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华阳魔矛 神台丧钟(下)

    余慈本来心有杂念,面对极祖这样的强敌,未虑胜,先虑败。

    败在极祖手里,并不奇怪,在这儿也伤不到根本,谅极祖也追不到拦海山去,可这么一来,在真界之中,对他与“后圣”的声望,必然是一个打击。

    可在真实之域的“高台”上,钟声响起之时,这些个芜杂念头,却是一发地洗荡干净——或者说,根本没有了存在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高台”是用万古云霄和紫微帝御的法门,在真实之域搭建起来的介入上清体系的一处平台,自然而然会与相应的信息发生反应。

    余慈虽然将生死法则脉络打入虚空,进入了玄门体系,但要说与上清体系有多么深入的联系,倒也未必,计划中,那是需要进入太霄神庭后,才会进行的下一步工作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余慈面对所谓“华阳魔矛”的尖锋,看到的是污浊的灵光~无~错~小~说~~~,那里面毫无疑问掺杂着身死在华阳山附近,上清修士的怨念,此时,却是禁锢在魔矛之上,被仇人驱役。

    对上清一脉的修士而言,这情何以堪?

    透过这点灵光,还有华阳魔矛的气机轨迹,余慈的意识甚至可以追溯到华阳窟,感受那些挣扎的意念……

    相隔数万里,这并不是件容易做到的事情,但通过“高台”,通过刚刚发生的反应,或曰共鸣,余慈的心神,便随着那怆然的钟声,顺势播洒开去。

    钟声中的情绪,想也知道是共鸣所成,然而,为何会有钟声?

    疑惑在急剧扩张的心神之中,便像是被风吹散的薄雾,渐渐没了痕迹。

    与心神相和的,只有九天十地之间,渐渐清晰起来的“呼应”。

    华阳窟、黑水河、九山十河夹谷地、洗玉湖……以至于广袤的北地三湖区域,分明都有“呼应”。

    那是上清体系覆盖或者曾经覆盖的地方。

    剑仙剑意留痕,可以维持成千上万年;上清体系的痕迹,同样不易抹杀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点点滴滴所留存下来的,都是上清修士依附在体系中,那一丝丝不灭的执念。

    东方修行界没有六道轮回,便是有,这些执念亦不入其间。

    执念是如此虚缈,有的只是存有一次呼应之力,继而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似乎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。

    他们的呼应,证实了上清体系的存在,便是支离破碎,可片断尚存。一旦有了契机,便会形成聚合的力量,在共鸣中交织,努力地拼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是余慈首次全方位地感知上清体系。

    这个上清体系是不是三十六天,余慈不知道,就他所感知的,这体系已经非常残破了——破碎、扭曲,浑化在一起,没有人维持、梳理,只能凭借着以往的惯性,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由于万古云霄和紫微帝御法门的性质,余慈一旦切入体系之中,位置天然在中心,但上清体系具备中心吗?

    上清体系理论上或许统驭在三清境下,但具体的管控,向来是分诸四御,其功能大概是:

    玉皇帝御总括万有,决议定策;

    紫微帝御掌控中枢,排布神明;

    勾陈帝御统御道兵,征战杀伐;

    后土帝御调控灵脉,运化元气。

    这么些功能作用,余慈一个人还承担不起,上清修士似乎也从来没有将体系大权统归于一人之手的传统,便是玉皇帝御“总括万有”,也是有威无权,四御彼此制衡,共同出力。

    这正是当年上清宗覆灭的原因之一,由始至终,都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力量,从魔劫中央开花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这是一场绝不公平的较量。

    便是余慈今日,思及此处,也觉得憋屈……

    正是这样的情绪,给了余慈一个接口,他心神一跳,陡然间便切入了那些“呼应”执念的情绪层面,隐约看到了亿万英灵的情绪记忆。这些破碎的画面,正拼合成零落的图景,渐渐丰富、连续,终于形成动态的时光洪流,迎面而来!

    余慈心神轰然震荡,刹那间融入进去。

    他看到的,是一个血色的清晨。

    华阳窟,那时还叫华阳山,上清三千神明,残缺不全,与差不多数目的上清弟子,结下阵势,抵御亿万天魔。

    场景清晰而又模糊,清晰到每个细节都如在眼前,模糊到每个环节都是浮光掠影。

    论层次,应该比不过陆沉殒落之时,惨烈则百倍过之。

    每一刻都有弟子倒下,每一刻都有神明崩灭,虽然也有十倍以上的天魔遭到灭杀,可随灭随生,无穷无尽,更可怖的还是魔染之力,往往前面还是战友,后面就是死敌!

    汹涌的魔潮与上清的法阵撞击,进行着绝不公平的交换。

    每一次冲刷,魔势便煊赫一分,这么一层层压过来,上清弟子甚至连自杀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没有几个死得壮烈,有的只是委屈、绝望、悲凉!

    终于,在层层人群之中,一位道装老人站起,汇聚而来的信息,让余慈瞬间明白,那是上清宗的镇宗地仙,护持华阳山的杨悦祖师,是开派杨祖师的嫡系后裔。

    此时,他内外魔起,至少有四个末法主同时盯上了他,已经是油尽灯枯,他却不再理会,而是缓步走到华阳金顶之上,挽住撞木,按着平日的节奏,敲动了华阳钟。

    怆然钟声,如是鸣响。

    华阳钟不是什么神兵利器,但却是提醒上清修士每日清晨早课的鸣钟。在上清鼎盛之时,每日随这钟声,万千弟子呵气成云,符落如雨,蓬勃朝气,日日如新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同样是清晨,同样是钟声,杨悦祖师燃烧了一身纯阳之气,将这钟声送抵九天十地的每一个角落,震动真界。

    直到上清覆亡的那一刻,也没有多少人认为,上清要亡。

    以至于一界之人,哑然无语:

    上清亡了?

    伴随钟声,华阳山崩裂,钟声回荡,余音尽是:

    不甘、不甘、不甘!

    沉重的情绪漫过心头:无知立能无畏,知者焉能如此?

    千年的魔劫,流尽了宗门最后一滴血,上清体系是最后的见证者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其中,随体系尊享无上荣光,也随它堕落,永沦黑暗。事后,北地宗门曾有一段时间围剿上清余脉,实是担心魔染之故。

    余慈理解上清体系,更由于在天人九法上的造诣,对上清体系的观测涉及多个层次,甚至比任何一位上清中人涉及的层次更多、更丰富,是全景式的观察,便如照神图之玄奥,居于其中,受历代千千万万上清修士意念洪流所激,又岂能不为所动?

    这就是他承接上清体系之后,不可回避之因果。

    谢康令横矛而立,在他周边,极祖意念缥缈,感觉是如此清晰。

    华阳魔矛上,谢康令身上,包括华阳窟在内,一切上清体系曾覆盖过的地方,都有反应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余慈正在接触和学习。

    后圣真信得过他啊,手把手扶着上位,将上清体系都一发地给予。

    若真能成,一域外、一域内,上清复兴,绝不只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,魔门不就是专搞破坏的吗?

    “谢康令”脸上微笑,华阳魔矛发动。

    呼应就呼应去吧,他从来没有想过将其抹杀,对魔门体系而言,缺什么重视什么,对灵昧从来都是尽可能地异化和利用,非到万不利己之时,绝不洗除。魔矛上,谢康令身上的共鸣与挣扎,又何尝不是动力,为他所用?

    魔矛泣鸣,冻寂魔国与华阳魔国深度交织,同属魔国,不同法度,一样内核,这是在法则结构高层次上的统合,是极祖思考如何在体系内外实现结合的成就之一。

    矛头先指向杨朱。

    就目前而言,余慈掌握的法理结构和实际是脱节的,杨朱最具实质性威胁,特别是在他刚拜的神主加持下。

    同时,杨朱又是介质,可以好好掂量下,两边在法理结构上的成就。也好好看看,尘埋数百年后,重启的上清体系,还有多少份量,能不能承担得住责任!

    一切就从杨朱开始。

    幻荣夫人携甘诗真退走,一会儿她肯定还要回来,但总要有个过程。

    杨朱独挡在前,大有为王前驱之意。

    喧腾魔意与强者意志碰撞,纯凭感应,甚至分不出哪边才是魔门,如此战局,多年来也是少见。也证明了不独是杨朱,就是余慈、后圣,也不是什么老古板,僵脑子,对魔门的法度有深入研究,

    幻荣夫人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极祖赞叹:果然野心不小!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目前的杨朱剑势虽盛,却再也斩不破魔国。

    重叠带来的交互作用,可不是一倍那么简单,而是一种结构上的彻底强化。

    剑仙级别的杀伤,不一定是剑仙级别的锋锐,杨朱的灵昧修持还达不到,之前算是邪道,借了太渊惊魂炮的穿透力。

    如今斩不破,反噬更强。

    矛头扫过,虚空震荡,杨朱剑意宣泄不得,一窒的功夫,便被一击扫中,“钉”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这是动静法则作用,可怖的毁灭性动能,一滴不漏地全打进去,杨朱用虚空界域消化,内里的太渊惊魂炮法度却是乱了,证明冻寂魔国的结构体系,占据了绝对上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