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华阳魔矛 神台丧钟(上)

    惭愧,又是小章,昨天突然有点儿卡文。明后天肯定有一个大章,此外我争取连更,不敢承诺,只能是争取……诸位书友见谅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杨朱设计和作为,可以用“简单粗暴”来形容。

    如果是魔染初期,不至于此,魔染透了,也不会这样,偏偏他看似找平衡,其实一直在走极端。极端的状态,更容易滋生极端的思维。

    极端到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到了他们这个层次,特别是关系到大势力之间的问题,往往都是副手级别的出来磋商、谈判,而宗主级别的现身,明白表示敌意,就是再没有什么转圜余地。

    毕竟,不是哪方势力都像洗玉盟那般,能那么圈圈绕绕的。

    目前,横亘在余慈面前的难题,不是杨朱,这位他完全可以不管;也不是甘诗真,反正已经将她庇护在羽翼之下——真正麻烦的是深藏在冻寂魔国之中的谢康令。

    当杨朱透过法则体系,获取了他的支持,凭的是三个原因:

    第一个自然是正式地向他祈告,非常标准的模式,通过幻荣夫人转接到余慈那里……其实余慈怀疑,就算没有幻荣夫人,这位恐怕接下来就会将信息透入真界之内,反正两边也不是太远。

    第二个是甘诗真。对这位,余慈不可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个,无疑就是谢康令。

    余慈还是到了洗玉湖之后,才听到谢康令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从平治元君所述的那些枝节中,便知此人,定是当年的风云人物,绝代天骄之属。

    这些也就罢了,真正重要的是:

    谢康令是朱老先生的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余慈身受朱老先生大恩,成为上清宗的传法人,得传“诸天飞星之法”,也是奠定了他获得今日成就的重要基础,这份恩情是还不完的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卖力地重立上清,原因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而今日得知,谢康令在世间竟然尚存形骸,而且成了极祖种魔的对象,他又怎么可能视若无睹?

    既然已经知道了消息,他必须解决谢康令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,不是解决,而是了断!

    对杨朱追溯上去的“上清覆灭”之脉络,余慈不是当事人,只能是将信将疑,但他身边有赵相山,有幻荣夫人,包括血相老祖也是经过当年大劫的,几方参照之下,必须要承认:

    上清覆灭,固然是多方原因共同作用,可极祖必然是充当了极不光彩的角色……始作俑者,或便为他而设!

    不知也还罢了,只要是知道,哪个上清遗脉能够忍耐?

    严格意义上来讲,余慈算不得上清遗脉,但他所担负的责任,比任何一个上清遗脉都要沉重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还不至于这样,可在他借上清体系,为自家生死法则脉络寻找到了依附之后,这份因果,便彻彻底底地落在了他怀里,渗透到他的形骸神魂之中。

    余慈的身形不断凝实,透过杨朱这边形成的法则结构平台,源源不断地传入力量,也彰显了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指向冻寂魔国深处:“听说,极祖手中,有谢康令的遗骸?”

    “确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朱老先生选我做传法人,他的亲传弟子,便等于是我师兄。师兄遗骸在此,做师弟的无论如何都要护得周全,依礼厚葬,还望极祖不吝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直到现在为止,两人之间的对话简直顺利到了极处,可没有那个人会认为,这种礼仪式的虚假态度,会永远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,极祖的意念横贯冻寂魔国:

    “太霄神庭,三十六天——我欲观睹久矣,若天君不嫌弃,我愿携谢康令之躯,与天君同往,助一臂之力,了却心愿后,便将其形骸葬入神庭仙墓之中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“……否!”

    既然知道不能缓解,不可调和,睁眼说瞎话是没必要的,那么……

    开战吧。

    当然,不会是闷头死拼,对于极祖在北地的作为,八景宫也好、洗玉盟也好,想必会很有说法;就是魔门地界,地火魔宫、魔门东支等势力,也会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第一波,就是把消息传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,他能想到的,极祖又怎么可能想不到?

    既然今日,他在北地三湖的支点注定难以保留,那么他的目标退而求其次,就是要让谢康令这具藏在华阳窟多年的战利品,回返冰雪魔宫,再图后计。

    这注定是个波折的过程,可极祖纵横天下多年,又曾怕过谁来?

    最先震荡的,不在冻寂魔国之中,不在众人身畔,而是在数万里外,看似毫无联系的华阳窟!

    万里山脉轰然摇动,其周边在多年魔染浸染下,已成魔国,谢康令形骸居于其中,修持魔功,与之相系。

    虽不如冻寂魔国一般,生灭由心,但心念动处,相隔数万里,却轰然响应,自有魔气如燃,如狼烟般冲上云霄,随即打穿虚空,瞬间跨越了这一段长途,再现时,已化为一柄长逾丈二的魔矛,投入冻寂魔国。

    “谢康令”自冻寂魔国深处缓缓走出来,将魔矛信手拿来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魔国与魔国对接,气机贯通,往复奔流。

    感觉中,半个北地连带域外都在摇动。

    “谢康令”英俊的面容上,露出一个笑容:“此矛便曰‘华阳’,是我用华阳窟中亿万魔头,掺入上清神明之灵光,百年祭炼而成,自有一番灵动。今日我便携此矛而去……不劳天君远送!”

    余慈冷冷看着这一切,虽不知道此刻,说话的是“极祖”,还是“谢康令”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这甚至是一个和罗刹鬼王同级的对手!

    必须承认,他做的准备太贫乏了,面对这样一位大能,匆匆而来,又怎么可能准备充分?

    所以,在来此之前,作为谋士的赵相山是极度反对的。

    其实,余慈也不想这么决绝,不论是来之前,还是来之后。

    极祖的分量他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可是,在交涉过程中,他却发现,以往那些完全可以周折婉转的地方,再难变化,因为眼下,他不是代表他自己,而是整个上清体系亿万修士、神明英灵。

    亿万目光所指,他不能退后,只有向前!

    有生以来,他头一次肩负着这样沉重的担子,直面强敌。

    非常艰难——既往灵动的气机都变得滞涩,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发力。

    可当所谓的“华阳矛”尖锋指来,看上面污浊而刺眼的灵光闪烁,已经在真实之域铺开的“高台”之上,却似有怆然钟声,嗡然鸣响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