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背议是非 激荡魔潮(上)

    另一边,丘佩出门,见了卫如,这个不怎么称职的看守还问:

    “师姐的情况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丘佩花了好大力气,才按捺住讽刺的冲动,强笑点头,随即忽有所感,抬头看去,见是雷铜派来接应的一个真人修士,在走廊尽头示意,还不忘给卫如打招呼,笑眯眯的十分亲切。

    此人叫吴元朗,他还有个同伴,叫鹰焚,一直在主舱操控航向。

    自见面后,绝大多数时间,都是吴元朗与她交流,此时便给她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丘佩暗中调匀气息,走过去,不冷不热地道:“吴真人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吴元朗没有立刻说话,而是引着丘佩进了主舱。

    这里是天域梭的枢纽部分,控制法阵十分精妙,防护也是最强,自然封闭一切信息外流,是个商谈秘事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丘佩进入此间,见这里没有掌灯,纯由天光透入,舱外漆黑的域外星空和青朦朦的真界将视野分为上下两边,一时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交错的阴影中,那个鹰焚果然也在。

    和较圆滑的吴元朗不同,鹰焚为人颇是阴鹜,对丘佩连最起码的客气都欠奉。

    丘佩的不安,直观的感受倒是大半来自于此人。

    她这段时间,也曾仔细回忆有关于鹰焚和吴元朗的情报,最终还是一无所得,这也让她担心,如果这两人,是雷家蓄养,专用来干私活、下黑手的,她命运几乎就是注定了。

    舱门缓缓合拢,彻底隔绝了内外,气氛随即变得阴森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鹰焚嘴里像是嚼着冰碴子,对她道:“你和甘诗真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丘佩心里发虚,脸色发冷:“这是审犯人吗?”

    吴元朗笑眯眯地打圆场:“哪有的事儿,咱们都是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说白了,就是那大威仪玄天正气的下落。其实,我们得到很可信的情报,甘诗真身上,确实有相关的线索……又觉得丘执事是明眼人,甘诗真的心思肯定瞒不过你,这才相询。”

    丘佩皱眉道:“就算甘诗真修炼了这一法门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半截,她忽然醒悟,吴元朗只说是线索,莫非,除了对甘诗真搜神刮魂之外,还真有别的渠道,能拿到这门渡劫秘法的全本?

    疑惑中,吴元朗还真给她介绍了一下背.景:“前些年四明宗遭遇魔劫,那是客气的说法,其实就是内讧。入魔也好,清醒也罢,都是自个儿砍自个儿,据说,其上任宗主颜世海临死前,担心宗门传承毁弃,以秘术封了宗门根本心法,交给了某个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怀疑是甘诗真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其实儒玄合流的法门,在真界也颇有流传,气法、丹诀、步虚术都不缺,若再能得手这部完整的渡劫秘法,搭建起一个修行体系,别立传承,完全是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吴元朗侃侃而谈,也是在说服丘佩,真心与他们合作。

    丘佩扫了吴、鹰二人几眼,越发地确认了,这两个,十有**就是雷家私下招募培养的死士一流,修为心机都很了得,但见识着实可笑。

    他们是把宗门传承想得太简单了!

    真以为就是拿一本秘籍,堆一些资源,然后历世历代地传下去?若真如此,随心阁早堆起了十几二十几号地仙,洗玉盟更是会称霸天下,连八景宫都要给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是,世间门阀仍只有四个,自元始魔宗分裂后,“称职”的更只有三个,其中论剑轩还有些晃荡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便是任何一家宗门传承,都需要掌握复杂的技巧。

    修行之道,在极其看重资质心性等虚无缥缈因素的条件下,越到高境界,偶然性就越大,宗门传承要做的,就是不断扩大弟子基数,根据大劫来临的时间,打造稳定的节奏,营造相应的环境,争取巨量的资源。

    哪个宗门,都从一代元老到四代弟子,一层层垒砌上来,如果中间再出一到两位天才,便会形成良性循环,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,使宗门的实力上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相反,如果天才损折,环境动荡,很可能就会出现断层。

    四个条件里,弟子基数、资源是最实在的,对任何可观的势力来说,也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可是节奏和环境,就没那容易了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看洗玉盟,三天九地,十二家中大型宗门,论底蕴,论实力,其实都是真界一流,可就是因为上一劫末,准备应对四九重劫的关键蕴养期,上清魔劫骤起,北地动荡,如今再接上天地大劫,千年之内,连续冲击,使得各门各户,相较于千年前,出现了不小的滑坡。

    四明宗这样的,甚至连镇压门户的地仙大能都折损了,后续却没能及时跟上来,给如今风雨飘摇的局面种下前因。

    再延伸一些,本来应该在这次动乱中获益的元始魔宗,也因为一次致命的分裂,错过了蓬勃发展的良机,就算如今分裂的各宗门复合,整体实力也下降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这就是节奏被打乱带来的恶果。

    至于环境,更好理解,虽然安定局面还能保证,可是“大威仪玄天正气”这种兼修玄儒,分外看重心性的法门,放在锱铢必较的大商家里,你让修行的弟子怎么去得淡泊之意,养浩然之气?

    完全就是南辕北辙!

    雷家想找准这个节奏,形成这个环境,就要从头做起,若运气不好,三五劫内,未必能看到效果。

    莫不是看到人家上清宗,明明是断了气,还能培养出一位渊虚天君,就眼热了?

    人家再怎么落魄,还有朱太乙、后圣这样的引路人,你有什么?

    丘佩越这么想,越觉得雷家的理由毫无道理,若那边都像吴元朗这么想法,丘佩觉得,她现在反出去也好。

    摇摇头,丘佩决定绕开这个不靠谱的思路。

    雷铜的说法绝不可信,再想想甘诗真的说法,她宁愿单纯相信是四明宗内部出了问题——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让宗门高层动荡,彼此指斥魔染,包括上一任宗主在内,几个大劫法宗师大打出手,最后死的死、伤的伤,这样都不叫问题,还有什么叫问题?

    只是变故到了中后期,洗玉盟强势介入,将其压下,让外界看不那么明白。

    唔,等下,她的思路好想有些通了!

    丘佩忽然想到,也许就有这么一类人,是这场内讧的知情者,甚至是当事人,清楚里面的弯弯绕绕,刻意找到雷家,两边合作,要在这场动乱中,挖掘出更多的价值!

    真如此的话,道理一下子就通顺了。

    就当是自我安慰吧,如果雷家不是抢在头里,吃相难看,而只是在幕后折腾的话,也许还有缓和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很快,丘佩又想起来,她已经被甘诗真下了“颉颃”之术,怎么都没个好儿……

    再缓和,与她何干?

    一念至此,丘佩心中越地纠结、难受,不可避免就走神了。

    直到吴元朗咳了一声:“丘执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丘佩乍一回神,便见到鹰焚冷酷的眼睛:“想什么呢?还是甘诗真对你透露了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她,对我?”

    丘佩“哈”地一声,笑得放肆:“给她们何家戴绿帽的媳妇……”

    吴元朗笑眯眯地道:“甘诗真已经与何家决裂了。”

    丘佩心中又诅咒一声,怎么就她不知道?但这也是个缓冲的良机,她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,想趁机绕几个弯……

    可惜,鹰焚却不给她机会:

    “从进门到出来,你在甘诗真那边一共呆了四十五息的时间。其中你看到什么,与甘诗真谈了什么,一个字不要漏,全复述一遍。”

    吴元朗在旁敲边鼓,并做补充:“为简洁计,丘执事你不用解释说明,就当是演戏,分饰两角,说了你的,再扮甘诗真,对你来说,一点儿不难——放心,大家肯定不把你当犯人,那就是自己人,好好配合嘛!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叫犯人……”

    丘佩还要纠缠,鹰焚直接打断:

    “我也给你四十五息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被鹰焚冷酷无情的眼睛盯着,丘佩只觉得她要窒息了。能够想象,如果她再有一句废话,鹰焚可能真会给她好看,至于接下来,如何给甘诗真、给梁建交待,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丘佩更是确信自己之前的猜测,这种人,天生就是下黑手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她现在是可以乱编,鹰焚两人也不见得能找甘诗真确认,可如果她真的这么想,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丘佩也干过这种事,复述只是开始,接下来,鹰焚两人会反复提问,针对当时的心境,甘诗真的反应,穷究细枝末节,梳理其中的联系,一旦发现破绽,就是穷追猛打。

    这种完全脱离事实的东西,琢磨得再周密,都很难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不用多,也就是三五轮,就很难支应。

    到那时,就是想说“记不清”都不可能,修行都到这种层次了,类似的短时记忆,怎么可能有遗忘一说?

    不管丘佩如何纠结,在鹰焚和吴元朗视线的逼迫下,都不得不开口,开口就必须是胡诌。

    她深吸口气,略平复心绪,勉强维持着笑容,为生动计,还伸手做了个推门的姿势……

    “笃笃”声起,是敲门声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