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日月逝矣 岁不我与(上)

    这位没有如幻荣夫人一般,即刻现身。而是在相关法则层面,真正与杨朱投放的信息相接,就像是埋入土的种子,进入沟渠的水流,顺势生长、铺展,架设结构。

    在法则体系中,如此作为,等于是跑马圈地,而且是在极祖的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极祖当然可以出手阻止,不过效果如何,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因为能看得出来,这是一个既成的体系结构,有着比较稳固的根基法度。看似只冒出来一个“小嫩芽儿”,其实深层的根系非常茁壮密实。

    杨朱所做的,只是与之勾连上,然后达成协议,两边各出一些力量,将根系的一部分牵引过来,生发成长,将两边扣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正宗的神主手段,而且,是上清宗“招募”神明的惯用伎俩。

    对方是谁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结构搭建好了,自然就有神通呈现。倒也不是什么仙气纶音,而是一道符诏凭空而现,又飘飘荡荡落下,自虚而实,符诏上宝光隐隐,不类凡物。

    杨朱抬头上看,面无表情,但符诏真到头顶了,他还是接在手中。

    符诏入手,又重归虚无,同时却有灵光层染,从接触的指尖开始,一节节推上来,转眼蔓延到全身,像是某种加持。

    受了这符诏,杨朱魔染的局面并没有明显的改观,这符诏也不像是玄门降伏心魔的秘法——眼下这种情况,若用此类法门,才真叫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杨朱低头,看了看刚刚接下符诏的手掌,似乎在感慨,又似在发呆。

    那种复杂的心绪状态,没有什么遮掩,都呈现出来,也让人们本能地有细究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杨朱忽然挥手,剑意迸发。

    这一个时间差打得太好,冻寂魔国之中,扭曲的法则完全没有起到任何阻挡、偏转的作用,剑意势如破竹,瞬间打穿了千百个法则层面,擦着甘诗真肩侧过去。

    稍错后一个身位,依旧兢兢业业,要将甘诗真拿下的具多罗,只来及偏转下脑袋,便被锋锐剑意,从左边嘴角一路撕裂,斜切了半个颈椎,差点儿把半边脑袋撕下来。

    血光在虚空中凝成大大小小的液滴,没有立刻蒸发,显然内蕴了许多元气……这部分,是硬被剑意爆出来的!

    绝对是剑仙级别的杀伐之力!

    具多罗甚至没来及庆幸,便心生悸动,猛扭头,便见开战之初已遭重创的天鹰上人,就此尸分两半,元神都没逃出来,直接死个了干净。

    如此威煞,惊得百战真君缩在天魔战阵之中,一时足不敢出。

    都是种魔之人,倒不会有什么兔死狐悲的感慨,具多罗只是惊讶:

    这杨朱……莫不是嗑了药?

    极祖的心绪微微一动,冻寂魔国之中,他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,激发的层层阻碍也不可谓不强大,然而,杨朱这连环一击,表现出的法度、威能,面目相似,内里却是有了极其玄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似是而非的东西少了,更能展现出“本应有”的精妙,同样,也自然地加持了他的情绪意志。

    对一位大劫法宗师来说,心与意合,意与气合,贯通如一,也才能彻底展现出神通威煞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才是真正的宣泄!

    造成这一切的,就是来自于虚空深处,那一道符诏。

    这一波连环剑意激发后,极祖能够感应到,在杨朱魔染失衡后,形成的魔潮界域内部,消化天魔情绪心念以及巨量杂气的方式,分明有了一些改观。

    这是从太渊惊魂炮上得来的思路……说改就改?

    类似的符诏封神的场面,极祖见过多次,可就是当年的上清宗,也难有这般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    要么是两边早有默契;要么,就是杨朱处心积虑,盯的就是那位的手段!

    极祖很清楚,目前的重心所在,几名手下的死伤,倒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他甚至没有管杨朱接下来如何,心神自发提升到真实之域层面,更看新的法则结构垒砌完成后,与既有法则体系的摩擦与适应。

    而此时,他也终于明白过来,最初的那份熟悉感来自于何处,而杨朱又是怎么未卜先知式地勾连上去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之前渊虚天君在拦海山外海,所谓“梳理上清体系”时,打入天地法则体系的变异法则之衍生吗?

    虽然当时的声势不小,但事情本身并不特别出奇,渊虚天君后续也相当低调,极祖只远远观察了一段时间,后面便在处理自己的事情,有几日没看了,却不想竟然已经发展到了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早在与罗刹鬼王大战时,渊虚天君便在后圣的助力之下,在真实之域搭了“紫微帝御”的根基台子,其后又以万古云霄震动北地,实际的威能不论,在法理上的影响,是极其深远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法理根基,在相关法则层面上的扩展,自然不会太慢。

    这还是本劫以来,有关上清体系的法则结构受了限制的结果——但不管上回的勘天定元如何折腾,东方修行界玄门体系一家独大的现实不会改变,各家玄门打断骨头连着筋,这是羡慕都羡慕不来的。

    念谁来谁,冻寂魔国中,新的人影化现。

    极祖沉沉一笑,渊虚天君也算是半个神主了吧,果然颇有相应的神通风范。

    到来的就是余慈。

    借助蔓延开来的生死法则支脉结构,又有杨朱的配合,他很轻松地跨过了真界与外域的法则樊篱,投影域外,一举将自家的影响范围扩展到域内域外生死法则涉及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这算是意外……惊喜什么的,还算不上。

    相关的消息,他从幻荣夫人处得知了一些,从杨朱那里也得到了些,至少知道面对的是何种人物,自然谈不上“喜”字。

    但既来之,则安之。和幻荣夫人知根知底不同,余慈还是首次“亲眼”看到大名鼎鼎的冻寂魔国,颇是好奇地打量几眼,这才向魔国深处发话:

    “原来是极祖当面。华阳窟那次,见面不识,惭愧得紧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极祖的感觉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他对余慈的关注,远远超过对面的想象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,近段时间,准确地讲,是渊虚天君在北地发力以来,尤其是极有“针对性”地在华阳窟周边弄影儿,也带给了他极大的困扰。

    终于在余慈与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对战中,他忍不住借“谢康令”之身出手。

    实是觊觎上清三十六天久矣,对余慈有“必得之心”。

    在北地这些年,他也看出来了,没有上清宗的嫡传作为“钥匙”,谁也别想找到洗玉湖底那一座太霄神庭,也就没想打上清三十六天的主意。

    余慈的出现,其实是让他颇有些惊喜的,

    但是,难度真的很高。

    一个懂得自辟天地无上神通的渊虚天君,已经够棘手了,再来一出虚空大挪移……任谁都要头痛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在华阳窟的那次出击,其结果已经证明,是有些冒失了,他不想再来第二次,可渊虚天君也好,那个浑蒙的老天爷也好,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份感慨,他一时不想说话,再说了,余慈也没有与他长谈的意思。

    随即便指向了杨朱:“我只是初步梳理了真界那边,域外还没有正式开始,杨宗主你这般急切,却是何苦。”

    话中有无奈,也有讽刺。

    是的,他现在心情不太好。任是谁被强扯过来,与魔门最强者之一的极祖放对,都不会太开心。

    可是,杨朱拿出了让他不得不来的理由,而这也让他更不舒坦了。

    往甘诗真的方向看了眼,没有说什么,幻荣夫人则是会意,刚刚的怠战情绪,总要有个度,现在,是她表现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欲染神通发动,不管之前被极祖怎么评价,这都是一门自在天魔级数的神通手段。透过一众天魔浮动的情绪心念,瞬间渗透到超拔脉络上,一念升降,万千魔头便等于是抽了筋骨,瞬间被打落到无生念的最低级阶段。

    百战真君的天魔战阵无声崩解,兵杀战气反噬,当场要了他大半条命,新伤旧伤加在一起,活下去的可能性已是不大。

    至于具多罗,此时还分出相当的力量,与渗透入体的剑意相抗,就算有千变万化的能耐,也留了痕迹,当下便是口喷鲜血,远遁开去。

    幻荣夫人顺势便将甘诗真摄来,纳入她的保护范围。

    甘诗真此时内外皆受重创,但意志清明,分得清敌我,荡魔神锋虽然对幻荣夫人很有“感觉”,却被她牢牢控制着,神色自若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极祖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余慈看着渐渐接近的甘诗真,眼神柔化,最终郑重躬身行礼,还要胜过当年:

    “甘师叔,余慈拜见。”

    看到余慈这般表现,眼神一直清明坚定的甘诗真,恍惚了一下,唇角自然绽开了轻柔的弧度,同时,也欠身还礼,可回应的话到嘴边,却变得有点儿飘忽:

    “这些年,倒是常听你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让师叔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