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战场置换 釜底抽薪(三)

    先道个歉,昨天有事外出,回来晚了,还有些发烧,状态不佳,所以今天是小章。本周会尽力更一个大章补上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剑意所及,动静法则控制的扭曲状态,被一剑斩破,冻寂魔国摇动。

    但这一击,根本没有抓住“谢康令”的真身,几乎没有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相较于漫天飞舞的剑气,极祖更关心杨朱如今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深知,一切都是从“打破平衡”开始的。

    刚刚才确认了杨朱立足于“中间地带”的状态,这是杨朱在身遭魔染之后,仍能够以“四明宗主”身份,立足于世的关键。如若不然,要么他就是一个人见人诛的魔头,要么就是在艰难的挣扎中无声无息死去的可怜虫。

    就此事而言,杨朱做得近乎完美,调理的平衡,简直就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但如今,一系列的平衡被他主动打破。

    此时再回头看,杨朱前面的作为,分明就是为了在“平衡”的两端加上更多的份量,这样,如果操作得当,自然可以获得更为强大的爆发力,也足以获得更惊人的杀伤。

    可是,杨朱难道没有搞清楚,此时此地的爆发,几乎毫无意义?

    打掉他的支点,确实是一着棋,但这种兑子式的棋路,算算两边的价值,就知道,并不对等。

    站在极祖这边,“谢康令”确实重要,他将谢康令的形骸安置在华阳窟,一方面是以其间的魔气祭炼,一方面也是在北地三湖安插一个支点,以排布耳目。本劫以来,进展甚好。

    比如穹庐社,本是元始魔宗尚在时,打入北地三湖的钉子,元始魔宗分裂后,便是半**状态,近年来穹窿神君和魔门东支走得很近,极祖看在眼中,便层层渗透,将其渗成了筛子,噬原虫一事爆发后,顺势一推,穹庐社便等于是废掉了。

    近来魔门东支在拦海山发力,其实有相当一部分,是想平抚余波,适应变化后的新情况。

    极祖正是用这种方式,即使不曾真正亮相,却在北地翻云覆雨,占尽先机。

    此外,要取上清三十六天,“谢康令”也是个很必要的抓手。

    极祖看重“谢康令”,可站在杨朱的立场上,又绝不应该做出这种选择。

    面对逆势,杨朱选择了入魔,再用太渊惊魂炮和诛神刺的手段,提升威能,且不论结果怎样,打破的平衡不可能再转回去,后面他要怎么做?四明宗要交到谁手里?

    极祖都能想到的,杨朱又怎么可能弄不明白此中的轻重?

    事有反常必为妖。

    本来这也没什么,只要能控制得住就好。可问题在于,杨朱这种层次的对手,又哪是可以轻易控制的?

    杨朱决绝入魔,别的不说,其身中身外魔意的共鸣,相较于之前,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冻寂魔国临时修改了天魔化生的法度,但杨朱这份魔意共鸣,在层次上,又要高过所谓的“化生”。

    天地宇宙中,一切天魔,都要遵循这份“魔意”,因为这是因循于元始魔主、成就天魔族群的根本。

    极祖与之相较,则确有不如。

    到了自在天魔的境界,任何一个有野心的魔门中人,都会让自己尽量与之保持距离,否则,与那些末法主,又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到这一步,就是大部分末法主,都不会去做,这种共鸣,更像是“融解”,稍一个恍惚,便再无自我可言。

    杨朱之前已经抛离了界域,可如今,界域不立而自成。

    随魔意共鸣而起,魔潮就是他的界域。

    界域既成,便证明,杨朱的灵明未失——长生界域最根本的要求,就是“不疑、不惑、不由他而自知”,心思混乱的修士,修为再强,也是界域难成。

    界域之中,太渊惊魂炮的法度,又一次展现出来,再配合诛神刺的宣泄,现在杨朱虽然往来斩切,乱七八糟,却是达成了一种动态的平衡。

    也许停下,就是他彻底入魔之时,可在此之前,谁知道他能坚持多久?

    极祖继续观察,按理说,只要堵住这个宣泄渠道,不用多,只一次,杨朱可能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但理论就是理论,杨朱虽没有进入真实之域,剑意也不纯粹,可在穿透力上,已经将太渊惊魂炮的威能发挥到了极致,要堵住,目前的冻寂魔国做不到。

    况且,杨朱已经渐渐适应了魔意的共鸣,正利用魔潮中亿万天魔的感应,搜检他的位置,想藏身的难度,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极祖也是乐了——怎么说杨朱也算是宗师之身,竟然搞这些无理手,而且还真把他逼到这种程度!

    那么,这样又如何?

    冻寂魔国扩张,瞬间扩大了三五倍,轻而易举地将甘诗真那边的战场也圈进来。

    再这么乱七八糟斩下去,说不定下个挡在他剑锋之前的,就是甘诗真!

    剑势倏止。

    杨朱蓦地停身,凝立在魔潮中央,双眼微瞑。如果往前推十余息的时间,他这么做,青衫飘飘,意态自若,想必是潇洒好看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已然入魔,纵然保得灵明,可身中遭亿万天魔魔意洗荡,由形骸而至神魂,每一寸、每一个角落,都在向不可逆的方向转化。整个身躯都膨胀了一圈,撑得青衫欲破,发髻散开,皮肤之下,有一层幽光闪烁,偶尔照透了,连内层的骨胳、脏腑都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极祖看得分明,其形神结构,确实已然非人……不过,他嘴里嘟嘟哝哝,念什么呢?

    杨朱眼下这状态是极度危险的,宣泄的渠道暂时封闭,魔意汹涌,灵明便如风中之烛,随时可能熄灭。也许,他是想着故技重施,通过再一次打破刚刚形成的“动态平衡”,获得极致杀伤?

    极祖控制着“谢康令”,在冻寂魔国中藏得更深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,可一而不可再,况且,如今的杨朱,最为欠缺的就是准确性!

    另一边,由于被圈入了冻寂魔国,甘诗真很不适应,相反,作为主战力的具多罗,却是如鱼得水,得以借助扭曲的虚空环境,展现他千变万化的能耐。

    由此,他得到了交战以来最大的战果——寻隙而入的一记背后穿刺,极致发力,首度突破了定心簪的防护,几乎将甘诗真的背心捅个对穿!

    若非甘诗真反应迅速,连脊柱都可能被斩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