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战场置换 釜底抽薪(中)

    极祖的感觉有些不太对。

    杨朱运化的剑意藏得太深,等于是三层掩护。类似于无量虚空神主的“天魔虚空”是一层,本身的儒玄道基是一层,奇妙的剑技本身又是一层。这种情况下,一旦发动,他这边很容易判断失误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高层次的剑修,如果不知其剑意根底,不知道是从哪个法则脉络上切过来,必然就要冒上全面丧失主动的风险。

    到极祖这个境界,绝对不会有什么自重身份的想法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作为他的“支点”,“谢康令”微笑着对杨朱点点头,一步跨出,身形不见。

    这不是虚空挪移神通,而是融入了冻寂魔国。

    域外星空中,并不见特别明显的变化,但在法则结构层面,相关法则,除根本法则外,都大幅扭曲。常理而言,扭曲到这种程度,除了自辟天地神通以外,天地法则意志必有反动,意图回归正轨,来回震荡。

    可是冻寂魔国所在,一切反向的力量都暂时冻结,维持在特殊的状态下。

    上下四方已经错谬,冷热变化也全数混乱,由此衍生出来的种种不可思议之事,都在天魔身中呈现。

    这些只是附带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的杨朱算是剑修,但也只是“算是”。面对一个高明的剑修,法则的错乱没什么意义,一剑斩落便是,可杨朱不能这样,他的道基不是剑胎,只一线灵昧便能彻底衍化,他还需要与其他法则相勾连。

    极祖其实是在计算,通过正常状态下法则的运转,和当前错谬的状态比对,寻找杨朱隐藏极深的根本和依仗。

    冻寂魔国中,已经没有了“谢康令”的身影,只有无数魔头,扭曲着身影,此去彼来,看似断续,其实魔念如洪流,时刻都在干扰、压迫,错乱的法则体系,更像是极祖专门为杨朱准备的“迷宫”,

    只要从里面经过,必然会留下清晰的痕迹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招看起来不太灵光。

    杨朱的状态真的很难判断。

    说他遭了魔染吧,如今灵明尚存;说他道基不固吧,依旧修为强绝;就算是明摆着的剑意,也有一些含糊不清的地方,说到底,还是杨朱目前的状态太过诡异,身上似是而非的地方太多。

    极祖只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:杨朱似是通过自己的努力,寻找到了一个相对平衡的中间地带。

    这个平衡体现在彻底魔染和自我灵明之间,也体现在剑意根本与原有道基之间,还体现在超拔提升与根基稳固之间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极祖最为看重的价值所在。

    所以,不到万不得已,极祖不会用自己的境界优势强行压迫,没有比激战时,更利于把握对手的奥妙了,他要一点点地将杨朱的秘密榨出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,杨朱陡然间定下身形。界域运化,像是饕餮的巨嘴,不顾一切地吞吃天魔,极祖任他去做,冻寂魔国已经临时将天魔化生的法度改易,吞下去容易,消化却难!

    而且,也是通过这种方式,极祖可以通过那些变异的天魔,渐渐明晰其内部的运化机理。

    从结果看,改易天魔化生之理,效果一般。因为杨朱不是针对天魔本身,而是针对天魔滋生的复杂情绪,这些情绪,非是天魔自生,而是他化而来,本无根基,抽取最是容易,带起的杂气、戾气,则可充做燃料。

    极祖记忆中倒是有相关的消息,稍一转动便悟出来:

    聚杂气而精炼,拔七情而淬锋,好像是太渊惊魂炮,海人异族法器制炼的最高成就之一!

    大半年前,后圣与罗刹鬼王交战,此物便占了部分因素。那一战后,四明宗和百炼门购买此物之事,也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极祖当然得到了相关的信息。

    这是个比较意外的答案,了解之后,却更为疑惑。

    最根本的,太渊惊魂炮是法器,不是法门。

    极祖也知道,灭了海人异族之后,罗刹鬼王便将这种惊人的战争法器,安到自家“离幻天”之上,再有血狱鬼府为“燃料库”,只要缩在血狱鬼府一心固守,万炮齐发之下,十来个地仙杀上门去,都要付出惨重代价。

    如此威力惊人之物,难道罗刹鬼王不想着好好利用,推衍法门?

    可这里面涉及到“灵昧之法”的高端应用,其本来面目,就是剑仙昊典仗以横扫天下的诛神刺剑意,不是剑修或精于剑道,逆推出来,也远远比不过原版的杀伐威能。

    唔,刚刚那剑意,还真是诛神刺!

    而那种似是而非的感觉,莫非就是来自于两种不同模式之间的冲突?

    一窍通,百窍通。极祖恍然明白,诛神刺是应用法门,看起杨朱却拿它来做内炼之用,固然是下了一番苦心,却没有剑仙那种运化灵昧的纯净,后患可是不小。

    若如此……

    虚空轻颤,黑暗中,如山巨掌凭空化现,转眼已到了杨朱头顶。掌心指头的纹路清晰可见,又似是而非,仿佛是无数光丝旋转绕行,仿佛是域外极遥远处恢宏的星河,浓缩在这一掌之间。

    这一掌有个名目,叫七灭劫手。

    看似平常攻伐法门,其中一掌落下,五指分别卷缠太虚、造化、生死、真幻、阴阳五类根本法则的衍生法则,掌心含动静之规,蕴超拔之力,除魔门不太擅长的灵昧,以及争战时很少用及的道德之法外,涵盖了所有的根本法则脉络。

    一掌击手,随法则层次的升降,威力大小由心。

    像当前这一击,虽没有撼动根本法则层次,却将这一方虚空的主要法则结构,拘在掌心之内,如捏泥一般随心变化,短时间内,不是自辟天地,胜似自辟天地,简直是在“冻寂魔国”中,另辟了一处“国中之国”,一切法则都随心意而动。

    当然,若想照顾周全,太耗心力,极祖大多数时候,都是直接把结构搞崩溃,类似于天地大劫之生发,且是将过程浓缩在极短暂的瞬间之内,恐怖的湮灭力量,就是地仙在前硬抗,都要有被打成齑粉的觉悟。

    也就是现在有“冻寂魔国”覆盖,否则轻易用出来,老天爷第一个不答应,天劫立降,如此内外劫来,伟力相加,故曰“劫手”。

    类似的技法,也不是他所独有,比如陆沉的混元雷槌,便与之仿佛,但更加浑然天成,极祖自愧不如,而就目前而言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杨朱身外几乎全无法则凭依,想在这种威压下生存,要么就是地仙大能,身外自辟一方法则区域,流转不息;要么就只有剑修所修的灵昧之法,孤影**。

    杨朱还远不是地仙,便只有后一种方法。

    可若以此法应对,内修外用的破绽也将最大程度地出现。

    不出极祖所料,确实,在这一刻,杨朱界域的运化和剑意的外发,明显出现了脱节的症状。

    界域包容不住剑意,剑意也带动不了界域。

    就像是两个零件,虽然是严丝合缝地拼接在一起,可终究还是两样东西、两种性质。随着外界压力的剧变,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问题,无声“断裂”。

    七灭劫手之下,剑意脱出,就此和界域分离,且没有弥合的意思。

    没有了支撑,界域就此崩解,反冲的力量,任是哪个大劫法宗师都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可是,杨朱轻轻巧巧地离开了,凭借诛神刺的剑意,在灭绝性的湮灭之力中,存得一线空间,绕过巨掌手心,旁逸侧出,远遁离开。

    诛神刺……真能使得出来?

    不,徒有其表!

    诛神刺固然锋锐,太渊惊魂炮也是犀利,但杨朱使出来的,分明是个四不像,运化中用的是太渊惊魂炮的法理,剑意透出,又是诛神刺的法门,而且梳理得有些牵强,要通过什么介质来转化……

    极祖的眼神何等犀利,一望之下,便知端倪,当下冻寂魔国之中,他的意念四面回荡:

    “堂堂一派宗主,什么时候也学女子,织锦刺绣?”、

    杨朱面色不变,极祖实是有些失望的,说到底,还是借重外力,这样的话,这位的参考价值,就要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七灭劫手一击不中,极祖也不再动用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冻寂魔国深处,便有汹涌寒潮呼啸而来,自成结构法理,使得这一片域外星空,仿佛变成了一处冰冻的星辰,任杨朱左冲右突,都逃不过寒潮的围剿。

    知道了杨朱的诛神刺徒有其表,极祖的手段自然丰富许多,如今之计,就是先将此人禁锢,再仔细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至于杨朱失踪,可能给北地带来的乱局……

    蓦地,尖啸声起!

    域外星空声波无法传导,然而冻寂魔国内部,多有衍生出来的介质,一时音波激荡,小半个魔国都摇动起来。

    但见寒潮中央,杨朱不管不顾,嘶声长啸,身内身外,气机如燃,任寒气喷涌,却无论如何都近不得身。

    极祖为之沉吟:打破平衡,甘受魔染,这个……

    一念未绝,杨朱倏然以掌做剑,平空斩出,汹涌寒潮,蓦然中分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月初了,求保底月票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