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仙真入位 法则生灭(四)

    余慈眉头跳动,鬼厌则是早有准备,纯凭度,在虚影之球之前,险险擦过,避让开来。作为余慈的分身,他完全共享对天地法则体系的认知,自然知道,如何才能形成全面的克制、压服力量。

    再不使什么花巧,他形如鬼魅,移形换位,纯凭度和节奏,迷惑了对手的感知,得到了幻术没有做到的效果,无声无息间,将手烙在对手背心之上,“五伤气”发动,将天魔眷属打得五痨七伤,随后剑意穿透,顷刻间就取了它性命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鬼厌停也不停,又杀进天魔大军里去,

    天魔所在之外,波开浪裂,大多数天魔都是无生念、集阴煞的层次,和鬼厌有着不可逾越的境界鸿沟,本来这种时候,应该是天魔妄境串联发动之时,但这次,不管一众天魔如何狼狈,天魔妄境都不曾真正成形,它们也没有拿出任何迷惑人心的手段。

    失去了这一招,天魔阵不成阵,自然杀伤大降,只能是眷属、外道出头。而在此时,鬼厌见天魔阵势调整,也是见好就收,向后便退。

    刚刚吃了大亏,那些眷属、外道也不肯吃亏,别的也就罢了,其两条千毒龙,密密麻麻的肢节长腿齐动,度激增,一下子缩短了距离,继而巨口张开,一口毒涎喷出,顷刻间便形成覆盖里许的灰雾,且还在不断扩散之。

    鬼厌恰恰在雾气边缘,千毒龙毒诞有一种特质,即“无条件挥发”,其毒诞的毒素可以通过任何介质,甚至不通过介质,快挥发、扩散,在域外真空,更是可怕,如今虽受到稀薄空气的影响,度有所减缓,但度还是非常惊人。

    眼看避不过去了,后方却传来余慈简短的话音:

    “风雨来!”

    随他言语,毫无征兆地,风雨交加,逆着鬼厌后退的方向,迎上扩散的毒雾,将其硬生生倒吹回去,也将毒素化入水汽之,难以再迅扩散。

    这种呼风唤雨的神通,当然不是余慈自家的本事,而是他从陆雅处获得的那些咒语的一个。

    陆雅曾讲过,当年妙化仙娘全盛时期,承接万民信力,呼风唤雨,神迹显化,她们这些东华宫人,以咒语便可借用其力。

    如今一试,果然不虚。

    也正是通过此次呼风唤雨,余慈也明白了些九真仙宫“仙真”、“神灵”的运化之理。

    无论是神灵、天人、仙真,在这里其实都是一种性质的存在,既在东华虚空天地法则体系,某个层次上几个相关法则的“扭”成的“结”,是法则的一种异化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天地法则体系的运作方式发生了变化,原本与这些法则相关的正常法门,因为异化结构的存在,“通过”那个“结”的时候,不可避免地运转不畅,从他和鬼厌,乃至于天魔的表现来看,此涉及的法则,应该与真幻、质性转化之类密切相关,故而受到的限制也是最大。

    但若使出相应的咒语,直接以某种形式,向所谓的“神灵”、“天人”、“仙真”命令、呼唤、乞求,结果就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而这种做法,分明是把主动权、操控权交还给那些法则的异化之体,将其视为可自行反应、思考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而且,眼下只是一个妙化仙娘,若是“九真”齐聚又如何?可以想见,如果他把血煞雷池的“狄郎君”魔躯放出来……

    余慈摇头,那是给自己找麻烦哪!

    念头生灭的当口,森然魔意自外空碾压而至,正是太阿魔含杀来。也不管这虹光覆盖的区域如何神异,纯凭着强横的力量,横冲直撞,受其催发,一众天魔明显都与之前不同,隐然间要冲破目前异化法则的限制,重立妄境。

    余慈心头一跳,也在此时,他身后某处殿阁之,七色虹光飞腾千丈,飞架而来,转眼就与强横魔意对冲,引得整个九真仙宫,都是剧震,然后可以目见地摇晃,显然是给激发了反制力量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残缺不全,且在层次上处于下风,妙化仙娘的力量终究与九真仙宫最为契合,两边对冲,太阿魔念的力量,竟然是由九真仙宫整体接下。

    或许是感应到这种情况,太阿魔含没有再硬抗,魔意退潮,倏乎间不知何往。可没等这边松一口气,强横之魔意,忽从九真仙宫轴线偏北位置轰然升腾,矫然如龙,煊赫天际。

    魔意一旦转换方向,七色虹光与九真仙宫的契合状态,陡然就受到干扰,难以再续,魔意顺势侵袭,转眼就把七色虹光逼落下风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!”

    余慈立刻就醒悟,这一定是太阿魔含发现了虹光的根底,作出的反应。

    太阿魔含率亿万天魔大军,在九真仙宫不知呆了多久,想必也一直在尝试侵蚀、操控这一处像极了碧落天阙的秘地,甚至可能已经找到了控制宫阙的枢纽所在,如今正是以此破坏虹光之后,妙化仙娘与九真仙宫的关系,甚至可能顺势吞噬过来。

    枢纽在那边啊……

    且不说目前的危机,余慈倒是从发现了太阿魔含占据九真仙宫的关键所在。可惜,如今太阿魔含在那里儿,想过去察验,说不得只有一个“死”字。

    一念未绝,余慈脑突地一激,猛抬起头,望向与枢纽位置截然相反的方向,其心对剑意的感应,先于五感,眼到了此刻,才映出一道分离幽暗,直见青空的笔直轨迹。

    他一时为之哑然。

    那位一剑之下,竟然撕裂了九天外域的虚空法则,见出东华虚空的“本色”,且久久不散,再这么几剑斩下去,会发生什么情况?

    他这边发愣,太阿魔含那边,分明也是窒了一下,再过片刻,竟然是放弃了对妙化仙娘所在区域的侵蚀攻击,煊赫魔意也是退去,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被魔意撑得满胀的九真仙宫,一下子就空落起来。

    时机抓得这么巧?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传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?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发现没发上来,一路狂奔回家……汗,抱歉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