绪层面的突然的共鸣,开辟了一条新路。

    千千万万上清修士的情绪执念,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当这股力量寻找到宣泄的渠道,其形成的冲击力,也必然是极其惊人。

    余慈反应很快,他暂时放弃激发真文道韵的力量,扣住了刚刚共鸣的感觉,将这份情绪执念的冲击,稍稍转化,导引过去。

    杨朱受到的影响是非常直观而且迅速的,天魔界域深处,混乱的太渊惊魂炮法度,被瞬间掀起的情绪冲击压过、重塑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领域上的跳变,无所谓高下,却是从不擅长的、劣势的领域,进入了优势领域。

    而且最妙的是,在这个层面,作为轴心的神主,余慈有法可依,而且,法度森严!

    杨朱仍没有挣开束缚,剑意的层次也没有提升,可在此时,情绪上的共鸣,导引了足够的力量,进入“太渊惊魂炮”的法度中,且是如此地契合,不需要什么强行的转化,只需要一个精粹、凝合。

    他骤然厉啸,身形未动,却有凄厉的剑意自身中迸发,未伤人,先伤己,瞬间挤出了一层薄薄的血雾,但他却是用这种自残的方式,强行震开了冻寂、华阳魔国的锁定,剑意透体而出,正面对上华阳魔矛。

    剑意的层次无所谓,但这一剑,肯定是心、法、技、体的绝对统一。

    不再刻意追求剑仙级别的杀伤,而是自然而然,发动之初,破坏的层面,已经切换。

    “谢康令”眸中冰蓝光芒寒透,华阳魔矛去势依旧,可迎面而来的剑意却是虚无缥缈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照这个势头下去,华阳魔矛中的,虚缈剑意也要透过来两边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!

    同样是与冻寂、华阳魔国的力量正面拼杀,此时,却是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,让人觉得很是别扭。

    剑矛交错!

    余慈冷静地观察,他不指望这一击能够把极祖压倒。但在此时,面对杨朱这样的,与信众截然不同的“外道神明”,应该怎样去利用,他终于是找到了一点灵光、一条路径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就是在天人九法及其衍生法则中,寻找共鸣点的过程,要形成各方结构法则的同化共鸣,另一层意义上,就是一种新的妥协。

    在这个意义上,神主在他的体系中,代替了天地法则意志的作用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要显得更加灵活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想,也许必要时,可以再把天地法则意志拉进来,三方“会谈”,形成一个新的平衡。

    但那个太遥远了,余慈目前要做的,是要抓住难得的共鸣机会,扩大自己的优势。

    面对极祖,没有什么刻意保留的必要。

    看着矛锋已经要洞穿杨朱胸腹,余慈意念沉淀。

    平等天上,一点明光穿透虚空,循法则结构的脉络,一路而来。

    恰逢极祖的华阳魔矛抵至杨朱胸口,明光浑圆如珠,自魔矛与杨朱肌体的接触点“透”过来,与矛锋相接。

    梵呗禅唱在心内虚空震荡,带动整个心内虚空,都有不稳的迹象。

    余慈等于是代替杨朱,与冻寂、华阳两个魔国碰撞一记,他固然绝不好受,可华阳魔矛、乃至于持矛的谢康令,却是在魔国中打颤。

    谢康令眼中冰蓝光芒透出三尺,却依旧无法掌控手中的魔矛,甚至他的身躯都有了“失重”的迹象。

    华阳魔矛以雷霆万钧之势轰在了杨朱胸口,可在那瞬间,所有的力量都倒卷而回,与全无准备的“谢康令”正面冲撞。

    十方慈光佛以大誓愿成就的法宝,岂是易与?

    也在此时,杨朱的剑意划过,这是一种绝然陌生的攻击方式,杨朱却是能感觉到:

    这一剑,直透心神!

    “谢康令”整个人都在发怔,杨朱想趁机再发力,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,一直“旁观”的渊虚天君,凭借体系之力,在这瞬间,夺去了他的主导权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杨朱成了介质,眼看着余慈顺势导来了一记绝妙的神通法力。

    那是属于幻荣夫人的欲染神通!

    幻荣夫人依旧携着甘诗真避往安全地方,但在余慈的指令下,送来一道神通,也不耽搁什么功夫!

    欲染神通发动,时机卡得恰到好处,正是华阳魔矛被平等珠一击打到失控,谢康令遭直抵心神的一剑,身中起了异变的刹那。

    此项神通,是从情绪意志层面切入,影响超拔之法的绝妙法门,在华阳魔矛、谢康令同时失控的瞬间,发挥了最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剥离!

    华阳魔矛之上,污浊的灵光莫名迸散,千锤百炼的结构,竟然在暗哑的鸣响中,就此开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