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遁难知 太渊在北(下)

    “客气了,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许奎听余慈喊“叔”也不是一回两回,可哪次听来,都有些飘飘然,更加不会隐瞒什么,当下拿出一枚蜃影玉简,照出影来:

    “大兄改制太渊惊魂炮的依据是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看到玉简照影中,那一抹红艳的色彩,极度错愕,瞳孔都微微放大,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许奎却是误会了:“好叫天君得知,这玩意看起来有些女人气,但来历不凡,据说是当年论剑轩全盛时期,那位女剑仙昊典的遗物,叫天魔化芒纱的。据说,里面藏有剑道奥妙,是修炼出杀伐剑意“诛神刺”的前置法门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变换影像,不只是一面,各个角度的影像都有,余慈看得非常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化芒纱?确实是化芒纱,至少是用那种“转质换性,炼血成丝”的特殊丝线织就的,其法度依稀也是吴典手笔,可惜不是实物在此,无法真切感知,否则倒能让他在诛神刺上的造诣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天魔化芒纱……这个我是知道的,原来是在贵宗手中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余慈忽地心中一动,抬头看许奎,却没有发现别的意味。

    其实,余慈手中有几幅化芒纱的事儿,知道的人不少,大半都是离尘宗那边的,不过北地三湖这边也有,就是四明宗的甘诗真,那位温婉柔怯的美人儿师叔。

    当初余慈初到手百灵化芒纱的时候,甘诗真还帮他洗去了上面的凶戾之气,不过,似乎四明宗、百炼门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甘师叔看上去娇娇怯怯的,其实心中自有计较,不会轻易暴露他的**。

    想到故人,余慈心里又是一软,就笑道:“不知可否割爱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类细纱,我也正在收集之中。”

    说着,余慈信手一抖,拿出了十阴化芒纱。

    其实若以与太渊惊魂炮结构最为契合的来讲,还是百灵化芒纱比较接近。

    只不过余慈这些年来,断断续续已将那幅细纱祭炼成了一件法器尤其是当年九宫魔域之中,昊典以此纱化剑,一剑斩了乌羽天魔王的分身,截留的精气、魔意,更是大补,经过十多年的吸收、炼化,威力极是可观,现在拿出来就有些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但只此一幅,就让许奎的眼珠子快要凸出来:“原来天君……怪不得呢!”

    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又是喜不自胜:“这可好了,只那一幅天魔化芒纱,参照起来,实在难有头绪,若再有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说了半截才想起来,这幅细纱,还是余慈所有,忙道:“不知天君可否割爱?”

    话出了口,忽觉得不对,这不就是余慈刚刚的话吗?

    许奎很是尴尬,余慈不会为难他,微笑道:“若是贵宗与四明宗,要将太渊惊魂炮用在防魔一线,自然是极大的功德,我乐意相助。只是此宝关系到我一位朋友,这几十年来,我一直都在收集,意图使之完备,遑论送出。”

    许奎只有点头的份儿,但他不傻,也听出余慈话中还有未尽之意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余慈稍顿又道:“这样吧,这幅十阴化芒纱,我便借给贵宗参考,也将我当初使出太渊惊魂炮的一些心得拿出来,以使许央师伯尽快推进,形成战力。只是,那幅天魔化芒纱,事后我要了!如何?”

    许奎怔了怔:“这样?且让我与大兄联络。说实在的,那幅天魔化芒妙,也不是本宗之物,而是杨朱宗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巧?”

    余慈有点儿意外,但此事也是在情理之中,否则杨朱何必担了风险,在四明宗风雨飘摇时,特意从东海运太渊惊魂炮过来?

    许奎和宗门那边的沟通,还需要一定的时间,余慈也不多待,告辞出门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倒是心中一动,回头问了句:“四明宗甘诗真甘师叔,近年来可无恙么?”

    许奎又是一愣神,才答道:“甘道友在魔劫中受重创,据说如今已被族人接回南方家中修养……如今应该要到洗玉湖了,天君竟不知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知。刚接走?”

    “甘道友是随心阁何氏族人的旁系,应该是乘坐随心阁的三宝船吧,正好接了茬儿。具体的情况,我也不太清楚,要不这会儿我帮你问问,回头一并告知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出门,面色微沉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为甘诗真受伤的事,一方面也是因为消息的闭塞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他不知道很正常,不过作为三宝船的主事,沈婉那边竟然也没传回消息,这就不应该了。

    想也奇怪,沈婉应该是知道他与甘诗真的交情的,这等事情,怎么可能瞒他?

    余慈直接询问沈婉,说起来,在之前的体系变革中,沈婉或许是受到冲击最小的一个,概因她最初就是走比较正常的神主信众的路线,稍微有点儿偏差,也是理解失误,对其他所有人都是“抉择”的关口,她倒是轻轻巧巧就过了。

    但意外的是,得余慈见询,沈婉很是惊诧,甚至还有些懵懂,表示并无此事。

    余慈大奇,许奎不至于在这种事上骗他,沈婉更不会,这是怎么个道理?

    还是沈婉问清了事由,明白过来:

    这里其实是有个误会,名义上向随心阁购买太渊惊魂炮的,是百炼门,三宝船运行之间,自然是直趋百炼门宗坛所在,而并没有前往四明宗。

    许奎只知道甘诗真是与随心阁的族人同返,想当然以为要乘坐三宝船,其实两边距离相差还有几十万里路呢。

    余慈也是苦笑,不过很快,沈婉又给出了消息:“丘佩自洗玉湖便离船而去,或许是为的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丘佩?”

    余慈好不容易才理顺了随心阁内部那混乱的关系。

    丘佩是随心阁依附大族中丘家的族女,又做了何家的媳妇,这样按照辈份,丘佩要叫何清姑姑,叫甘诗真一声“姨”。道理上,论关系的亲近,自然无人可及,要是接人回南国,自然是理论上的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沈婉与丘佩心结早生,也没有约束力,丘佩去哪里,肯定也不会知会她,一来二去,竟然是脱了钩。

    这种两边都知道的事情,按理说不会出什么妖蛾子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日余慈以丘佩为鼎炉,炼了一炉七情魔丹,虽不至于要她的性命,对其根基的伤损,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恢复过来的,北地魔劫肆虐,要想转运出来,丘佩那种人,真的可靠吗?

    沈婉知他心思,便道:“阁中梁建梁长老随行,其人对阁中也算是忠心耿耿,应该不会有差池。妾身也会通过阁中渠道,和他们接上线,把甘仙子引到三宝船上,好好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多费费心吧。”

    余慈现在神通法力,确实是不断提升,然而想处处操心,也是不能。

    如今便感觉分身乏术,越发觉得洗玉盟可憎,诸阳那厮恼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赵相山倒是适时提出了一个计划……

    余慈琢磨着颇为可行,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居所没多久,余慈便潜运神意,瞬间迁移了亿万里,循着特殊的牵引,使意念到了某处隐秘所在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修行用的静室,灵气精纯浓郁,呼吸如醇酒。

    静室石榻上,端坐着一人,形貌清秀,披发垂肩,难辨男女,正呈潜修之状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天遁宗的顶级杀手阴阳……的影子。

    真正的天遁宗杀手阴阳,已经沦陷在万魔池中,这次一窝蜂似地争抢光路,也还没轮到他出头,此时在外面替代他的,只是余慈以魔功凝成的一个“影子”,结合了一点儿幻术,本就是想临时唬弄一下,遇到眼力好的,难保不漏馅儿。

    余慈本以为,支撑不了太长时间,就是一个缓冲而已,没想到他在洗玉湖横冲直接,直接打乱了天遁宗的部署,阴阳这位一流杀手也给闲置,被安排到了天遁宗在北地三湖一处隐藏的秘地。其实就是赤霄天的一处产业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干脆就以闭关为理由,不与外人相见,竟然一直遮掩到今日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也没什么大的作用,这“影子”往那些强人眼前一站,必然要给看破。

    余慈只能将这个可有可无的棋子闲置起来。

    但这回,赵相山对其很感兴趣,专门针对它做了一个计划。

    计划筹谋不是余慈所长,一时也看不出会有什么效果,但闲着也是闲着,也是出于对赵相山的信任,依他所言,将这棋子推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阴阳”睁开眼睛,随即剑气迸发,将身外静室斩破,什么聚气法阵、地脉都遭严重破坏,随即消散。它本就是虚无之物,全凭余慈分出的一枚神意念头作用,聚散由心,做这种事,最为擅长。

    这里怎么说也是赤霄天的产业,最近宗门风声鹤唳,外围护卫都很紧张,几乎是第一时间撞进来,看一片狼籍的现场,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看场面,说是一场激战吧,时间太短,破坏力也一般;然而阴阳长老已经踪影全无,这是追敌去了呢,还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