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日月逝矣 岁不我与(下)

    余慈很想和甘诗真畅叙别情,只是如今时间、地点、气氛都不相宜,也只能是点到为止,转而吩咐幻荣夫人:“甘师叔身心俱疲,你且携她去休息,这里,由我与杨宗主处置。”

    如此语气,就是在人间坐实了两人间的上下级关系。

    就目前而言,极祖也好、杨朱也好,反应都很淡定,但当这个消息发散出去之后,各方的反应就颇值得琢磨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想这样的,他当然想把幻荣夫人当成手中的一副底牌,关键时候再扔出来砸人——即使面对黄泉夫人这等精擅精报分析的大能,瞒或不瞒,都没什么意义,有心人自会通过幻荣夫人和鬼厌的关系,找到隐藏其中的线索。

    可正式亮相与否,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如今却因杨朱,将这副“底牌”暴露在堪称大敌的极祖面前,若说不恼,定是谎话。

    [无][错]幻荣夫人倒不怎么在乎,轻应了声是,也礼数周全地再向冻寂魔国深处行了一礼,正要离开,甘诗真却主动开了口:

    “宗主。”

    若是对余慈讲,余慈还能想法截断她的话,可这么一来,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而甘诗真也只说了这两个字,其意昭然,就是要杨朱开口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杨朱的反应。哪知,杨朱却仿佛没有听到,眼帘低垂,似瞑非瞑,仿佛睡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域外虚空重又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甘诗真没催促,没有不耐,没有失望,只静静等着。

    余慈想开口,但想了想,最终还是默默旁观。

    或许是对甘诗真的倔强没有办法,过了片刻,杨朱终于睁开眼睛,往那边看去,欲待说话,忽又哑然一笑,漫声吟道:

    “日月逝矣,岁不我与。”

    真是好理由!时间紧、任务重,然后这么做法?

    不管怎样,开口就好。

    然而这时候,甘诗真倒继续保持着沉默,余慈看在眼里,心里暗叹一声,主动开口:“杨宗主,前日说话时,你可没有对我讲这句,而且,当时我也没发现,你竟然遭了魔染……控制得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谢天君夸奖,我也以为是。可惜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杨朱自开口后,便是言笑自若,便是魔染导致的身形变异,都缓解不少,这是他太渊惊魂炮的法度更为精妙、消化速度更快的缘故,里面的功劳可都要记在余慈账上。

    余慈也算配合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杨朱微微一笑,捋起右臂长袖,现出绑在上臂的一幅血红色细纱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便是天魔化芒纱了。

    杨朱将此物解下、抛开,一侧幻荣夫人会意,略微发力,将细纱卷来,送入余慈手中。

    余慈又看杨朱一眼,手上轻拈两下,果然就是化芒纱的手感,纹路与其他几幅化芒纱一样,精妙得很。至于内蕴的剑意……

    剑意?

    余慈心头一动,低下头,视线追着手指所触,逐一摸索勘测。

    化芒纱里当然没有剑意,却是用纹理表现出来。想研究的话,有两种方法,一是经过了天罡地煞祭炼法的作用,让纹佬内蕴的文字显现;另一个更直接,就是以心相合,直接探索,从纹理针脚中查勘,但要相当高的剑道造诣。

    此物已经被祭炼了,稍一刺激,那些花纹上便映出密密麻麻的文字,同样是“诛神刺外道炼法”,与百灵化芒纱、十阴化芒纱的格式、法度都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以余慈对诛神刺的理解,应该没有错误。如果按照这上面的修炼,修成诛神刺的几分模样,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可要知道,化芒纱本身也是一件法器,尤其是能用来与诛神刺配套杀敌的。任是哪位修炼起来,也要好好参照、利用法器本身,仔细理解制纱人针法之后的剑意根底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剑意与法门的配套就非常重要,是一个明确的指引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就余慈现在看到的,化芒纱里的剑意纹路,绝对与昊典不同!

    这是一幅以假乱真的赝品……或曰是非常接近原作的高仿品!

    材料没问题,结构没问题,只有作为导引的剑意略有问题,不是纯粹的诛神刺的法度,而是一个剑道造诣足够高明的人,模仿诛神刺剑意所做——没有接触过几幅化芒纱的人,看不出究竟,但只要接触过,又对剑道上有足够的造诣,应该能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余慈看向甘诗真,其人见过百灵化芒纱的。

    甘诗真知道他想问什么,神色微黯,摇了摇头,里面的意绪复杂,而杨朱则给予更明确的解答:

    “诗真见到这幅化芒纱,实是晚了些。也幸亏见到,现在,则还有挣扎一把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余慈皱眉,制出这幅化芒纱的人,模仿的时候还是很用心的。单纯用化芒纱的法门修炼诛神刺,其实不会出问题,练出练不出来,都无所谓;将化芒纱用为法器,配套诛神刺对敌,或许有些滞涩,但也没有大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像杨朱这样,将其视为救命稻草,以其淬炼心神,又结合了太渊惊魂炮的法度,用其导引、宣泄巨量杂气,问题自然就给无限放大了。

    太渊惊魂炮最适合的配套法器,其实应该是百灵化芒纱,用天魔化芒纱本就有点儿“言不及意”的味道,余慈当日将百灵化芒纱的拓本交给百炼门,就是出于此念。

    当时他又哪会想到,杨朱会是这样用法?

    杨朱控制魔染的思路已经很清晰了,看上去和平治元君现在控制“七情错乱”的方法有点儿像。都是以某种特殊的法门熔炼魔意或者是混乱的情绪,只不过前者更具野心,找到了诛神刺这么一个宣泄的渠道,大幅提升了自己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想到平治元君,余慈自然而然想到当初为平治元君炼制符牌的许央。

    以百炼门和四明宗的交情,或许这里面也有一些说法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内炼心法再好,以杨朱刻意“找平衡”的思路,宣泄渠道出了问题,肯定会出现反噬,打破平衡,大幅削减杨朱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太渊惊魂炮的入手,只会是进一步激化这个破绽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单纯的化芒纱,是小问题;太渊惊魂炮,也是小问题;但二者联系起来,就成了大问题。而再算上杨朱看似“平衡”,其实“极端”的思路,最后就成了严重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样,以杨朱的智慧,怎么可能深陷如此程度之后,才惊觉过来?

    是陷阱吗?一个针对杨朱、四明宗、又或是洗玉盟的陷阱……

    又或者,只是一个悲剧性的巧合?

    余慈沉吟,目前来看,追究源头,两个问题最重要:

    这幅化芒纱,是怎么得来的?

    将太渊惊魂炮与之勾连的思路,又是谁的主意?

    对此,杨朱并没有给出答案,不是不想说,而他本人应该也是在迷惑着。

    这种明知中了道儿,却不知该往何处寻的迷茫和憋闷,着实很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余慈倒是有一点儿猜测。

    织绣化芒纱的的材料,他只在海人异族的地面儿上见过,当年还拿了一盒,可惜已经在东华山渡劫时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这种“转质化性,练血成丝”的手法,不是海人异族独有,但能做得这么到位的,应该也不出其中了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罗刹鬼王?

    如果真如此,半途截取太渊惊魂炮,也完全能视为是一场作秀。

    当然,这纯粹是一种猜测,没有让人信服的证据,最重要的是,害了杨朱,害了四明宗,动摇防线,使北地局势糜烂,又能怎样?

    到那时,洗玉盟底蕴尚在,八景宫不会坐视不理,罗刹鬼王做来又有何用?

    就目前而言,余慈更不满的,还是杨朱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位也是莫名其妙,一看便知,极祖虽然在北地罪孽累累,但在此事上,只是恰逢其会,不应该是幕后黑手之类。他一门心思过来,岂不正合了别人的意?除了让亲者痛、仇者快,还能有什么效果?

    若真有效果,就是又把他牵连进来……

    心内虚空中,赵相山突然开口:

    “主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现阶段,能把主上牵连进来,也是不得了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余慈为之哑然,一时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不错,他早不是当年独往独来的散人了,某种意义上,甚至是以一身牵系天下平衡的重要人物。近期几件大事,他都或多或少参与了,他的行为,也是亿万人瞩目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好像把握到了杨朱的心态。

    “时不我待……所以要让事态变得更加激烈,是吗?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思路,还真是“爽利”啊!

    以前的四明宗,多杨朱一个,少杨朱一个,没有本质上的差别;

    可经历了内乱和魔潮的冲击,有没有杨朱在,四明宗完全是两个模样。

    所谓的两个模样,就是“存”与“灭”的两极。

    担心宗门崩溃,重蹈上清覆辙,所以干脆闹得更大,乱中求存?

    这种极端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杨朱,你确实入魔了没错!

    不管余慈怎么评价,眼前的难题都必须去解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