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仙真入位 法则生灭(五)

    不知道为啥一直发不上来,连按多次无反应,担心重复上传,大伙前也请注意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太阿魔含退走,天魔大军还在,此时依然如潮涌一般,从四面八方围攻上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对抗天魔大军的主力还是小五,

    妙化仙娘的“地盘”,除了对幻术有极大的克制作用外,还干涉别的一些相关领域,小五二十五路神禁覆盖涉及的领域太广,很多都是与之相关,也有些不太灵光了,但自身修为不会受限。

    小姑娘干脆就以磁光万化瓶收聚九地元磁神光,化出元磁神雷,一路轰过去,对上难成妄境的域外天魔,照样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最难对付的刀蚁军阵依然在宫阙之外,封堵论剑轩和其他修士进入,百箭藤则只是在外围布置,没有再来一次不分敌我的射杀,也可能是担心毁掉宫阙,至于其它的外道魔头,还有天魔眷属等,虽颇有几个高手,但零零落落,尚造不成特别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鬼厌在旁辅助,局势还算稳定,当然,这是建立在几乎没有天外劫魔现身前提下的。

    余慈就很奇怪,太阿魔含座下,应该不至于境界落差如此之大,那些强大的劫魔之属,都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站在原地,向判断的枢纽位置看了一会儿,回头往七色虹光发动的殿阁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神灵、天人他都心里有数,他也很想知道,那黄泉夫人打造的妙化仙娘,又是怎么一番形象。

    临去前,他又想起了什么,吩咐小五一声。前面小五百忙放出彩光,光影散去,还有些迷糊的陆雅现身出来。

    余慈嘿地一声笑,让她清醒了几分,随后就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陆雅是进入九真仙宫之前,被收入小五自辟天地里去的,如今见周围环境,自然知道了身在何方,再看周围黑压压的天魔大潮,仅有的一点儿迷惑也给惊得散了,大气不敢出一口,顺从地跟在余慈后面,全力捕捉前面飘过来的每一个音节。

    但余慈并没有说话,前行,游目四顾,对周围一切殿堂结构布置,都深感好奇。

    前行约七八里路,香雾烟云飘飘而来,余慈轻哦一声,定睛看去,但见前方色彩逐渐丰富,变化莫测。再往前行,烟云,便可见鹤翔云集,仙人往来,又有女乐清歌妙舞,鼓瑟吹笙,赫然是天宫宴饮之影像,只不过虚无缥缈,一见便不是实物。

    不过,居于烟云央的巍然殿阁,雕梁画栋、朱柱凌云,固然是气象盈满,而周边香花碧草,水烟澹澹,亦是生机盎然,又有七色彩虹,如金顶圆光,层层外烁,确是仙家胜景,非幻影可比。

    殿上正,乃是“清凉殿”三个篆字。

    余慈不急不缓,拾阶而上,入得正殿,仍然是妙乐飞天,琴瑟合鸣,仙真毕集,饮觞满酌,只不过比外间的虚景幻影要真实了许多。但他们对余慈的进入,完全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余慈目不斜视,只往殿最深处看。

    重重帘幕之后,有人影斜倚锦榻之上,看不清面目,便是身姿都模糊不清,只有轮廓依稀可见,约是女子,单手支颐,似睡似醒,慵懒从容,极是妩媚。

    妙夫人……

    余慈心闪过这个判断,也是不言不语,径直掀起帘幕,直趋而进。

    当然,不管是下方“仙真”,还是殿上卫士,对此都视若无睹,说到底,这些都还是幻影,不过是在一个偌大的戏台上,按照既定的套路演下去吧!

    只不过越是接近,这些景致越是真实,帘幕层层,各有份量,珠纱锦绣,都不相同,恍然如真。

    余慈撩起最后一层珠帘,在琼玉交击的脆鸣声里,走到锦榻之前,放眼看去。

    榻上女子,仍未睁目。便如陆雅所言,着实美貌,云髻嵯峨,艳色殊丽,锦绣衣裳略掩身姿,又有雍容之仪,那姿态令人心头微荡。

    但余慈眼光冷冽,在她身上巡游一圈,便伸手触她面颊。指尖温热腻滑,可是,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陆雅到了榻前,见状低呼道:“妙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将气机探入其体内,一边探测,一边问道:“你看她,是本来之躯壳,还是由元气新近凝就的?”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问,是因为他虽然将气机探入,也通过神主视角,测其法则结构,但对方也不是他所造的神灵、天人可比,体内体外一片浑沌,显然是受了法则异化的影响,成为了另一种“存在”。讨论是否为实体,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但对余慈来说,两种可能带来的差别,却是极大。

    至少,若是本来躯壳在此,在他心,九真仙宫的价值,可要提升好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陆雅在锦榻前愣了半晌,似乎是被余慈的问题难倒了。

    余慈很有耐心,也知道这种事情有些强人所难,不过话又说回来,陆雅的最作用也就在于此了,这是她证明自己价值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半晌,陆雅微垂下头去:“奴家只记得一个传言……且容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尽管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看榻上瞑目安睡的妙夫人,虽不是泥雕木塑,性质也差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她的存在,虽是能够异化法则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这位“妙化仙娘”本就神智消融,对外界全无反应,其养份和动力也不是天地元气,而应该是信力,此时的东华虚空,已经与真界隔离,东华山附近那些妙化仙娘的信众,也难将信力传递过来,激发其神异的,还是余慈手那个神像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的变化已经到头了,如果之前太阿魔含不是以天魔神通发动,而是真身到此,这边早就被轰成齑粉,至于能不能重塑,那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得了余慈的保证,陆雅头垂得更低,却是半跪下去,伸手开解妙夫人的裙裾。

    余慈愕然。

    还好陆雅也知道解释:“奴家曾听人讲,陆妙成为妙化仙娘后,心智受到影响,一段时间里,对二娘子很是不恭,终招祸端,被二娘子折磨得很惨,当时还留下印记……”

    她口的二娘子,自然就是陆素华了,想想那位的做派,余慈用膝盖想,都知道是个什么调调儿。

    当下就是一笑,也不忌讳什么,低头去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