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背议是非 激荡魔潮(下)

    丘佩身子一激,这刹那间,她简直想对敲门的那人献吻。

    随即,天域梭上,另一位长生真人梁建的声音传入:

    “丘执事,你们都在?”

    都是长生真人,就没那么多忌讳,况且梁建到现在为止,还没搞清楚状况,说着便推门而入,见到里面的情形,明显一怔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有事,没有太计较,对丘佩点点头,转而对鹰焚道:“鹰兄,我看咱们的航向有些偏斜,和北地总柜的联系不太稳定,而且前面似有魔潮流经的痕迹,莫不是快到华阳窟了?”

    鹰焚没有回应,吴元朗则笑道:“这样啊,大概是贴真界太近,碰到了极光元磁爆发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他和鹰焚两人都没有去更正的意思。

    此时最为敏感的丘佩,由此感觉到了,气氛在变。

    她尽量不看吴、鹰二人,想往后退,至少要退到距离梁建更近的地方。可以她的修为,在三位长生真人眼中,气机的流动几如透明一般,心神才动,鹰焚的利眼便直刺过来。

    丘佩心气又一窒,刚刚下的决断,又给冲折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么僵持着?

    正难受的时候,天域梭忽然震荡,这可不是什么“极光元磁爆发”,就是某个部分突然受力,打破了梭内的平衡。

    一直稳坐在位上的鹰焚猛地站起。

    比他更早,丘佩心头气机压沉,五脏六腑都似要给挤成一团,她为之大骇。

    是甘诗真……你骗我!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甘诗真骤然发力,直接打破了“颉颃”之术的平衡,不管丘佩怎么诅咒都无济于事,她也再没有选择的余地,气机猛然飙扬,瞬间冲到极限,强将心头的压迫感抵上去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舱内本就诡异飘忽的气氛,瞬间激化。

    接连被三个长生真人神意锁定,丘佩心神受到强劲冲击,脑中几乎成了一团浆糊,还好之前一直琢磨的心思还在,本能还在,向后便退,同时大喊:

    “他们是冒充的!”

    仓促之下,能有什么理由?看梁建确实不知情,只能是争取一个是一个。

    鹰焚和吴元朗一声不吭,同时出手。

    梁建也是经验丰富的长生真人,虽然反应需要时间,失了先手,但在狭小的空间内,都要担心冲击毁坏了精密的中枢法阵,哪个人都施展不开,几方气机交缠碰撞,形成了汹涌的暗流。

    或许有梁建帮忙掩护的功劳,竟让丘佩奇迹般地冲到了门口,虽然肺腑震荡,还是强忍着挤出门外。

    她出了门,躲在梁建背后,目光则直指甘诗真所在的静室。

    最致命的还是甘诗真那边,颉颃之法,上生下死,以甘诗真如今的修为境界,再怎么受创,一个发力,就是要她的命啊!

    入目的情形,让她不用再受什么颉颃之法,便是心头下沉。

    静室门开着,门前卫如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身后空气急剧膨胀,三个长生真人冲突,怎么压制也有限,天域梭的材料再坚韧,都有爆裂之厄。

    况且在这之前,天域梭中部,已经开裂。

    此时丘佩如何不知,甘诗真的说法,根本就是缓兵之计,只要等到机会,那位根本不管其他,立刻就有动作!

    丘佩也不敢停留在主舱室的战场边缘,踉踉跄跄冲到静室之外。

    此时天域梭虽是受到冲击,但其防御法阵自发作用,里面的环境还能忍受,可是,当丘佩看到静室内开裂的巨大裂口时,还是瞬间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原因是,因为,她看到了甘诗真。

    此时的甘诗真正拉着卫如,站在裂隙前,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,谁都能看出来,她已经到了极限,甚至不能一击建功。

    可是,当那清亮的眼神回转,丘佩还是浑身发僵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甘诗真竟还有闲向她点点头,挟起同样是惊愕状态的卫如,剑芒再起,硬生生撞开了梭体裂隙,直冲出去。

    骤然狂暴的气流,扯得丘佩也是一个踉跄,好险扯住了门框。

    随即天域梭内的法阵自发运作,平抑了内外失衡的气流,丘佩却还是身体打颤,不为别的,就是为甘诗真。

    天域梭正在贴近碧落天域的区域内高速飞行,这种情况下跳出去……

    丘佩只感觉到绝望!

    从裂隙中可以看到,甘诗真裙裳裳飘飘,而其身外,自成一域,隔绝了真界高空极光元磁和惯性冲击的可怖力量,与天域梭伴飞了一小段距离,倏然离分。

    看到这幕,丘佩手抚胸口,几乎以为自己的心脏就要炸开了,脑子里更只剩下“颉颃”两字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,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……我没死?

    丘佩清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软瘫在地上,可是浑身上下,除了在三位长生真人混战中受到的震伤外,再没有别的伤损。

    至此,她终于醒悟,被骗了!

    甘诗真的“颉颃”之法,只是最初那一记出了效力,直接导致了三个长生真人打成一团的乱局,后续的就全是唬人了。

    丘佩不知道,这是甘诗真力不能及呢,还是出于某种可笑的心态,反正,她绝不会领情的——她真真给坑苦了!

    念头未绝,后面,又响起梁建的怒吼声,身后强横的冲击扫过,一直在喉头翻涌的气血终于喷出来。

    丘佩浑身酥软,趴在地上挣扎难起,只觉得满嘴发苦。

    前劫方过,后劫又来。天域梭内部结构似乎遭到了致命破坏,防护法阵也难再发挥作用,眼看着天域梭抖荡,渐渐崩裂,她只能是勉力翻滚到角落里,祈祷梭体维持的时间再长一些。

    她可不像其他几位长生真人,能够在这种速度下跳出,还安然无恙,现在的梁建,恐怕也没有能力再来照顾她……

    正绝望的时候,三位真人的对冲轰鸣忽然抹消,气机虽然还是剑拔弩张,却不知为何停了手。

    丘佩一点儿“险死还生”的喜悦都没有,相反,她感觉到了某种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颤栗,细究源头,却是来自于外间广袤的虚空。

    她艰难扭头,从崩裂的缝隙看出去。

    在入眼的第一时间,丘佩所有的力气都蒸发殆尽。

    真界碧落天域的青光中,不知何时,切入了一道幽暗的长河,无声流淌。

    天魔无形,然而汇聚成流,吞噬元气,自成幽狱,入眼便是这仿佛能吞噬一切光亮的天魔大潮!

    在铺展开的真界轮廓映衬下,魔潮并不是“遮天盖地”式的,却依旧如长河巨浪,汹涌澎湃,冲刷而来。

    “停手!”

    梁建的腔调都变了,这种情况下再打生打死,最后只能是一起做了天魔眷属。

    其实刚刚三人动手的时候,也都留着力,不就是担心这一点吗?

    鹰焚和吴元朗对视一眼,由后者道:“好,停手!”

    三方徐徐收力,梁建往丘佩这边退,倒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可当他看到静室中撕裂的缺口时,也是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眼下却不是细究的时间,外域空气稀薄至无,声息无法传递,一众人等就像看一场哑剧,看那汹涌的魔潮,就从他们“脚下”不到百里冲过,与天域梭的移动轨迹,打了一个斜线交错。

    由于交角很小,重叠的区域,未免就太多了!

    一个“浪花”卷起,就要扫到天域梭的下部,趴在地上的丘佩,甚至能感觉到透过梭体,传上来的森然寒意。

    这时他们应该庆幸,天域梭的防御法阵,有隔绝气息的功效,但就算如此,梭内所有人,也都不自觉都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丘佩倒是想起了甘诗真,那一位,莫不是已经在魔潮中灭顶了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此时,吴元朗忽地有所察觉,做了个示意,鹰焚本是死盯着梁建的目光往旁边移,透过舱室的舷窗,看到外面情形。

    天域梭后方,魔潮的某个角落,正起伏波荡,在幽暗的底色下,分明有莹莹光芒透出来。

    是甘诗真!

    她正挟着已经吓呆的卫如,身外有一层微微的光,看不出色彩,但区别于黑暗,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不可计数的天魔扑击上去,随即崩灭。

    也有天魔想聚众结成妄境,然而才起个头,光芒照处,便如沸汤沃雪,顷刻消散。

    四明宗虽然降魔手段众多,但也不至于如此霸道,谁都看出来,甘诗真乃是有重宝在身。

    以前可没听说过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丘佩也看出端倪,却是想到之前鹰、吴二人所说:

    莫非,这就是雷家亟待得手之物?

    “看来是准了!”

    吴元朗竟是吁一口气,放下心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他这模样,丘佩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可本能就觉得不妙,心头下沉,想提醒梁建,哪知吴元朗扭头便往主舱走去,同时对鹰焚道:

    “老鹰,快料理了吧,咱们可没时间磨蹭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话,鹰焚一贯面无表情的脸孔,忽然发笑,笑容里,整张面孔都在扭曲,恍惚中有勾喙黄睛,毛羽扑面,竟似是一头雄鹰,从脸面上冲出来。

    狭窄的舱室中,有鹰唳回响。

    梁建本还算得上稳定的心境,骤然动荡,失声叫道:

    “天鹰上人!”

    (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