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定心之簪 抵天之剑(中)

    说什么?

    丘佩此时已经恍惚迷离,思维完全没有了自主性,又言语引导,不自觉就开始回忆,很快,早前一个还算鲜活的经历浮出来。

    是了,在抵达四明宗,接甘诗真出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时恰逢杨朱闭关前的一段时间,大概是非常看重甘诗真的缘故,还破格接待了她,请她一路上好好照顾,还给她介绍了作为陪护的卫如。

    她当时有些感慨——四明宗风雨飘摇,小杨君倒是磨得越发好脾气了!

    这件事本也没什么出奇,她很快抛到脑后,可如今,一发地翻上来,竟是出奇地鲜亮,仿佛还在眼前耳畔缭绕,每个字、每句话、每个细节,都不曾遗忘。

    是的,确实在缭绕,事实上,这一幕幕已经在妄境中复现出来!

    最初,还淹没在流变不停的种种幻景中,可很快就鲜明到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旁边具多罗忽地一声低哼,天鹰上人和百战真君都是皱眉,感觉到了一些异样,后者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百战真君话刚出口,便发现,具多罗本来习惯性内敛封闭的气息,竟然泄漏了一些,虽然很少,却线路清晰——直接融入妄境之中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大劫法宗师的元气,总是大补,受了这份“刺激”,妄境中的种种形象,愈发鲜活,尤其是刚刚呈现出来的,丘佩与杨朱见面的那一幕,仿佛就发生在眼前。

    真实与虚妄对比,往往越发荒谬。

    这一刻,众人眼前不但有两个丘佩,也有两个“卫如”的形象。

    那时的卫如,应该已经被“替换”掉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如此确认,因为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,妄境中的卫如之后,分明有一个虚无的人影,脸色青白,阴森森的倒三角眼,仿佛是附身之鬼。

    天鹰上人和百战真君自然都最熟悉不过:

    那不就是具多罗吗?

    可让人不解的是,妄境中为何会有这种变化?

    照理说,妄境的呈现,根据的是丘佩的情绪和记忆,可无论如何,丘佩也不可能在那时就看明看透……那么,就是现在的心理加工?

    很快,就再没有人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刻,妄境场景中真正鲜活的人物,正移转视线,寒芒分明穿透了妄境,在具多罗等人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冷意森森。

    下一刻,妄境中所有幻景流动,突然定格,只有那位,就此举步,从会客的厅堂,徐徐而出。

    丘佩蓦地惨嘶一声,全身气血急剧流泄,瞬间抽净,顿化为一具干尸,既而成灰,洒落在妄境中,再无痕迹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来人正好步出妄境,脚步印在已经开裂的天域梭地板上,发出轻轻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杨朱!”

    具多罗低声开口,嗓音分明有些发哑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卫如的形象彻底扭曲,他迎风一长,重归于本人的真实形象,倒三角眼死盯在杨朱脸上。

    另一侧,天鹰上人和百战真君虽不明白,应该远在千万里开外的的杨朱,是怎样跨过来的,来的是不是真身,但还是及时做出了正确反应,当下分开,三人成一个三角,将突兀出现的人影,包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具多罗又观察了一下,方低声赞道:

    “好一个天魔挪移之法。但凡有妄境处,都是虚空魔域。杨宗主你什么时拜在了无量门下?这一手可当真漂亮,尤其是借丘佩的气血之力……想来早已在她身上使了手段吧。这种神通,颜世海死前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此时的杨朱,青衫磊落,腰系玉带,下悬玉玦,面上表情依稀还是交待丘佩时的郑重和严肃,只是此时的视线,已经定在具多罗脸上,末了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卫如这孩子,虽然资质平平,却是个热心肠,人缘很好,很是讨喜,这些年宗门大乱,她能活下来,大家都叫她福将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具多罗莫名心神一晃,不由自主想起,在四明宗会客的小厅中,杨朱微笑着对卫如……其实是对他讲:“阿如你是一员福将,有你和诗真去南国,定然诸事顺遂,我是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当时他是怎么回答来着?突然就是想不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这可不是小事,而是关涉了心神防线的要命之事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想明白,耳畔又传来杨朱的话音,其中的憎恶情绪,没有半点儿遮掩:“看你扮着阿如,扭捏作态,我只觉得呕心。当时竟然能够忍下来,也是这些年,我受魔念干扰,毕竟是心志不比当年了。”

    话语间,杨朱透露出了很重要的消息,具多罗却不怎么吃惊,因为早从其他渠道得知了大概情况,这次只是做一番确认罢了。他倒是恍然,妄境中,卫如与他前后交叠的形象,竟然是杨朱眼中情形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不知不觉,已让他着了道儿!

    虽然还只是在心神外围下了个勾子,甚至称不上魔染,但没有让他有任何察觉,这种手段,就是魔门那些魔君、乃至于自在天魔,能有几个做到?

    早知杨朱遭遇魔染,却不知他在此间浸淫如此之深。

    具多罗深深戒备,在他这个层次,便知一切事情到了极深,便是极透,不会受所谓的“局限”和“影响”。

    看杨朱此间的神态,就不要指望别的。

    而纯论实力的话,杨朱虽是后进的大劫法宗师,可在北地魔劫时的表现,实在太过惊人,具多罗虽有同伴在旁,也无把握。尤其还要注意的是,百战真君此时重伤未愈,面对梁建那样平庸的长生真人,自然怎么打怎么有,可对上杨朱,则是大大不妙。

    为此,具多罗又要多说两句:“杨宗主确实坦荡,不过……甘诗真,还有你那些同门、师长、晚辈,真的知道你这副面目吗?”

    杨朱没有回答,只是发力,无声无息,已经濒临极限的天域梭彻底崩碎,四人同时滑落虚空,视野陡然开阔,魔潮就在脚下,远方,甘诗真的那层灵光还在,移动速度却是降下来。

    具多罗瞥去一眼,赞叹道:“真是不错,心头插入定心簪,却能控制得如此精微准确,这样的人才,亏得你能狠心使唤。我听老祖讲,杨宗主受无量魔躯所染,时灵时昧,醒时还是玄师儒宗,昏时就是一代魔头,你们四明宗,有一大半就是毁在你手中,有没有这回事?”

    看具多罗以言语乱杨朱心神,百战真君和天鹰上人都死盯着,探查其破绽。

    哪知,杨朱只是摇摇头:“好慢!我专门过来,是要与你们的老祖照个面,看看这些年,究竟是哪个,在北地兴风作浪。如今怎么又不见影儿,难道还要我亲往华阳窟去寻他吗?”

    具多罗三人交换了个眼色,意外杨朱知道得不少,难不成,是当日与渊虚天君等三方大战,露了什么破绽?

    转过几个念头,具多罗呵呵一笑:“老祖是怎么个想法,我们是不知道的。不过,若杨宗主当真登门,想来老祖也会好好招待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魔潮中陡然再起动荡,有一股汹涌的暗流,突然自魔潮深处拔出,卷起不知几万魔头,腾跃如龙,依稀化形,又狰狞可怖,张牙舞爪,扑向甘诗真所在。

    看起来应该是魔潮中的天外劫魔之属,终于发力。

    而观其法度,势必又有真人级数的天魔眷属居中导引。

    亿万天魔固然是主干,这两类才是杀伐时的尖刀,如此冲击,就是劫法宗师在此,也要暂避其锋。

    然而,看上去娇怯柔弱的甘诗真,却不闪不避,反而迎着魔龙凶爪利齿,对冲而上。

    四明宗的法门不以声色为能事,甘诗真身外,除一层薄薄灵光之外,再无其他耀眼之处,甚至于手上所持的“荡魔神锋”,都光华内敛,在声势煊赫的魔龙之前,便如蚊蚁,完全不成比例。

    可两边真正撞上,却仿佛是烧红的利刃切入油脂,甘诗真势如破竹,一路突至魔龙中段,两个照面,便斩杀一个真人级数的天魔眷属,重创两头天外劫魔,再反切出去。

    张牙舞爪的魔龙当即崩溃,聚合在周围的天魔本来要借其声势搭建起妄境,也受到反噬冲击,立时崩盘,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具多罗还好,天鹰上人和百战真君虽是成名已久的凶人,看到此情此景,也是皱眉,心生忌惮。

    没想到,甘诗真除了韧性,短时的爆发力,也如此惊人。

    虽然肯定是有定心簪及荡魔神锋的加持,可问题是,能够以重伤之身,驾驭这两样至宝,又岂是寻常人能做到的?

    便在他们计算甘诗真战力之时,杨朱悠然开口:

    “刚刚你问我,我这副面目,宗门中人可知晓。答案是,除了诗真以外,知道的,都已经殒身在魔劫之中。她能留下,不是幸运,也不是什么情份,一来,是颜宗主临终前传下了定心簪;二来是她明义知节,能驾驭此等至宝;三来便是通达事理,至少懂得叫我一声宗主,知道我这些年的苦心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最后,具多罗眉头一跳,敏锐发现,杨朱的言辞态度,有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