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仙真入位 法则生灭(三)

    余慈收回在远方“神灵”上的心念,他和太阿魔含的对抗,严格意义上讲,更像是一次“礼貌而有节制”的验证,双方正是用这种方式,试探九真仙宫的运作机理,包括它与这片东华虚空的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在九真仙宫的核心区域,他们之间的冲突是另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目前余慈也有了一番新发现。

    太阿魔含造出的天魔暗影,他也“见”到了,与他所造的“神灵”相比,在结构上,他没有什么可说的,太阿魔含的修为境界,就保证了其“造物”的高标准,即使是模仿,仿出的也是精品。

    可最终的结果,明显还是他这边的“神灵”更胜一筹,只可惜,“取胜”的关键并不在余慈自身。

    余慈非常清醒,导致“神灵”和彼之“暗影”差别的只有一条,那就是“模具”。

    之前“神灵”多次崩解,然后重塑,早让他看清了里面的门道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个环节,正是在“神灵”从模具里出来,承受不住元气灌注,第一次崩溃、重塑之时。在此阶段,“模具”与九真仙宫密切勾连,将其特有法则打入“神灵”之,作为法则结构的基本根基之一。

    重塑的“神灵”与之前的差别,最本质的就是这一点。

    从另一个角度讲,只有通过模具,才能调动九真仙宫所涉的法则,将“神灵”、宫阙以及更广阔的天地法则体系勾连在一处。

    “重生”之能,正是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余慈也注意到了,每一次“重生”,其实都是抹消前主人烙印的过程,余慈能够清晰地感觉到,他对“神灵”的控制力越来越弱,在第三次“重生”之后,已经几近于无。

    甚至将神意投注在上面,都非常困难,最终只能是通过模具下指令。

    这是黄泉夫人希望见到的情形吗?她能算到这一步?

    余慈摇头,现阶段,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里面的道道儿。不过,这个现象还是给了他灵感——也许,他可以更深入一些。

    摸索一下,余慈拿出了一样东西,乃是一件缺失了半边头颅的神像,按照陆雅的解释,这是黄泉夫人一件与九真仙宫相关的“作品”,是她生造出来的“妙化仙娘”的神像。

    余慈念出一句咒语,残缺的头部之后,便有一圈圆光照彻,令人心神安宁,颇有神异之感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这神像,早已不复最巅峰时期的模样,余慈拿在手,不怎么明白接下来的步骤,要说这玩意儿与九真仙宫就应该最为契合才对,但怎么对接?难道要把陆雅交出来的咒语,一个个地都试一遍吗?

    余慈现在的闲空儿并不多,这么一个空当,还是外围小五力挡万千天魔,给他争取出来的。

    想了一想,余慈就用最直接的方式,把神像直接放在了九真仙宫模具之上。

    而二者之间的联系的感应,比余慈想象得还要顺遂得多。

    手上一震,神像竟是挣脱了出来,在已经扩张到丈许方圆的模具之上,无声滑动,就像是之前“神灵”移位一般,也寻找到了一处所在,位置则是在宫阙的后部偏右方向。

    如果以寻常宫阙坐北朝南的座落模式,这应该是东北位置。

    余慈还来不及为此变化为兴奋,神像随即破碎,一道虹光从飞出,直落模具之。

    未等余慈看清虹光之的变化,眼前又是彩芒剧盛,七色虹光就从模具飞出来,横过宫阙之上的虚空,直插落九真仙宫东北区域。

    虹光所过,万千天魔一洗而空。

    余慈要眯起眼睛,才能抵挡住那绚丽的光线。

    他怔了怔,然后猛醒,二话不说,追着虹光的轨迹,一路飞遁。

    他的位置本就接近央区域,那是他召来的“降世天人”控制的位置,在之前与太阿魔含的冲突,“降世天人”也被轰碎,如今尚没有到“重生”的时间,但同样给了周边天魔以重创,前方天魔又给虹光扫得七零八落,实是难有阻碍。

    然而,后方天魔大军的补充也是源源不断,便如幽暗的大潮,令人心头沉压,难有解脱。

    虹光影响的区域之广大,超出余慈的预料,他飞奔不过十余里,便一头撞进前方的虹光区域之内。

    刹那间,奇妙的感觉泛起来,没等完全体悟,天魔大潮也冲击而至,只不过,那边受到的影响,要远远超过他,本来澎湃激涌的大潮,度骤然变慢,倒是有一个长生真人级别的眷属一马当先,冲在最前,受到的影响也是最小。

    对天魔有克制?

    余慈心头微动,也不停步,但身上忽有一道暗影扑出,那是鬼厌。

    鬼厌身上伤势还没好利落,但应付一个长生真人,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两边相隔尚有十里,气机已然交迸,那天魔眷属在遭到染化之前,应该是旁门出身,一身修为,不入正统、魔门等,却是召唤出幽魂等物,发出啾啾怪音,拖曳虚影,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鬼厌没有拿出天魔三变的神通,而是以轮火法门相应,碧绿火流纵横来去,揉以入微之剑意,化为碧幽磷火剑气,所过之处,什么幽魂、虚影,都给即刻打灭,转眼间就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余慈倒转身形,飞退的同时,也非常专注战局,但看的却并非是战况。

    转眼几个回合过去,鬼厌将一路临时组合起来的碧幽磷火剑气使得发了,旋身之际,无数火流飞射,半途却是催化至乎无形,度、杀伤则是激增,转眼把那眷属轰得千疮百孔,真形法体都给破去,势头已再难挽回。

    而此时,天魔大军终于碾压过来,余慈心神又一动,心内虚空法域张开,却是暗颂“五色五香,不若人心入味;摧山填海,难比幻化如神”,从久未动用的平等天,引了一道法力出来,转眼化为茫茫迷雾,洒落周边。

    鬼厌与他心意相通,身形一转,也是化入了雾气里,直逼已经难挽败局的眷属身前。

    然而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那眷属竟然一声大喝,手幽魂化为一团模糊的虚影之球,准确捕捉到鬼厌所在,当头罩落。