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定心之簪 抵天之剑(上)

    天鹰上人?

    丘佩怎么可能没听过这个名字?

    后圣与罗刹鬼王大战之后,渊虚天君撼动洗玉湖之前,曾有一件事,同样是震动天下。

    作为天下最大集社之一的穹庐社,被曝出给社中的修士设套,种下“噬原虫”,有培育破神蛊的严重嫌疑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可谓冒天下之大不韪,消息一出,穹庐社立成世人公敌。

    为保全穹庐社,社首穹窿神君壮士断腕,一举开革了社中包括三位劫法宗师、五位长生真人在内的半数中坚,实质上就是一场分裂。

    斗争的结果,表面上还是穹窿神君一方占了上风,五位长生真人,除了幽魔眼早早被余慈所擒外,其余都已毙命,三位劫法宗师,则是惨败远遁。

    他们分别是具多罗、百战真君……天鹰上人!

    天下公认,这三人恐怕是交结魔门……不,连魔门都做不出这么疯狂的事来,很能是直接和域外哪支天魔族群勾结。不管怎样,别看他们是劫法宗师,具多罗还是成名已久的大劫法,照样是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    鹰焚是天鹰上人,那吴元朗……

    对了,具多罗向以“千变万化”闻名于世,对他来讲,拟化一个身份,岂不最是轻松?

    和这种人搭上关系……

    雷家疯了!

    梁建怒吼声又起,其中满是绝望,天鹰上人修为比他高了一个层次,又是有心算无心,界域一出,就使得形势彻底崩盘。他想冲开梭体远遁,然而天鹰法相既出,自成一域,不管是谁,都只是猎场中的猎物。

    丘佩已经感觉不到梁建的存在,此时的她,就像是淹没在浑茫的大草原里,被猎鹰盯住,瑟瑟发抖的兔子……甚至还要不堪。看鹰击长空,自家连跑的勇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因心神在天鹰上人界域中受到压近过甚,恐惧、绝望等种种负面情绪充斥,分明已经出现了幻象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天鹰上人也根本没把她当回事儿,在恐惧中折磨了半晌,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而到界域撤离,再看到真实场景时,入眼的就是梁建死不瞑目的尸身。

    刚刚好像是要去处理航向的“吴元朗”,正站在他身前。仿佛千军万马呼啸的杀声才刚刚止歇,余音犹在。

    丘佩呆呆看着这一幕,脑子竟然还在转圈:

    这不是具多罗,是百战真君,传言中已经重伤死掉的凶人。

    天鹰上人向以飞遁极速著称,攻伐之能在劫法宗师中并不突出,但百战真君的兵杀战气,却是第一流的正面杀伐之术,没想到这么一个赫赫凶神,表面上竟然如此圆滑,且又一点儿不顾忌宗师身份。

    梁建死得冤,却又是注定了的!

    丘佩没心情为他人纠结,她已经从梁建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而且她不认为,自己比梁建活的时间长,是什么好事儿……

    不过,此时此刻,天鹰上人和百战真君两人,好像把她遗忘了,自顾自聊起天:

    “比预想距离要远很多啊,那甘诗真倒挺有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进了魔潮,就没什么差别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差别,动静太大,一个不巧惹人注意,咱们就是想背黑锅都背不过来!”

    百战真君说是背黑锅,却像是在说别人,那种诡谲失常的意味儿,让丘佩更是心底寒透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两人视线都转向丘佩,后者又是一个寒颤,而天鹰上人走过来,粗暴地提起她,看了一眼,点点头:

    “千疮百孔,这样还好操作些……有她在,应该会省不少事儿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天域梭摇荡,应该是下方魔潮掀动波澜。

    天鹰上人皱皱眉头,又往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甘诗真虽挟着一人,却是剑气纵横,更有沧浪之气,冲刷来去,往复奔流,什么魔头都近不得身,哪像是一个受了重伤的人?

    可在天鹰上人和百战真君眼中,其伤势又是确凿无疑的。气机运转之间,数度出现滞涩,完全是用高妙的技巧支应过去,纵然有重宝护身,可维持到这种程度,还是让两个劫法宗师既意外,又有一点儿佩服。

    天鹰上人罕见说了个长句:“那甘诗真看着弱不禁风,却当真坚忍得很。具多罗不是说由他对付吗?那厮神秘兮兮的,也不知在搞什么鬼,咱们要不要搭把手?

    “没必要,咱们一旦出手,反留下更多痕迹,反正都到这个位置,她还能逃出老祖的手掌心吗……哈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吴元朗的笑声太过刺耳,以至于心丧若死的丘佩都忍不住看了一眼,眼神立刻就直了。

    距离虽远,在她这个角度,还是能看到,那个被甘诗真挟着的卫如,明明已经吓呆的卫如,身形骤然一挺,相应的,甘诗真的身形却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虚空中魔潮得了空隙,猛然内聚,刹那间就要将二人吞没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,气浪澎湃,虽无声息,威势却极是惊人,不但又将魔潮反冲开来,还把挟在一处的甘诗真两人给轰开。

    甘诗真与卫如瞬间便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百战真君的笑声也是一滞。

    丘佩愣了神,怎么回事?

    但这时候,百战真君又是抚掌而笑:“连咱们都给骗过,亏得他能藏在四明宗这么久!”

    天鹰上人冷笑:“对个小姑娘用这种把戏,他也真有闲!最可笑还失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丘佩看不清楚细节,这两位劫法宗师级数的人物却是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“卫如”趁着甘诗真应敌之时,掌指如刀,已经切入甘诗真肋下——这手阴损得很,也最该有效,哪想到竟是这么个结果!

    此时丘佩也反应过来:是了,具多罗!

    具多罗号称是天遁宗以外,最可怕的杀手之一,与血相老祖这样的人物齐名。能变成鸟兽鱼虫等万千形象,无声无息接近对方,再发出致命一击。论近身爆发式的一击致命杀法,当世罕有其匹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击明显收了力,可至少两个境界的差距,又是出其不意,制住甘诗真,应该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就这么邪,甘诗真在这种情况下,竟然硬顶了一击,还将具多罗杀退,这要是传出去,必然是名动天下。

    甘诗真凝立于虚空中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名动天下什么的,对她来说,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具多罗以大劫法宗师之身,用此方式对付她这样的后辈,固然让人不齿,而堂堂四明宗,竟然被一个天下皆敌的魔头,替换了人,藏在宗门内不知多久,说是千疮百孔,都算客气!

    宗门不幸,一至此乎?

    纷纷扰扰的念头一个回转,尽都沉没,她灵台明透,手中持一短尺,其上再透出蓝光,共一十八节,层层加深,至尖端已成锋芒。

    正是四明宗的降魔利器,荡魔神锋。

    具多罗仍保持着“卫如”的形象,只是手腕上一道血线,沁出血珠,浮在虚空中,随即蒸发,他笑着开口,是与早先完全不同的低哑声线:

    “这玩意儿,你怎么从杨朱手里拿来的?”

    “卫如师侄何在?”

    具多罗懒得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,他盯着甘诗真,又在荡魔神锋上打了个转,心中已经之前的些许疑惑扫净:

    “有荡魔神锋在,怪不得瞒你不过,之前你界域加持,不用固穷印,反而用封魔印,已经在防我了吧。除了荡魔神锋,还能硬抗一击,此界之宝,也不见几件,落在你们四明宗的,更是少之又少,莫不真是定心簪?”

    至此,他微微一笑:“杨朱让你把它们携出来,是不是专门来孝敬的?”

    具多罗丝毫不掩饰的攻心之术,没有收到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甘诗真神色淡然,仿佛是胎里带来的楚楚风姿,在此时都看不太出来:

    “具多罗、天鹰上人、百战真君,取噬原虫置于世间,如行疫毒,灭绝人性,无法无天,天下仁人志士,当共诛之。”

    具多罗一点儿不奇怪自己被看破,呵呵一笑,仍然是卫如的模样,甚至连声音都改换回来:

    “甘师姐,你定是在发癔症吧……不过,事无不可对人言,具多罗确实在,天鹰上人也在,百战真君还在,我们三人正要坏四明宗的根基,劫走你这位传法之人,索拿出大威仪玄天正气这等渡劫秘法,时间紧迫,不好久留,我那飞梭也撑不了太久了,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竟是不管不顾,往飞梭而去。

    以目前的距离,具多罗当真是眨眼便至飞梭之上,天鹰上人和百战真君都迎过来。

    具多罗摇摇头,也不遮掩自己的失手:“惭愧,此女决断超乎想象,应是刺了定心簪,只要她心头气血不空,便是地仙来了,一时三刻也攻之不破,再有荡魔神锋在……这里还是让老祖处理吧,咱们还要到南边亮亮相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又看向丘佩。

    此时,具多罗依旧是卫如的模样,内外强烈的反差,让丘佩两眼发直。

    只听百战真君道:“改换记忆,你最擅长,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具多罗也不客气,信手一招,下方魔潮中便分出一小股,直渗入天域梭上来,并将丘佩团团围住。千百天魔欢啸着铺开妄境,丘佩眼睁睁看着这一幕,心绪绝望,全身元气流泄,无可抑止,神智也立时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耳畔却莫名传来一个声音:

    “离宗前,我是怎么对你说的?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