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仙真入位 法则生灭(八)

    看着万化魔域运转不休,余慈也没有破坏的意思,且不说他怎么破坏,从某种意义上讲,正是九真仙宫的存在,限制住了太阿魔含的绝大部分力量,凝成万化魔域的众多天魔,真的放开手,横扫东华虚空,也就是旦夕之间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太阿魔含的步骤明显出错,他再想顺顺当当抽身,也不容易。想来那一位如今也是进退维谷才是。

    这种错误比较低级,也不知道黄泉夫人……应该是吧?究竟是怎么把他套进去的。

    余慈不再管万化魔池,却又发现了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之前,祁白衣先行进入到九真仙宫,随后又有鬼神剑、道华真人、胜慧行者等人前往援手,但直到东华虚空崩毁,那几位也没有消息传回。

    如今通过模具,整个九真仙宫都在余慈掌顾之间,很快就找到了那几位所在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没被拆开,包括鬼神剑携去的手下都在,只不过是彻底陷在了万化魔域之,且非常靠近核心处的“魔池”。

    万化魔域的主要功能是侵蚀控制法器法宝阵图之类,染化生灵,非其所长,且绝大部分力量都在放在九真仙宫上,故而祁白衣、鬼神剑这样的强者,竟然是撑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他们手下弟子,就没有这样的运道,显然是遭了染化,眼珠红透,正在有如实质的魔气挣扎,只要得着机会,就要往之前的师门长辈身上狠刺一记。

    虽说肯定是伤不到人,终还是扰乱心神,鬼神剑的神情,就颇有恨恨之意。

    余慈看得多了,更觉得有古怪。他是旁观者清,见那几位的状态,还有万化魔域的力线分布,就能看出,染化眷属之事,不是不能,而是不为。

    应该是在等着一个时机,利用这几位,做个重要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而太阿魔含的目的又是非常明确,在某位一剑横空之前,他唯一的目标,就是九真仙宫,从这个角度看,就算不知道细节,祁白衣等人的“作用”也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不过就是“助燃”的油料吧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那几位被染化,总不是个事儿,更何况,他们还是能形成相当的牵制力的,余慈就考虑,怎么才能发挥他们的最大作用。

    没等形成个基本轮廓,模具以可以目见的幅度抖动一下,蓄在其的神意,便遭到了相当程度的震荡。

    余慈吃了一惊,循着某种感应,扭头看榻上的妙夫人,只见其身上的光华流转更疾,外烁尺余,便散为浅淡霞光,越是往外,霞光越是夺目。

    其汇集异化的法则,分明是在激烈动荡。

    而越过层层宫阙楼阁,在外间幽暗却又撕开了裂空长痕的虚空,千百电火次第闪耀,每一道均在虚空留痕,大气的轰鸣有急有缓,有远有近,但最终还是汇聚在一处,形成强绝的爆发。

    人们已经听不到震音,只有声浪催化到极致的震波冲击,横扫整个东华虚空。连九真仙宫也难幸免,宫殿楼阁瑟瑟颤动,某些建筑,包括余慈所在的清凉殿,甚至与震波发生了某种共鸣,嗡嗡作响,仿佛随时都可能坍塌掉。

    余慈抬头,目光在殿顶承尘等处扫了一圈儿,颇有所悟,

    黄泉夫人建起九真仙宫,真不是简单模仿碧落天阙的外形,至少这里的建筑结构,差不多都能与天地法则体系相对应,平静时不显,一旦如目前这般激烈动荡,二者的联系就格外突出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作为仿造的模板,碧落天阙的真实情况又如何?

    此事毕竟不是他关心的重点,很快就又把注意力放到雷火迸发之地,还有眼前的妙夫人身上。

    两处所在,前者天劫气息如此浓重,定然是那位引爆了雷劫。

    至于妙夫人这边,天劫的发动,使得天地法则意志自发运转,形成了某种牵引之力,直接影响了其动作。

    余慈示意陆雅和他一起退开,刚向后退了两步,锦榻之上,嗡地一记低震,形成了极强的排斥之力,如果没有及时退开,如今就要狼狈了。

    余慈还注意到,通过模具,他对妙夫人的控制力还在,只是在没有指令的前提下,受天地法则意志——其实就是天地法则的自动反应牵引,妙夫人却是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在他这个位置,能够清晰地看到,锦榻上的妙夫人,轻阖的眼帘微微颤动,然后睁开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看到她的瞳孔,只看到了天地法则在其的投影显化——就像是一层氤氲的轻雾,其有真实的星辰在闪烁。

    这是真与幻的本质,无限接近于罗刹鬼王的领域,也不知道那位会不会因此而着恼。

    黄泉夫人的胆略,果然是一等一的。

    受到妙夫人自发运转的神通影响,旁边陆雅惊呼一声,不知道是受到了怎样的压制伤害,余慈嘿了一声,心内虚空法域张开,将其覆盖进去,暂时护住,同时死盯着妙夫人不放,对模具的观察与之同步,也将他的神意投射到九真仙宫之外,已经在雷暴瑟瑟颤抖的东华虚空去。

    他的视野刹那间与天地法则意志契合如一,观其大,知其微,至少在其主要涉及的区域,无所不至,无所不知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已经非常熟悉了,余慈非常适应,还能稍微调整一下,让视角更符合自家的习惯。

    然后,就在千百雷光电光炽烈喷发的区域央,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也正是他唯一观之不透的对象。

    那是天地法则体系激烈动荡的核心区,闪耀的电光,其实就是被扭曲的法则无法贯通,只能将其蕴含的力量做最激烈的释放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雷劫的本质。

    而若央那位稍退一步,使法则体系贯通,天地法则意志亦将瞬间将那位“本我”消融,一点儿都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所以,这样的冲突和矛盾是完全没有缓和余地的,至少在大劫之初是这样。

    至于太阿魔含,则化为幽暗的影子,在电光扫荡的边缘,游走不定,像是深夜草原里的鬣狗,对着即将入口的美食淌落口涎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12点前,算上午吧……汗,抱歉,又迟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